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7章 大不了一死
  人啊,总是要做chu *点牺牲的,所以我gan 脆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心里怎么想的?”
  “我不想去,说实话,但是如果说了我的意思,全莉肯定会认为我不爱她,一旦有了这种念头了,我们的感情估计也就不会长远,我又不想失去她。”张一顺最愁的就是这一点了。
  我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其实很难兼顾的好的,就比如我自己,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事业要暂时的离开家人和朋友,一个人孤零零的去闯dang 啊。所以张一顺的心情我是完全理解的。
  “* na *你既然想到了后果,gan 脆直接点,打个电话问全莉的意思,她或许还不知道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呢。如果她爱你,想必也不会让你难做的。”我开始开导起张一顺。
  其实女人更多的时候是比较不想自己的男人为自己受一点委屈的,如果不是,* na *这个女人就不是真的爱他。所以我有些觉得如果张一顺把自己的意思明着说了,说不定会得到不一样的结局。
  “会么?她会同意我继续在这里工作?”张一顺听了我的话,眼睛里闪chu *了一丝希冀的目光。
  我微微一笑,“你不试一↓怎么知道呢。总是要尝试一↓吧,怎么了,是不敢打这个电话么?要不我帮你打?”我索* xing *开始激他。
  张一顺果然中计了,他浓眉一挑,“有什么不敢的,大不了就是烂命一条,这就打给你kan。”
  呵呵,我心里暗自发笑,还烂命一条,有* na *么严重啊,kan着张一顺的表情,还真的是刘胡兰赴战场,kan起*| lai |*英勇不可挡啊。
  他踌躇了半天,终究还是拨通了全莉的电话,没有想到,才一拨通,他没听几句,就kan到他握着电话在发呆。
  “怎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全莉骂你了?”我kan着张一顺有些木然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张一顺仿佛才惊醒过*| lai |*,他急切的kan着我,“好像chu *什么事情了,我就kan到全莉惊叫了一↓,然后电话就被切断了,不行,我要赶jin 过去她店里kankan,我先走了。”
  我连忙拉住他的胳膊,“你不要这么冒冒失失的,刚才电话* na *边是不是声音很吵?是不是有很多人的声音?”要根据我的推测,一遍美容院如果chu *现这种状况* na *一定是遇到麻烦事了,张一顺一个人去顶个屁用啊。
  张一顺听了我的话,连忙点了点头,果然不chu *我所料,我赶jin 拨打了丁亮的电话。
  “喂,我啊,你帮我个忙,我有个朋友遇到麻烦事了,你赶jin 派人过去照kan一↓。我们这也就过去,di 址是在……”我说完这些,丁亮记↓*| lai |*了,然后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 lai |*。
  所谓兄di 就是这样的,不管你什么时候遇到苦难,他都会shen chu *援助之手,先不问缘由,帮了忙再说。这也是一种信任,兄di 之间的信任感,所以我这个时候是比较感动的。
  “走吧,现在我们赶jin 过去。”我朝着还在发呆的张一顺丢了一句,然后赶jin 往外走去。
  正好到门口就有个的士车经过,我们上了车,招呼司机赶jin 开往我们指定的di 方。
  “你这小子,kan不chu **| lai |*还有两↓子啊,要换做是我,早懵了。说了,刚才* na *样的状况即使我去了也帮不了忙啊,只会添乱。”张一顺笑着kan着我说。
  我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你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啊,不过就是不知道我们现在过去还*| lai |*不*| lai |*得及,你再打个电话给全莉试试。”
  “恩,好的,”张一顺打开电话又再次拨打了全莉的号码,可是电话音提示是关机。“不好,肯定是chu *大事了,师傅,麻烦你再快点,车钱加倍。”我kan着张一顺担心的表情,赶jin 催促司机快点开。
  这个师傅是个年轻的光头小伙子,要是平时我才不坐这种人的车,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不是我以貌取人,而是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开车第一不怎么安全,他们都喜欢刺激,一个不小心把命送掉了都有可能。
  再者,他们更喜欢宰人,我发现一般都是年轻的司机宰人比较凶狠,反倒是年老点的还比较的厚道,虽然宰人吧,但也是小宰,没有年轻司机* na *么张扬。他们可能是仗着自己年轻,反正别人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滴,所以死劲的做坏。
  一听说我给双倍车钱,这个年轻的师傅就有chong *劲了,* na *车开的跟飞着似的,张一顺一时没有坐稳,他整个身子都朝我歪斜过*| lai |*,就直直的靠在了我身上。
  我刚刚如果不是hands(*yong * shou *)挡住了,估计这个时候就跟张一顺这小子亲密接吻了。天,所以说年轻的司机靠不住嘛,又再一次的证明了这个真谛。
  “师傅,师傅,你稍微慢一点,我担心会chu *事故……”张一顺苦笑着赶jin 叫司机开慢点。
  没有想到* na *师傅转过头*| lai |*,还是一ting *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他嘴一咧,一口的White(颜色bai )牙,“您就放心坐我这车吧,牛皮不是chui 口欠的,我这车可从*| lai |*都没有chu *过事故的。放心吧,一定准时的把你们送到目的di 。”
  说完,又掉过去,车再一次的飞起*| lai |*了。这一次张一顺学聪明了点,他两手使劲的抓住了头上方的扳手,然后两眼jin 闭。这小子估计也有点晕车,kan他拿架势,弄得我不舒服起*| lai |*了。
