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章 大姑娘坐轿头一回
  大概是揍累了,我也累了的时候,都停了,然后警察这个时候jin **| lai |*了,其中一个人就说我犯了戒条,又抽烟又赌博,于是警察就把我一个人带走了,我纳闷,说我抽烟可以,但赌博也是一个人能做的事么?为嘛只抓我一个?
  不容我作哪怕小小的拒绝和抗议,砰的一声,大门一关,我被关jin *了单独的牢房,black(hei )漆漆的,没灯,没shui *,我渴啊,饿啊,都没人理,身上到处都痛,连关节也痛,站不起*| lai |*,爬不动,jin **| lai |*什么姿势,天亮时,有人*| lai |*探我,还是什么姿势。
  “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不是说不用重刑么?”迷糊中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记住了,这个也不是我们兄di ↓的手,是black(hei )哥* na *帮人动的。”另一个唯唯诺诺的声音。
  “记住了,不要再用刑了,刚杨小姐过*| lai |*打过招呼了!”
  “好的。”交谈声渐渐远去,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起*| lai |*。
  不知过了几天几夜,我都是昏睡着,一直发着* gao *烧,期间有几批人*| lai |*探过我,有熟悉的声音,只是我昏睡的厉害,只模糊kan得到人影,好像有女人在里面,我的小漫,一定想死我了吧,让她担心了。
  然后等我再次醒*| lai |*的时候,是在一个明亮温馨的病房里,还是单人房,我生病住院还从*| lai |*没住过单人房,这可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活动了↓筋骨,只感觉body(* quan | shen *)使不上劲。
  监狱真不是人呆的di 。↓辈子都不要再jin *监狱了。
  检查了周身上↓没啥大mao *病后,我开始猜想自己的处境,既然已经从监狱chu **| lai |*了,* na *就表示一切都雨过天晴了,只是不知道为何jin *了监狱,又莫名其妙的除了监狱。
  “你醒了?”我转头一kan,一个靓丽的身影袅袅婷婷的站在门口对着我笑。是杨微!
  这个女人与我渊源真是不浅啊,搁哪哪都能kan到她,不过,她还真是我的福星,每次都是我遇到困难时shen chu *援助之手,我觉得这次能chu *狱应该是她得功劳。
  “心里有很多疑团吧?你现在body(* shen | ti *)还弱,等恢复些,chu *院后自然有人告诉你。”杨微难得的跟我这么温* rou *的说话。
  我有点受宠若惊,躺在她面前,浑身都不自在起*| lai |*。
  大概是kanchu *了我的异样,她微微一笑,然后站起身*| lai |*:“我给你请了特别护理,你这次因公chu *事,公司会赔偿你一切损失的。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杨微又kan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我沉默了大概五分钟,思绪一片混乱,脑海里都是模糊的场景,也想不到什么具体的东西。突然想到张小漫这么多天不见我,肯定担心我了,我到处找自己的衣服,发现衣服都不见了,身上穿得时病服,我的手机和钱包呢?
  我打开床头的柜子,还好,手机和一些物件都在,赶忙拿起手机一kan,关机了?难道没电了,我郁闷的不行。正好这个时候一个护士jin **| lai |*,我向她借了手机,赶jin 拨回家去。
  才嘟了一↓,就被接通了,张小漫听到我的声音突然呜呜哭起*| lai |*。
  我慌神了,都说女人是shui *做的,真没错。
  “你这个没良心的,到哪去了,这么多天也没个音信,你不知道人家会担心你啊,打你手机也不接,最后还关机,你到底怎么回事嘛,呜呜呜呜。”张小漫边哭边骂,边骂边哭,我招架不住,只好任由她哭个够骂个够,等气平顺些了,才说了自己这些天的事情。
  张小漫马上就不骂我了,还直嚷嚷要*| lai |*医院找我。我更慌神了,赶jin 编了个谎话,说这里是公司给安排的病房,家属都不得探病,我这是属于公司内部机密。张小漫也不知是太天真还是太爱我,总之相信了,不再吵着要见我。
  张小lang接过电话,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叫我秦哥哥,让我好好保重body(* shen | ti *),chu *院了陪我玩。
  哎,这个时候真是意识到亲人的重要* xing *,有人嘘寒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感觉真好。难道,我潜意识中已经把张小漫和她di di 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了?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差不多恢复后,公司派人过*| lai |*帮我办理了chu *院手续。这期间,杨微再没过*| lai |*kan过我,也没见到公司任何一个熟人,只是我一个人住在病房里,无聊了就找张小漫打情骂俏,手机后*| lai |*充了电,发现陌生女人也给我*| lai |*了好几条信息。
  “你最近还好么?都没有与你联系了!”
  “你怎么了?有事么?在忙啊?”
  “怎么不回我信息啊?是不是讨厌跟我聊天了?”
  “你到底怎么了?”
  我也回过去了:“发生了点事情,对不起,没有及时回你信息。”
  “是si 禾厶事还是公事啊?严重么?”
  “都有,现在没事了,都过去了,不用担心。你最近还好么?”
  “我不好,本*| lai |** na *个讨厌的男↓属就快走人了,现在反而升迁了,并且还……算了,不说了,越说越烦,越是讨厌一个人,怎么就越是摆tuo *不了呢?”
  “魔由心生,你可以试着不去在意这个人,或许就不会* na *么多烦恼了!”
  “或许吧!”
