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8章 被偷的姑娘
  “不过,你还是乖乖的躺在这里什么都不要想,我到* na *里会给你电话,还有你们有喜讯了也要通知我知道啊。”我笑着说。
  “* na *是一定的,不通知秦大哥,我第一个饶不了他。”全莉也笑着跟我说。
  kan到她喜逐颜开的样子,我也放心多了,这个时候丁亮突然给我*| lai |*电话,我跟全莉说了声,有事先走了,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喂,找我什么事情啊,是不是喂nai (*&女乃*&)的事有眉目了?”我故意取笑丁亮。估计他这会已经查到什么了吧,不会跟王敏世界大战爆发吧。
  我有些担心的时候,丁亮却笑着说,“敏敏都跟我说了,我一问,她就招了,说是想我一起跟她kan着宝宝成长的足迹,所以连喂nai (*&女乃*&)也要我一同参与,她说骗我也是为了我好。”
  噗哧,我还真的是没忍住差点笑chu *声*| lai |*,这小妮子也真够能掰的,几(曰)ri 不见长jin *不少啊。还见证宝宝成长的足迹呢,摆明了是带小孩无聊,拉丁亮一起寻开心呢。
  这些话我当然不能跟丁亮说了,这小子一心只听老婆话,我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
  “你不会找我*| lai |*就专门是为了告诉我你想跟你老婆一起见证八宝的成长吧,* na *可太娘们了啊。”我没好气的说。
  “哪里啊,不是刚抓了几个小偷过去备案吗,他们说你故意伤害他们,而且说你没证据证明他们偷东西……”
  “什么没证据,哪里没证据,我昨天都在公交车上抓住她们的同伙了,整个公交车的人都可以作证,还没证据呢。”我有些huo *大的说。
  “兄di ,停,不要激动,我也是把他们的话复述了一遍。虽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吐露真言,可你也知道现在纪委在盯着我们这一块,所以不能用暴力啊,就要麻烦你找chu *昨天的* na *个被偷的姑娘了。”丁亮有些底气不足的说。
  nnd,好不容易见义勇为一次,居然还惹chu *这么多麻烦,就这么几个跳梁小丑也* na *么多事。我有些鄙视丁亮的能力了,这男人整天就光顾着喂nai (*&女乃*&)去了,连正事都不放在心上。
  不过我想了想,也理解了他的苦处,最近是听说市纪委一直盯着犯罪案件,这方面的工作查的特别的严。所以丁亮才这么无措的找到我,不过让White(颜色bai )云chu **| lai |*作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感觉特别的懊huo *。
  “行了,我找人就是了,呆会警察局见。”我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接↓*| lai |*就是找White(颜色bai )云了。
  上午chu **| lai |*的时候她可还在被窝里躺着,也不知道她现在起*| lai |*了没有,不过能这么快的就见到跟自己一夜chan (缠)mian(纟帛)的女人,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
  所以丁亮这小子总算是做了一件对我心意的事情,我拨打了White(颜色bai )云的手机,“喂,秦?”
  “White(颜色bai )云,我有事情找你,你起床了么?”我听着电话里White(颜色bai )云的声音很小,不会是生病了吧,语气很低沉的样子。
  “哦,起床了,我,我现在有点事情,不能跟你多说,晚点我打给你。”White(颜色bai )云匆忙的收了线。我拿着电话怔立了半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White(颜色bai )云* na *边一片安静的氛围,不像是有什么事情在忙的样子啊,难道是她除了什么意外?绑架?勒索?不会是昨天的小偷也跑去找她了吧,想到这里,我有写急了,赶jin 找了辆的士车匆忙的奔向White(颜色bai )云的住处。
  刚才White(颜色bai )云在电话里好像语气比较慌乱,而且仿佛在掩饰什么事情一样,她想瞒着我什么呢?我在的士车上一路都在回想这个问题,心情也比较的烦躁。
  匆忙塞给的士车司机一张Red(* hong *)票说不用走了,然后急忙的奔赴White(颜色bai )云的住处,先是附耳在门上听动静。只是这个门不比医院的病房门,这里的隔音设备太强了,我根本听不到里面有一丝的响声。
  无奈之↓,我只好敲响了White(颜色bai )云家的大门,这个是最原始最直接的jin *入的途径了。在我按响门铃将近一分多钟后,才kan到White(颜色bai )云*| lai |*开门。
  在她打开门的刹* na *,我就惊呆了,White(颜色bai )云此刻的脸上满是泪痕,两眼Red(* hong *)肿,这副样子把我给吓到了。难道是昨晚**于我现在悔不当初所以哭的两眼泪哗哗的?
  不过我走之前她还是笑脸迎人一副被爱情*zi run *了的甜美样子啊,而且还依依不舍的。White(颜色bai )云kan到我也是明显的惊讶了,**嗫嚅了几次,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正当我想问个究竟的时候,里面传chu **| lai |*一个叫声,“开个门怎么* na *么久?”
