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2章 老死不相往*| lai |*
  可现在* na *么多双眼睛都注视着他,让他又怎么好开口呢,只好嗫嚅道,“你们坐吧,我们站着就好。”
  然后我笑着朝老人家做了个请的姿势,这心里别提多美了,虽然我是善意的谎言却做了一件让我觉得有些自豪的事情。
  “谢谢,谢谢啊,”老人家一再的朝我道谢,然后带着孙女坐到了座位上。这个老人家还真的是很可爱,她居然把孙女抱在了膝盖上,然后让我坐她旁边。
  我当然不肯了,可是她非得坚持要我坐↓,迫于无奈,毕竟老人家的盛情难却啊,我只好坐了上去,不过在坐↓后,我就把小女孩从老人家的怀里抱过*| lai |*,然后自己抱着。
  “多大了?小朋友,”我笑着问怀里的小女孩子,她倒是不怕生,还笑呵呵的回答我。“叔叔,你是好人,我叫小玲,今年六岁了。”小女孩脆生生的叫了我一声,很乖巧的回答我的话。
  “呵呵,真乖,你和nai (*&女乃*&)nai (*&女乃*&)这是准备去哪呢?”我又问道,其实有奇骏一个我已经很满足了,不过我也确实是喜欢女孩子。总觉得女孩子jiao (女乔)滴滴的,很甜美,男孩子就比较粗犷点,没* na *么贴心了。
  “叔叔,我和nai (*&女乃*&)nai (*&女乃*&)去婶婶家,她老长时间没有回*| lai |*kan我们了,我们想她和哥哥了。”小玲有些伤心的kan着我说。
  呵呵,原*| lai |*是去探亲的啊,只是这老人家带着小孩子的chu *门在外也不方便,真不知道这婶婶也怪狠心的。既然是人家的儿媳妇,肯定是要孝敬老人,怎么还让老人这么千里迢迢的过去kan她呢。
  我转过头kan向老人家,“您这是要往哪里去呢?”老人家一直笑眯眯的kan着我跟她小孙女说话,所以见我突然问她,有些惊讶。
  “不远了,↓了车就到了,好像是叫淮海小区吧,我儿媳妇就住在* na *里,呵呵好久没有kan到孙子了,想他啊。”老人家笑着回答。
  我心里一怔,kan*| lai |*这儿媳妇和孙子都是不孝了,让老人家坐车过*| lai |*探望他们,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人即使老人家过*| lai |*了,他们能好好对待她么?
  不过心里的话我当然是不会说chu **| lai |*的,现在多的是婆媳不合然后分居最后就老死不相往*| lai |*的事情。我的爸妈早亡,当然我的老婆将*| lai |*是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的,也省了我夹在中间难做人的尴尬了。
  不过kan着老人家虽然是笑着回答我但神情里很是落寞的样子,我这心里也不是个zi wei 。老人家一生应该也是很清贫吧,kan她的穿着打扮还有跟我们挤公交车就知道了。
  我决定帮帮她,而且这个淮海小区不就是我住的* na *栋么,不会这么凑巧她儿媳妇就住在我们小区里吧。不过小区* na *么大,也不是不可能,而且我又不经常在里面走动,也不会认识什么人。
  所以我还是笑着说,“老人家,我也是住在淮海小区,要不待会我们一起↓车,然后我送你过去吧。”
  “呵呵,* na *太麻烦你了,怎么好意思呢,小伙子,你真是好心人啊。”老人家又大大的夸赞了我一次,连小女孩子也朝我shen chu *了大拇指。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实话我在美女面前可从*| lai |*没有这种感觉呢,可遇到比自己年老的老人家,我就是觉得有些想靠近又有些害羞。
  “老人家,您家里还有什么人啊?”我随意的找了个话题聊着,毕竟这一路上还有这么长得距离,也不能就这么gan 坐↓去不是。
  老人家想了想说,“一个女儿,二个儿子,现在两个儿子都娶老婆了,不过都没跟我在一起住了。这个小孙女还是女儿chu *公差了放在我这里让我照顾一↓,没办法,年老了,他们都不愿意跟我一起了。”
  老人家的口气是* na *么的落寞,我听了也不好受,现在的年轻人的确是没有几个愿意跟老人家住在一起的。虽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但是有几个人真的贯彻了这个思想的。
  他们总是嫌弃老人家这个或者* na *个的,说的好听点,是给自己一个自由生活的空间,说的难听点,就是想抛弃老人家自己去过想过的生活。
  我也叹了口气,“您老伴呢?”说chu *口后我才觉得自己问的不是很恰当,毕竟她刚才都没有提到自己的老伴,肯定是去世多年了,而我这么突兀的问起*| lai |*,他肯定是伤心的。
  老人家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中,“他是一个大好人啊,在世的时候没少受我的气,其实我脾气不好的,所以儿子女儿一个个的都不贴我,反倒是跟他好一些。他在世的时候,他们经常带着孩子回*| lai |*跟我们吃饭,可是……”
  “哦,自从你老伴走后,他们就不回*| lai |*了么?”我问道。
  “是啊,如果不是重大节(曰)ri 非得回*| lai |*吃团yuan *饭不可,一般是不回*| lai |*kan我这老婆了。不过也不怪他们,都是我自己太怄了,让他们kan我不顺眼啊。只是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这脾气啊是改不过*| lai |*了。”老人家叹息着说。
  “其实您也不用放在心上的,或许他们也是工作太忙了,等有时间了他们会回*| lai |*kan您的。”我这样说是在安慰老人家,她又岂会听不chu **| lai |*呢。
  “小伙子你是一个好人啊,不过我也是后悔的太晚了,你知道么,在我心里是非常痛恨这样的自己的。年轻的时候跟老伴不好好相处,幸亏我是遇到了一个好老伴,他懂得包容我的所有不足,所以我才活得这么幸福啊。”
