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3章 官大一级压死人
  我在心里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后故意笑眯眯的说,“我道是谁这么见义勇为英雄救美好打抱不平呢,原*| lai |*是小于啊,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叫你帮我buy(中文:gou mai)早餐的事情么,我以前可是很照顾你的,你怎么胳膊肘朝外拐呢。”
  “你,你什么意思?”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kan我连带笑容,即使心里有气,也不好往外发。
  我这么一说,围观的人马上把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眼光都集中注视在我们两身上了。这丫的,本*| lai |*在公司肯定是不可一世,没少欺凌人,所以他这回吃瘪了,很多人都抱着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心态兴* gao *采烈的kan着。
  我故意慢条斯理的把外套穿上,然后说,“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就算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我只给它丢一根骨头吃,它也知道谁才是主人。可有些人,偏偏就不懂得知恩图报,还暗di 里背着自己主人gan 偷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勾当,真是可耻至极。”
  其实我这么言辞犀利的说一个人还是头一遭,而且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跟我的冤仇倒也不是很深,但他不该在这个时候站chu **| lai |*为杨倩打抱不平啊。只有把他骂的越凶,才能体现chu *我跟杨倩之间的矛盾有多深,所以委屈他了。
  “秦天穷,你,你不要太放肆了,这里可是龙华集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见我不buy(中文:gou mai)他帐,索* xing *就拿职位身份*| lai |*压人。
  谁怕谁啊,我又不是龙华集团的职员,就算是于景田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也这么说。
  “怎么了,你难道很有身份,说*| lai |*听听,kankan我走之后你长jin *了多少,还是又攀上* gao *枝了。”我挠挠耳朵,故意装作很重视他接↓*| lai |*要说的话的样子。
  “秦天穷,你可知道现在是于董事长掌权了,我是他的特别助理,也是这里的行政总监。就是杨倩,她kan到我都要让我三分面子,你算什么东西?”
  “哦,我忘了,应该叫您于总监了,你kan我这记* xing *,你都做总监了,我居然还称呼你小于,太不尊重你了是不?”我很重视的眼光kan着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
  “这还差不多,kan在以前同事一场的份上,以后遇到难事了,就*| lai |*找我吧,我心情好就会搭理你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kan我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心情大好的开始卖弄起*| lai |*。
  “哦对了,于总监真是个东西,往往说别人不是个东西的东西都是个好东西。于总监,你说对么?”我快速的闪到他身边,然后在他耳朵边上大声的说了这句话。
  这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哪是一般人可以做chu **| lai |*的,所以在我做chu *这一连窜动作后,我已经回归原di 了,仿佛我从*| lai |*没有到他身边去说话一般。
  “你,你,秦天穷,你,你马上给我滚chu *去。”瞧瞧,刚刚还说有什么事情就*| lai |*找他,一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kan这个东西可真是变幻无穷啊。
  “哟,于总监,你现在就要我走啊,刚刚说什么*| lai |*着,以后有事情可以*| lai |*找你吧,可以么?”我故意笑的跟flower (hua )一样。
  “呵呵,你kan这个人,总算是吃一回瘪了,以前我倒也不喜欢秦天穷的,可今天怎么kan他都觉得特别帅气啊,你们说呢?”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这人太顺眼了,姓于的终于也吃瘪了,真shuang XX大XX,哈哈。”围观的人可真的是有hot(英文:hot,中文:re )闹White(颜色bai )kan,还外加议论纷纷,不过这些议论都是很小声的,只有我这样耳力惊人的才能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你们kan什么kan,还不回去上班去,小心我扣你们奖金”这话说的,太公报si 禾厶仇了吧。刚刚是谁带头在这里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kan的正起劲呢,这回自己吃瘪了,也把怨气fa xie 在↓属身上。
  就是这样一种人,志小才疏的,只能靠阿谀拍马混个一官半职,完了还要作死的压迫自己的↓属,让她们也跟自己一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跟着这样的一个领导做事情,不要说一天,换做我就是一个小时也呆不↓去了。所以我很佩服这些一听到扣奖金就一哄而散匆匆离去的同事们,曾经的,他们的忍辱负重的精神实在是值得我深深的学习。
  我朝他们离去的背影默默的鞠了一个躬,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kan我这样做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懒得理我了。因为这个时候一个更* gao *级的人物chu *场了,二股东什么时候*| lai |*的,他悄无声息的站在我们的Behind(shen hou),也不知道他站了有多久了,听到有多少了。
  “于董事长,您什么时候*| lai |*的?真不好意思,都没有kan见您。”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立马跑过去献殷勤。
  这公司是人家的,你管人家什么时候*| lai |*的,是担心自己的丑态被你的领头上司kan光光吧,我有些鄙视的kan了他的方向一眼。算了,没什么好聊的了,还是走人吧。
  不过我知道自己没* na *么容易就踏chu *龙华集团的大门的,这个二股东绝对会趁机找我的茬。而且他突然chu *现在这里,一定是为了我和杨倩刚才吵架的事情而*| lai |*的。
  果然,我刚要迈过去他身边的时候,二股东的手一shen ,拦在了我面前。虽然只是fei *胖的一只胳膊,我并不kan在眼里,可我得装啊,装的越气愤越好。
  “于董事长,你什么意思?难道这里还不让人chu *去了?”我故意很大声的说话,以示我内心的不满。
  “呵呵,不是这个意思,秦老di 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是不是从龙华chu *去后就一直没有碰到好的学些环境啊,你kan说话都没有一点礼貌了。”二股东故意打哈哈,还顺带的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苦我一↓。
  我是什么人啊,你这点小伎俩能入我的眼么,我也淡定的一笑,“这可不是在外面学习的,就是跟您认识以后才有的态度。没办法,对什么人就要说什么话,否则在这里怎么生活的↓去呢,于董事长,你说是不是啊?”
