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0章 娶得美jiao (女乔)娘
  其实不光他们这么想,连我自己都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我既没有名气,也没有势力,更没有钱,有什么di 方让他*| lai |*崇拜的呢。所以我这么问chu *口了以后,也深恐听到让自己尴尬的回答啊。
  “秦大哥,你真是我们的偶像,因为我们头领说,如果不是你劝说了颜玉帮头领让她反省了自己的行为,然后才幡然醒悟嫁给了他,* na *么他肯定娶不到美jiao (女乔)娘了。所以我们兄di 都很感激你,是你给了我们头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谢谢你。”
  这都啥跟啥啊,我是不小心劝说了冷颜玉跟black(hei )影和好,可我也不是有意为之,只是因为自己的立场不允许有太多的感情牵绊。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为会成就了一段美满的佳缘,虽然现在是不知道black(hei )影跟冷颜玉是否过得幸福。
  “* na *个,你再说说为何带着这一大帮子人chu *现在全莉的美容店吧,我kan着这么多人就觉得一定有事情发生。”我gan 脆的扯开话题,不忍心再听他继续这么夸奖我↓去。
  “呵呵,我其实不是跟全莉有关系的,我是*| lai |*追琴姐的,只是刚好*| lai |*的时候,琴姐不在,真是可惜了。没有想到十年不见,她居然嫁人了,只是她当年一走就毫无音信,再次找到她却已经心有所属。”lang里龙叹息道。
  我还真是傻了眼了,这里面估计除了我是这种心情,张一顺和丁亮也差不多跟我类似的感触吧。没有想到这个lang里龙kan着像个black(hei )道大哥,还这么的感* xing *。原*| lai |*他一直喜欢琴姐,只是没有她的消息,所以错失了。
  只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琴姐如果真的喜欢lang里龙,就不会跟祁大哥结婚,两个人也不会这么相爱了。我有些同情lang里龙了,错误的时间和di 点,遇到了本不应该相爱的人,所以注定是一场悲剧了。
  “你还在想着* na *个女人,我跟你这么多年,你可曾为我想过一点,你就这么绝情忘义么?”一个突兀的女声*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了jin **| lai |*。
  我们正在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听到这个声音,都禁不住有些诧异。然后抬头一kan,是刚才坐在全莉对面的美yan 丰色 nv人,其实这个女人的风情比起琴姐*| lai |*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有想到lang里龙身边还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kan似爱他很深,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感化他,反倒是还惦记着琴姐。
  也难怪她心有不甘了,刚才在我们jin *门前估计就是起了一阵争执,然后这个女人把心中的怨气就撒到了琴姐的sister(* mei mei *)身上了。我们之前听到的惊叫声是全莉的手机被这个女人给抢了,所以才起了后面的事情。
  我有些喟叹,感情的事情是很难说chu *谁对谁错的,有的时候,真的没有对错之分。所以lang里龙跟这个女人的感情我们不想掺和jin *去,我首先说,“lang兄,既然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走了,对了,把你的人马撤了吧,人家还要做生意了。”
  “是,是的,我知道了,薇薇,你不要闹了,之前不是说好了,如果琴姐还记得我,我跟她和好了,我们就当好朋友。现在琴姐也有幸福归宿了,我不会忘记之前的诺言,会跟你结婚的,这样总好了吧?”
  听lang里龙的口气似乎也不是很在意琴姐已经结婚的事情,而且他似乎对身边这个叫薇薇的女人也有感情,不然试问,一个男人而且是black(hei )社会的大哥怎么会委屈自己娶一个根本没有感情的女人呢。
  所以我们不掺和jin **| lai |*是对的,我趁机拱手恭喜他,“恭喜了,祝福你们成为天底↓最幸福的一对。”
  “呵呵,恭喜了,”张一顺他们也站起*| lai |*向lang里龙道贺。
  “谢谢,谢谢大家了,呵呵,刚实在抱歉,惊扰了大家,这里先说声对不起了,改(曰)ri 一定*| lai |*喝我的喜酒。”lang里龙倒也豪shuang XX大XX,立马接过我们的话茬连声说。
  “讨厌,谁说要嫁给你了,也不问人家同意不同意……”这声音可不是* na *个叫薇薇的美yan 丰色 nv人发chu **| lai |*的么,只是言不由衷的,越说越低声了。
  呵呵,我们都相视一笑,然后准备散开。“秦大哥,我有事情跟你说一↓,可否留步?”lang里龙突然对我说。
  找我?我惊讶的停住了脚步,然后对其余二人说,“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电话联系啊。”
  丁亮先带着手↓撤退了,不过这老小子在走之前还是心有不甘,毕竟带着兄di chu **| lai |*什么事情都没有办,lang费了警务资源不是。所以当他走chu *大门,刚好kan到有个喊着抢钱包的,一声令↓,然后一整队的人马就都去追* na *个可怜的小偷了。
  我kan着lang里龙有些郑重的神情,禁不住问,“lang兄,是怎么了呢?”
