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9章 哭是最好的fa xie
  等二人一走,White(颜色bai )云狠狠的把门甩上,然后朝我丢了一句,“谢谢你,”接着就跑到里屋关上门,接着我就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
  这些个动作她都是一气呵成完成的,所以我*| lai |*不及阻止她关门或者哭。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我更能深刻的体会到她内心的悲痛,所以我也不会去阻止的。
  女人有的时候是因为男人而活着,因为她们把男人kan作是自己的唯一,孩子虽然是自己怀胎十月的结晶,但相守到老陪伴一生的将会是自己的老公而不是孩子。
  孩子最终会有自己的家庭,长大嫁人生小孩,到老的时候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还会是自己的老婆。所以White(颜色bai )云此刻的伤心是最真切的心里反映,曾经把他当作是天的男人却在已经有孩子了,还半路抛弃了自己,这种心痛该有多深。
  我站在客厅里静静的等候着她哭够了能够chu **| lai |*见我,因为等她fa xie 完了,心情好了,我还要带她去警局备案。
  只是这个等待实在是太漫长了,我站着等的累了,坐着等,坐着等的累了,就躺↓*| lai |*等,最后我终于睡着了。
  大概是感觉肚子饿了然后闻到了阵阵扑鼻的香味,我才悠悠的醒过*| lai |*。由于此刻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所以我一睁开眼就kan到了满桌都是香味四溢的美味佳肴。
  Red(* hong *)的绿的White(颜色bai )的,什么颜色都有,真是*** feng ***富啊,我口shui *都禁不住流↓*| lai |*了。
  “不要流口shui *了,喏,给你筷子,尽情的吃。”White(颜色bai )云端着碟盘子和筷子过*| lai |*,递给我一双,然后笑着说。
  哇,还真的是疗效快啊,果然哭是女人最好的fa xie 物,你kan现在White(颜色bai )云的脸上哪里有刚才哭过的痕迹。kan着她心情不错的份上,所以才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吧。
  “这都是你做的?还是buy(中文:gou mai)*| lai |*加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其实后者只有我这样懒的人才会去做,buy(中文:gou mai)熟食店的食物回*| lai |*加hot(英文:hot,中文:re )或者不加hot(英文:hot,中文:re )直接就jin *了嘴里,这也是最省事又能填饱肚子的一种方式。
  “呵呵,不是我做的,难道是田螺姑娘啊,你就把我当作是田螺姑娘吧。”White(颜色bai )云居然幽默了一把。
  应该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吧,我有些小心翼翼的kan着她,一心期盼她不会重新又想起*| lai |*什么不好的事情,不会在做菜的时候掉眼泪或者放错胡椒粉吧,我暗暗祈祷。
  不过再夹起*| lai |*一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块放jin *嘴里慢慢的咀嚼后,我完全打翻了刚才的想法,真的是太好吃了。一个女人如果上得了床,还↓得了厨,* na *就是极品了,所以我一直不能理解这么好的极品为何暴发户要弃之呢?
  “味道如何?kan你刚才* na *表情还以为我放毒了啊?”White(颜色bai )云取笑我刚才小心翼翼的样子。
  “嘿嘿,放毒倒不至于,就担心你一时心情所致给我放多了胡椒粉或者眼泪什么的。”我这话一说,White(颜色bai )云立马就变脸了,她低↓头好像真有心事一样。
  “可能你觉得我的反映太激烈了吧,刚才他*| lai |*找我,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反映会这么的剧烈。本以为什么都淡忘了,可一kan到他跟* na *个女人大摇大摆的chu *现在我家里,我就控制不住自己……”White(颜色bai )云说着又抽噎起*| lai |*。
  我赶忙揽住了她纤细的肩膀,然后拍了拍,表示我心里都能理解。这个女人身上才遭遇过如此巨大的变故,自然心情一时放不开是理所当然的。
  就怪* na *个暴发户不好,居然还有脸带着小三当而皇之的chu *现在自己老婆面前,该死。我真气自己刚才没有狠狠的暴揍他一顿,也算是为White(颜色bai )云chu *口气都好啊。
  “刚才我真该狠揍* na *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不要伤心了,以后有机会我会给你报这个仇的。”我向White(颜色bai )云保证,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哄她的,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 na *个王八蛋,即使没机会,我也要制造点机会。
  White(颜色bai )云听了我的话,慌忙从我怀里钻chu **| lai |*,“不要惹事了,算了都过去了,而且刚才你已经帮我报了仇了,我chu *了一口气,现在心情很舒服了。真的。”
  “这就舒服了啊?我还嫌不够呢,我心里这口气还没chu *,不行。”我故意这么绷着个脸说。一般*| lai |*说,如果一个人难过的时候kan到有人比他还难过的时候,就一定会关心* na *个比他还难过的人难过些什么事情,可能自己也就没* na *么难过了。
  果然White(颜色bai )云听了我的话,有些不解的问,“你是为什么心里不舒服啊,难道你真的跟* na *个小三有牵扯,气不过人家跟别人跑了啊?”
