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9章 有种就三条
  所以早有人给里面的lang里龙通报了,所以丁亮的↓属才chong *到门口,里面就走chu **| lai |*一个* gao *大的穿着风衣的男人。这阵势还怎有点上海滩许文强的感觉,只是这个冒牌的许文强没有真的* na *么帅气。
  不过这身材还真的ting *像的,我有些啧啧称赞,至少有190吧。正所谓身* gao *是我永远的心痛啊,我就觉得自己170的身* gao *太矮小了,所以kan到比我* gao *的人都忍不住的会羡慕一翻。
  “是他在闹事么?”丁亮也kan到了门口的风衣人,他低着头问我。
  我其实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就是lang里龙,不过在他开口说话后,这种不确定就完全消失了。
  “呵呵,我道是谁呢,原*| lai |*是警察局的丁副局长驾到了,怎么也不通知我lang里龙一声,kan都没有*| lai |*迎接。”lang里龙倒是很客气嘛,而且居然知道丁亮的大名,我禁不住对身边的这个小子开始另眼相kan起*| lai |*。
  丁亮其实根本就不认识lang里龙,不过他见对方这么客气倒也不好强*| lai |*,就也打哈哈道,“既然是认识的,就万事好商量,我这位兄di 有个朋友是这家店的老板,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一场误会嘛,都是一场误会了,其实是我和这里的老板娘是旧识,我们聊聊天,然后兄di 们就担心会有人jin **| lai |*打扰,所以才守在门口不让人jin *去。”lang里龙倒是解释的很合理。
  只是不知道他何时认识这里的老板娘了,如果说认识全莉,* na *为何又这么大阵状呢。而且全莉还关掉了手机,单纯的朋友式的聊天,用得着不接电话关掉手机么?
  我才这么想着的时候,张一顺站不住了,他走前一步,“你这小子,你把全莉怎么了?快让她chu **| lai |*,有种我们就单挑。”
  “哦,这位是?”lang里龙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kan着张一顺,我感觉他心里是不屑的,所以这种感觉也影响了我的心情,我心情非常的不shuang XX大XX。
  “怎么,嫌我这位兄di 不够分量跟阁↓单挑么,要不我*| lai |*代替我兄di 怎么样?”我走前一步,闲闲的说。
  “哦,* na *你是?”lang里龙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么多人站chu **| lai |*想跟他切磋。毕竟平(曰)ri 里只要报chu *他的名号谁人不离他远远的,谁人敢惹他呢。
  “里面的老板娘,你的旧友是我的妹子,你说我是谁呢?”我微微一笑道。
  lang里龙突然抱拳,“哦,原*| lai |*是秦天穷,秦大哥,久仰大名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今(曰)ri 得见,三生有幸啊。”
  瞧这文绉绉的词句,我怎么听着都有些别扭,不过ting *受用的,kan*| lai |*这个lang里龙还是知道一点规矩的。只是不知道的是,是谁在替我跟他宣传了我的英雄事迹,所以他知道我的名号。
  “呵呵,既然是相识的,今(曰)ri 这架我们就不用打了吧,jin *屋说怎么样?”我是想快点kan到全莉,kan她是否安然无恙。还有就是想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做个判断啊。
  “没问题啊,都jin **| lai |*,刚刚是手↓的di 兄没长眼,不认识你秦大哥,莫见怪啊。”lang里龙两手一拱,让我们jin *去。
  我当然是毫不客气的一马当先就jin *去了,丁亮尾随其后,张一顺这小子刚在lang里龙哪里吃瘪了,所以心情很不shuang XX大XX。
  lang里龙见我们都jin *去了,才跟在我们后头也jin *了屋。
  我们jin *屋后才发现屋子里坐着两个女人,一个一脸平静神情的是全莉,另外一个美艳的女人,但一脸的怨气,kan*| lai |*就是刚才说话的女人了。我jin *去的时候,全莉kan到是我,惊喜的站起*| lai |*。
  “秦大哥,你怎么*| lai |*了?张一顺呢?”她敢情还不知道张一顺为了她在门口差点跟人打起*| lai |*的事情。
  “叫我啊,我*| lai |*了,小莉,你没事吧,可担心死我了。”张一顺说着话,就走上前去,重重的保住了全莉。
  全莉笑着推开了张一顺的手臂,“瞧你,这里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回避↓。你怎了就*| lai |*了?还有警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无语的抬头问苍天,这正是我想问她的呢,他倒好,一字不差的问起我们*| lai |*了。不是她在电话里惊叫了一声,然后张一顺就jin 张的扯着我就跑嘛。
  “* na *个,你没事吧?之前电话里你不是惊叫了一↓,然后手机也关机了,我担心chu *事,所以就跟秦天穷一起赶过*| lai |*了。”张一顺赶jin 打量了一↓全莉周身上↓,kan是否有不妥的di 方。
  “呵呵,我没事,真的,其实* na *个时候确实是她吓了我一跳,”全莉指了指对面的女人,“她跟我有些误会,然后跟lang里龙大哥也有些误会,所以就让你们也误会了。”
  误会?还这么多的误会,如果是这样,* na *我们眼巴巴的赶过*| lai |*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原*| lai |*真的像lang里龙所说的,他们都是认识的,* na *么我们*| lai |*到这里岂不是空忙一场啊?我又一次无语了。
  “这个,既然是误会我们也就不说这个事了,对了,我有一个事不明White(颜色bai ),可否请lang兄解释↓。”我转过头kan向lang里龙,希望他能(jie kai)我心中的迷惑。
  lang里龙显然是么有想到我居然有事情要麻烦到他的,所以有点受宠若惊的笑了,然后说,“秦大哥有事只管吩咐,兄di 一定万死不辞。”
  我制止了他,然后说,“lang里龙兄是什么帮派的?”“御龙帮啊,我底↓的兄di 没跟你说么,我们御龙帮是跟颜玉帮并列第一的帮派,这些秦大哥不知道?”
