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4章 再睡一↓吧
  我当然知道,刚刚不知道是谁差点置我于死di 呢,如果还不清醒点,估计都死qiao *qiao *了。不过这些话我没有对她说,也不想平添她的担心了。
  “我猜的,kan你睡梦中还在喊着你儿子的名字,应该是很想他吧,”我轻轻的kan着她,然后说,“不过这些只是暂时的,等我们取得了成功,一切都会变成现实的,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多想,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也许是我的话起了效应,她果真有些放松↓*| lai |*,然后感激的kan着我,“谢谢你的开导,我知道怎么做了。天还没亮,我们再睡一↓吧?”
  nnd,敢情这天还没亮啊,我还以为到早上了呢,照这么算,估计还不到六点钟,* na *么我才躺了几十分钟不成?真是亏大了,对于我这个年纪的男人,睡眠是至关重要的,哎,又要老了一岁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White(颜色bai )云突然倾身过*| lai |*我这边,然后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一抬,我差点以为她是要抱着我睡了。所以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说实在话,我现在心里的**又*| lai |*了,毕竟跟一个清醒的美女躺在chuang shang 而什么都不做的事情还没有过。
  所以White(颜色bai )云一抬手的时候,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也连忙shen 了chu *去,毕竟还是男人主动点比较好,女人比较害羞嘛。只是我糗大了,人家只是shen 过手*| lai |*想帮我盖上被子,然后手就缩了回去,而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就这么突兀的抬起在头顶,不知道该不该缩回去。
  “你……”White(颜色bai )云kan了我的手一眼,然后又jiao (女乔)羞的低↓了头。就在我放弃了打算把手依旧放回被窝里的时候,White(颜色bai )云突然真的靠了过*| lai |*,然后jin jin 的贴在了我的身侧。
  她的体温有些灼人,我被烧的有些受不了了。彼此gun tang的身躯jin jin 的依靠在一起,更是要命的煎熬着。如果这个时候我再不做点什么事情,估计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所以在经过千回百转的思考后,我快速的行动了。
  她被我** fu ***的动作弄得气喘吁吁,有些qing bu zi jin 的叫chu *声*| lai |*。我最喜欢听女人的叫声了,特别是这个时候发chu *的天籁之声简直就是一剂催情剂,让我不能自拔。
  于是我的卖力动作回应了她,我们几经辗转反侧,终究是气喘吁吁的彼此拥吻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正午才醒过*| lai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在乎时间是什么时候了,一夜好眠我的精神非常的抖擞。很奇怪的是,在茹钟娟* na *边一夜chan (缠)mian(纟帛)我觉得腰酸背痛,而在White(颜色bai )云这我却精神百倍,这难道就是因人而异的效果?
  不过这些也无从考究了,都说寡妇门前多是非,所以我是不能在White(颜色bai )云家多做停留的,即使chu **| lai |*也要小心翼翼的不被人kan见才行。只是在我临chu *门前,White(颜色bai )云楚楚可人的眼神示意我说点什么。
  然后我就吐chu *了惊人之语,“不要在意这一点分开的时间,我们以后还有大把时间可以分享。你这几天就准备一↓,可能过段就要chu *发去南珠了。”
  这些话说完后,White(颜色bai )云的脸上明显的飘过两朵Red(* hong *)云,我也感觉自己的话说的像是要跟她White(颜色bai )头到老,喜结连理一样的隆重。不过话是说chu *去了,就犹如泼chu *去的shui *,覆shui *难收说的就是这个理。
  好在White(颜色bai )云是个明事理的女人,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有老婆孩子要养活,而且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呢。所以她没有再说什么,跟我接吻过后,就目送我除了她家的门。
  这几天老是桃flower (hua )运不断,也可能是上天故意给自己一个告别巫溪市的隆重告别式吧,所以所有的艳遇都在这几天铺天盖di 的朝我砸*| lai |*吧。我心情非常的舒畅,连走在路上的双脚也开始飘飘然起*| lai |*。
  这一种舒畅却没有坚持多久,就在我走chu *了White(颜色bai )云的房子,*| lai |*到一条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大街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人跟踪了。
  要说在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大街上被人跟踪* na *是很荒谬的事情,可我现在就真的有这种感觉,不仅有而且是非常强烈的。由于我比寻常人多了一些明锐的hole(dong )察力,所以一边*| lai |*说,我的感觉是不会有错的。
  后面跟着的人应该是在这条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大街上才开始的,好像是不经意的撞上了我然后才决定跟踪的。所以我也不动声色的故意从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大街上转了几圈,打算能甩掉Behind(shen hou)的人就甩掉,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的跟踪技术确实了得,居然没有能甩掉。
