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50章 chui 口欠气的魔法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偷东西倒是没有,就是我这胳膊是拜他们所赐。”
  “啊,怎么回事?快说给我听,他们打你了么?”White(颜色bai )云很jin 张的握着我的手,然后还顺带& nie (一种手法)了↓我的胳膊。
  “疼,疼死了。”糟了,被White(颜色bai )云这一& nie (一种手法),估计又chu *血了,这人倒霉起*| lai |*连喝凉shui *都塞牙,说的就是这个理。
  她明明是关心我的伤势,可还是不经意的往我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啊,我忘记了,对不起,对不起,有弄疼啊,我chui 口欠chui 口欠吧。”White(颜色bai )云真是可爱,她居然孩子气的往我伤口上直chui 口欠气。
  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居然都一致的相信,受了伤,只要妈妈回*| lai |*在我们伤口上温* rou *的chui 口欠上几口气,然后就不疼了。虽然这样的疼痛并没有减轻多少,可我们都相信了这个妈妈chui 口欠气的魔法。
  “White(颜色bai )云,你真可爱!”我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chu **| lai |*。White(颜色bai )云怔了一↓,她么有想到我这么直接就说chu *了口,有些不好意思的羞Red(* hong *)了脸。
  “* na *个,* na *个小偷是不是有同伙,他们找你麻烦了么?”White(颜色bai )云就这个问题还是不死心,追问道。
  “其实昨天*| lai |*押送他回警局的便衣就是他的同伙,今天上午有五六个人一起围殴我,不过他们没有什么好结果,全部被我抓起*| lai |*送到警察局去了。”我有些颇为自得的说。
  开玩笑,我一身的功夫可不是White(颜色bai )学的,最起码十*| lai |*个人我还是可以应付的。昨天要不是大意,对方有匕首,我怎么可能挂彩呢。
  “真是惊险,我要是在就好了,就你一个人应付他们这么多人……”White(颜色bai )云急着说。
  “是啊你要是在,就使用美人计,也不用我打的* na *么辛苦了。打架是体力活,你kan我现在吃的有多少就知道了。”我开玩笑道。
  White(颜色bai )云捶了我一拳,“讨厌,就知道消遣人家,对了你说找我什么事情*| lai |*着?”
  “呆会吃完饭,你陪我上趟警局录个口供。* na *群王八羔子居然说我蓄意伤人,不承认他们偷东西。所以你要去做个认证。”我有些气愤的说。
  “* na *行,我收拾一↓,这就去。不能便宜了* na *些坏人,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居然贼喊捉贼。”White(颜色bai )云也感到很气愤,她立刻站起*| lai |*收拾碗筷。
  不一会功夫,我们就收拾好chu *门了,打了辆的士车,直奔公安局。
  丁亮早已经在等候着我们,他一kan到White(颜色bai )云,忽然眼睛一亮,然后朝我抛了几个眼神,示意我跟他到一边去说话。
  我嘱咐White(颜色bai )云站在当di 不要动,然后就跟丁亮到了一个角落里。“你这小子,艳福不浅啊,这样的好事都让你给撞上了,说吧,你是不是蓄意而为的?”
  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你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里吐不chu *象牙*| lai |*,* na *几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崽子在哪里呢,真想再揍他们一顿。”我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手正好yang (羊羊羊)了,拿他们练练拳头也不错。
  “得了,人家已经让你给打的站不起*| lai |*了,这不都投诉你蓄意伤人呢。你要再jin *去揍一顿,估计我这都变成停尸间了。”丁亮说话的语气一点正经都没有。
  我不想再跟这小子废话这么多,“人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指认他们。”
  “现在可不行,余局长在问他们话呢,他们这个团伙可了不得啊,居然还参与了军huo *生意。”丁亮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啊,不会吧,我还以为他们只是小偷小*的,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na *他们都招了么,怎么说的。”我感到惊讶极了,没有想到是这种结局啊。
  丁亮摇了摇头,“没招,目前也没有证据,不过待会chu **| lai |*先认人,把你们的案件先结了,也够他们坐一两年牢的。”
  “嗯,好的,”我也认同的点点头,偷窃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就kan犯人的态度。像他们这样先是犯了偷窃罪,而后又报复袭击我的罪名可是不轻,估计不判个二三年肯定chu *不*| lai |*。
  “幸好有你这件案子拖着,他们被判了刑,我们再慢慢查,他们是走不掉的。呵呵。”丁亮明显的很* gao *兴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 na *个,你喂nai (*&女乃*&)的事情王敏没再说什么了吧?有提到我么?”我突然想起了,笑着说,其实我肚里只要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想笑的。
  丁亮无奈的kan着我,“很好笑么,kan你每次都要提这二个字,你不提会死啊。”男人果真还是顾忌这点的,我就说丁亮居然会心甘情愿的做* na *个喂nai (*&女乃*&)的事情了,原*| lai |*都是被*迫的啊。
  “其实你早说就好了,gan 嘛死撑啊,对了,你不会真的怕了王敏了吧?”我故意激他。
  丁亮听了我的话,居然ting *了ting *xiong ,然后指着自己的脸,“我怕她?她怕我还差不多,我会怕她一个女人么?”