  女人的心眼还真小,跟男↓属怎么就这么过意不去呢?杨倩对于我大概也是这种心理吧,曾经得罪过一次,就被判终身监禁了。
  chu *院后,我没有马上回公司,公司允许我先自行回家休息一天。我提前给张小漫打了电话,她大概放↓电话就去菜市场给我buy(中文:gou mai)骨头炖汤了。想想,都觉得很美。哈哈。
  哎,事情总是chu *乎我的意料。到家门口的时候,意外kan到了我最不想kan到的人。黄并强?他在这里gan 什么?小漫似乎情绪有点激动,还哭了。
  我赶jin chong *过去,保护自己女人要jin 。
  “黄并强,你*| lai |*这里gan 什么?”我怒吼道。小漫kan到我仿若神灵天降,赶忙靠过*| lai |*。
  “哟,我说是谁这么大胆呢,原*| lai |*是小秦啊,几(曰)ri 不见,你这脾气倒是见涨啊。”黄并强没被我吓到,反而嘲笑我。
  我真huo *大了,在我的di 盘还这么嚣张。不给你点颜色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少废话,你今天*| lai |*到底什么目的?”
  “我想我的小漫啊,知道你们在一起住,就过*| lai |*kankan,小漫,你kan你走的也匆忙,我们都没好好告别,我有多想你,你知道么?”黄并强不去做演员也忒可惜,演* na *个反派角色绝对Red(* hong *)。
  “少在* na *假惺惺了,你肚子里多少坏shui *你自己清楚,这可不是在你公司,识相点快走。”我毫不吝惜的威胁他,也确实是讨厌了这个人到极致。
  “我偏不走,你能奈我何?”黄并强也*ying *气起*| lai |*了。
  真是阎王殿上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gan 脆利落了一个左勾拳算是给了他答复。黄并强整(曰)ri 流连于烟flower (hua )酒巷,身子早被掏空了,我正年轻气盛意气风发的时候,他哪经得住我这一拳,倒在di 上半天怕不起*| lai |*。小漫捂着小嘴惊叫chu *声。
  这等血腥的场面确实不适合女孩子观kan,我推着小漫让她回家做饭等我,她手里还拎着buy(中文:gou mai)好的菜准备做饭的。
  等小漫上去后,我慢慢走到黄并强身边,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到现在都没爬起*| lai |*,我不记得自己↓手有使上十二分的力啊。
  “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我站着居* gao *临↓的kan着pa(足八)在di 上的黄并强。有了君临天↓的感觉。
  “小兔崽子,偷袭……偷袭我。”黄并强索* xing *坐在di 上喃喃自语。
  “偷袭你,别丢人现眼了,我都警告过你了。赶快走吧,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住的这一带,回去晚了,被打劫了可不要赖我。还有,以后不要*| lai |*找小漫麻烦,听到没?”我警告了黄并强,他还在*着他的老脸,没吭声。
  没再理他,我转身jin *屋了。相信经过这一次,黄并强也不敢再冒然找小漫麻烦了。解决一个混蛋,我心里真shuang XX大XX啊,跟七月天吃到冰淇林,shuang XX大XX心透骨。
  “秦哥哥,听姐姐说你刚跟人打架了?是为姐姐打坏人么?你教我几招啊?我也要保护姐姐。”才jin *屋,张小lang就屁颠屁颠的帮我递拖鞋,然后谄mei(女眉)的问道。
  “怎么,你也要学当护flower (hua )使者啊?”我笑着逗他。
  “有了功夫,我才可以保护姐姐不被坏人欺负啊,我是帮秦哥哥照顾姐姐呢。”小(jia huo )反应倒是很快。
  这小子,倒是遗传了小漫的体贴温* rou *,还懂得ci hou人了。呵呵。我*了*他的头,答应以后有空教他一点防身术,他这才心满意足的忙自己的去了。
  jin *到厨房,小漫正围着围裙在忙着做饭,我站在门口端详了一会,她都没发现我,我突然发现女人做饭的样子很专注,很美,让男人贴心的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
  突然情绪使然,我走向前去,从后面环住了张小漫的腰,把她整个人搂在怀里,小漫很乖巧的窝在我怀里,就这样我们静静的相拥着,这种感觉真甜蜜,与***时的感觉是不同的,这种感觉持续的更持久更令人回味。
  我想我是爱上张小漫了,爱上这种腻死人的温* rou *。
  晚上,我们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拥吻,***的ml,* na *么多天不见,突然的**一涌而至,仿佛千军万马,* na *场面可想而知,只是不知道隔壁张小lang听jin *去了多少,不过这些都不在我考虑的范畴了。
  早上jin *到公司,就被通知我的办公桌已经搬到综合部市场主任办公室了,门口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真是怎么kan怎么舒服。
  差不多一个多星期没*| lai |*公司了,变化不大,只是每个同事kan我的眼神都与以往不同,带着点敬畏的色彩在里面。
  一路走过去,同事们都站起*| lai |*跟我打招呼,从以前的“喂”“小秦”到现在称呼我为秦主任,虽然咋一听有点不自在,但听了几遍之后,还真是通体舒畅。
  “秦主任,早!”余静笑呵呵朝我走过*| lai |*。
  我在公司最要好的属他了,所以也不吝啬笑容的跟他打招呼。余静不知道有什么事找我,一直尾随我到办公室。
  我走到办公桌前,发现桌子上放了两杯已经chong *好的咖啡,一杯是加了糖的,一杯没加糖,至于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我和余静亲自品尝鉴定的结果。余静喝的是没加糖的,苦的他连眉mao *都皱在了一起。我不禁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