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265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你这小子到现在还不跟我说实话,其实我媳妇的* xing *格我是了解的,在我儿子生前,* na *两人可是很恩爱啊,就像两个连体人一样,你到哪,我就到哪。后*| lai |*我儿子走了啊,我媳妇整天的以泪洗面,我kan着也难受啊。”
  “刚开始呢,我是想着儿子走了,本*| lai |*我对这媳妇也不是不满意,只是儿子太疼爱她了,所以我这心里也不是个味道啊。于是慢慢的就有意无意的把气往她* na *儿撒,儿子走后,我心里就更加难受了,每次kan到她就想起了儿子。”
  邓大妈叹了一口,“其实很多时候我不是故意为难她的,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不,儿子都走了七年有余了,她一直单身带着小军。如果你确实对她有意,反正你跟小漫不是还没登记么,我都听小漫说了,你可别否认。”
  大妈kan我想说话的样子,赶忙用话堵住了我的口,“其实如果可以,就算你不能跟我媳妇结婚,你也可以照顾照顾她和小军,毕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她心里还是ting *苦的。”
  “大妈,我感谢你的这份好意,但是你也kan到了,我现在要工作没工作,要钱没钱的,谈何照顾别人。而且廖小琴跟我真的不是你想的* na *样,即便我们现在互相有点好感,但是跟结婚相比还差远了,您就别往我这使劲了。”
  我直接的拒绝了邓大MD提议,而且我想到了一件事,“倒是您自个,我听听小琴说小军不太亲你的原因是因为在他还小的时候,您是不是不待见他,所以他有些受伤了。”
  我这话才说chu **| lai |*,邓大妈立马就泪流满面了,“我怎么会不待见他啊,* na *个时候他爸刚走,我心情也不好,再加上老伴也走了,我自己都不想活了,带着个孙子在身边也照顾不过*| lai |*,心情不好的原因可能chong *着小孩子发过脾气。”
  邓大妈抹了把泪,“这孩子估计就是从* na *个时候开始对我有异心的,我就说这些年他都很少过*| lai |*kan我,跟Ta Ma妈一样。唉,都是我自己造的孽啊,我活该是这个命,真不如随了老伴去了清净。”
  我赶忙阻止了她的话,“大妈,其实小琴对您也ting *关心的,你们两个人是有心结,gan 脆你搬过*| lai |*住,时间一长你们的心结自然也就打开了。人心都是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长的,您对她好,她是知道的哦。”
  邓大妈听了我的话,宽慰的笑了,“我* na *儿媳妇要是有你一般觉悟* na *就好了,对了,你跟她真的没什么么?要不我可不放过你的。”
  我连忙摇头,开玩笑,这事要是传到了小漫她们耳朵里,我不tuo *层皮才怪。所以这个认老婆的事情可不能乱*| lai |*的,更何况我连儿子都有了,也不想再捡个现成的儿子*| lai |*。
  “* na *成,这次算大妈误会你了,以后还要靠你去开(jie kai)解我媳妇,有合适的对象也帮她留意着。一个女人单身总不是个好事,趁早嫁了别耽误了她的青春啊。”邓大妈悠悠的说。
  我突然想到了一点,邓大妈这么急着想廖小琴嫁chu *去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因为之前廖小琴说的她老公留给她一大笔财产?如果她嫁人了,就不是邓家的人了,* na *么财产还是属于她的么?
  我这么想也不是空**| lai |*风,很多夫妻之间的共有财产都是双方继承,但一方离去后,如果另一方嫁人或者娶老婆了,这个财产是不是有另外的说法?是不是双方的亲人也可以承担一点?
  虽然我这么想是有些卑劣了点,但人心隔肚皮,我怎么知道邓大妈是怎么想的呢。毕竟我还没有kan过有哪个做婆婆的这么急着把自己的儿媳妇嫁chu *去的,邓大妈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我的心情估计也反映在了我的脸上,所以邓大妈kan着我严肃的神情有些惊讶的问,“小秦,你怎么了?有心事么,是不是大MD话让你烦恼了。”
  我摇了摇头,“呵呵,怎么会呢,只不过突然想起了点事情,大妈,* na *个你儿子去世的时候是不是留给了廖小琴一大笔财产啊?”
  邓大妈一怔,“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她跟你说的?”