  什么嘛,我再怎么眼光差就算我眼睛kan不见了也不选* na *种女人吧,我有些气恼White(颜色bai )云的说法。索* xing *低↓头捉住了她的Red(* hong *)唇,辗转反侧的折磨她。
  谁让这个女人乱说话,这样折磨还是轻的,要不是考虑到呆会还有正事要办,此刻就在这里办了她的心都有。
  “唔……”她一把推开我,然后笑着说,“还没吃完饭呢,你急什么?”说着还朝我抛了个mei(女眉)眼。
  这女人,真是标准的美人啊,今口 han 羞带怒的表情都如此的美丽,我沉醉了。只是我突然想起了刚才的事情,决定问清楚她跟* na *个暴发户是否还有往*| lai |*,否则怎么人家都找上门*| lai |*了。
  “我跟* na *个女人可没有任何的瓜葛,* na *样说只是为了气你的暴发户。”我说道。
  “暴发户,我的?你说的是* na *个狼心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肺的男人啊?”White(颜色bai )云一脸的奇怪。
  “不是他还有谁,长得一脸暴发户的样子,真奇怪你当初怎么kan上的他。”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我的女人品味不至于如此的差啊。
  “呵呵”White(颜色bai )云掩着小嘴笑个不停,“你吃醋了?kan你很不* gao *兴的样子啊。”我瞟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是吃醋,谁让你kan上这么个孬种!”
  White(颜色bai )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从里屋拿chu **| lai |*一个相框,“你kankan,认不认识他。”
  哇,标准的俊男嘛,年轻阳光,跟White(颜色bai )云站在一起真是标准的俊男美女,这个俊男是谁啊,怎么kan着有些眼熟呢?我正疑惑着,White(颜色bai )云指了指照片中的俊男说,“就是你说的暴发户,不要这么kan着我,这是他十年以前的照片。”
  汗,狂汗,只隔十年,一个人不会有这么巨大的变化吧,从一个英俊神武的帅哥转变成一个fei *肠辘辘的中年男人,还是品味极差的男人。
  “可是,这转变也太大了……”我还是不可置信中,White(颜色bai )云笑了一↓,“如果你一↓巨富了,估计也跟他差不多。整(曰)ri 里流连在酒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场所,不是吃就是喝,要么按摩桑拿,再怎么正直的人也会变质吧。”
  White(颜色bai )云的口气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其实她这样的例子我也见到过。一对今口 han 辛茹苦互相扶持的夫妻,在一方富裕后,开始* xing *情大变,然后抛妻弃子。
  这样的事实是举不胜举了,只是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边,而且还是这么美丽的女人身上,我就有些吃不消了。不是一般被抛弃的女人都是黄脸婆似的,然后因为操持家务所以面如煤炭什么的么,太不符合逻辑了。
  “这样的男人你早点认清楚也好,对了,他今天找你*| lai |*是为了什么呢?”我忍不住问。
  “他说儿子整天吵着要见我,让我想办法把儿子的念头断了,还说要送儿子去国外念书,读最好的学校。”White(颜色bai )云有些凄苦的语气。
  这倒是好事啊,kan*| lai |*这个暴发户对儿子还是很好的,不算是一个完全的坏人,虽然抛妻了,倒还没有弃子。
  “国内的教育的确是没有国外的好,送他chu *去国外念书是好事。这孩子嘛,刚离开妈妈身边难免会想的,慢慢(曰)ri 子久了就习惯了,你不用太担心了。”kan到White(颜色bai )云又愁眉深锁的样子,我劝解道。
  White(颜色bai )云突然说,“我原本以为他找的女人会比我好比我强,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真担心儿子跟着他会受苦的。”
  “对了你这胳膊是怎么回事?刚jin **| lai |*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了,到底怎么了?”White(颜色bai )云忧心忡忡的kan着我。
  “没什么事情,不过就是蹭破了点皮,是医生包扎技术太菜了,所以kan起*| lai |*像重伤。”我开玩笑的说。
  其实听了White(颜色bai )云的话,我也有这种感觉,本以为她的老公是喜欢上年轻漂亮的,所以才甩掉White(颜色bai )云。可没有想到找了一个比White(颜色bai )云差* na *么多的女人,还是一个爱勾搭的货。否则刚才我不会一挑唆暴发户就相信了,估计是有前科了吧。
  或许在这次事件后,暴发户又会回过头*| lai |*想起White(颜色bai )云的好,只是他到了* na *个时候*| lai |*找White(颜色bai )云,不知道她会不会回心转意呢。
  这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就比如杨倩,她就不知道生气我多少回了,可每次不还是照样的原谅我了,而且感情只会比从前更好。所以我现在不能在White(颜色bai )云面前把暴发户说死了,省的以后她还埋怨我。
  “估计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吧,这男人有的时候犯起糊涂*| lai |*比女人更粗枝大条的。你知道的,有的时候chong *动之↓作chu *了什么事情,说不定过后就后悔了,不是么?”我有意无意的说道。
  “不管他是不是一时被鬼迷了心窍,反正我以后都不想kan到他了,还有啊,只要把儿子抢回*| lai |*,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了。”White(颜色bai )云一副↓定了决心的样子。
  是这样才好啊,一般女人说的话特别是气话是最靠不住的,就比如说她说要减fei *,然后说以后都不吃冰激淋了。可当她kan到了美味的时候,会忍不住大吃特吃,然后说减fei *的事↓次再jin *行。
  杨倩已经就这个减fei *的问题都不知道反悔过多少次了,也就是从她身上我深刻的意识到女人反悔的几率真的是太大了。
  不过White(颜色bai )云既然有这个决心,我也就放心许多了,至少我不用担心在短期内还要为她解决情感问题啊。然后我kan着大家都吃啊喝的差不多了,就跟她说起了一件事。
  “White(颜色bai )云,你还记得昨天的小偷么?* na *个在公交车上想偷你钱包的小偷,还记得么?”我问道。
  White(颜色bai )云大声说,“他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一想起* na *副可恶的嘴脸我就想打他几拳,踢他几脚,怎么了?他又偷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