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章 Rabbit(tu zi)不吃窝边草
  虽然不喜欢喝咖啡,但装装门面是必要的。
  “秦主任,首先恭喜你升迁啊。”余静是真心的祝福我,“你住院* na *段期间,我们几个同事都说要去探望你,公司说不让同事探病,就没去打扰了。”
  “呵呵,没什么大碍,这不都好了么,谢谢你关心啊!”哎,都说是一人得道鸡dog(gou = quan )升天,这不,我才一升迁,就有这么多人抢着巴结了。
  “秦主任,庆祝会* na *天你被带走后,我见到杨总经理和于董事跟着*| lai |*了,两个人是一起jin **| lai |*的,很亲密的样子,只是当时大家都在议论你的事情,没怎么注意。”余静说。
  哦?杨微和于大哥关系亲密?余静会这么说,也是眼见为实吧,kan*| lai |*这两人果然是有一* tui *的,只是,怪可惜的,杨微* na *么* gao *贵美丽的女人跟满肚fei *肠的于董事确实不配,我心里酸溜溜的,听了这话。
  “是么,他们*| lai |*了后说了什么?”我一直很奇怪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被警察突然抓捕,杨微说等我chu *院后给我答复,可我实在等不及,先探探余静口风。
  “杨总经理维持了↓现场秩序,然后说这个是公司的事情,公司会秉公处理,让大家不要妄自猜测,就走了!”kan*| lai |*余静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事情远没这么简单。
  正说着,于董事*| lai |*电话了,我让余静先chu *去,有事再找他。
  “呵呵,老di 啊,恭喜你正式升任综合市场部主任啊!”于董事的声音ting *起*| lai |*很* gao *兴。
  “都是托于大哥的关照啊,还没好好谢谢你呢!”我也打哈哈道。
  “这事我chu *力不多,主要还是要多谢杨总经理啊,你的事可都是她全力摆平的,否则你哪能这么快chu *院。”于董事倒是不停说杨微的好话。
  从于董事* na *里,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这里一切都是杨倩☆ɡao 扌高☆的鬼。开庆祝会当天杨倩让我去她办公室拿的* na *个龙华集团机密文件原*| lai |*是一个开发项目,还没对外公布的,但↓午这个项目却莫名其妙的落在了对方公司的手里,提前一步对外发布。
  杨倩第一个怀疑的对象是我,说文件只有我动过手脚。并马上报警抓我。当时我拿文件时并没有认证在场,公司的闭路电视也摄不到杨微办公室的情景,所以我是百口莫辩,这个冤枉案是背定了。
  在我关押监狱的几天,是杨微四处为我奔走,她利用所有的人脉关系,终于追查到一些线索,然后一招引snake(she 虫它)入瓮计,*得杨倩自己透漏了实情:其实项目开方案是她故意泄露chu *去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我,让我做不成这个市场部综合主任的位置。
  这个计划也忒狠了点,杨倩这个女人是真恨我啊,稍有不慎,我可能都要蹲几十年牢狱。想想在里面的* na *几天,我不禁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杨微的恩情我铭记于心,找到机会一定会报答的,这样的女人,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当然以身相许人家是不kan在眼里了。
  我问了↓于董事关于杨倩的作为,公司是怎么处理的,我很想知道,这样狠毒的女人公司会怎么严惩不贷。
  于大哥在电话* na *头沉默了许久,然后说:“这件事属于公司内部机密,绝对不可以外泄,关于杨总监,你就不要过问了,总之你没事就好,以后自己小心点,我有事,先挂了。”
  kan的chu **| lai |*,于董事是在为杨倩做掩护,不仅他,杨微甚至整个公司都是帮着杨倩隐瞒了她这次的罪行,只是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牺牲了我一个人。也说不上牺牲,毕竟我现在安然无恙。
  杨微和杨倩到底什么关系?于董事在其中又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感觉一团谜团在心中,老解不开。
  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思绪中的我。
  “请jin *。”我说。
  “秦主任,没打扰到您工作吧?”一个美丽的少妇jin **| lai |*了,成熟feng yun(形容迷人)的body(* shen | ti *)散发着动人的气息,这个女人我认识,前任市场综合部主任的助理,White(颜色bai )云,也就是我现在的助理。
  “呵呵,没打扰,有事么?”虽然我也曾对这个少妇的body(* shen | ti *)冥想过好几回,也想……但Rabbit(tu zi)都不吃窝边草,我是人,更加不能。
  “秦主任,我早上给你泡的咖啡您喝完了么?需要我再续一杯?”她温* rou *的kan着我。kan的我心猿意马起*| lai |*。
  哪一杯?我迷茫的kan着面前的两个咖啡杯子,不知怎么回答她。
  “喏,我担心您怕苦,加了薄荷糖。”哦,是我喝的* na *一杯。
  “嗯,还不错,再*| lai |*一杯吧!”美人献殷勤,岂敢不受啊。
  White(颜色bai )云笑着点了点头,真是妩mei(女眉)啊,然后轻轻的shen 过手*| lai |*,我仿佛闻到一股成###人的体味,浓郁的芬香刺激着我的鼻翼。她把我面前的杯子拿走,chu *去了。
  我kan着剩↓的一个杯子,禁不住期待还有一个美女jin **| lai |*……
  把手头的工作忙完,很快都吃午饭了,还没见到* na *个期待中的为我泡苦咖啡的美女,我笑自己多情过甚,不禁摇了摇头。
  “请jin *。”敲门声突然响起*| lai |*。
  “秦主任,一起吃午饭吧!”呵,* gao *挑靓丽的身材,* gao *耸的xiong 部,这不是市场部的部flower (hua )晓梅么?在这之前她可是不正眼kan我的。为她争风吃醋的男同事可不少。
  “不了,我手头有点工作没做完,你先去吧!”我忍不住拿乔起*| lai |*,也可能是虚荣心作祟。
  “哦,* na *好吧,您忙。”kan着她失望的语气我内心忍不住一阵* gao *兴。美人为我难过呢。
  “* na *个,秦主任,还需要我泡杯咖啡jin **| lai |*么?这杯都冷了!”我低头一kan,正是余静喝了一口就吐掉的苦咖啡。
  我赶jin 摇了摇头,想象余静把眉mao *都皱到一起的样子,真受之难不恭。
  美女晓梅chu *去了,我在办公室磨蹭了一会,也收拾东西,往饭堂去也。
  不过这顿饭吃的我是贼难受,好不容易选了个少人的座位坐↓,准备专心的享用我的午餐,总有人过*| lai |*打招呼。
  平(曰)ri 里我吃饭可是狼吞虎咽毫不顾忌形象的,今(曰)ri 里,可不敢* na *么随* xing *,就怕一不小心,让同事kan到,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
  好不容易打发了一批人,我真是没想到自己这么唾手可hot(英文:hot,中文:re ),又*| lai |*了两个,晓梅跟White(颜色bai )云?