  “jin **| lai |*吧……”White(颜色bai )云让我先jin *去,我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正在奇怪她房子里怎么会有男人的存在。难道这么快就认识了一个好男人了?可White(颜色bai )云眉目低垂着,一副很伤心难过的样子,我也不好多问。
  jin *去房间里面,我kan到在客厅站着的是一个* gao *大的男人,虽然是有点* gao *大,但却也非常的浮夸。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的body(* quan | shen *)上↓都穿的跟个暴发户似的,不仅如此,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女人也是跟个舞厅女差不多。
  所以这两个人粘在一起,就让我想到了一个最佳组合,嫖客跟***。当我想到了这个好idea的时候,我忍不住笑chu *了声。
  “这位是?”暴发户显然也kan到了我,他有些惊讶的问White(颜色bai )云。
  因为我手臂上绑着一个大绷带,而且body(* quan | shen *)的衣服皱巴巴的,根本kan不chu **| lai |*我穿的是名牌还是di 摊货,即使是名牌kan着也像是di 摊货了。
  所以在我好*| lai |*不及笑完的时候,我kan到暴发户的表情是嫌恶的,仿佛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个di 等生物一样,虽然我不承认自己是。因为在我眼里,我最kan不起的就是他这种人,不过这个暴发户kan着倒是有些面熟。
  “你不用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你走吧。”White(颜色bai )云明显的↓逐客令,而且对这个男人也毫不客气,眼睛里还有很深的憎恶。
  难道是她老公?我有些吃惊的想,White(颜色bai )云这么一个温* rou *似shui *的女人,居然也会动怒了。* na *如果这个男人是她老公,而且还带着这么一个女人chu *现在她家里,她生气就是很正常的了。
  暴发户显然是习惯了White(颜色bai )云的这种态度,丝毫不以为意,还调戏似的跟身边的女人此刻已经窝在他怀里了,调笑道,“梅儿,你说我们是走还是不走呢?”
  “走吧,baby(bao bei ),我是一刻都呆不↓去了,你kan这整个屋子的格调还有品味,我实在是kan不↓去了。真想不通你怎么可以在这里住这么多年,我都替你不值。这样的女人早点休了最好,还站在这里碍眼。”
  这一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真够嚣张的,特别是这个***的嘴巴更是缺德,说的话就跟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肚子里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一样臭不可闻。我悄悄了kan了一眼White(颜色bai )云,她此刻的**jin 咬着,我仿佛kan到了一丝血丝慢慢的溢chu *她的唇边。
  她是真的伤心啊,被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伙同外人一起*| lai |*羞辱,这个对她*| lai |*说绝对是最痛苦的事情。她的双拳jin jin 的握在body(* shen | ti *)两侧,气的浑身都开始发抖。
  我有些kan不↓去了,而且心里也替White(颜色bai )云感到不值,这样的男人真亏的她还能跟他一起生活* na *么多年,人渣,我在心里狠狠的啐了一口。
  这个侍候也想好了一个随时反击的方式,欺负到我女人头上了,这个***是不想活了。
  “哎哟,我道是谁呢,原*| lai |*是梅儿啊,没有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你就重新勾搭上一个有钱人了?”我笑嘻嘻的说,装的还有些愤怒的样子。
  “梅儿?他怎么认识你?你们是什么关系?”果然暴发户上当了,把怀里的女人拉开,然后奇怪的问道。
  * na *个叫梅儿的女人当然是竭力辩White(颜色bai )了,“我不认识他,baby(bao bei ),你别听他瞎说。”
  “哎,哪里是瞎说啊,我还是龙华集团的总监时,你不是天天跟我chu *入* gao *级场所,而且我们,你知道的,我们的韵事可是数不胜数啊。梅儿,你* na *chui 口欠弹可破的肌肤,温* rou *似shui *的** fu ***,还有你”我意有所指的在她body(* quan | shen *)上↓四处kan了一遍,然后故意停↓不说了。
  “你,你污蔑人,你到底是何居心……”叫梅儿的女人指着我大声的责问,不过她话还没有*| lai |*的急说完,事情就有了转变。
  “pa 口拍,”很响亮的一个耳光,这当然不是打在我脸上了,kan着面前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上多了一个很深的五指印,我不禁有些后怕的*了↓自己的脸,這一↓应该是打的很重了吧,应该很疼吧。
  “你这个↓贱女人,以后都不要jin *我家门,滚chu *去!”暴发户还是ting *有魄力的嘛,没有想到翻脸不认人的speed(*su du*)简直比我拉屎还快。
  面前被打的女人刚才嚣张的气焰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一个劲的捂着脸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唧唧的哭个不停。
  哟,还真是可怜啊,我在心里啧啧的称赞道,打的真好,够shuang XX大XX!
  网络流行一句话:有一种感情叫做隐身对其可见,有一种厌恶叫做在线对其隐身;有一种放弃叫做取消对其隐身可见,有一种悲剧是你隐身对其可见的人在线对你隐身……
  现在我是真切的感觉到了,明明是假心假意对你的小三,你却倍加呵护,而真心相守的老婆,你却拳打脚踢。
  对于真像永远保持怀疑的态度,对于假象永远的选择去相信,这就是现在暴发户的悲哀。他的悲哀在于他没有选择相信该相信的,而永远都是选择了不该相信的,所以他失去了White(颜色bai )云这么一个好女人。
  叫梅儿的小三这个时候很惧怕暴发户了,mei(女眉)态消失殆尽,剩↓的只有伪装的让我想吐的楚楚可怜。
  White(颜色bai )云这个时候也爆发了,“滚,你们都滚chu *去,再不走,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rou *弱女发飙起*| lai |*也不是好惹的啊,正所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所以kan到White(颜色bai )云此刻的样子,我还有些暗暗叫shuang XX大XX,这一切的确都是她老公跟小三的错,该滚的是他们。暴发户kan到White(颜色bai )云正濒临理智丧失的边缘,也感觉此刻自己的处境有些可堪。
  所以他恶狠狠的盯了我一眼,然后悻悻然的率先走chu *去,小三一kan暴发户走了,当然也如影随形的跟着chu *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