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3章 公交车上的见义勇为
  在很多场合,都还是男尊女卑,而在有些间,我kan到的确实女尊男卑,为了追求一个美女的时候,可以鞠躬卑膝到何种di 步。是因为爱情么?我不相信,或许也只是为了一时的占有**吧,等真正追到手的时候就丢之不顾了。
  “想什么呢?筷子还拿在手里,是饿了吧?”White(颜色bai )云端着hot(英文:hot,中文:re )腾腾的菜肴走chu **| lai |*对我说。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把所有的菜都hot(英文:hot,中文:re )好了,很快桌子上就摆上了两个酒杯,还有一瓶Red(* hong *)酒。
  我kan了kanWhite(颜色bai )云有些绯Red(* hong *)的脸颊,这女人还真是容易脸Red(* hong *)啊,都还没喝酒呢,就Red(* hong *)成这样,这要喝酒了,还不跟仙女似的,我有些心猿意马的想着。
  “我敬你一杯,感谢你今天在公交车上对我见义勇为,还感谢你给我这个去重新生活的勇气,*| lai |*,我们gan 了。”White(颜色bai )云给我面前堪满了酒,然后举起了杯子很豪气的对我说。
  我也举起了酒杯,然后笑着说,“恭喜我们能再度重逢,gan 杯!”然后我们很清脆的碰了一↓杯子,之后都仰头一gan 二尽。
  White(颜色bai )云不愧是女中豪杰,每次跟我碰杯都是一gan 到底,而且还把酒杯倒过*| lai |*给我kan。我kan她这架势,本以为她很擅长喝酒的,可谁知道,不过三巡,她就醉得不轻了。
  “秦……天穷,真,真* gao *兴,我,我今天太* gao *兴了……”kan,醉的连话都说不清了,估计连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都开始打结了。
  我kan她的身子已经有摇摇yu (谷欠)坠之势,便赶忙坐过去了一点,索* xing *拥住了她。这样起码她就不会倒↓了吧,毕竟这个时候躺在di 上也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好了,你不要喝了,醉了吧,我扶你到chuang shang 躺着去?”我在拥住了White(颜色bai )云后,对她说。
  White(颜色bai )云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一挥,“我,我不去,为什么要去躺着?我不要睡觉,还要,还要喝。”这就是巾帼英雄么?我很内伤的想,还死撑呢,真以为自己是刘胡兰了,大不了就是头一颗啊。
  赶jin 把桌上的酒杯藏了起*| lai |*,当然也把Red(* hong *)酒放到了di 上去,做这一切的时候,White(颜色bai )云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她嘴里念念有词。当然不会留意我这些个小动作了,然后见她还嚷嚷着要喝酒。
  我心生一计,只好把桌上的White(颜色bai )开shui *倒了一杯给她喝,没有想到她接过去居然喝得津津有味。还真是醉的不清了,连酒和shui *都分不清了,我有些叹息的摇着头。
  “好,好喝,我还要喝……拿酒*| lai |*,好酒。”White(颜色bai )云开始发酒疯了,在我身上到处乱蹭着。她**的xiong 部也在我的手臂上磨蹭着,让我body(* quan | shen *)都开始(zao 。re )起*| lai |*。
  估计是这Red(* hong *)酒给惹的祸,居然心里这个时候开始有了一种叫**的感觉。天杀的,这个时候人家都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我还能趁人之危么?
  虽然她现在的样子确实很迷人,隐隐若现的###,绯Red(* hong *)的双颊,微张的Red(* hong *)唇,这不是引诱我犯罪么?
  我的自制力在美女面前向*| lai |*是没有什么☆ɡao 扌高☆头的,这不,* na *话儿也不听使唤的站立起*| lai |*了。一*| lai |*是因为喝了Red(* hong *)酒,二*| lai |*是White(颜色bai )云饱满的xiong 部在我手臂上不jin 不慢的磨蹭着,这股***就被她给活生生的磨chu **| lai |*了。
  还没kan过哪个男人被酒醉后的女人给qj的,估计我今儿个要做一回qj酒醉后的女人的男人了。因为等她*| lai |*怎么滴我,估计头发都要White(颜色bai )了。
  我这次没有再给她倒White(颜色bai )开shui *喝,虽然凉White(颜色bai )开不会伤人body(* shen | ti *),可呆会要是在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事情的时候。她突然想要###了,我该怎么办呢,为了安全起见都不能喂她喝开shui *了。
  所以在我把凉White(颜色bai )开也藏起*| lai |*后,桌上已经kan不见一滴液体了,她估计要找chu *点像液体的东西也难了。这个时候,White(颜色bai )云居然不发酒疯了,两眼今口 han 情脉脉的kan着我,仿佛能把我给醉死在她眼睛里。
  我有些莫名的惶恐了,通常当一个酒醉的女人突然停止发酒疯的时候你就要万分的小心了。其实这种事情不只是针对女人*| lai |*说,酒醉后的男人也是一样的。
  所以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是十分的忐忑的,当然情绪也是非常的* gao *昂的,因为我也在期待她能做chu *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lai |*。
  她果然是没有令我失望啊,在停顿了将近一分多钟后,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很痛苦的样子。我这↓疑惑了,难道她即将要做的事情是令她感觉不好的事情?否则怎么一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的表情?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然后也不知道↓一步怎么做的时候,她开始动作了,这一动作就让我悔不当初啊。White(颜色bai )云是属于发了酒疯后就开始疯狂呕吐的一类人,她的呕吐时间长而且呕吐的功力也非常的强。
  然后一个整个晚上我都在侍候着她的呕吐后的余震,她倒是吐得非常的shuang XX大XX了,吐完后呼呼大睡了过去。剩↓我,不仅要帮忙收拾她呕吐后的烂摊子,而且还要守候在她的床前,端屎端尿的侍候着。
  直到凌晨四五点钟,kan着她好很多了,气息也均匀了,估计也不会再呕吐了吧。我这才昏昏yu (谷欠)睡过去,因为是太累了,所以我几乎是卧倒在她床边就睡熟了。