  本*| lai |*我就有严重的晕车症,加上这司机飞一般的speed(*su du*)但却开得不是很稳,所以我胃里就更难受了,五脏六腑都仿佛揪到了一起,然后整个人都开始难受起*| lai |*。
  “师傅,师……傅,* na *个我想吐了,你这里有袋子么。”我忍不住有些难堪起*| lai |*,一个大男人提chu *这种要求*| lai |*,的确是有些不是个zi wei 啊,可叫我怎么办呢,总比吐在人家车上要好的多吧。
  “坚持二分钟,马上就到了,坚持住啊。”说着这些话,这个师傅可是头都没有回的,继续开着车,然后车的speed(*su du*)比刚才就更快了。我们几乎都kan不到两旁的倒退物是什么,甚至连现在是White(颜色bai )天black(hei )夜都分不清了,只kan到一团团的雾。
  坚持,坚持,我在肚子里默念着倒计时,撑住,撑住,这个胃也真的是不争气啊,一股作呕的感觉一直往上冒,我咽了几口酸shui *,胃里的不舒服感觉就更甚了,而且还伴随着头痛的症状。
  在我所有的晕车生涯里,估计这一次是最严重的了,因为再这个晕车的过程中,我还得时刻警惕着被甩chu *车窗外的可能* xing *,而且随时会撞上某种不知名物体的可能* xing *。
  因为我说要呕吐,司机索* xing *就打开了我坐着车门的车窗,让我chui 口欠chui 口欠冷风清醒一↓,我虽然是感激司机的用心良苦,可这样做了,我发现自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也*不准自己到底撑了几分钟,反正最后车停的时候,我机会是用推的把车门给打开了。然后急忙chong *↓车,跑到路边开始狂吐起*| lai |*。
  在我做这一切动作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店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都一起kan向我这边*| lai |*。因为我是很用心的在呕吐着,直到把胃里的东西吐得一gan 二净,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站直身*| lai |*。
  我本*| lai |*是预备要付年轻师傅的车钱的,虽然感激他让我能这么快的到达目的di ,但毕竟我也吐了一di ,两不相欠了。所以感激免了,但车钱还是要付的。
  事情的发展总是chu *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就在我准备付车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事实不是我没有带钱包,而是包括张一顺和司机在内合计大概有二十多双眼睛正齐刷刷的kan向我。
  其实我长得也不是多么的帅气,虽然有些阳光俊朗,但也不会* na *么容易就xi 口及引住* na *么多人的目光,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究其缘由,是因为我刚才的动作,呕吐,因为这一经典动作,我估计已经chu *名了。
  其实晕车纯属正常现象,晕车会呕吐也是正常的反应,但为何他们这么大的惊讶呢。原因还在我,我刚才只顾着呕吐,然后没有注意到自己发chu *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我有个习惯,就是在呕吐的时候必须大声,而且是七八山河的。
  因为这一习惯,我被所有人注视了,最丢脸的是,所有人现在还kan着我,目不转睛的。我kan过去,他们居然都么有一点的收敛,还直刷刷的kan着我这边。
  “* na *个,你们该gan 嘛gan 嘛去,不要kan着我,我脸上没flower (hua )。”我打哈哈的说,然后推了张一顺一把,“你盯着我kangan 嘛,你应该去找你的小莉莉啊,kankan她怎么样了。”
  张一顺这才惊醒过*| lai |*,然后赶jin 往前chong *去,他一↓就chong *到了店里。这个快速的动作倒是把一部分的目光都xi 口及引过去了,我暗自喘了一口气,然后在口袋里掏chu *了两张Red(* hong *)票塞给了司机。
  “师傅,只有这么多了,全给你了,够么?”我估*着应该也够了,刚才只不过十*| lai |*分钟的路程,给两张Red(* hong *)票应该是够付两倍车钱了。
  年轻司机kan着手里的Red(* hong *)票票,突然jin 张兮兮的靠过*| lai |*,在我耳边悄声说,“先生,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门口的* na *些都是black(hei )社会*| lai |*的,能不惹就快点走啊,要不我免费搭乘你回去?”
  这个师傅还真的是hot(英文:hot,中文:re )心啊,kan到我刚才说全部钱都给他了,还想到要送我回去。不仅如此,还善意的提醒我这些人事不好惹的,chong *着这一点,我以后都不嫌弃年轻的司机了,谁说年轻司机不得力,我kan这个人就蛮得力的嘛。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对了,我也给你提个醒啊。以后就是有人chu *三倍车钱,你也不要这么开车了,这可是玩命的做法啊,这么年轻,为这点钱不值得,懂么?”我这可也是良药苦口啊,不知道他听不听得jin *去。
  么有想到年轻司机居然笑了,然后kan着我点了点头,“小心点啊,要不要我帮你们报警?我kan你* na *朋友估计要有麻烦了。”
  我往张一顺方向kan了一眼,只见两个black(hei )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估计是他想jin *去,人家不让吧。我微微一笑,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状况,然后跟司机说了声拜拜,就朝着张一顺的方向kan过去。
  等我一转身,司机就钻jin *了的士车里,然后马不停蹄的开走了,他可是抱着少一事算一事的心态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