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7章 负面影响
  祁大哥这么说,我觉得还真是,果然琴姐也认同的点头,“我老公是不错啦,可你kan* na *全莉的gan 哥哥,秦天穷,他就不是你这样的人,我还真担心一顺跟他在一起久了,学他* na *一套,* na *小莉估计就要哭死了。”
  丫的,怎么扯到我身上*| lai |*了,我正听得起劲,突然听到自己被点名了,而且还是贬义的,心里就有些不是个zi wei 了。还真的是平时生活作风不注意,给人抓住了把柄,现在作反面教材在说教呢。
  我真是悔不当初,就不应该带着杨倩她们去琴姐* na *做美容,不对,是杨倩她们*ying *要拉我去,唉,我当初就不应该去的。如果不认识琴姐,也就不会认识全莉了,少了个gan sister(* mei mei *)了,也不怎么好。
  我真是没有想到祁大哥会为我说话,他的话让我的心里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洋洋的,“琴,你这样说不对啊,天穷跟他的女人也是真心相爱,不是你想的* na *些个不好的负面影响,毕竟这是人家的si 禾厶事,我们就无权评论了。”
  祁大哥,我真是爱死你了,你要是个女人,我立马扑过去拥吻你一百次!
  可惜祁大哥是个男人,标准的man,所以我只能把这份感激之情深深的埋藏在心里了。
  “老公,你跟秦天穷很熟嘛,kan*| lai |*你们应该是彼此深聊过了,都聊了些什么啊,不介意跟我分享一↓。”琴姐居然开始对祁大哥*供了,她估计也是担心祁大哥跟我走的太近,然后会学坏吧。
  我真的是yu (谷欠)哭无泪啊,明明是一个好人,可在琴姐眼里我这样的好人居然是她不想接近的坏人。这次还真的是害了祁大哥了,就不知道他会怎么跟琴姐解释了。
  祁大哥还是有一手的,不然这么多年怎么跟琴姐生活↓*| lai |*的,“琴,我跟秦天穷是朋友,我们虽然在某些事情上做法不一样,kan法不一样,但可以互相取长补短,没准我还能影响他呢,是不是?”
  琴姐听他这么一胡诌,果然就相信了,而且开心的笑道,“就知道我老公厉害,你要是能把着秦天穷给影响到正途了,我就烧* gao *香了,呵呵。”
  狂汗,我有* na *么面目可憎么,要这么诅咒我,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时候chu **| lai |*晃一↓走走过场了,再让这两口商量↓去,估计我都要↓十万层di 狱永不得翻身了。
  “hi,各位好啊,难得两位都在嘛,今天天气不错,哈哈。”这样的说话方式估计就只有我这样无厘头的人才说的chu **| lai |*。天气嘛确实是不错,可明显的我是在没话找话说。
  我的chu *现的确是让正在谈论着我的两个人显得有些无措,毕竟人啊最怕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就担心鬼*| lai |*敲门。
  而琴姐反映倒是迅速,而且显然的这层脸皮也比祁大哥厚很多,所以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我,“天气确实不错啊,要不我们找个时间郊游去?”
  六月天,郊游?我额角的汗估计也开始冒chu **| lai |*了,是冷汗啊。祁大哥还算没有失去理智,在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琴姐的问话时,他及时的搭讪了,“* na *个,我突然想起*| lai |*呆会我们还要去见一个老朋友,不如先走吧。天穷,全莉在等你过去呢。”
  “哪有什么老朋友?你胡说什么?”在祁大哥强拉着琴姐离开了几步远,我还远远的听见琴姐的迷惑不解的声音。
  呵呵,这个琴姐kan似雷厉风行,女中豪杰,这原*| lai |*也会有迷糊的时候啊,不过这个时候她还真的是很可爱,难怪祁大哥愿意一生都守候在她身边不离不弃了。
  我想了想,敲了***前病房的门,“请jin *”是张一顺的声音,这小子什么时候也雀占鸠巢了,居然是他开口让我jin *去。
  “你小子什么风刮*| lai |*了?好久没kan到你了啊。”张一顺kan到是我,停↓了正在帮全莉削苹果的动作,然后很开心的kan着我笑。
  全莉也急忙的撑起了身子,“秦大哥,你怎么*| lai |*了?”我点了点头,笑着说,“kankan我最可爱的gan sister(* mei mei *)还需要理由啊?”
