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1章 yu (谷欠)除之而后快
  其实不仅他不明White(颜色bai ),连我自己都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何事情会起了这么大的转折。**不用问肯定是从车窗外she jin **| lai |*的,只是是谁这么凑巧的就she 了这么一颗**jin **| lai |*然后救了我的命,是凑巧么?
  我第一反应就是pa(足八)到车窗往外望去,只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影,甚至是连一只动物的身影都kan不见。然后我再kan向的士司机,他倒在座椅上一动不动,估计是qiao *辫子了。
  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有人真的死在我面前,说实话我心里还是ting *难过的,虽然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怎么说都是我的罪过啊。阿弥陀佛,希望这个死者能上天堂吧。
  我再kan了kan的士司机的伤势,他的伤口是太阳*,这人的*法十分的精准,决对是* gao *手中的* gao *手。只是这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何要救我,而且还*| lai |*得这么的及时。
  但救我的人不愿意露面,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这次好不容易逃过一劫,我还是心有余悸的,而且这个的士司机的尸首我是不是应该送回警局去呢?
  想到这里我又拨通了丁亮的电话,“喂,不会是又有事情了吧?你这小子,这次不要谎报情报了,刚追小偷差点把我累死。”
  “哈哈,不会了,不过我这里还真的chu *了状况了,你得空就过*| lai |*一↓啊,这里死人了。”我赶忙说道。
  “啊,你说什么,死人了?在哪里啊,我马上过*| lai |*,你等我。”丁亮挂断了电话。
  等他赶到了chu *事的di 方,我赶忙把整个事情的*| lai |*龙去脉都跟他说清楚了,然后他听完,脸色变得很凝重。
  “天穷,既然刚才lang里龙都跟你说了,你还这么不小心,如果刚才不是有人碰巧救了你,估计现在躺在这里就是你自己了。”丁亮有些担心的kan着我。
  我点了点头,“我也没有想到对方↓手这么快,kan*| lai |*真的是yu (谷欠)除之而后快了。”我叹息道。
  “所以啊,你以后没事千万不要chu *门了,即使有事也让别人去做,呆在家里怎么都比外面要安全得多,你说是不是?”丁亮为我想的很周到。
  我再次点了点头,然后说,“这个尸首怎么办,虽然我是目击证人,但人家毕竟是为了救我,要抓chu *这个人么?”我知道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虽然对方是因为救我而杀了人,但说不定警局还会通缉她。这就是法律跟人情相chong *突的di 方。
  “kankan再说吧,我们要先查查这个死者的背景,kan是不是有重大犯案前科的,如果是,* na *么什么都不必查了,这样的人本*| lai |*就死有余辜,放心吧,救你的人不会被抓到的。”丁亮明White(颜色bai )我的顾虑,给我保证道。
  “恩,我明White(颜色bai )的,* na *么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呢?”我kan着丁亮,再kankan的士车上躺着的杀手尸体,心有余悸的说。
  “我叫人过*| lai |*清理↓这边的现场,毕竟死人也不是小事,警局得备案调查的,你*| lai |*这边签个字,走个过场吧。”丁亮叫我过去签字画押,怎么有点像屈打成招的状况?
  我有些施施然的走上前去,然后在丁亮递过*| lai |*的签字簿上短短的签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我不小心瞄到了* shang * mian *的一些字眼,汗滴滴,丁亮居然说这个歹徒是因为*械走huo *意外死亡的。
  其实警局里的black(hei )幕事件我也不是不知道,甚至听很多人说过什么官官相护的话题。只是今天真正的发生在我身上,而且我还不是官,而丁亮也不是坏人,我们只是善意的谎言,但确实验证了* na *句至理名言了。
  这样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是在是觉得好像是活在梦中一样。虽然之前lang里龙警告过我必须要小心有人会暗中偷袭我,除了大价钱*| lai |*buy(中文:gou mai)我* xing *命的人当然不会派一些无名小辈*| lai |*对付我了。
  只是我第一没有想到对方居然*| lai |*的这么快,第二呢,我也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没有想到对付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居然chu *动了*械。而我是很对*支类的器械是非常*(咸心)min gan 的,不仅*(咸心)min gan 而且很恐惧。
  所以今天的事故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不知道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又该怎么办,难道还会有好心的人士恰巧的救了我么?
  我胡思乱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丁亮已经叫人把现场彻底的清理了一遍。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一径的发着呆。
  “好了,我已经叫人做完笔录了,我送你回家还是你自己搭车回去?”丁亮没事人似的走过*| lai |*对我说。
  我摇了摇头,“还是我自己走吧,今天辛苦你跑了两趟,够累的吧。”
  丁亮突然笑了,“还真不习惯你这样说话的样子,对了,你是不是一直对*支过敏啊,否则照刚才* na *情形你也可以反击的啊,是不是自然的抵触?”
  我点了点头,“可能是之前遭袭过一次,所以留↓了阴影,现在只要kan到*支我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肢体了,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
  丁亮皱了皱眉,“* na *这样以后有人再偷袭你,* na *你不是连反击的余力都没有么?这样可危险啊。”
  “又能怎么办呢,唉,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这话也说回*| lai |*,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持着*械四处行走啊,难道你们都不管么?”这是我心里的疑点,为什么杀手就可以buy(中文:gou mai)*杀人,我们平民百姓只有乖乖等死的份?
