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2章 暴脾气得忍
  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杨倩一眼,外面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人是一**的袭*| lai |*,门口都快挤满了,我就奇怪了:这些个人难道就不用上班,不怕上司责罚么,二股东人呢,怎么这个时候都没有chu *现?
  我心里这么百回千转着,这脑子里的主意可也没停↓,我是不可能真的↓跪的。男人的膝盖只能跪天di 和父母,没听说过还跪自己老婆的,更何况杨倩现在还不是我的老婆呢。
  不过我的膝盖还真的就快要弯↓去了,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我* tui *ruan (车欠)了,然后不小心的倾倒↓去。身子一侧居然就刚刚好的摔倒在旁边的沙发上。
  这是什么状况?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人都是大眼瞪小眼,☆ɡao 扌高☆不清状况,而* na *些本*| lai |*都↓了重注的人也都shen 长了脖子急切的关注着接↓*| lai |*的情势发展。
  杨倩被我吓了一大跳,她忘记了继续伪装,然后突然急切的扑到我身上,“秦,你不要吓我,秦?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啊,怎么说倒↓就倒↓了……”
  这丫的,这chu *戏好不容易演到这份上了,就被她一句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称呼和一个亲切的动作给chu *卖了。* na *些buy(中文:gou mai)了我们和好如初的人都露chu *了会心的微笑,kan到我们两个此时纠缠在一起的身躯,任谁都不会说我们还会闹分手吧。
  所以我心里这个苦啊,别提多苦了,都怪这个杨倩,临场应变能力咋就不能强一点。其实杨倩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总监,她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一个女人能坐到这个位置,绝不完全都是凭了家人的照顾,自己有本事才是真的。
  但可能只要遇到跟我有关的事情,她就乱了分寸,就好比刚才我假意的晕倒,然后很作假的居然还晕倒在了沙发上,她就在我身前* na *么专注的凝视我,居然都没有kan到这一幕。
  不得不说我的演技也真的有点以假乱真了点,还有就是这丫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怀疑过我的作假。幸好刚才二股东不在现场,否则这chu *戏就被这个老狐狸给试穿了。
  我暗自xi 口及了一口气,然后睁开半个眼睛,kan着杨倩,她被我吓了一跳,想窜开去,我赶jin 握住了她的手,然后深情款款的说,“倩倩,我心脏一直不好,不呢个受刺激,你kan,刚才就是你刺激到我了,所以才复发的。”
  “你心脏不好?我怎么……”杨倩刚要质疑我的话,我赶jin 拿手捂住了她的小嘴,这一幕kan在外面的人群眼里不禁又是一阵喧哗,这样亲密的动作不就预示了我们即将要和好的消息*| lai |*临了么,所以外面一大半buy(中文:gou mai)了我和杨倩和好如初的人能不兴奋么。
  不过兴奋是他们的,也是表面的,我此时脑子里快速的转着,想着怎么样才能挽回这个已经快要失去控制的局面。
  “倩倩,你呆会不要说话,只管往我脸上甩耳光子就成了,知道了么?”我更故意很小声的跟杨倩说话,然后还是倾身过去在她耳边贴耳说chu **| lai |*的。
  “什么?”杨倩侧过脸想问清楚我说什么意思。然后我顺势的在她侧过*| lai |*的脸上亲了一口,当然不只是在脸上亲吻了,而是重重的狠狠的吻在了嘴上。
  这丫的,估计是有###症,我这样痛↓了杀手她居然闭着眼睛有些陶醉的呆着不动。
  “快打我耳光……”我见她还是呆立不动,索* xing *两个手往她xiong 部上*上去,这个时候她知道害羞了,而且女人* na *个di 方被碰触了特有的反应,她居然直接的gan 脆利落的给我一记狠狠的耳光。
  “pa 口拍”多响脆的一声啊,估计这声音在每个在场人的心里都深深的生根发芽了,* na *些buy(中文:gou mai)注赌我们在一起的人这个时候心都揪在了一起,事局明显的发生了急剧的突变了。
  “这算怎么回事?这两人不会是玩家家酒吧,一↓** fu ***一↓打耳光的,让人kan的*不着头脑啊。”
  “是啊,这回真是↓错了赌注了,早知道去buy(中文:gou mai)**彩说不定希望还大些,这样模棱两可的结局谁能猜到啊。”
  “我也算是真的有点后悔了,算了,就当自己让贼偷了钱包了,回去上班去咯。”
  “别走啊,还有好戏在后头呢,真走了?不kan拉到,我们继续kan。”
  熙熙攘攘的人流散的散,走的走,留的留,最终还是有一部分人在现场等着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其实只要是有人在的di 方,就一定少不了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所以我和杨倩等于是把现场的气氛一直保留在活跃的di 方。
  女人的安全感是听到男人说:你是我最后的一个女人。所以很多女人因为这一句话跟男人纠缠了一辈子,但很多男人就不愿意即使只是甜言蜜语的哄骗一↓女人。
  我跟杨倩的交往过程其实一点都不lang漫,我们的相识可以说是从一个很痛苦的记忆开始的。我不想去回忆* na *个在警局呆过的black(hei )夜,差点被人打爆了头的经历。
  就这个耳光,杨倩本*| lai |*是不想打我的,因为我的举动使她反she * xing *的打了我,而因为她反she * xing *的这个动作及她脸上狰狞的表情让我突然感触:她还是她,* na *个在酒吧飞扬跋扈,阴狠毒辣的女人。
  也因为这个耳光突然让我想起了有些本*| lai |*就快要忘记了记忆,于是现场的气氛冷到了零点。觉得自己此时已经不只是在演戏了,因为我的眼光里清楚的倒映除了杨倩的身影。
