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5章 幸灾乐祸
  我拨打了丁亮的电话,才接通电话就听到丁亮大声的说,“你这小子到哪里去了,昨晚上一直拨打你电话,都无法接通,你不是说有一个小偷要交给我么,我的人到di 方一kan,鬼影都每一个,是玩我呢?”
  耳朵都快震聋了,估计是跟王敏* na *妮子呆久了,连狮子吼都学会了,还真是消受不起啊。我掏了掏耳朵,然后不jin 不慢的说,“都怪你的人到得太晚了,小偷都让自己的人接走了。”
  “什么自己人?你说清楚点啊,哪里是自己人了?”丁亮还在* na *边吼着,这小子嗓子眼怎么受得了啊,天天这么吼着说话。
  “你到某某*| lai |*吧,这里现在除了人命案,你再不*| lai |*我就要挂了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相信不chu *十分钟,他的身影就会chu *现在我面前。
  有的时候男人还是必须倚靠兄di 的,所谓女人如衣服兄di 如手足,虽然这句话也有不对的di 方,但也有对的di 方。兄di 在这个时候就最重要了,而且兄di 是否如手足在这个时刻也是最能检验chu *真假的呃。
  十分钟后,丁亮驾着他的坦克车一路chong *过*| lai |*了,天,他居然带着一整队人马,这是飞虎队么?kan到一个个整齐排着秩序↓车的警员,我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
  “di 上躺着的都是?”丁亮还真是言简意赅,估计也就只有我听得懂。
  我大手一挥,“都捉走吧,一个不留。”于是丁亮指挥着警员们把di 上所有人都抬到了警务车上。
  警员的力量是无穷的,而且极其快速利落。“你小子,还真是可以的,居然带这么多人过*| lai |*,是担心我死掉啊。”
  “是担心你没死掉才对,你这九头猫,哪里有事就一定有你的份。对了,这是演的哪一chu *呢,人我给你捉回去了,你总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丁亮打趣道。
  于是我把事情的*| lai |*龙去脉都跟丁亮交待清楚了,包括昨天的小偷被假便衣带走的事情。我大概推测chu *昨天小偷肯定有接应的人,一般在公交车上犯案的小偷们都会有接应的同伙,这样方便他逃tuo *。
  而我昨天实在是太粗心大意了,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然后我打电话给丁亮的时候,小偷的人听到了我跟丁亮的谈话。这个接应的同伙也是很聪明的角色,立马将计就计,就使chu *了假便衣这一招蒙混过关。
  昨晚我在White(颜色bai )云身上翻云覆雨的时候,估计这帮小偷们正在偷着乐呢,把我给玩耍在鼓掌之间很过瘾吧。nnd,刚才就应该多揍他们几拳,以消我心头之气。
  不过我不能理解的是,既然他们已经得逞了,为何还要*| lai |*找我麻烦。而且他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难道真的是大街上随便撞见我,然后决定修理我一番?
  还别说,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多无聊的人总是会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所以我就不想多想了。
  “原*| lai |*是这样,这么说你这个大牛人也有认栽的一回了,这个事情我得给你好好做个宣传,kankan敏敏怎么说,估计会乐坏了。”丁亮得意的kan着我哈哈哈大笑。
  敢情我的人缘这么差啊,chu *了事情,一个个的幸灾乐祸不说,还要帮我**广播一↓么?
  没好气的捶了丁亮一拳,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你如果有时间帮我密切关注↓于景田的动向,kan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计划在实行?”
  丁亮有些吃惊的kan着我,“你跟他还没有结束啊?”他的本*| lai |*意思是问我跟二股东的事情怎么还没有翻过去。只是现在不是我想不想翻页的问题,而是二股东一再置我于死di 的企图让我很恼huo *。
  “算了算了,还是赶jin 去kan你的伤吧,你kan又chu *血了。”丁亮突然瞄到我胳膊上的烂布条,有些担心的说。
  大人们常说,小孩跌倒时,若左右一瞥,没有大人在身边,竟便不哭,gan 脆自己爬起*| lai |*算了——有人呵护你的痛楚,就更疼。没有人,你欠矜贵,但坚强争气。
  所以我是非常的认同这句话的道理的,即便是刚才跟* na *些歹徒打斗的时候我都感觉不到疼。当他们全都倒di 后,我才记起了自己原*| lai |*也受了伤,然后经过包扎了,现在经过丁亮一提醒,居然发现这个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伤口就如同小孩跌倒,没有人提醒的时候一点事情都没有,因为连自己都忘记了。可经得人提醒了,它就显得更加jiao (女乔)贵了,血也开始流chu **| lai |*了。
  没办法,我只能认命的坐着丁亮的车去医院包扎了,毕竟医生的医术还是比我要好很多的。人家能收* na *么昂贵的医药费诊疗费也是有原因的,几mao *钱的White(颜色bai )菜跟几元钱的flower (hua )菜虽然都是菜,但就是price (中文:jia ge)不一样。
  “糟了,到点了,”丁亮突然大呼小叫的,kan样子是有什么急事,他一kan到手表就开始这样了。
  我不以为然的说,“有急事啊?就去办你自己的事吧,我在这里↓车就好了。”
  丁亮搔了搔头,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孩子喂nai (*&女乃*&)的时间到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家一趟。”
  我无语了,彻底的无语,本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呢,结果是小孩子喂nai (*&女乃*&)这种女人才能做得事。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也懂喂nai (*&女乃*&)?这孩子要吃nai (*&女乃*&)不应该是找娘么,找你这没有源头的爸gan 嘛,你生的chu *nai (*&女乃*&)啊?”我没好气的开始挤兑他。
  这个男人,自从结了婚生了孩子,就开始没有一点男人的自尊了,整天的围在老婆孩子面前屁颠屁颠的无所事事。唉,所以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更加是男人的坟墓啊。
  “你不清楚的,唉,怎么跟你说呢,你有没有喂小孩子喝nai (*&女乃*&)的经历,跟你说了也不懂。”他有些纠结的kan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摆了摆手,“我是不懂怎么给孩子喂nai (*&女乃*&),你懂啊,* na *你回去喂吧,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丁亮见我生气了,便急了,tuo *口而chu *,“* na *啥,孩子不是长牙齿了么,有点咬敏敏的* na *个di 方,所以必须我在旁边kan着,一咬了,我就要负责把孩子的头托起*| lai |*,这样她就不会咬了,你明White(颜色bai )了?”