  “秦大哥,你……”全莉突然有些害羞的垂↓了头,“你胳膊怎么了?”突然她kan到了我胳膊上的伤,唉,就说裹得跟一粽子似的,能不让人kanchu **| lai |*么。
  “没事,就是蹭破了点皮,这里医生技术太差了,也不包扎好kan点,这让我怎么chu *去见人啊。”我故作愁眉状。“对了,你body(* shen | ti *)好些了吧,”
  “嗯,好很多了,多亏了她们的照顾。”全莉低着头有些害羞的说,她说的她们当然指的是张一顺她们了。
  “哎哟我都忘了这里有个护flower (hua )使者一早候着了,还担心你没人照顾,所以特意的过*| lai |*kankan你怎么样了。”我这话明着是损张一顺,其实是相帮他说话。
  毕竟这个时候的男人有这么体贴细心的可不多见啊,意思是让全莉要懂得把握好了。这姑娘肯定也不是笨的,当然我说什么她立刻就明White(颜色bai )了,不仅明White(颜色bai )而且还马上就付诸实践了。
  “顺顺,你帮我去buy(中文:gou mai)点粥*| lai |*,我想吃皮蛋瘦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粥,要铭记的。”全莉朝着张一顺撒jiao (女乔)道。
  我听了有些汗颜,这铭记的粥虽然好吃,可也太远了吧,而且这一*| lai |*一回估计都要几个小时了。我有些怀疑全莉是故意折腾张一顺这小子,不知道他什么di 方得罪她了。
  难道是我刚才的话起了适得其反的效果?可按道理不会啊,这一招我可是在众女当中无往不利。在很多场合我们都要习惯说反话,这反话的效应在某些重要的场合绝对比直接的说主题要*| lai |*的轰动的多。
  但现在全莉的反映确实是让我不解了,可张一顺却没有丝毫的怀疑,跟我打了个招呼,立马把削好的苹果给了全莉,然后屁颠屁颠的跑chu *去了。
  这个时候我也一点都不怀疑就算是全莉让他去摘White(颜色bai )云山的雪莲,估计他都会很乐意的跑过去。爱情的魔力真是伟大啊,我们这些已经历经沧桑,尝尽巫山**的人尚且没有能力抵抗的住,更何况张一顺这个mao *头小子呢。
  “gan sister(* mei mei *),你把张一顺这小子支开,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啊?”这个理由是我临时想到的,也只有这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何她突然要张一顺离开的原因了。如果不是有话想单独跟我说,她gan 嘛突然想吃铭记的粥?
  全莉kan了我半晌,突然笑了,“还是秦大哥厉害,一眼就kan穿了小妹的心理了,不过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
  “呵呵,这我可猜不到了,不会是跟张一顺这小子有关系吧,一般的事情你也没必要避开他*| lai |*说啊。”我*了*头,然后回答。
  全莉朝我竖起了大拇指,“要不总夸你呢,果然就是不同凡响,今天的确有一间很jin 要的事情想问问你,这个事情埋藏在我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敢问chu **| lai |*。”
  kan着全莉此刻有些郑重的表情,我开玩笑的心也收敛了许多,kan*| lai |*是有很jin 要的事情吧,难道是她发现张一顺有外遇了?不过这种可能* xing *也不大,张一顺对全莉死心塌di 的样子,哪里像有半点Red(* hong *)杏chu *墙的迹象。
  * na *还会有什么原因呢?我在这边想的头都破了,全莉才开口道,“秦大哥,我知道顺顺的爸妈都是政府部门的官员,而我这样的背景,我担心……”
  嗨,我还道她在担心什么呢,原*| lai |*是jin 张张一顺的爸妈不喜欢她,可是她家世还过的去啊,至少宝马都有了,我现在还一穷二White(颜色bai )呢,所以我不解的kan着全莉,“你背景怎么了?配张一顺* na *小子绰绰有余,绝对还有的剩。”
  全莉还是担忧的摇了摇头,“我的爸妈早亡,跟着姐姐一起在外打拼,学历也不* gao *。而且我现在又是在美容院做护理的,我担心,秦大哥,如果他爸妈嫌弃我的工作和学历,我该怎么办?”
  其实全莉有些想多了,不过她的顾虑也不是不可能。就拿前阵子我和小漫带着奇骏准备跟丁亮王敏的女儿结亲家最后遭到了王市长严厉的拒绝的事情,我当时也是受到了很重的打击。
  虽然后*| lai |*王市长把这件事跟我说开了,但我隐隐觉得这里面还是有内幕的,绝对不像王市长说的* na *么简单。其实说到底可能真的跟门当户对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全莉担心这些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但是她现在跟张一顺正处的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给她们的感情降温啊,如果兜头就是一盆冷shui *,估计我就成千古罪人了。所以我只有想办法开导全莉,然后再单独找张一顺谈谈这个事情,kankan他的态度。
  自古很多富家子di 为了爱情舍弃了自己的家业,也有很多是为了家业舍弃了自己的爱人。我希望张一顺是前者,毕竟一份得*| lai |*不易的真爱是值得好好珍惜的。
  “sister(* mei mei *),不是做哥哥的说你,你现在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第一,你都没有见过张一顺父母,怎么知道她们是怎样的人。第二,就chong *着张一顺这小子对你的情谊,我觉得这事靠谱。”我努力的劝说全莉放开心结。
  全莉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他对我全心全意,但越是这样我心里就没有底,不知道到时候双亲知道了会不会……”
  “这样吧,你现在也不要多想了,只尽心把body(* shen | ti *)养好,body(* shen | ti *)是革命的本钱,body(* shen | ti *)好了,吃嘛嘛香了,就什么事情都有gan 劲了。等body(* shen | ti *)养好后,可以跟张一顺一起回他家kankan,也顺便做↓调查,就知道你的担心是不是多余的了。”
  这一招叫兵行险招,虽然可能会切断自己的退路,但却会提早知道事情的真相,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全莉听了后,也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反正丑媳妇总归是要见公婆的,顺顺说我住院的事,他爸妈知道后一直说*| lai |*kankan我,我没同意。等我chu *院了,就去kan望她们,到时候就知道她们对我的kan法了。”
  “所以啊,你现在就专心的养好body(* shen | ti *),什么都不要多想了。”我kan到全莉的心情恢复了轻松,我的心情也好了。
  “秦大哥,你什么时候走啊?我到时候去送送你。”全莉突然提起了我要去南珠的事。
  我想了想,“就这两天吧,把一些事情处理完,就要去了。”的确,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了,再不去* na *边估计连饭碗都要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