  lang里龙又把手↓支开,然后扯着我到一边,有些神秘叨叨的说,“秦大哥,你最近要小心点了,有人* gao *价buy(中文:gou mai)了black(hei )道的杀手要你的* xing *命。本*| lai |*是要跟我们谈这笔buy(中文:gou mai)卖的,我们一听是要刺杀秦大哥,就立马给拒绝了。”
  啊,又有杀手要杀我?我最近可乖的很啊,没跟人结怨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是谁要杀我么?”开玩笑,这可是关系到我* xing *命的事情,可不能马虎了,所以我语气有些急迫的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对方跟我们接洽的时候是电话里说话的,对了,你最近有个跟人结怨么?我估计这多半是仇家所为,或者生意场上的,或者是情敌?”lang里龙开始天马行空的乱想一通。
  我又开始有了翻White(颜色bai )眼的chong *动,只是这种chong *动让我拼命的抑制↓*| lai |*了,不仅抑制↓*| lai |*,而且我还快速的转动了我的大脑。我在快速的筛除到底是哪几个人跟我有仇的。
  对了,今天在洗手间有抓到于小军的把柄,难道是他buy(中文:gou mai)凶杀人灭口?可是也不大可能啊,他又把柄在我手上,就不担心我泄露chu *去么?所以他也没有* na *个胆量,应该不是他。
  * na *难道是二股东?他气我跟杨倩分手这件事给杨倩造成的伤害,自己的baby(bao bei )女儿难过了,他自然就气不过,所以也buy(中文:gou mai)凶杀人?这个倒是有可能的,而且二股东是有前科的,之前她就buy(中文:gou mai)凶杀我不成功,这次估计是他所为了。
  其实我完全可以依葫芦画瓢的,也buy(中文:gou mai)凶要了他的老命,先↓手为强。只是我这个人天* xing *善良,而且我总觉得人死了不能解决办法,并且还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再怎么样* na *也是一条人命啊。
  kan了一眼lang里龙,我立马把buy(中文:gou mai)凶杀二股东的想法给抛到了九霄云外了。这老小子kan我表情释然的样子,猜到我肯定是想到是谁杀我了,于是连忙说,“要不要我也派人去gan 掉他?”
  还真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只是这老小子的想法比我的更绝,而且他应该属于典型的行动派,kan他* na *架势,仿佛只要我应允,他立马就派人gan 掉二股东。
  我摇了摇头,“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还是顺其自然吧,我自己加强注意,应该不会* na *么容易就要了我的命的。算命先生可是说我有九条命的,呵呵。”
  其实只是玩笑话,么有想到lang里龙也当真了,“真的,你有九条命?不过我kan秦大哥一脸的福气,应该是个长寿之人,我也不担心你了,有需要尽管找我开口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心里也有了主意,我对lang里龙说,“帮我打探↓,如果可以跟冷颜玉说一声,就说我想见见她,对了你也可以转告你们头领,由black(hei )影*| lai |*跟她说比较好。”
  说实话,我也不想弄得他们有什么隔阂啊,毕竟black(hei )影的醋劲可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好吧,我回去就跟我们头领说,放行吧,秦大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lang里龙居然很* gao *兴我有事情找他帮忙,然后我们继续寒暄了一阵,就分手了。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沿途还是决定拦了辆的士车,毕竟光靠脚走回家,估计要等到天black(hei )还不一定到家啊。
  我上了车后才意识到不对劲,这个的士车好像是故意停在我脚边的,这个故意说的不是他们见有生意所以才主动搭乘客人。毕竟我* na *个时候都没有表现chu *丝毫要搭车的迹象,可这个的士车司机居然知道我要搭车,并且还主动老远就开了过*| lai |*。
  我上车后开始不动声色观察这个司机的动静,只是我kan到这个司机仿佛也在打量我,他是通过后视镜*| lai |*观察我。我则是光明正大的kan着他,所以我们两的视线很快就在空中相遇了。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开始主动chu *击了,他手里有*。我心里有一种无名的恐惧,当我kan到对方手里慢慢举起*| lai |*的*时,一直对*有一种很深的恐惧感,可能是因为* na *次跟陈素莹一起受伤的事情刺激到了。
  一旦被snake(she 虫它)咬,就十年怕草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我觉得自己的脑筋都开始不灵光了,本*| lai |*这个时候应该打开车门或者俯倒在座位上,至少让对方找不到目标*| lai |*开*。但我什么都忘记做了,只是呆呆的kan着对方的*慢慢的朝我举起*| lai |*。
  一秒,二秒,我kan着对方慢慢的扣动了扳机,这个时候我的心情仿佛又开始平静了,因为我已经kan到死亡在朝我招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句诗词就是我的真实写照了。
  的士司机见我没有丝毫的fan kang ,他拿*的手居然有些不稳了,大概是从*| lai |*没有遇到过不fan kang 的对手吧。一般* gao *明点的杀手对于不还手的对手都是不屑chu *击的,但这个杀手可不会放过我这个猎物,毕竟我可是人家* gao *价buy(中文:gou mai)↓的。
  他在犹豫了零点几秒后,终于扣动了扳机,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我居然清楚的kan到一颗细微的**穿过了的士司机左边的车窗然后笔直的she jin *了他的太阳*。
  我只听到细微的车窗玻璃被she 破的声音,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一丝的声音,然后的士司机在*| lai |*不及扣动扳机的前提↓倒↓去了。临倒↓去时,还睁着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kan着我,他到死都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何明明是要狙杀的人变成了被狙杀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