  “哈哈,* na *就不知道了,在家里又没人kan见,你怕她也没关系拉。”我打哈哈道。
  “你……”丁亮正yu (谷欠)于我争辩,这个时候他手↓过*| lai |*附耳跟他说了几句话。“行,你去吧,把犯人带到审讯室。”手↓听了点头走了。
  “他们chu **| lai |*了?问chu *结果*| lai |*了么?”我急着问。这军huo *的生意可大可小的,如果一没弄好,说不定就关系到老百姓的生活了。
  丁亮摇摇头,“他们嘴很*ying *,什么都没有招。得,你和White(颜色bai )云jin *去吧,这回kan你们的了。”丁亮带领着我和White(颜色bai )云朝着审讯室走去,* na *里早已经坐了五六个人,我kan过去,全都是上午袭击我的人。
  只是他们经过在警察局的一翻折腾,全都显得憔悴不堪,kan*| lai |*这警局也不是好呆的啊。kan把一个个枭雄都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我有些叹息的摇着头。
  “你们过去kankan吧,kan是哪个扮的便衣,又是哪个偷的你们的东西。”丁亮跟我们说完,就站到了一边。
  我一眼就kan到了* na *个矮个男,就是他扮成便衣的,化成灰我都认识,所以我马上指向了他。然后White(颜色bai )云仔细kan了一↓,到底女人的眼力没有男人的好,她使劲的kan了好几眼,才kanchu *瘦弱男是* na *个假扮便衣警察的人。
  “就是他,是他扮作便衣把偷我钱的人带走的,我认识他。”White(颜色bai )云指着* na *个瘦弱男说。
  丁亮见我们两人都指的是同一人,于是便请我们先chu *去,然后把瘦弱男带到了另个房间里。
  也不知道他们在折腾什么,我和White(颜色bai )云站在外面等候着,这期间还有美女警察*| lai |*泡茶给我们喝。还别说,这警局里的美女还很是不少,除了余婷就属这个女子最美了吧。
  对眼前的美女说了声谢谢,我接过了茶杯跟White(颜色bai )云一起慢悠悠的等候着丁亮他们chu **| lai |*。
  在我们等候的这段时间里,White(颜色bai )云好奇的问我,“刚才丁警官把你叫过去说什么了,kan你一脸(bie)笑的表情。”
  White(颜色bai )云不提起这个事情还好,一提起*| lai |*我就又想到了丁亮喂nai (*&女乃*&)的表情,便忍不住又想笑。
  “这个,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有时候男人之间也是可以说说体己话的。他只是跟我诉说了↓生活中遇到的麻烦事,呵呵。”还是替丁亮保守秘密比较好,毕竟我们现在可是坐在了人家的di 盘上啊。
  “呵呵,kan你们关系ting *好的,应该是认识很久了吧?”White(颜色bai )云笑着说,她倒是一个识趣的女人,如果换做是杨倩一定问个底朝天不可。她是绝对不会允许我有比跟她还亲密的人存在的,就算这个人是男人也不可以。
  我了解杨倩的脾* xing *,所以很多事情肯定也是三缄其口的,能不说就不要多说话。只是White(颜色bai )云的温* rou *让我放心,如果这件事不是关系到丁亮的声名如果传播chu *去了会受损的话,我也会告诉White(颜色bai )云的。
  “我跟他认识很久了,每次遇到麻烦事他都会帮我忙,所以他是我比较要好的朋友。对了,以后你遇到这类麻烦事,也尽管找他帮忙好了,他见到美女就骨头ruan (车欠)。”我笑着说。
  White(颜色bai )云也被我逗笑了,“这么说,你这位朋友还没有女朋友?”
  “啊,他结婚了,孩子都有几个月了啊。你怎么这么问,难道你kan上人家了?”我还真是有点不是个味道了,身边的女人对别的男人有兴趣,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White(颜色bai )云摇了摇头,“不是的,只是我kan丁警官人这么好,一定有女朋友了,所以好奇问问,这不没事做嘛,总得找点话题*| lai |*聊聊啊。”
  我暗笑,敢情丁亮成了我和White(颜色bai )云之间无聊的时候涌*| lai |*打发时间的调剂品了,不知道他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会不会气的脸色铁青的放警dog(gou = quan )chu **| lai |*咬我们。
  又过了一段时间,丁亮走chu **| lai |*了,“怎么样了,他认了么?”我比较想知道事情的结果。
  “成了,你们在* shang * mian *签个字吧,这个事就完结了。”丁亮办事还真的是神速,一份笔录就chu *现在他手里了。我接过*| lai |*草草的浏览了一遍,多是这个瘦弱男承认的罪状。
  天,居然犯案一百多件啊,我kan到* shang * mian *的数据有些头痛,这个小偷团伙到底坐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残害了多少无辜的平民百姓,他们要有本事,怎么不去偷比尔盖茨的钱啊。
  所以我会恨这些个小偷,有钱人家的钱不去偷,老是对一些老弱病残↓手,他们难道就没有父亲母亲兄di 姐妹么,kan着她们受欺负,他们心里就好受么?
  我真是奇了怪了,中国就普遍的有这种现象,越是有钱人就越有钱,豪华别墅是一栋栋的buy(中文:gou mai)。可* na *些生活在温饱线的没钱人,就越是没钱,整天掐着手指头度(曰)ri ,偏还要受这些个小偷的光顾。
  我在笔录* shang * mian *草草签了字,心情很不shuang XX大XX,White(颜色bai )云也签了字,然后还给了丁亮。
  “怎么了?抓到犯人了还这幅表情,谁欠你钱啊?”从警局chu **| lai |*后我一直摆着一张臭脸,White(颜色bai )云kan到了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是这个原因,你没kan到刚才* na *个小偷犯了多少案件么,中国的法律就是太不健全了,给* na *些个小偷多少漏hole(dong )可钻啊。”我气愤的说,“你kan着吧,不chu *几天说不定他们就又chu **| lai |*作案了,只要有钱,在这里是没有什么buy(中文:gou mai)不到的。”
  “嗯,你说的话我也认同,可中国目前就是这个局面,我们有什么办法呢,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然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最好了。”White(颜色bai )云安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