  kan着丁亮一脸希冀的目光,我想了一↓,还是摇了摇头,这么深奥的道理估计只有他才明White(颜色bai )。孩子长牙早啊,这么快就知道要咬人了,不过我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听说一个多月的孩子喝nai (*&女乃*&)会咬人的。
  我有些暗笑的kan着丁亮傻傻的表情,“你这样子持续给孩子喂nai (*&女乃*&)有多久了?”王敏这丫头整丁亮的套路还真的是层chu *不穷,连这招都想chu **| lai |*了,真亏她能想chu **| lai |*。
  “好像有一段(曰)ri 子了,不过我有的时候kan着宝宝嘴巴张开的时候,注意到并没有牙齿,于是我就问了敏敏,她居然骂我,说孩子即使没有牙齿也会用牙龈*| lai |*咬的,牙龈咬的更疼。”丁亮有些无奈的说。
  听了丁亮的话,然后kan着他无奈的表情,我实在忍不住了,肚里已经笑得内伤了,再不fa xie chu **| lai |*估计连外伤都会有了。
  “* na *个,你去百度搜索一↓,小孩大概什么时候会开始咬母亲的###,对了,你不用顾忌什么词汇,就打###上去,估计能得到比较准确的答案。”我开始指点丁亮,也算是对他这么及时*| lai |*援救我报恩吧,至少他知道了真相以后就不用赶点的回去喂nai (*&女乃*&)了。
  “你,你是说敏敏骗我?”丁亮果然不傻,很快就听chu *了我的话外之音。
  我摆摆手,“别,我可没这么说,你回去不要在* na *丫头面前提我啊,否则我↓次见到她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说完我赶jin 催丁亮送我到医院去。
  谁知道这老小子急着回去上网查个究竟,居然说kan我伤势也不严重让我自己↓车打的士。于是我在去医院的半路上被一个急着回家喂nai (*&女乃*&)的男人给抛了↓*| lai |*,然后沮丧的kan着他驾着车跟烧了尾巴似的扬长而去。
  这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的后果就是这样,如果我刚才能忍住了,或许现在还在去医院的路上呢。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叫我到哪里去打的士啊,难道我也要牺牲色相,露chu *我的大* tui *,勾搭一↓路上经过的huo *车司机?
  正当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还真的有一辆轿车在即将经过我身边时又驶回*| lai |*停在了我身边。“你是秦先生?这么巧?”一辆宝马车里居然探chu **| lai |*一个熟悉的人头,这个人不就是祁连?
  对了,之前是在医院里见过面的,在全莉chu *了车祸的* na *天,真是巧啊。我连忙shen chu *了手跟他的握在了一起,“祁先生,真巧,你这是要去哪里?”
  “呵呵,我要去医院给全莉和琴送汤,你呢,又是去哪里,怎么没有搭车?”祁连kan我有些狼狈的样子,估计有些好奇,可良好的修养让他没有能直接问chu *口。
  “哦,我是有些事,然后朋友走了,我正准备拦辆的士车,可是没有拦到。”我有些难为情的说,一般的人都会有车的,只有我这种对车*(咸心)min gan 的晕车类人士到现在都没有去考驾照,自然就没有车了。
  祁连kan着我绑着烂布条的胳膊,有些担心的问,“秦先生胳膊受伤了,还是去医院里kan一↓吧,这样的天气如果发炎了也很麻烦的。”
  其实我就是要去医院的,不过被祁连说chu **| lai |*了,我就装作是盛情难却的样子勉为其难的答应上了他的豪华跑车。
  “天穷,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老是叫先生显得太见外了,毕竟你可是全莉的gan 哥哥。”祁连笑着对我说。
  我赶忙回应,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啊,“祁大哥,你过谦了,我应该叫你大哥才是,对了,全莉现在好些了么?”
  其实我更想问的是她跟张一顺闹的如何了,上次在医院里一别之后我就没有再去kan过她了。因为她身边有最疼爱她的三个人照顾着,我这个gan 哥哥只有靠边站了,所以就自动弃权了。
  祁连kan着前方,他开车的时候目光一直是注视前方的,应该是个谨慎的司机,真奇怪刚才他怎么注意到了渺小的我。
  “她好很多了,只是还不能↓di 活动,把她给闷坏了,一直吵着要chu *去见太阳,真拿她没办法啊。”祁连的语气是宠溺的,然后笑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