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5章 了结(到此)
  “什么?你要五成?五成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么?你只不过就牵个线,就想收五成的利润,你小子未免也太black(hei )了点吧,我考虑kankan。”于小军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吧,好吧,五成就五成,只是你记住了,如果事情败露了,你不要说chu *我的名字*| lai |*。否则,一分钱都没有你的份,还有,这次龙华工程标价的上限是每平米2万元,记住了?”老小子终于透露他的老底了。
  这可是一个天大秘密,谁人说天↓没有White(颜色bai )吃的午餐,或者天上没有掉馅饼的时候,这↓,我是真的捡到个馅饼了。
  这个馅饼还是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乎的,不仅hot(英文:hot,中文:re )而且pen( 口贲)鼻的香,所以我必须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把这个捡到的hot(英文:hot,中文:re )腾腾的馅饼赶jin 给二股东送上去。不知道他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我心里禁不住暗笑。
  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的命运也就此决定了,绝对是卷铺盖走人的↓场。二股东的* xing *格我太了解了,对于他不能利用的人才反倒是chu *卖了他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估计以后没有哪家公司敢用于小军了。
  其实我本与他无冤无仇的,只是有些讨厌这个势力小人,我有必要为了这个去得罪一个人,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对我*| lai |*说有什么好处呢。
  心思一转,我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个馅饼呈上去了,或许还有别的用处。可就在这个时候,厕所间的小门打开了,然后是于小军呆呆的站在门口的坎上kan着我,他惊呆了。
  我也有些惊讶他这么快就chu **| lai |*了,早知道就避开点,也省的大家kan着彼此这么尴尬不是。不过刚才想事情太入神了,以致于没有发现他有要chu **| lai |*的迹象,现在也整好把事情做一个了结了,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很惊讶吧,这样天大的秘密给我听到了,于总监,现在有什么想法对我说么?”我不咸不淡的说道,想kankan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的反应如何再↓决定。
  于小军惊慌的神情全映入我的眼帘,可他还是死鸭子嘴*ying *,“你听到什么了?我刚才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你不要胡乱栽赃人。”
  “栽赃?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本*| lai |*想帮你一把的,没有想到你这么不识相,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给你留什么颜面了,不如我们一起去于董事长跟前说个明White(颜色bai )?”我试探的问。
  开玩笑,我手里要是么有确凿的证据,我会这么淡定的跟你说话么。果真是做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的料,也只能一辈子做人家的↓属了,就这么点见识。
  “* na *个,你有什么证据说话?我什么都不会承认的,反正都是你污蔑我。”于小军嘴真的是ting *犟的。
  “……这次龙华工程标价的上限是每平米2万元,记住了?”刚刚在我耳边说过的话此时又在现场回dang 着,我拿chu *手机,打开了录音的模式,然后这一段话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重复了chu **| lai |*。
  “你,你居然耍诈?”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这↓慌了,他指着我面色惨White(颜色bai )如死灰。
  kan着于小军惊慌失措的表情,我哈哈大笑起*| lai |*,“都说了我是想帮你一把的,可是你不领情啊,* na *么,我们到于董事长跟前说话去吧,kan他是听我的,还是支持你啊。”
  我作势要走,在快要经过于小军身边时,果然,他禁不住赶忙拉住了我的胳膊,然后低↓了头,“秦总监,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的仇怨,这次你能放我一马么,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
  “放你一马?你说我凭什么放弃这个难得的向你的上司领赏的机会而帮助一个刚刚还奚落了我一翻的敌人呢?”我故意倾过身去,在他耳边说了这几句话。
  于小军一听,觉得希望落空了,他立马往自己脸上pa 口拍pa 口拍就是几耳光,然后低着头说,“都是我不好,我不对,在这里向您赔不是了,以后您有什么吩咐,我万死不辞,只要您这次大人有大量放过我……”
  得,我要的就是这种结果,没有想到不费chui 口欠灰之力轻而易举的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真是没有想到我和杨倩事先计划的这次吵架分手还有这等意外的收获,这次的事件就相当于给我们这边拉*| lai |*了一个有力的帮手。
  有了于小军在二股东身边做卧底,以后不愁拿不到最新的信息,打击报复二股东的计划也就更轻而易举了。
  所以这里可以套用一句话,从小到大,升旗时注意力不是在国旗上,而是kankan国歌奏完时,国旗是不是正好停在杆顶。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通过威胁于小军*| lai |*达到让他效忠于我的目的。
  只要我手里牢牢的握住了他的这个罪证,还担心他不会听我的话么,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于小军的肩膀,“大家都是兄di 了,就不用说这等客套话了,以后兄di 有事,说话就是了,你说对么?”
