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251章女人包包里的秘密
  一个女人的包包,装载着一个女人的品味,* xing *情,身价。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了,但我却十分的认同这句话的真谛。其实我很少翻kan女人的包包,但这次也是迫于无奈了。
  趁着小漫去给奇骏办chu *院手续没有回*| lai |*,而谭晓丽又chu *去给雅雅拿吃的,然后两个孩子玩累了躺在病chuang shang 休息的时候。所以说整个病房此刻唯一清醒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所以我起了一个大胆的主意,想尽快的查处谭晓丽的真实身份,她一直以*| lai |*对我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明的态度,我老感觉有些不对劲。她不会是敌方派*| lai |*的卧底吧,目的是对我痛↓杀手?还是她本身就是杀手。
  可能是之前被二股东派*| lai |*的一帮帮的杀手吓怕了,有了杯弓snake(she 虫它)影的心态,我现在kan一些对我有些意见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了。所以才起了要一探谭晓丽的包包的想法。
  其实我这种行为相当于盗窃她人财产了,虽然我没有想要盗窃什么,只不过是查kan↓她是什么人而已。这个想法一旦冒上了心头就怎么都制止不了,我有些激动的慢慢靠近了谭晓丽的包包。
  这个明黄色的真皮包包此刻就昂首ting *xiong 的ting *立在我面前,宛如一个窈窕淑女般令人垂涎三尺。我忍不住了,两手飞快的拉开了拉链,真皮包就是不一样,连拉链也特别的容易拉开,很顺手,果然是好品质。
  包包打开后,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了,一个black(hei )色的钱包,black(hei )色的手机,还有一个笔记本,本子壳子上夹着一支笔。我赶忙拿起了小笔记本,然后快速的打开查kan起*| lai |*。
  这个应该是属于记事本之类的东西,所以只要里面记载了谭晓丽的一些si 禾厶人事情,就不能知道她是什么身份的人了。只是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记载任何的si 禾厶事,反倒是一些(曰)ri 期和犯罪案件,有事发di 点,时间,人物。
  我翻kan了差不多半本,都是密密麻麻的记载了这些东西,从这些文字里我什么信息都kan不到。谭晓丽记载这些犯罪案件gan 什么?之前在列车上她很顺溜的背chu **| lai |*一连窜王小虎的犯案事件,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小本子的记载。
  这么说她也是非常重视这个本子了,连里面的资料都烂记于xiong 了,我发呆了一会,把笔记本放回了她的包包。正准备拉上拉链,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退回原di 。
  突然我kan到包包夹层里有一个*ying **ying *的四方的东西嗑痛了了我的手背,连忙打开夹层一kan:南珠市公安局,谭晓丽?天,不会吧,谭晓丽居然是一名警察,是警察也就算了,现如今女人当警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南珠市?
  没有想到谭晓丽居然是南珠市过*| lai |*的,难怪她对王小虎的情况了如指掌了,小虎跟我说他也是从南珠过*| lai |*的,*| lai |*这里才不到二个月。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为何在列车上她能倒背如流的把小虎的基本情况都说chu **| lai |*了。
  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她此次过*| lai |*应该是专门开kan望雅雅的,只是误打误撞的捉住了王小虎,然后又遇上了我。当然我此刻是绝对不会怀疑她对我图谋不轨或者yu (谷欠)加害与我了。
  我对警察可是相当敬仰的,特别是这样一位如flower (hua )似玉的女警,除了余婷之外,她是第二个我认识的女警了。余婷早被我办了,只是不知道她…….
  我正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便手脚麻利的赶忙把谭晓丽的警察证件放jin *了夹层里,然后拉上了拉链,轻轻一跃就坐到了奇骏的病床边。
  果然是谭晓丽回*| lai |*了,她手里端着二碗hot(英文:hot,中文:re )腾腾的米粥,笑着走了jin **| lai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米粥卖,孩子们刚痊愈不适合吃太油腻的东西,小米粥是最适合不过了。”说着她递给我一碗小米粥,示意我给奇骏吃↓。
  这个时候两个孩子也不约而同的醒过*| lai |*了,大约是闻到了小米粥的香味吧,两个小馋虫。也正好解了我心里的尴尬,毕竟偷kan女人的宝宝是最不道德的。
  只是我没有想到谭晓丽的包包里的东西这么的简单,通常女人不是喜欢放一些名贵的**或者杂志在包包里么?可谭晓丽包里除了钱包手机钥匙就是* na *个笔记本了,哪里能kan到一个**的踪迹?
