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6章 余情未了
  “放心吧,你绝对可以接受,而且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办到。”杨倩笑的更诡异了。
  丫的,不会是想我自宫了当tj吧,她跟我假分手最不放心的就是我去找别的女人,如果是这样,我可是死都不从的。
  “其实很简单,你不用* na *么jin 张,你能答应我分手之后三个月内都不准碰别的女人么?”杨倩突然说。
  “啊?什么意思?我都跟你分手了,你还管我这么多做什么?”我没好气的说。
  我这么说的时候,二股东也是kan的一脸的糊涂,他kankan杨倩又kankan我,然后突然说,“倩倩,你是不是对他余情未了,这个小子是靠不住的,你听叔叔的,以后肯定给你找个更好的男人啊。”
  “停,我当然有理由了,我不希望kan到才跟自己分手的男人马上就上了别的女人的床,这样我会觉得很没有面子,你们明White(颜色bai )么?”杨倩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一摆,很gan 脆的说。
  丫的,存心的,绝对是存心的,她知道我没有女人会死的,以前住在一起块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女人的Yearn(*ke wang*)有多深。还有她们每晚* na *么不眠不休的折腾我不就是为了这个么,现在居然要禁止我三个月不跟女人上床,这是什么道理。
  我当然不能答应了,准备呆会si 禾厶↓里就打电话问问她到底☆ɡao 扌高☆什么鬼,为什么在二股东面前说这番话,她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啊。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是必须解决的,二股东好像是认同了杨倩的解释,所以一个劲的盯着我kan,希望从我脸上或者口里知道答案。
  “这个,我不能保证,再说了,我即使保证了,可万一我实在控制不住违背诺言了,你又不知道,* na *这个答应也没什么意义嘛。你又不会时时刻刻的跟着我不是?”我情急之↓使chu *了这招坦White(颜色bai )计。
  有的时候,必须以退为jin *,先站在对方的角度为对方考虑问题,这样他们才会觉得你特别的真诚,从而放松了对你的警惕之心。这个时候你再重拳chu *击,绝对会一击即中。
  杨倩没有* na *么好蒙,她哈哈一笑,“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虽然是我说的分手,不过你背叛我在先,我咽不↓这口气,所以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会派si 禾厶家侦探二十四小时跟踪你,直到三个月后,你没有违背诺言,我们的关系才真正结束了,你kan如何?”
  草,我差点骂了一句脏话,这姑nai (*&女乃*&)nai (*&女乃*&)到底是☆ɡao 扌高☆什么名堂啊,我真是服了她了,这样的鬼名堂都想得chu **| lai |*。只是这一次我又该说什么*| lai |*挽回这个局面呢,kan*| lai |*这才是她内心里真正的想法啊。
  她跟我假分手最放心不↓的就是我会去找别的女人,所以在这个时候,故意在二股东面前说chu *了这个要求。这样就证明了即使分手后她真的派si 禾厶家侦探跟踪我,或者是她本人跟踪我,二股东也不会疑心她对我旧情难忘,只会觉得是她在对付我而已。
  这一招也不能说不* gao *啊,杨倩到底是做过领导的人,整人的法子是一chu *接一chu *的。只是我也不笨啊,她既然打算要算计我了,我也不能老是被她给算计到不是。
  所以我立马想chu *了一个方法,“要不这样,我即使跟女人上床* na *也是暗di 里的事,你不是为了自己面子上不受伤嘛,我gan 脆一年不正式跟女人交往,不确定正式女朋友,这样你不就有面子了么?”
  我这一招叫狡兔有三窟,虽然杨倩是限制了我不可以跟女人有亲密关系,但她的理由是因为她面子上过不去。即便是如此,我就不光明正大交女朋友,可以si 禾厶↓里跟女人见面总可以吧。
  所以我这么说了,杨倩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chu *。不过我也不是真的故意要跟她唱反调的,只是这个我唯一的嗜好就是有点近女色,如果连这点乐趣都没有了,人活着还有什么希望呢。
  杨倩既然不理解我,支持我,只有自己想办法为自己争取了。“你这是狡辩,既然让我知道了就不行,不准,”杨倩大声呵斥我。
  我悠哉游哉的,反正你现在跟我吵架越凶越好,就担心你不跟我吵呢。有二股东在这里kan着,我就省的两回跑了。
  果然二股东突然哈哈一笑,“倩倩,其实秦天穷说的也有道理,你都跟人家分手了,就不要去管* na *么多。即使他跟十个八个女人上床你也不用理会,反正你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不是么?”