  “其实他们都是走si 禾厶过*| lai |*的*支,也没有经过我们这边的程序,所以很多事情我们都是不知道的。不过,我们警局跟海关已经加大力度对这一块jin *行核查了,应该还是有点作用的。”丁亮也只能这么回答我了。
  一个国家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很多人都会千方百计的找路子给自己赚钱flower (hua )。很多人事为了讨生活,可有更多人是在靠剥削别人的钱*| lai |*给自己用,所以谁也不能怪谁,谁也怪不到谁。
  像我们这些没权没势的平头百姓只有自认倒霉了。“恩,我也了解你们的苦衷,不过,算了,反正命不由人,随天吧。”
  丁亮突然呵呵一笑,“这次chu *击他们失败了,也不会轻易再↓手了,应该要过段时间。所以你这几天是安全的,不过还是的给你想个法子,要不我派几个人保护你吧?”
  我摇头,“我自己的本领自己知道,几个人还是近不了我身的,只是对*支的这个弱点我没办法克服,你派人保护我也起不了很大作用的。而且还lang费警力之源,我可不敢当。”
  其实我已经在心中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所谓所有的事情都要从源头做起,解铃还须系铃人,kan*| lai |*唯有找她了。
  我跟丁亮告辞回家,他也没强着说要送我,大概也知道我现在的还是安全的。而且他kan我一脸淡然的表情,知道我心里已经有谱了。
  我的确是有谱了,所以这次gan 脆搭公交车,车上很多人,已经没有di 方是我的了。所以我随便找了个di 靠着,就在这个时候上*| lai |*了一个老人家,是一位老nai (*&女乃*&)nai (*&女乃*&),她手里还牵着个小女孩子。
  由于老nai (*&女乃*&)nai (*&女乃*&)上*| lai |*就站在我边上,所以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腾chu **| lai |*自己的位置给她们先站着。我是站在了一个扶手旁边的,这样她们就可以抓着扶手稳住自己的身形了。
  我的本意是如此的,然后我想到车上* na *么多人总会有人chu **| lai |*让个座给老人家坐吧。毕竟谁人没有爹妈呢,如果自己的爹妈在车上也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都不管不顾么?
  我往旁边移动了一↓的时候,估计老人家已经是kanchu **| lai |*我的意思了,所以她朝我友善的点了点头。然后她就牵着小女孩子站在我身边,我网四周扫视了一番,在我的右手边就坐着一对年轻的情侣。
  男人的手放在女人大* tui *上轻轻的** fu ***,女人很享受的把头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两人状似很亲密的样子。我的对面是一个White(颜色bai )领穿着的男人,大概是跑业务的吧,kan他手上拎着的公文包很像。
  他也没有丝毫要让座的意思,索* xing *就开始闭目养神起*| lai |*。这丫的我见到老人家上车之前他还在翻kan着自己的触*屏的手机,这会子倒知道伪装起*| lai |*了。
  然后在业务员前面坐着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这个女人一kan就不是好惹的主。很像是Red(* hong *)楼梦里的王熙凤的角色。她长得就是一副刻薄的样子,打扮的倒是很洋气。
  kan完了这几个比较有代表* xing *的人物,我心里已经大概有谱了,靠他们*| lai |*让座是绝对不可能了。所以我当机立断的想了个办法,然后我突然朝着我右手边的位置大喊起*| lai |*:“啊,有老鼠,好大一只老鼠。”
  我这么一叫,* na *个正享受着男朋友** fu ***的年轻女孩子果然惊叫起*| lai |*,然后急忙扯着自己男友站起*| lai |*向外面走去,边走还边喊,“太恶心了,车上怎么会有老鼠,亲爱的,你快帮我打死它。”
  “在哪呢,好,我帮你打,帮你打……”话虽是这么说没错,可半天了也没见他有什么动静,难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分男女都是害怕老鼠的么。
  我摇摇头,难怪现在的老鼠越*| lai |*越猖狂了,已经远远tuo *离了它们本*| lai |*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命运了。它们倒是可以大摇大摆的在马路上穿梭自如起*| lai |*,这也的仰仗于人类的恐惧心里。
  想起以前茹mao *饮血的祖先们,在* na *个时候老鼠哪里敢chu *现在人类的视线里,即便不是* na *个时候,70后的人们有谁会怕老鼠呢。可是现在是90后的天di 了,在他们眼里,老鼠就是恐惧的东西,所以不单单是怕老鼠,避之唯恐不及。
  两个年轻人离开座位后,我赶忙向前一步,占了位子,然后笑着对老人家说,“一只老鼠他们连座位都不要了,老人家,您带着小孩子坐吧,站着ting *累的。”
  老人家啊倒是善良,她kan了kan我,又kan了kan不远处的一对青年男女,* na *女滴现在还不敢过*| lai |*把头埋在男友的怀抱里。“这有点不好吧,座位是他们的,我们坐了……”
  “喂,你们要过*| lai |*坐么?”我故意朝着* na *对年轻男女说。这个时候整车的人都kan向他们的方向。* na *男的本*| lai |*一脸的愠色,他大概也明White(颜色bai )了是我在整蛊他们,所以正准备找我责问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