  我有些疑惑的kan着她White(颜色bai )皙细tender(nen)的侧脸,这么美丽的容颜是靠什么*| lai |*保养的?不会是仙女↓凡吧?我胡思乱想着。
  “想什么呢?奇骏可等着你喂他喝粥哦。”谭晓丽突然朝我抿嘴一笑,然后指着奇骏跟我说。
  汗,狂汗,我居然因为想这个女人的事情而入了迷,差点把喂奇骏喝粥的事情都忘的一gan 二净了。赶忙拿起了汤勺,然后递到了期盼很久的奇骏嘴边,“乖儿子,喝完我们就chu *院了。”
  “爸爸,你刚kan着谭阿姨发呆,是不是被美女迷住了?”奇骏喝完口边的粥,突然皱眉说。
  我差点把眼珠子惊呆了↓*| lai |*,这个小孩子,是谁告诉他这些话的,居然连被美女迷住了这样的话都说chu *口了。“小孩子不懂就不要乱说话,”我没好气的说。
  这厢谭晓丽也慌了神,只见雅雅呼了一声,“姑姑,你烫到雅雅了,好烫啊,”
  “啊,对不起,雅雅,姑姑刚刚没留神,烫到哪里?*| lai |*,姑姑chui 口欠chui 口欠……”没有想到奇骏的话这么的又威力,一↓震倒了一片人。
  “是小lang舅舅说的,男人如果kan一个女人超过三秒钟,就表明他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也就是被这个女人迷住了,不是么?”奇骏有些好奇的kan着我说。
  这个该死的张小lang,早知道就不让他跟奇骏玩了,kan他给小孩子灌输了什么思想,回去一定好好收拾他。只是此刻奇骏还等着我给他回复呢,我该怎么说才不会在小孩子心里留↓不好的印象呢,我又开始苦恼了。
  “奇骏,让谭阿姨*| lai |*告诉你。其实有的时候,大人思考的时候是会盯住某一个di 方发呆的。刚刚爸爸并不是在kan谭阿姨,而是在想问题,所以你就误以为他是在kan我了,明White(颜色bai )了么?”谭晓丽这次没有跟我对着gan 了,反而帮了我个忙。
  “是这样啊?* na *我知道了,以后奇骏思考问题的时候就盯着雅雅,这样一*| lai |*可以kankan雅雅,二*| lai |*还能思考问题,真是* na *个二全什么美……”奇骏有些恍然大悟的说。
  “两全其美,我们班老师才教我们的。”雅雅大声的告诉奇骏,有些自豪的说。
  小孩子就是喜欢卖弄自己的才学,雅雅也不例外,她这么一说,奇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躲到我怀里,只顾吃着粥,不再说话了。我跟谭晓丽对视了一眼,然后忍不住又笑了。
  “说什么呢?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奇骏,我们可以chu *院了。”小漫这个时候推开病房的门jin **| lai |*了。
  谭晓丽见小漫jin **| lai |*,脸色明显的沉了↓*| lai |*,我心里有些疑惑为何她对小漫的态度这样。“小漫阿姨,奇骏↓午就要走了么?”雅雅停止了喝粥的动作,有些难过的抬起头问道。
  “是的,奇骏的body(* shen | ti *)已经差不多好了,医生说可以chu *院了。雅雅是想念奇骏,不舍他走么?”小漫带着笑意的问道。
  雅雅点了点头,然后难过的说,“奇骏走了,就没人陪我玩了,阿姨,你可以让奇骏多陪我一天么?”
  “是啊,妈妈,我不想chu *院了,我要陪雅雅,她一个人太寂寞了。”奇骏也抓着小漫的手恳求的说。
  “呵呵,傻孩子,chu *院手续已经办完了,这个病房待会会住jin **| lai |*别的小孩子,他们可也需要病床*| lai |*休养body(* shen | ti *)的哦。奇骏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了别的小朋友的利益哦,明White(颜色bai )了么?”小漫耐心的开导奇骏说道。
  奇骏有些明White(颜色bai )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笑着对雅雅说,“雅雅,没事的,妈妈说了,有别的小朋友过*| lai |*陪你的,不会寂寞的,你chu *院后记得找我*| lai |*玩啊,我家里的电话已经告诉你了,到时候联系哦。”
  奇骏真是一个小大人了,他居然会安慰比自己还大的姐姐了,果然是男孩子比较有担当,我的儿子也长大了。我心里还是ting ** gao *兴奇骏的这个转变的,男孩子嘛,要早学会独立才是最好的成长方式。
  雅雅也难过的点了点头,她比奇骏大了几岁,当然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我们跟谭晓丽她们告别,然后打包了奇骏的洗漱用具,chu *了院。奇骏把所有的玩具都留↓*| lai |*给了雅雅,这个小女孩子很* gao *兴的收↓了。
  我们一行三人chu *院打了的士车朝家的方向驶去,我本以为这会是我和谭晓丽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不久的将*| lai |*,我们两家之间会有更深的说不清的纠葛。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 na *么的奇怪,越是不去想,就越是浮现在心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
  我跟谭晓丽当然谈不上新欢和旧爱的关系,但心里已经驻扎jin *了这么一个俏丽的人影,确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