  kan着眼前两张放大的面孔,她们距离我太近了,都到了kiss的角度了。即使我不* na *么想,但她们也稍微顾忌↓吧。我都不好意思了。
  可能公司女同事还不知道我心有所属,body(* shen | ti *)被别的女人占有了,估计知道了,会伤心一片太平洋的,我最kan不得女人伤心流泪了,所以决定暂时隐瞒我真实的身份,对外统称我乃黄金单身汉。
  好不容易解决完午餐回到办公室,却意外的kan到了张小漫,她提着一个保温瓶站在大厅的接待处笑脸盈盈的kan着我。我有一阵的心慌,kan着左右两个再加上前面一个三个jiao (女乔)美如flower (hua )的丽人,心乱成一团,但还是迅速作chu *了决定。
  “小漫,你怎么*| lai |*了?”说完不等她回复,赶忙介绍她们认识。“这个是我表妹张小漫,这二个是我公司同事,White(颜色bai )云和晓梅。”
  张小漫有一刹* na *的震惊,疑惑为什么我叫她是表妹,但kan在有我的同事在,还是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跟她们握手。
  身边两个美人,也是半带疑惑的kan着对面的女人,可能是小漫独有的美丽容貌让她们感到了危机感,她们都默不吭声,过了几秒钟,才相继shen chu *手*| lai |*拉着个脸跟小漫握手。
  打发走两个人后,我拉住小漫的手到办公楼↓,她一脸的不* gao *兴,我当然能理解她为什么不* gao *兴。只能尽量编个好听的谎言安慰她。
  “小漫,你怎么*| lai |*了?她们是我同事,一起吃饭回*| lai |*的,你别误会了啊!”
  “我不误会,可你为什么当着你同事面说我是你表妹,我就* na *么见不得光啊。”小漫委屈的说。
  “是我对不起你,我这不才升迁嘛,不想让* shang * mian *领导对我有不好的kan法,所以才……”
  “有女朋友怎么了?哪个公司规定公司员工不可以交女朋友了啊?你们领导说不定还包养呢,公司怎么不管。”张小漫发起飙*| lai |*还真是台风扫过,一定殃及池鱼,这不,都把我领导扯chu **| lai |*了。
  “好小漫,这样好不好,晚上我早点↓班,陪你去外面吃烛光晚餐,当作补偿?”我好言好语的劝说她。
  “我要的不是这个,我是气你撒谎,你,你跟她们真没关系?”张小漫ting *执着的,从她问的话kan的chu **| lai |*。原*| lai |*她最担心的是这个啊。
  “真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我手抬起*| lai |*做发誓状。
  小漫把我手拉↓*| lai |*:“谁让你发誓了,讨厌。”
  “好小漫,我的亲亲小漫,你相信我了,你真好。”我在心中吁了一口气,这誓还真不好发啊,现在没有关系,谁敢担保以后没有呢。
  ↓午,陌生女人*| lai |*信息了,她kan起*| lai |*心情非常不好。
  “这个世界真不公平,为什么别人什么都比我好,比我幸运。”这已经不是疑问了,是肯定的语气。
  “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么?说*| lai |*听听,我帮你分析↓。”
  “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从小什么都比我好,爸爸对她很关照,我一直都是她的影子,现在工作了,还处处跟我做对,我kan上的东西,她都要想办法抢走……”
  “kan*| lai |*你是遇到家庭的烦恼了啊,你姐姐为什么都比你好,你爸爸为什么对她比你好,你有想过原因么?找到原因,才能使自己jin *步啊。”我开始训训引导。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都不想我好,他们都是坏人……”发到后*| lai |*都有点歇斯底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劝慰一个素未谋面的伤心yu (谷欠)绝的女人了。
  “我已经很忍让了,为什么要*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啊。哎。
  “其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不可预测的,你换个角度去kan问题,说不定过段(曰)ri 子,你会发现生活还是美好的。”
  “我心情好多了,人都是需要fa xie 的,谢谢你。”陌生女人没再发信息过*| lai |*。
  翻阅着陌生女人的短信,我禁不住想到了杨倩,同样是女人,这两人* xing *格及其的相似,同样的愤世嫉俗,杨倩可以因为杨微的过节而跟我这个在公司人微言轻的男↓属诸多为难,陌生女人也是,亦或是天↓所有女人都有这个* xing *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