  从*| lai |*没有过的经历,在一个酒醉后的女人身边我是和衣而卧的,而且还是背对着她的。可能潜意识里我还是感觉背对着她比较稳妥点,万一她要是突然想吐了,也不会弄在我的嘴里……
  然后我迷糊中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大喊大叫,“天杀的,抢走我的儿子,我跟你拼了……”我当作是做梦,继续睡。
  然后又感觉到身边有人动作的声音,我也当作是做梦,继续装作感觉不到,实在太累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双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掐住了我的脖子,其实我当时是没有感觉是什么东西的,因为这hands(* shuang * shou *)掐在我脖子上的power(*li dao*)又大又猛,让我*| lai |*不及思考。
  “咳咳……”这股子power(*li dao*)太打了,我简直喘不过气*| lai |*了,这个时候我可不以为是在做梦了。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脖子上果然是有一双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狠狠的掐着我。
  这是什么状况?这个时候有些清醒的我,赶jin 用自己的hands(* shuang * shou *)死劲掰开了对方的hands(* shuang * shou *),到底是男女力量悬殊,我才没有被她给咔嚓掉。
  小时候,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了,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说这句话的人真是强悍,一语道破了很多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浮华乱世,活在当↓的人没有不戴着假面具做人的。只是在我以为White(颜色bai )云已经在我的开解↓放开心结不会再郁结于心的时候,原*| lai |*她内心里还是ting *在意的。
  大人了,已经没有了哭的权利,至少不能想哭就哭,所以有很多时候我们会借着笑的机会*| lai |*强哭几↓,然后跟人解释是因为笑到极致所以忍不住哭了。
  White(颜色bai )云连在梦境里都是梦着儿子被老公抢走的事情,然后还掐住了我的脖子*| lai |*泄愤,由* na *个强劲的power(*li dao*),不难kanchu *她是有多恨她老公。而且我有点怀疑,如果当时自己也是酒醉的情况之↓,浑身无力,昏迷不醒,估计早被她给咔嚓了。
  而我之所以现在还好生生的躺在chuang shang 的原因就归功于我的酒量了,至少怎么都强过White(颜色bai )云的酒量,只要她倒↓了我还站着,* na *就是我赢了。
  把White(颜色bai )云的hands(* shuang * shou *)从我脖子上拽↓*| lai |*后,我赶jin 转过身,然后hands(* shuang * shou *)继续握着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虽然这hands(* shuang * shou *)在我的大手里握着,滑不溜的,感觉很美妙。但是我更在意的是这hands(* shuang * shou *)还会不会继续往我脖子上掐。
  这个时候White(颜色bai )云也醒过*| lai |*了,她有些分不清状况的kan了kan我,然后又kan了kan房间四周,突然发chu *了一声惊喘,“你……我……”
  虽然有点分不清楚她到底要说什么的前提↓,我当然是不会轻举妄动的,所以我也呆呆的kan着她,kan她继续作何反应。
  “你跟我怎么睡到一起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嘛,我们两个都喝过Red(* hong *)酒了,还是她提议的,不就是为了跟我睡到一起的么?我有些觉得好笑的kan着她,觉得她也太大惊小怪了。
  我帮她捋了捋她额头的乱发,然后深情的说,“你的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理,对了,你酒量不好吧?”我只是这么不经意的一问,不过她家里既然有Red(* hong *)酒,她应该也有经常品尝才对,怎么会就这么点酒量呢?
  White(颜色bai )云突然**的低↓了头,道了声谢谢说,“我平(曰)ri 里不喝酒的,这个Red(* hong *)酒都市摆在柜子里给客人*| lai |*时喝的。”
  听到White(颜色bai )云的话,我才彻底的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敢情这个妮子是把the first time(di yi ci )在家里喝酒的经历跟我分享了啊,难怪她没喝多少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我有些好笑的kan着她低垂的粉颈,还真是迷人啊,美人低头惹人怜爱,我的手禁不住搭上了她的跟头,然后轻轻的说,“↓次可不要跟男人独处的时候喝酒了,你知道,酒能乱* xing *的。”
  White(颜色bai )云的脸Red(* hong *)的更厉害了,她也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说,“我昨晚没有呕吐或者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吧,你知道我酒品不是很好的,可能还会打人。”
  不会吧,我眼珠子都快瞪chu **| lai |*了,昨晚还真是小瞧了她了,难道她喝醉了发酒疯还真的会打人啊?不过这些事情当然是没办法再回到昨晚然后证实一遍了,而且我也不想去证实,就算她是吧。
  “你没有做什么奇特的事情,只是一整晚都在呕吐,不过还好拉,我总算是眯了↓眼了。”我kan着White(颜色bai )云再次笑道,天知道这笑容背后有多少心酸的故事啊。
  “啊,我呕吐了?没有弄脏你身上吧?让我kankan……”说着她就要爬起*| lai |*检查我的身上是否有呕吐物。这个女人还真是可爱,就算她真的吐在了我身上,这个时候检查也kan不chu *什么*| lai |*啊,难道我还会带着满身的呕吐物上床不成?
  不过chong *着她这份心意,我也为她昨晚的事感到谅解了,女人嘛,都不是完人,所以不要苛求她们多么完美。
  我连忙制止了她要爬起的身子,“没事了,我都清理gan 净了,倒是你,是不是经常发梦,然后想要要回自己的儿子?”
  “啊,你怎么知道?”White(颜色bai )云一脸愕然的kan着我,以为我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