  也罢,既*| lai |*之则安之,既然甩不掉,就kankan是何方神圣了。毕竟能在我眼皮子底↓跟踪我的人可不常见,而且最近也没有与人结什么梁子,应该不会惹到不该惹的人物。
  我在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大街上转了几个回合,对方却还是不死心的前提↓,我开始转而走小道了。大道上他们也只能单纯的跟着我,并不能做什么事情,而我逛街是最讨厌后面有个小尾巴跟着的,所以在不能甩掉的前提↓,只能处理了。
  其实处理一个人还是比较简单的,找个没人的di ,随便咔嚓一↓,这个人就冒烟了。只是现在是法治社会,我总得弄清楚人家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跟踪我,然后跟踪我之后想gan 什么。
  我准备拐jin *小道的时候还特意的朝后面kan了几眼,就担心后面的人跟不上我的节奏。然后放心的kan到有几个black(hei )点跟上*| lai |*了,初步估计至少有五六个人左右。这么大阵场,我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就不知道对方是啥*| lai |*头。
  不过既*| lai |*之则安之,我的原则就是这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这就是我的做人法则。
  拐到小道后,人烟自然是越*| lai |*越稀少了,我发现后面的尾巴开始有点犹疑不决起*| lai |*,跟住我的步伐也没有* na *么jin 凑了。然后我利用眼角的斜光kan过去发现他们好像在交头接耳的商量什么事情。
  莫不是怕了我了?不敢上*| lai |*,还真是一群孬种,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我一个人不成。不过他们不上*| lai |*,我也没办法一个个捉住他们问个清楚啊,我要是追过去,他们不得立马跑人啊。
  所以我也停↓了脚步,kan着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办,后面的好像是终于商量好了,所以又重新的朝我走过*| lai |*。我索* xing *就停↓*| lai |*等他们了,反正这里没几个鬼影经过,适合谈话。
  当然我是丝毫不会惧怕他们的,毕竟一路*| lai |*我已经观察好了,这几个人虽然是人多势众没错,但没有一个武功底子扎实的。我大概估算了↓,最多十分钟解决掉他们全部。
  这还是保守估计了,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活动我的骨架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生疏起*| lai |*。但是再怎么样,对付着几个小mao *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很有信心打赢这一阵。
  而且我准备刚开始的时候不跟他们动手,决定还是以理服人比较重要,这个理是中华民族千百年*| lai |*的优良传统,我们必须要发扬。
  只是我是这么想的,人家未必也这么想,他们快到我跟前的时候,突然就发动了攻击。然后一个个都直chong *向我,这架势不是要找我谈事,就是*| lai |*打架的啊。
  几个侧闪很轻易的我就闪过了他们的攻势,其中有二个* gao *大男还因为收势不住而摔倒在di 上。啧啧,我有些不忍目睹了,这就是要跟我交手的对手啊,怎么都这么蹩脚呢。
  对方大概也是kanchu *了我不是好& nie (一种手法)的柿子,然后突然chong *chu **| lai |*一个矮个男,“喂,小子,你有种报chu *你的名,我们兄di 几个都记↓了。”
  这个矮个男有点面熟啊,我仔细回想了一↓,这不才见过面不久么,就在昨天刚↓公交车,*| lai |*帮我押走了小偷的* na *个便衣嘛。nnd,连衣服都没有换,所以我才能这么快的就想起*| lai |*是他。
  可是他现在约这么多人在这里围堵我算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丁亮kan我最近闲得很,所以派他的手↓*| lai |*找我练练手?我可不会这么单纯的认为是他老小子派过*| lai |*的人。
  这个便衣肯定有问题,难怪昨天我就感觉不对劲了,要不是因为急着跟White(颜色bai )云一起谈谈,也不会* na *么轻易的就把小偷交给他们带走。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小偷临走前嚣张的挑衅眼神,敢情他们是一伙的,小偷* na *个时候朝我抛chu *的眼神就是要报仇雪恨的意思。我懵了,感觉自己像猴子一样被他们玩耍着,这股怒huo *就猛di 冒chu **| lai |*了。
  不行,我要冷静,在这里可千万不能伤人,否则跟丁亮也交代不过去啊。只是我不伤人,自有人*| lai |*伤我。就在我矛盾的时候,一个人影飞快的朝我chong *过*| lai |*,而且我kan到了一个闪着冷光的东西。
  匕首?真的是匕首,我还*| lai |*不及反应,就感觉胳膊上有一阵疼痛传过*| lai |*,对方的*| lai |*势太猛,我一时防避不及,胳膊被刺伤了。
  流年失利啊,估计是今儿个从White(颜色bai )云家chu **| lai |*的时候忘了拜门神了,这↓才遭到了这样的报应。而且昨天我* na *是见义勇为啊,虽然后*| lai |*美女以身相许了,可我的chu *发点是好的啊。
  上天对我可真残忍,不好的事情是一马接一马的过*| lai |*,我的胳膊才被刺伤,他们见有机可趁,都朝我chong *过了。这↓我不会再留情面了,就算打伤他们,我* na *也是自卫,自卫总不犯法吧。
  所以我不费chui 口欠灰之力的,就把几个人统统的撂倒在di 上,一片哀嚎满di ,我简直有些不忍目睹了。但我的手也流血了,挂彩了,而且开始隐隐作疼,因为刚才的一番打斗用力,所以血shui *往外冒chu **| lai |*。
  我这个人其实是最怕疼的,特别是怕kan到chu *血的情景,现在是自己的手臂在chu *血,也不能不kan啊。所以我赶jin 扯↓*| lai |*一块布,往自己的手臂上jin jin 的绑住,然后快速的点了几个*道,算是止住了血的继续冒chu *。
  平(曰)ri 里我可是连献血的事情kan都不kan的,血是一个人的生命源泉,怎么能轻易的给别人呢。除非是真的有人急需救命了,这就是我的kan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