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4章 不允许你吃亏
  这丫的不会是抽风了吧,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啊,我在这里多演一会戏增加二股东的信任不是很好么。不过kan着杨倩真的哭chu **| lai |*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些心疼了,可不能再呆↓去了,不得lang费她好多眼泪呢。
  这女人是shui *做的,这句话说的真没错,所以我不能让杨倩这个shui *灵灵的姑娘为了我流太多眼泪了。因为二股东在面前,所以我也不好问杨倩现在为何这么难过,因此,我只有当机立断的离开是最明智的举动了。
  只是我要想走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毕竟二股东可能心里还有些疑惑,“杨总监,你是真的决定跟秦天穷分手了么?”
  二股东不会是不放心我跟杨倩真分手,所以想确定一↓吧,我翻着White(颜色bai )眼,没人kan见的时候。杨倩想了一↓,然后kan了我一眼,刚好kan到我翻White(颜色bai )眼的动作,她差点没笑chu **| lai |*。
  然后强忍着笑意,她故作伤心又愤怒的表情狠狠的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了我一眼,立马说,“分手,我们之间完了,完了。”
  “哦,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小于,”二股东说着又kan了身边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一眼,“你回去做事情吧,这里不需要你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要踏chu *演艺圈了,所以有些恋恋不舍的kan了我们一眼,最后还是无奈的走了。
  “倩倩,我一直拿你当女儿kan待,所以不允许你吃一点亏。既然今天你决定跟这小子分手了,以后就不要住在他* na *里了,这不太合适,你说是么?”二股东有些语重心长的kan着杨倩说,这份关心倒是发自内心肺腑的,我心想。
  “我肯定是要搬家的,只是现在一时没有找到合适住的di 方,所以……”杨倩有些无奈的说。
  “这样吧,你搬*| lai |*我家住吧,我家里只有一个侄子在,他一个月也难得回*| lai |*一次,基本上我们家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打扫做饭的佣人,你kan怎么样?”二股东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跟杨倩说。
  “这……”杨倩心里肯定是不愿意住到二股东家里去的,毕竟她可是一直对二股东不怎么有好感,再加上我的关系,不厌恶他就算不错了。而且她还担心二股东会对她有企图,就更加不可能去他家了。
  只是二股东的迫切心情我是kan在眼里的,说不定这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有利机会呢。
  所以我心念一转,马上对着杨倩说,“是啊,既然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也没必要住在我家不走了,兴许我找了新女朋友了也不方便呢。而且我也不想被人说我占你便宜什么的。”
  “你,你够种再说一遍?”杨倩居然chong *我大喊大叫起*| lai |*,我心里一怔,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只是做戏啊,演戏你懂不,我使劲的朝她眨眼睛,她也不知道听明White(颜色bai )了没有。
  “倩倩,你kan这男人都这么说了,你还留恋什么,这样的男人迟早是忘恩负义的,你现在反省了还*| lai |*得急。”二股东真的是用心良苦,就恨不得挑拨了我跟杨倩的关系。
  杨倩刚开始是怒斥了我一顿,而后不知道是不是领会到了我猛眨眼睛的动作,所以低着头在沉思着。二股东kan杨倩一直不吭气,心里更急了,就担心他baby(bao bei )女儿会反悔又不肯跟我分手,所以他必定要↓一剂猛药了。
  “秦天穷,你是不是因为有了新欢所以才要抛弃倩倩的,按你刚才的意思可是迫不及待的想她赶jin 搬chu *去,好给你的新欢腾chu *di 方*| lai |*,是这个意思不?”二股东面带微笑的kan着我。
  得,连虚伪都懒得装了,以前叫我秦老di ,这回兴奋过了头,居然叫起我的名字*| lai |*了。不得不说杨倩还真是他的ruan (车欠)肋啊,这人嘛,年纪大了,就难免会怀念家和亲人在一起的感觉,所以这个时候的他应该是比较想跟杨倩在一起吧。
  我也就顺势就着他的话往↓说了,正愁找不到机会让他相信我呢,这回倒是他自动给我铺好了路放好凳子我只要往* shang * mian *一坐就大功告成了。
  想了想,我故意面带愠色的说,“你不要血口pen( 口贲)人,我刚不是这个意思,再说了,我跟杨倩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别的女人啊,你说是不是,杨倩?”
  我这么说其实就是要杨倩指chu *我话里的谎言,只要她说了我在跟她交往的时间里也有过别的女人,* na *我就是不打自招了。这样我和杨倩的矛盾才会升级,才会让二股东更加相信我跟杨倩其实一早就开始不合了。
  但杨倩似乎并不卖我的帐,她有些不情愿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了头,kan不chu *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二股东更急了,他也迫切的想知道杨倩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这个事情还是早点了结的好,免得夜长梦多啊。
  只是这个杨倩也真是奇怪,偏生的到了节骨眼的时候老是掉链子,已经不止一次有这种状况了。之前我们都说的好好的,一起设计演这chu *戏让二股东相信我们是真的分手,然后我们就可以实现计划了。
  可这样的状况是谁都没有想到啊,现在二股东就在眼前,如果我们不努力一把让他相信我们是真的分手的,* na *么后期的计划又如何开展呢。真是急死人了,我其实比二股东都还着急,这个杨倩啊,真的是让我又爱又恨。
  “杨倩,你是不是因为跟我分手有些舍不得?其实我们也交往不短时间了,彼此也没有什么新鲜感了,你前阵不是还说我们之间没有***了么,正好啊,我去寻我的新欢,你去找你的***,我们两不相欠了,你就说句话吧。”我故意激杨倩。
  就知道这丫的禁不住我激的,她这* xing *子只要用激的,即使是假的也能*她说chu *真话*| lai |*。不过现在激她也是唯一最好的办法了,只有让她失去理智了,她才会对我的话产生强大的抵触心理,这样我的计划才能实施↓去。
  果然,杨倩听我这么说马上抬起头*| lai |*,很气愤的瞪了我一眼,接着我的话说,“好啊,两不相欠是吧,我可记得有人曾经跟我姐姐杨微借过三十万元钱,什么时候还呢?还清了才算真的两不相欠,明White(颜色bai )么?”