  是啊,老伴才是跟自己相处一生的人,儿女呢,大了迟早都会嫁人或者娶老婆,也会有自己的家和儿女。所以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kan着自己的老伴过世,徒留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
  “姥姥,有小玲陪着你,不要怕,小玲会陪着姥姥的。”小女孩很懂事的转过头去,然后握住了老人家的手,很温馨的说。
  老人家点了点头,老眼都迷蒙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孙女说这样亲情的话语,估计是谁都会感动吧。
  说这话,车就到了淮海↓去了,我对老人家说,“我们↓车吧,到了。”然后我一手抱起了小女孩,一手牵着老人家↓了车。
  在经过* na *对年轻男女身旁时,我kan到* na *女滴恶狠狠的盯着我,反倒是* na *男的有些不好意思的侧开了头。我摇摇头,决定把这一幕从脑海里彻底的洗去。
  毕竟这样的事情再如今的社会上太频繁了,我没必要去跟他们计较这些,否则我还不得累死啊。扶着老人家↓了车后,我们jin *了淮海小区里面,因为有我的证件,所以保安没有过问就放他们jin **| lai |*了。
  “老人家,你儿媳妇这个时候还没↓班吧?要不你先到我家里坐坐?”我kan着老人家说。她好像有点茫然,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她儿媳妇的家在哪里。
  “哦,是这样啊,可能是啊,她在大学里教书,这个时候指不定还没回到家呢。这个di 方我*| lai |*过一次的,儿子跟媳妇结婚的时候*| lai |*过一次,后*| lai |*再也没*| lai |*了,都快七年了,也不知道她搬家了没有。”老人家念念叨叨的。
  我有些无语了,这个老人家的记* xing *且不说,单就七年之久,要是搬家或者别的原因极有可能已经不住在这里了。但是既然是老人家说了,我也不好再责怪她,于是只好帮忙想主意。
  “要不,您先打个电话给您儿媳妇吧,kankan她是否↓班了?”我这么说道。
  老人家想了想,“电话啊,她好像是还号码了,我*| lai |*之前都没有打通,要不你帮我拨一↓。”
  然后老人家把手机掏chu **| lai |*递给我,我接过去,很自然的问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廖小琴,你搜索↓就kan到了,她是我大儿媳妇,在大学里教英语。”老人家说完这些话,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不会这么凑巧吧,她要找的儿媳妇就是前几天才跟我上过床的廖小琴?
  这个世界真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有些后怕的小心翼翼拨通了电话,然后听到一声熟悉的“喂,妈?”
  我赶忙应了一声,“我,秦天穷,你↓班了么?”
  电话里半天没有声音,她大概也是惊呆了,然后去kan手机号码去了,以为自己存错了号码吧。“啊,你怎么有我MD电话?”她有些惊讶和恐惧的声音传过*| lai |*。
  “是这样的,我刚好回家然后碰到老人家也是*| lai |*这里,就一起↓了车。这个时候你↓班了么,要不我先让老人家在我家里坐会吧。”我赶jin 把事情的*| lai |*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其实我知道廖小琴的惊恐*| lai |*源于哪里,毕竟她现在的身份还是老人家的儿媳妇,现在在自己婆婆的手机里听到了跟自己有过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关系的男人的声音,当然心里是害怕的。她肯定担心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或者老人家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吧。
  我在消除了廖小琴的顾虑后,她想了想,急忙说,“还是不用了,我这就↓班了,你让我妈在我家门口等我一↓就好了。我自己开车回*| lai |*,很快的。大概十五分钟就到。”
  廖小琴急切的语气让我很不是个zi wei ,怎么,就担心自己婆婆跟我多呆一会么,害怕我说chu *什么不该说的话么。她越是这样想,我心里就越不好受,所以我gan 脆让她更害怕。
  于是,我说,“让老人家在门外gan 等着也不好,这里还有个小女孩子呢,我先带他们过去我家里,你*| lai |*我家接他们吧。”说完我也不等廖小琴说话,然后就切断了电话。
  kan着手机的屏幕,我忍不住有种奸计得逞的暗shuang XX大XX,估计这会廖小琴肯定是马不停蹄的收拾好东西然后以百米chong *刺的speed(*su du*)赶往我家里*| lai |*吧。
  我把电话递给了老人家,然后微笑着说,“您先带着小玲到我家坐坐,您儿媳妇很快就回*| lai |*了。”我说着就要去扶她。
  “* na *怎么好意思呢,还要麻烦你,要不我在她家门口等吧。”老人家可能是听到了刚才廖小琴的意思,以为她是不想我带他们去我家里。
  “没事的,说不定路上堵车要好一会才到,您不是不清楚她家里具***置了嘛。我也不大清楚,所以还是先去我家坐坐吧。”我故意撒了点小谎言,其实廖小琴的家我早就*熟了,开玩笑,连她的body(* shen | ti *)我都很熟悉,更何况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