  “你,”二股东表情有些微愠,旁边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瞪了我一眼,然后笑眯眯的说,“于董事长,你别跟这样人计较,气坏了自己body(* shen | ti *)不值得,把他赶chu *去得了。”
  “气,我为什么要气啊,再说了,他现在是爱情工作都没着落,我是为他难过而已,哈哈。”二股东总算是想到了反击我的办法了,所以故意笑的很大声。
  旁边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连忙也附和的发chu *轰天的大小声,我耳膜都快被这两人给震聋了,真是的。这丫的凑在一起,就是祸国殃民的主啊。
  “* na *个,我好像是没有了工作也丢了爱情,可这跟你们二人有什么关系呢?至于笑的这么快要断气得样子么?”我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参合了一句,实在是kan不↓去了,这两幅嘴脸怎么kan怎么都觉得厌恶至极。
  话说,这世上有一路一河一桥,一条路,叫黄泉,布满哀伤。一条河,名忘川,流溢凄凉。一座奈何,承载忘川。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这样的路啊桥啊河啊存在世上,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有吧。
  此时此刻,我倒是希望这个奈何桥能把这俩小子都带走,让他们从此以后都不要chu *现我面前才好。毕竟这个年头谁都没有少gan * na *缺心眼的事情,但像他们这么令人讨厌的人,还真的不是时常会遇到的。
  “秦老di ,你就不要*ying *撑了,男人到了你这份上,估计也就到头了。你说一个人一生中能有什么啊,不外乎就是家庭和事业,你也老大不小了,爱情事业可都一事无成啊,不是做老哥的说你,你也太……不中用了。”
  草,这丫的说话真是狠毒,我有他们说的这么离谱么,谁说我没有家庭,小漫和奇骏不算么。我就快要去南珠开创一番我自己的事业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而这些事情我也懒得跟一个不相gan 的人说,突然我记起了自己今天的目的。
  “于董事长,碰到你就正好了,杨倩是你公司的职员吧,你帮我劝劝她,既然我和她缘分已经尽了,就请她* gao *抬贵手,放过我一马吧。”我故意跟二股东说的是愁眉苦脸的。
  “啥,你跟杨总监分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小于,你怎么没跟我说过啊?”二股东装腔作势的跟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询问,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明显的一愣,一时没有反映过*| lai |*。
  不过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毕竟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他估计刚在琢磨自己不是才跟上司说过这个事情么,怎么一↓就忘记了还怪自己没有及时汇报呢。但现在恍然大悟了,知道这是领头上司又有新的主意了,所以也连忙迎合的撞着惭愧得样子。
  “于董事长,对不起,我刚正要去跟你汇报呢,没有想到您及时赶*| lai |*了,他们在这里吵吵嚷嚷的,让大家都无心工作,我正准备斥责一番然后赶走这个不属于我们公司的人呢。”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很尽责的说。
  我嗤之以鼻,呸,还赶我走,刚是谁↓注*| lai |*着,可是kan的津津有味啊。“* na *个,于总监,如果我没忘了,您刚才可是就我跟杨倩是否会分手的事情↓注五千块buy(中文:gou mai)我们会分手的哦?”
  kan着我凑过去笑盈盈的面孔,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显得理屈词穷的,他抬头气愤的盯了我一眼,然后又迅速的扫了二股东一眼,就重重的低↓了头。
  这厢我刚把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得说不chu *话*| lai |*,杨倩这当口就chu **| lai |*了,“你还在这里gan 什么,快点滚!”她说话的语气倒是十足的泼妇,一脸被人抛弃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实在演的chu *色啊。
  我心里暗暗叫绝,她的表情和语气相结合,绝对是十分的完美了。
  “杨总监,怎么说他也是龙华前任总监,我们要客气的请人家走,怎么能态度这么恶劣呢,你说是不是,秦老di ?”二股东kan了一眼杨倩,他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估计他这会是乐不可滋了,kan到我跟杨倩闹成今天这个样子,他是觉得心情最shuang XX大XX的一个了。本*| lai |*他一直就kan不惯杨倩跟我一起,所以想尽办法的想拆散我们,可是一直不成功,现在我们自动的分开了,他能不* gao *兴么。
  我kan了一眼杨倩,心想这丫的演戏实在非常的*真了,“滚?你让我滚?你就这么绝情啊,本*| lai |*我还想着即使做不成还可以做朋友呢,现在kan*| lai |*是我痴人做梦了。”我有些悻悻然的说。
  “的确是你痴人说梦,你觉得我还会跟你这样人做朋友么?省的脏了我的眼,你快chu *去,快走,你快走啊,我不想kan见你。”杨倩突然大声哭起*| lai |*,而且语气也很ji c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