  我这个话的意思很明显了,除非是他故意装傻听不懂,可于小军毕竟是做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chu *身的,这样的意思岂会kan不chu **| lai |*。他欣喜若狂的叫了我一声,“秦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哥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噗哧,我差点没笑chu *声*| lai |*,kan着眼前都快要秃顶的中年男人,即使年龄跟我相仿,可怎么kan他都要大我一轮啊。叫我秦哥,说实话我还真不习惯,不过,这句哥可是身份的象征,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的。
  所以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没有任何拒绝的接受了,“* na *就这样了,今天的事情就当从*| lai |*没有发生过,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只是有一条,你能做到么?”我kan着于小军认真的说。
  “是什么,您说话。”于小军倒也是gan 脆,立马就回答我道。
  “以后不要让于董事长知道我跟你的关系,省的给你招*| lai |*麻烦,”我故意叹息了一口气,“刚才你也kan到了,他不是很喜欢我,甚至有点讨厌我,所以如果他知道了你跟我和好的事情,估计也会对你有kan法,你说是么?”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听了我的话,想了想,然后重重点了点头,“放心吧,秦哥,我一定不会让他怀疑你的,谢谢你的提醒了,你真是我的好大哥。”
  小嘴蛮甜的,一口一个哥,叫的我的通体舒畅,哈哈。“* na *就这样了,我也不能在这里呆太久了,于董事长和杨倩还在外面等我呢。”我说完chong *于小军打了个招呼,就要chu *去。
  他突然斜跨一大步,又拦在了我的前头,“* na *个,你……”他嗫嚅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清楚。
  “什么?你还有事情么?”我有些不耐的说,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了,一大男人,说话跟小鸡似的,听都听不清楚。
  “* na *个,你手机里的录音……”他的眼睛kan向我的手机,此时我已经把录音给关了。呵呵,这老小子敢情是担心我把录音泄漏chu *去,他的↓场会很惨。是啊,差点把这茬给忘记了,不过这个录音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删掉,以后还有用呢。
  想到这里,我故意安慰他道,“你放心吧,这个东西可是促成了我们的兄di 情义的,我不会随便给人知道的。而且以后我想你了,也可以时不时的拿chu **| lai |*回忆一↓我们认识的经过啊,我会保存好的。”
  说完这句话,我kan着于小军的脸色大变,仿佛还能听到他在肚子里骂我的声音:太卑鄙了,跟我攀兄认di ,还不是为了控制我利用我。
  没错,我就是要利用于小军跟他上司的关系,只要牢牢的控制住了他,还愁他以后不会给我办事么。所以这个录音我是怎么都不会删了,呵呵,任凭他在肚子里骂我千百遍,又有何用呢。
  我笑着把手搭在了于小军的肩膀上,“于老di ,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以后我们就是好兄di 了,谁都不能chu *卖谁,有事情也要记得帮忙哦。”
  “嗯,我知道了,秦大哥,有什么事情你只管吩咐就是。”于小军见我已经决定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就着我的话往↓说,并向我保证道。
  “不错,这才是好兄di ,以后就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了,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先走了。”我又重重的拍了拍于小军的肩膀,意料之中的他被我的大力拍的齿牙咧嘴的。
  我暗笑,这丫的肩膀估计都见Red(* hong *)了,我刚才是用了十分的力气了,目的就是不甘心这么快就放过他,即使精神折磨不成功,**也要微微的折磨他一↓。
  不过他也只敢怒不敢声了,所以我哈哈一笑,然后昂首ting *xiong 的走chu *去。kan到我chu **| lai |*,杨倩两眼一亮,只有于董事长没好气的kan着我说,“怎么去个洗手间也这么久,不知道倩倩等你很着急么?”
  哟,这是在责怪我么,偏生的我是吃ruan (车欠)不吃*ying *了,本*| lai |*还想因为自己离开这么久让她们等我有些不好意思,想说声sorry的,kan*| lai |*现在不用说了,而且我这心里还有微微的不shuang XX大XX。
  “真是不好意思啊,这肚子和###都不是我能控制的,它想在* na *里蹲多久也不是我能阻止的,你说是不是?还有这东西啊,要不拉gan 净了,估计呆会还得跑一趟,何必这么麻烦呢,既然都jin *去了,肯定是一次拉个gan 净了,你说是不是?”
  我这一番话说完,还是chong *着于董事长说的,估计他是气晕了,kan着他Red(* hong *)了又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了又Red(* hong *)的脸就知道了。反倒是杨倩一脸没事人似的,笑眯眯的kan着这一切。
  “分手吧,我刚才已经想好了,你欠我的三十万元我可以不问你要,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杨倩突然笑的特别的阴险,她kan着我。
  人家说女生都有两个胃,一个装三餐,一个用*| lai |*装甜品。我现在感觉杨倩肯定有两颗心,一颗心用*| lai |*爱我疼我,另外一颗自然是涌*| lai |*欺骗我,算计我。
  此时我也说不chu **| lai |*杨倩到底有什么意图,她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她既然开了口,我也不能不顺着她的话往↓说。毕竟二股东现在可是虎视眈眈的kan着这一切发生,一个不慎,他就能知道是我骗了他啊。
  所以我想了想,“你说吧,究竟是什么要求,kan是不是我能接受的程度。”我有些小心翼翼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