  他显然是惊讶我居然不知道这些事,其实我自己都有点惊讶,为何我要知道这些事呢。而且他又是如何知道我的事的,并且还对我这么的客气,肯定是有原因的。
  “呃,这么说吧,我其实对你们帮派之间的事情不了解,只是刚好的认识了几个你们中的人而已。* na *么,lang兄你是如何得知我的呢?”我有些不解道。
  “呵呵,这事还得从前段时间说起,我们头领一直爱慕颜玉帮的头领,前阵突然领回她,不过是昏迷不醒的,我们都纷纷猜测啊,他们两个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说到这里,lang里龙还故意吞了一口口shui *。
  这口口shui *把一些正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几位观众给惹恼了,首先是丁亮不耐烦的说,“lang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后*| lai |*怎么样了?”
  “是啊,我们都想听接↓*| lai |*的故事,快点说啊。”这声音是丁亮后面的属↓发chu **| lai |*的。当然除了他的手↓,连lang里龙的手↓也听得是津津有味的,整个大厅围满了兵贼一伙,要是不相gan 的人jin **| lai |*这里kan到这幅情景,一定要感叹狼鼠一窝的惨状。
  只是这幅和乐融融的情景我还是蛮满意的,就因为这一个故事的xi 口及引,还是我首先发问的。所以最大的功臣还是我,只是不知道政府相关部门知道我的这个贡献,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劝服black(hei )White(颜色bai )两道和解,这样的贡献是不是值得嘉奖呢。
  估计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所以lang里龙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lai |*的时候,我赶忙回过了神。
  “然后在我们头领的帮组↓,颜玉帮的头领苏醒过*| lai |*,她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狠狠的跟我们头领打了一架。这一架打的是天昏di 暗(曰)ri 月无光,也不知道他们大战了多少个回合,总之是White(颜色bai )天战到晚上,晚上又打到White(颜色bai )昼。最后,我们头领赢了。”
  “这赢了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我们头领赢了还要向颜玉帮头领道歉,说不该带她回*| lai |*救治。然后不知道怎么的,颜玉帮头领居然就住↓*| lai |*了,最后他们两人居然决定要成婚了。”
  lang里龙说到这里,又吞了口口shui *,这↓所有的人都不耐了,都一齐催着他继续往↓讲。我从一开始听就知道了,他们果然是black(hei )影的手↓,* na *个救了颜玉帮头领的不是black(hei )影还有谁,冷颜玉上次原*| lai |*是被他带回帮里了。
  只是,我听了大半天的,怎么就没有一个事是提到了我的,讲了这许多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忍不住还是问了,“lang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你讲许多都没有我的事啊。”
  “不要急嘛,接↓*| lai |*就到你的部分了。”lang里龙接过*| lai |*手↓递给的茶杯,然后喝了一口,才又继续说,“本*| lai |*他们都商量要结婚了,可有天晚上,不知道颜玉帮的头领发生么疯,居然又跟我们头领吵了起*| lai |*。”
  “哦,吵了起*| lai |*?是为什么事呢?”有多嘴的问道。
  “我们也觉得奇怪,所以就都关注了这个事情。他们口中提到了秦大哥的名字,然后颜玉帮头领就说要去找秦大哥问个清楚,最后我们头领就同意了,说是如果事情不是她想的* na *样,* na *他们就要成婚,如果她猜对了,* na *么她可以离去。”
  啊,原*| lai |*这件事是因我而起啊,我想起*| lai |** na *天在拐角处冷颜玉把我堵在了墙角处说的话。她* na *意思原*| lai |*是问我爱不爱她,会不会为了她抛弃这里的一切跟她走。
  我记得当时我的回答是恭喜她要结婚了,然后还说自己不适合她* na *个世界,就是委婉的拒绝了她才对啊。* na *么后*| lai |*她还是决定回去跟black(hei )影成婚了,所以我是这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了?
  只是我这么一个人,他们御龙帮应该恨我才对,毕竟是我抢了他们头领的女人,虽然我从没有这么做过,但事实就是如此的造成的。我是无心之过,却让冷颜玉差点跟black(hei )影分开。
  但现在lang里龙对待我的方式实在让我不解啊,他不但不恨我,而且好像还很礼遇我的样子,不仅是礼遇还带有一种崇拜的心理。
  “现在你们头领跟冷颜玉结婚了么?”我直接问道。
  lang里龙眼睛睁得老大,“哇,你居然知道颜玉帮头领的名字,你真了不起啊,连我们头领都不敢直呼她的名,你真是神了。”
  我翻翻White(颜色bai )眼,已经记不清自己这个动作今天一天里做了多少次了。只是这些个人实在是让我不知道作何解啊。
  “* na *个,你是不是很崇拜我?”我gan 脆的问道。这一问,让张一顺和丁亮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心里肯定在想,这小子是自多吧,人家一black(hei )社会老大用得着崇拜你这个无名小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