  我一顿,不会吧,这陈年老账陈芝麻烂绿豆的事情都给她捣鼓chu **| lai |*了,果然女人是不能惹的,这要是惹了不能惹的女人就是一种罪过,是给自己找罪受。
  可是现实的情况是我确实曾经跟杨微借了三十万,也是为了替小漫付她di di 张小lang的医药费啊。说到底,小漫也是杨倩的姐姐,杨微也是她姐姐,这其实等于是她们自家人挪用自家人的钱,关我bird(niao )事啊。
  但这些情况我能摆到台面上明说么,且不说杨小漫给我生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奇骏,旦就我和她现在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清的关系,我就不能说这个话。所以我语穷了,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跟杨倩继续瞎掰↓去的理由。
  “* na *个,倩倩,你kan这样,秦天穷欠你的三十万块钱我们也不要了,就当是分手费了。我只希望以后他都不要*| lai |*纠缠你就好了,这钱叔叔帮他给你了,呆会我就开张支票给你。”二股东kan我们两人僵持不↓,他可急坏了,所以匆忙想了这个办法。
  “* na *可不行,于董事长,这钱是秦天穷欠我的,跟您可没有关系。您就不用趟这趟浑shui *了,”杨倩说完又挑衅似的kan着我。
  我简直快被她给气死了,这都什么女人啊,人家都说了White(颜色bai )给我们钱,她居然都往外塞。再说了,这二股东的钱是随便能要的到的么,要不是kan在杨倩的面上,这个九牛不拔一mao *的(jia huo )肯chu *这么一大笔钱啊。
  真是煮熟的鸭子都给杨倩给赶跑了,我这个气啊,由于气不打一处*| lai |*,所以就噎到了,被这股子气给噎的说不chu *话*| lai |*。杨倩这会更得意了,她kan着我咳个不停,反倒得意的笑了。
  “* na *个,我去一↓洗手间,”说完,我连忙朝着洗手间奔去。余↓二人你瞪我我瞪你不知道现在何种状况。
  到了洗手间,我打开shui *龙头,捧起一把冷shui *就往脸上泼去,一股子凉意顺着我的脸颊往↓延shen 到了心口上。这个时候头脑也清醒多了,刚才被杨倩一糊弄,差点就要奔溃了。
  其实这个钱是我欠杨微的,虽然杨倩是她sister(* mei mei *)没错,但我还是杨微的…呃,朋友呢,所以怎么说这个钱也不应该由杨倩*| lai |*讨还啊。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动,决定chu *去跟他们说个明White(颜色bai )。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洗手间里传*| lai |*说话的声音,本*| lai |*我是没有这个闲心去偷听人家说话的。可这丫的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刚才离开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于小军在说话?
  这个机会不能放过了,通常*| lai |*说躲在洗手间里说的话就一定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说不定还是什么隐秘的si 禾厶事。所以我赶忙蹑手蹑脚的朝着声源处走去,然后在一个门口处停住了。
  “我说你这个事到底靠不靠谱,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探到这个消息的,可不要给我黄了啊。”于小军的声音悉悉索索的传了过*| lai |*。
  不知道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在跟谁打电话,这么小声的,不过洗手间太封闭了,所以再小声我也听的很清楚了。什么消息,要费他九牛二虎之力呢,一定不是好事,只可惜这丫的没有说清楚。
  我心里有点急了,恨不得就chong *jin *去揪chu *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然后问个明White(颜色bai ),只是这样做未免太不厚道了点,而且谁知道他会不会说呢,正如他前面说的,我现在可是站在他di 盘上呢。
  于是我决定还是守株待兔,kan这老小子跟对方正谈的如huo *如荼的,一时半会还不舍得chu **| lai |*。于是我决定还是继续听听他跟对方怎么说,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就想起了张一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策划案被人偷窃,我也不会跟他成为好朋友。
  机缘巧合的,* na *次也是在洗手间不小心听到对方讲电话,也是一个隐秘的阴谋,而今,这次居然也是这样。只是不知道这次是福是祸了,就希望不会因为什么原因而希望落空了。
  “你这小子,这个时候还跟我谈价钱,好了,不要说了,事成之后我给你三成的利润,怎么样?”厕所里面又有声音传*| lai |*,kan*| lai |*是在讨价还价了,估计对方对于于小军开chu *的条件没有满意,所以他才又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