  我点了点头,“听她说这个学校就是她老公留给她的,不过她本身的兴趣不在学校,她最喜欢跳舞,为了老公的遗愿才没有继续↓去,而是参加了这个学校的管理。”
  我这话一点都不假,廖小琴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所以我现在一字不漏的说给邓大妈听,kan她有没有不一样的说法。
  “其实这学校的事情我是不怎么清楚的,不过我记得当时立遗嘱的时候儿子问过我的意思。你也知道我还有一个小儿子,只是* na *(jia huo )整天吊儿郎当的,也没gan 个正事,所以我就说只要不把学校留给他,给谁我都没意见。”
  啊,事情是这样的?原*| lai |*是邓大妈让自己儿子的遗嘱不要写小儿子的名字,这才把学校都留给了廖小琴。可如果是这样,* na *大妈不至于会因为遗产的事情而怪责廖小琴啊,但廖小琴刚跟我说的意思却不是这样。
  我头有点晕了,☆ɡao 扌高☆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把廖小琴的意思说给了大妈听,没有想到大妈听了反倒是哈哈大笑起*| lai |*。
  “哎,都是误会啊,我* na *小儿子是不服气大儿子把学校都给了儿媳妇,所以在我耳边也唠叨了几回。有的时候她在,也没有顾忌,还故意说些不酸不冷的话给她听。我也说过儿子很多次,最后他也没再提这个事了。”
  “真是没有想到媳妇居然上了心了,其实这个财产的事情我是真的不在意的,给谁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为了学校好,不要把大儿子的基业给毁了,我就安心了。”邓大妈感叹道。
  我也禁不住抹了把汗,事情的经过原*| lai |*是这样的,所以说人与人之间就是需要(gou)通的。一旦缺少了(gou)通,* na *么很多误会也就由此产生了,不仅误会更深,使亲人间的亲情,朋友间的友谊,爱人间的感情都会受到伤害。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我kan着邓大妈有些疲倦的神情,走上前扶着她的胳膊,然后说,“大妈,我送你们回家吧,小军估计也快回*| lai |*了。”
  “恩,小伙子,真是可惜了。”邓大妈突然转过头kan了kan我,然后丢勒这么一句话。
  我当做没听到,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是可惜我不能跟她儿媳妇在一起呗,不过我的小漫也不错啊,还有杨氏其他二姐妹,都是我的爱人,嘿嘿。
  我们走jin *屋的时候,小玲和奇骏正在打双人游戏玩的不亦乐乎,小漫在切shui *果,廖小琴则窝在沙发里不发一言,kan起*| lai |*气氛还是ting *和谐的。
  然后kan到我们jin **| lai |*,廖小琴↓意识的站起*| lai |*叫了一声,“妈?”
  “恩,回去吧,小军也快回*| lai |*了吧。”邓大妈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跟小漫说,“我们先回去了,有空过*| lai |*找我,我们一起buy(中文:gou mai)菜做饭啊,改天也请你们过*| lai |*我家里吃饭。”
  “恩,一定,大妈,今天还要多些您指导我的厨艺呢,呵呵,奇骏,起*| lai |*了,小玲姐姐要回家了。”小漫让奇骏不要再玩游戏机了。
  小玲笑呵呵的站起*| lai |*,“奇骏,改天上我舅妈家一起玩吧,我小军哥哥也爱玩这个。”
  “恩,说定了,拉钩,”奇骏shen chu *胖乎乎的小手指勾住了小玲的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童稚的声音回dang 在我们上空,久久没有散去。
  因为廖小琴的事情反倒把自己的正事耽搁了,我原本是打算能尽快的找杨倩谈一谈。可等我和邓大妈回到家,杨倩已经把行李打包好,开车走了。
  这丫的居然连走都不等我回*| lai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等着离开我身边么,我有些吃味的想。但我的人生安全还没有得到保障啊,这个事情我不想说给小漫她们知道,省的她们又为###心了。
  所以我gan 脆给杨倩挂了个电话,可是电话里人生噪杂的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喂,倩倩,我是天穷,你大点声,我听不清楚。”
  “什么,你爱我?你终于说爱我了,哈哈,”杨倩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 lai |*,再加上旁边有音乐和其他噪杂的人声,我根本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她好像是在酒吧,这个音乐只有酒吧这种放纵的di 方才有的,她身边应该围绕了不少男男###,光听* na *吵闹声就知道有多少分贝了。这妮子不会一时想不开跑去酒吧寻乐子吧。
  不好,刚听她说话的语气仿佛是已经有点醉意了,这可怎么是好呢。我赶jin 追问道,“你在哪个酒吧,我马上*| lai |*接你!”
  “哪个酒吧,我在哪个酒吧啊?”杨倩好像是在回答我的问题,又好像是在问周围的人。然后我听到有个尖锐的男声说,“朝阳酒吧,回答有奖励没,*| lai |*,哥亲一个……”
  草,这么关键的时刻杨倩把电话给掐了,我连想撞墙的心都有了,接↓*| lai |*不会是两个人限制级的表演着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镜头吧。
  我赶忙收起电话,然后跟小漫和杨微丢了一句,“我chu *去有点是,晚上可能不回了。”
  她们二人见我急切的神态,杨微连忙给我拿*| lai |*了外套和钱包,“恩,太晚了,自己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然后chong *chu *了屋子,chu *了小区,kan到有个的士车朝我开过*| lai |*。这回我可有警惕心了,所以先观察了一↓这个司机的面容,kan起*| lai |*不像是有武功底子的样子,我放心的上了车。
  “朝阳酒吧,要快点!”我朝司机丢chu *这么一句话,然后开始闭目养神。这个司机也不是省油的灯,车子飞速行驶起*| lai |*。
  “先生,您这么晚的要chu *去,是追女朋友么?”司机跟我找话说。我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了,一般的司机为了给客户留↓一个好的印象,也避免了车内沉默的气氛,会主动找客户聊天。
  我想了↓,照实说,“倒不是追女朋友,只是朋友在酒吧chu *了点事情,我去kankan。”
  “哦,是酒吧啊,这里鱼龙混杂的,可一定要当心啊,我就kan到很多年轻女孩子在* na *里上当受骗了。”司机有点关心的口吻。
  我点了点头,“我这朋友好像是喝醉了,所以麻烦你开快点,我想过去kan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