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4章 英雄救美
  所以我有些心虚的避开了邓大MD视线,然后kan廖小琴怎么说。这丫的倒是落落大方,估计还在为刚才邓大妈对小漫特别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事情耿耿于怀呢,所以她没好气的说,“走吧,正好也闷得慌。”
  说着带头一个人率先往外走,她这么gan 脆,我当然也不能太忸怩了,所以跟小漫她们说了一声然后也跟着chu **| lai |*了。
  晚上的小区特别的安静,连小孩子的吵闹声都消失匿迹了,偶尔有几声知了的叫声,也给这宁静的夜晚平添了几丝活力的气氛。
  我kan到廖小琴抱jin 了自己的双臂,明White(颜色bai )肯定是这凉风让他觉得有点微凉了。所以赶jin 学电视里英雄救美的镜头赶忙把自己身上的薄外套tuo *了↓*| lai |*,然后披在了廖小琴的肩膀上。
  “谢谢,”廖小琴转过头kan了我一眼,然后就默不作声的开始往前走。这个时候我倒是不知道改怎么办了,毕竟人家女孩子没有主动说话的意愿,我也就不知道如何开头了。
  “今天怎么这么巧跟我婆婆搭一辆车啊?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了么?”廖小琴有意无意的说道。
  我*了*头,不知道该不该把在车上遇到的事情跟她说说。其实她自己是有车的,以后也可以接送↓老人家,去挤公交车实在没必要啊。
  于是忍不住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在车上哄着两个情侣给你婆婆让了↓座位,然后我们就认识了。对了,你不是有车么,以后可以接送↓你婆婆啊,老人家带个孩子挤公交太辛苦了。”
  我接着把当时的情景又详细的描述了一遍给他听,然后kan她如何反应。但凡有一点爱心的年轻人都是舍不得自己的老人家去受这种苦吧。毕竟要是公交车挤的话,老人家还会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
  可廖小琴听完我的话没有什么反应,还是一脸平静的继续往前走,我忍不住停↓了脚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听到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的想法。”廖小琴也停住了脚步,有些惆怅的说。
  “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还是你心里对邓大妈有恨?”我好奇的问道。
  廖小琴仿佛沉浸在记忆里,“我老公刚过世* na *会,把公司都交给了我,我小叔子很不满意,整天的kan我这里* na *里都不顺眼,然后唆使我婆婆不帮我带小军。* na *个时候小军还小,我每次送过去,然后接他回*| lai |*他都一脸的泪痕,说nai (*&女乃*&)nai (*&女乃*&)不喜欢他,还骂他不听话。”
  “从* na *以后我就再也不把小军送过去了,宁愿自己辛苦点巴小军送了半托,↓班就接他回*| lai |*一起回家。* na *段最艰苦的(曰)ri 子我都熬过*| lai |*了,还担心什么。这个时候她倒是念起了小军,想起我们*| lai |*了,你说我能接受么?”
  廖小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内幕,如果是这样的话,* na *么为何现在邓大MD态度转变这么快呢。我从车上kan到她谈起孙子的表情是* na *么的喜悦,绝不像是装的啊。
  “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kan邓大妈ting *关心小军和你的,否则也不会大老远的搭公交车过*| lai |*kan你们啊。”我说chu *了心里的想法。
  廖小琴叹了口气,“年纪大了,而且她二女都不在身边,这才记起了小军的好吧。毕竟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也比自己一个人孤单强,至少还有个人说说话,你说是不是?”
  我没有做声,总觉得这里面不像是廖小琴说的* na *样,或许邓大妈真的有什么苦衷。老人家都这么大把年纪了,难道就不能原谅她之前做的事情,即使有不对的di 方,kan在她年纪大了的份上,也该谅解啊。
  我劝解道,“邓大妈这么大年纪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再说了,她现在对小军很好啊,你就让小军多多的跟老人家相处,说不定能促jin *他们的关系呢。”
  “我不是没想过,但小军对nai (*&女乃*&)nai (*&女乃*&)一直存有芥蒂,你kan上次送他过去,在我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回家了,还差点发烧烧死了自己。”廖小琴心有余悸的说。
  我也记起了这个事情,* na *次还是我送小军去的医院,如果不是我送的及时,估计这孩子真的要烧坏脑子了。所以因为这个事情,廖小琴一直对我心存感激,我也知道的。
  这样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劝导她了,也罢,反正是她们婆媳自家的事情,时间久了,说不定这心结就慢慢(jie kai)了。我就不掺和jin *去了,而且我自己的事情一大堆,忙都忙不过*| lai |*呢。
  “你跟我婆婆都……说了些什么?”廖小琴见我不吭声了,禁不住问道。这个问题大概埋藏在她心里很久了吧,她从接到我打过去的电话开始就一直想着这个事情。
  我暗自一笑,这女人还真的是要面子啊,明明是跟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但又不想被她婆婆知道。明明讨厌她婆婆,却还是ting *在意她的kan法,估计她是不想因为这个觉得对不起她自己的老公吧。
  我大方的说,“该告诉你的都说了啊,怎么,你不相信我啊?”说着我故意的跟侧过头去kan着廖小琴贼贼的笑。
  “讨厌,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啊,净说这些话。”廖小琴微撇了我一眼,然后jiao (女乔)嗲道。
  要不说是美人呢,连说讨厌的表情都是这么的甜美动人,* na *妩mei(女眉)劲让我浑身骨头都酸了。“这里没人,要不我们亲一个?”我探过身去,就想在她Red(* hong *)唇上亲一↓。
  “不要,你想做什么?”廖小琴居然惊恐的推开我,然后忙不迭的往回走去。
  “走这么急gan 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瞧你这样……”我笑着转过身*| lai |*,准备去追廖小琴。这个时候我kan到她已经站住了,呆呆的站在* na *里,而同时我也kan到了一个让我头痛的人物。
  是邓大妈,她什么时候chu **| lai |*的?chu **| lai |*多久了?是不是什么都听见了kan见了?这个时候我真是悔不当初了,难道自己刚才真的做了什么放lang形骸的事情?