  我的心里是冰冷的,冷到了极致,这种氛围是再好的戏子也无法诠释的chu **| lai |*的。因为杨倩的这一个耳光,我的表情也*真的让外面所有的人都相信了。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好,你有种,*| lai |*,打得不过瘾是不是,这边,这边给你打,”我把另外一边左脸也shen 过去让杨倩打。
  杨倩一↓懵了,她有些慌,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
  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谁管你是不是故意啊,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可以功成身退了。这个huo *爆脾气,我要是不走的快点,估计这边脸颊真要挨一巴掌了。等会回去还让小漫赶jin 拿冰块给我敷敷,估计这脸都要Red(* hong *)一片了。
  这女人打人也真是狠啊,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在惩罚非礼她的人呢,知道的人也只会觉得意外了。我本*| lai |*就是一个自由惯了的人,所以这个时候即使是演戏,但从心里底还是觉得杨倩这样* xing *格的人不太适合跟我在一起。
  “打都打了还有什么故意不故意的,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你这一巴掌甩chu *去,我们的情分也算是尽了。”我故意大声吼着杨倩。
  这一次可是折了老本了,不仅差点↓跪还被杨倩狠狠甩了一巴掌,如果这chu *戏还不演成功的话,估计我得亏死了。kan着杨倩急的直哭的表情,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丫的就是沉不住气啊。
  “你哭哭哭,哭个屁啊,是你打了我,你是大小姐,我侍候不惯你,而且我们两本*| lai |*就不是一路人。你开你的宝马,我坐我的公交,从此以后井shui *不犯河shui *,两不相欠了。”
  说完这些话,我chong *杨倩挤了挤眉头,因为是我是背着外面围观的人站立的,所以我的这些个小动作只有杨倩kan得到,外面的人哪里能晓得。
  杨倩见我chong *她调皮的眨眼扬眉,本*| lai |*还悬着的心也落di 了,她明White(颜色bai )了我是在演戏,所以也放开心*| lai |*。
  “我是打了你,可刚才也道过歉了,谁让你,你一上*| lai |*就……”杨倩开始抽噎。
  “我怎么了你了,之前可不是你*ying *要拉着我一起说要到我* na *里去么,我都*| lai |*求你了,就碰了一↓你,怎么滴,我们不是情侣关系么,怎么碰一↓都不行?”我言辞犀利,开玩笑,要比演戏我绝对比* na *个刘什么强得多。
  “你,你欺负人,我,我……”这丫的,怎么说*| lai |*说去就只会这几句,就不能说点别的么。kan杨倩以前ting *能吵架的啊,原*| lai |*只是一个纸老虎啊。
  “你什么你,我爸妈都没舍得打我一↓,你凭什么甩我耳光子,你这是在打我爸MD脸面,你知道不,像你这样的女人,还想jin *我家门,门都没有。”我装作气急败坏的样子说。
  杨倩还真是有点诧异了一↓,要不说我这演技shui *灵灵的呢。不过她立马也就醒悟过*| lai |*了,明White(颜色bai )我们现在都是在演戏。这丫的定力也够深,否则遇到我这样的顶级* gao *手,一般人还不七荤八素的。
  “你,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要是个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我都已经说跟你分手了,你还追过*| lai |*gan 嘛。而且我根本从始至终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你。”杨倩指着我鼻子怒声呵斥。
  nnd,这丫的玩笑开大了,说这话的时候我kan着她表情居然是面不改色,我现在发现自己最大的一个特长在哪里了。我的特长之一是光自己会演戏会投入还不够,而且要能感染自己的对手也投入演戏才是真的本事。
  我做到了,你kan杨倩从刚开始的忸怩不安,而且频频chu *状况到现在的理直气壮,气拔山河,这可都是我感染的啊。
  虽然她的话让我的心脏小小的跳动了一↓,因为她的表情实在太*真了,让我忍不住的开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了。我觉得杨倩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其实真的是这么想的啊,要不然怎么能说chu *这么斩钉截铁的话*| lai |*呢。
  “我为什么追过*| lai |*求你,你以为我真的是爱你,舍不得你么?你也太* gao *估你自己了,如果不是念在往(曰)ri 的情分觉得不能这么一拍两散,担心你想不开寻短见我何苦这么眼巴巴的赶过*| lai |*,你,你真的是lang费我的口shui *。”我气急了。
  其实我真的是完全投入jin *去了,所以气的手都开始发抖,然后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就往外走。这个时候我倒是有点忘记自己是在演戏了,所以往外走的时候连kan杨倩一眼都没有。
  围观的人群这个时候是把门开始围的shui *泄不通了,我几乎kan不到门口在哪里。
  “* na *个,小秦,你不用这么绝情吧,你kan杨总监都哭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我没好气的抬头一kan,不是* na *个二股东身边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还有谁。
  小秦?我什么时候给他这权利了,他也只不过跟我一般年纪,而且我在公司的时候职位* na *可是在他之上。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算你走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运,攀上了二股东这个烂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