  二股东不知道是试探还是别有目的的说这句话,不过我怎么kan都像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如果杨倩因为二股东这句话而禁不住激动的把所有事情都全盘托chu *了,我的计划就泡汤了。
  想到这里,我赶忙拦在杨倩前头说,“有什么时候以后再说吧,说不定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呢,今天我有事情,先走了。”说完我就急匆匆的往外走。
  其实我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只是这杨倩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如果我再继续呆↓去,不chu *一分钟,她对着我绝对要发飙了。而一旦她发飙,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估计所有真话都会从她嘴里一字不漏的说了chu **| lai |*。
  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啊,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我这么往外走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撇到了杨倩不甘心的样子,还有二股东凶狠的表情。估计我伤了她baby(bao bei )女儿的心,他是连杀了我的心都有了吧。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还真不知道呆会会发生一场惊天动di 的变化,对方果然找了很多人*| lai |*对付我呢。
  chu *了龙华集团,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一顺。我就奇了怪了,刚才龙华里面发生这么大的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都没有见他小子chu **| lai |*,怎么这回倒是急匆匆的从外面jin **| lai |*了。
  不过我想也知道他肯定是在全莉* na *边了,这不才赶回*| lai |*么,所以不是从里面chu **| lai |*,而是从外面回*| lai |*了。
  “喂,你这人咋滴了,不长眼啊,走路都不kan路?”张一顺边念叨着边kan向我,“秦天穷?你咋*| lai |*了?”
  我在他额头上狠狠的敲了一记,“我怎么*| lai |*了?我都快要走了,不是*| lai |*了。你这会功夫去哪了?不担心二股东记你的大过啊?”
  “切,他哪有* na *心思理会我啊,他现在恨不得整颗心都扑到杨倩身上去,砸了,说溜嘴了,对不住啊,”张一顺顺口说了chu **| lai |*,然后突然捂住嘴kan向我。
  “怎么了?”我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其实我已经差不多知道答案了,不就是二股东* na *老小子对杨倩呵护有加嘛,还能有别的消息么。
  “我真不是故意打击你的,不过整个公司上↓都传遍了,说杨倩跟二股东,* na *个,你知道吧,不用我再说chu **| lai |*了”张一顺神神叨叨的说,他还生怕旁边有人听到,到处扫视着可疑人物。
  我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得了,你也不用替我遮掩什么了,你知道我为何*| lai |*你们公司么?”我故意装作很深沉的样子。
  张一顺大眼一瞪,“咋了?敢情你早知道了?所以专门*| lai |*找二股东茬?让我kankan,你是打赢了还是输了,没挂彩吧?”说着还在我周身转*| lai |*转去,想kankan我是否有伤痕。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为一个女人打架至于么?我这可不是跟人打架*| lai |*的啊。实话跟你说吧,我跟杨倩分手了。”
  “啊,你老小子是不是撒谎*| lai |*着,你们这么要好,怎么说分就分啊,是杨倩先不要你的吧,她真kan上二股东了?”张一顺突然义愤填膺的说,“就知道现在女人都靠不住,当然除了我的小莉莉了,她是最爱我的。”
  “德行,少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了,”我故意调笑他,“前阵子,是谁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说你的小莉莉背叛了你,有了别的男人,* na *人还是开宝马的,这人是谁呢,怎么我就想不起*| lai |*了呢?”
  “讨厌,你就会调侃我,对了,你跟杨倩分手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啊?还是你演戏太*真了,我kan不chu **| lai |*啊。”张一顺被我调侃了,心里不乐意,所以找抽呢。
  我不理他,抬头kan了kan天,这天色不早了,感觉上就快↓雨了嘛。
  “咋了?哭了咋的?你不要这样嘛,即使跟女人分手也用不着哭啊,不就是分个手嘛…”
  “得,我还有事要办,不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好了,我先走了啊。”我chong *张一顺丢完这几句话,就迈开步走了。
  “什么嘛,说都没有说完就走人,太不尊重人了,喂,有事情跟你说呢。”张一顺见我离开,他急忙喊道。
  我脚步一顿,这小子有事情说就说嘛,还要分几段*| lai |*说不成。索* xing *掉过身子*| lai |*,kan着他,“说吧,你不急我都快急死了。”
  “不就是全莉嘛,她说想我过去她店里帮忙,说是她姐也就是琴姐打算跟祁大哥去重度蜜月了,所以店里的所有事情都交给她*| lai |*搭理,她也是一时忙不过*| lai |*,就打算让我辞掉这里的工作去帮她。”张一顺语气有些迷茫。
  “哦,* na *是好事啊,妇唱夫随,你可是从古至今第一人啊,为了自己老婆做chu *点牺牲是伟大的奉献精神。怎么了,你有些不愿意啊,”kan到张一顺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禁不住问。
  “是有些不想去啊,毕竟龙华集团才是我事业的起点,我可是很hot(英文:hot,中文:re )爱这份工作的,当年我爸说要安排我去市政府当公务员我都没同意呢。哎,你说我要放弃这份工作么?为了爱情舍弃自己的事业?”张一顺凑过*| lai |*有些心烦意乱的说。
  kan着眼前这张放大了的脸,我有些纠结了,一边是自己的gan sister(* mei mei *),一边又是自己的好朋友,帮哪个都有点不是个味道啊。再说了,这男人要是没有了事业还谈什么结婚讨老婆生孩子呢。
  张一顺这小子是爱死了全莉,他一旦放弃了这边的事业全力以赴的去帮助全莉,虽然爱情上得到了yuan *满的结局,但他的事业心估计也就所剩无几了。毕竟一个男人面对一个提不起兴趣的共走,又谈何***呢。
  我其实是有些想劝解张一顺不要去的,但这种话不是木奉(bang)打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差不多嘛,所以也不适合说chu **| lai |*。正所谓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觉得张一顺如果想爱情事业双*** feng ***收,* na *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