  我悄悄的偷瞄了一眼邓大MD脸,black(hei )的跟包公似的,这简直就是一副捉奸在床的表情啊。我暗自吞了吞口shui *,这black(hei )锅不能让廖小琴给我背啊,我得主动承认错误。
  于是我走前一步,然后笑眯眯的对邓大妈说,“大妈,您什么时候chu **| lai |*的,怎么没有跟我们说一声?”我这句话是试探* xing *的问的,如果她才chu **| lai |*一会,* na *估计也听不到什么。
  “heng(哼哈二将),要是跟你们说了,还能kan到这一副好戏么?原*| lai |*你们不仅早就认识,而且还暗通款曲这么长时间,真是蒙的我好辛苦啊。”邓大MD神情非常的严肃,而且语气也很郑重,让我倒不知道怎么反应好了。
  “* na *个,其实我们也没什么的,邓大妈,你误会小琴了,只是我对她有* na *个意思,但她对我没有一点念头。这不刚才还拒绝我*| lai |*着,您不是都kan见了么?”我试着解释。
  其实这种事情是越描越black(hei ),但这种状况我要是一句话都不说不就是默许了我和廖小琴的***了么。所以我不能一声不吭的任凭邓大妈骂着不作声,而且即使我可以忍受,人家廖小琴一个女人,凭什么*| lai |*忍受这些啊。
  只是没有想到我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邓大妈说的更大声了,“怎么着,你们这样做还有理了,我就不能说什么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你们两个一起联合起*| lai |*,* na *怎么会闹到这个di 步?”
  我现在是真的见识到了廖小琴口中的* na *个狠婆婆了,kan她现在说话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在车上的和蔼慈祥,果真是姜还是老的辣啊。
  不过也不能怪人家邓大妈,哪个做婆婆的会允许自己的儿媳妇背着自己gan chu *墙的事情呢。我们运气背点,刚好被她撞见了,没有被撞见的指不定有多少呢。
  所以我想了想,然后对廖小琴说,“你先走吧,我留↓*| lai |*跟邓大妈说几句,”然后我转过头对邓大妈说,“有些话我想单独跟大妈谈谈,可以么?”
  邓大妈怒瞪了廖小琴一眼,然后kan着我点了点头。廖小琴如得到了大赦一般急匆匆的从邓大妈身边走过去了。她可没敢再回头kan我一眼,毕竟我们现在的处境都是很尴尬的,她一个妇道人家,我是理解的。
  “说吧,有什么事情要跟单独说,如果是不中听的,别怪我当场给你难堪。”邓大妈大声的说道。
  “* na *个,大MD厉害我是知道的,呵呵”我讪讪的笑着,其实还真的不是很适应她这种突然的转变啊。不过人家是大妈,我能怎么办呢。
  “小子,你跟我媳妇交往多久了?”突然她的态度又*| lai |*了一个180度的飞跃,她的神情仿佛有一种窃喜。我kan了kan廖小琴离去的方向,这个时候她的身影已经完全kan不见了。
  “啥,我不明White(颜色bai )您老是什么意思,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我义正词严的说道,这个打死了都不能承认啊,省的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别人。
  邓大妈见我不承认,她低头思考了一↓,然后又笑着说,“刚才我都是吓唬你的,故意做给我媳妇kan,让她也知道我这个做婆婆的威信。但是现在她不是不在这里么,你就实话对大妈说,大妈给你们做主。”
  我还是☆ɡao 扌高☆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大妈一↓扮black(hei )脸,这一会又扮起了Red(* hong *)脸,她到底想做什么啊。而且她说话的语气好像很真诚的样子,不会真的想撮合我跟廖小琴吧。
  汗滴滴,我心里感到有点发mao *的感觉,这次估计是碰到了大树了。想了想,我决定还是实话说了,“大妈,其实我跟你媳妇真的是朋友关系,你kan我这拖家带口的,我跟她是真的不合适啊。”
  这句话是大实话了,廖小琴到现在也没跟我明确表态过什么啊,我们自从* na *晚后也就没怎么联系了,按我说是没有必要拿* na *些陈年旧账*| lai |*说话。* na *晚只不过是两个寂寞的男女彼此xi 口及引然后就在一起发生了本不该发生的一点破事。
  这些我怎么跟大妈说呢,毕竟人家这次可是眼巴巴的想把媳妇跟我撮合成一对呢。天底↓还有这样的婆婆,急着把自己儿媳妇嫁chu *去的,我还真是少见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