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2章 意外的接吻
  我顺着她的手,吃了一块jin *嘴里,很脆很香,“恩,真不错啊,你放了什么,这么香?”其实吃jin 嘴里的是小黄瓜的香,但闻jin *鼻子里的是她独特的女人香,只是不知道哪种香更让我着迷,因为我此时嚼着小黄瓜,也有点迷乱了。
  “麻油,滴了几滴,呵呵,你拿着去客厅吃吧,这个东西比较解暑,最适合饭前开胃了。”White(颜色bai )云索* xing *把小盘子递给我,准备去忙别的材料。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夹起了一小块黄瓜,然后叫着White(颜色bai )云的名字,“*| lai |*,给你吃一块!”kan着我笑意盈盈的表情,White(颜色bai )云有些迟疑,终究还是探过头*| lai |*然后咬住了黄瓜块。
  kan着她shen chu ***的粉色小舌,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了一阵chong *动,便忍不住倾过身去,深深的吻上了她的香唇。女人body(* quan | shen *)上↓没有一处不是香的,在我记忆里,真的是这样。
  刚才吃着小黄瓜的香味,此刻闻着White(颜色bai )云身上的女人香,手里*着她滑腻的肌肤,我的整个心都充满了满足的味道。
  “唔,我的手……”White(颜色bai )云死劲推开了我,她气喘吁吁的在我面前站定,然后* gao *举着手。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鸡蛋,kan*| lai |*是准备打到碗里的,呵呵,我们两个居然一个拿着鸡蛋一个端着一盘黄瓜接吻了。
  这真是历史上最lang漫的一个接吻了,我有些心满意足的想到,White(颜色bai )云显然也意识到了目前的情况,她有些害羞的低↓了头。
  吃饭的时候,White(颜色bai )云一个劲的给我碗里夹菜,很快,我的碗就* gao ** gao *的堆起了一大堆菜。虽然我是很喜欢她的手艺,可吃东西这事也急不*| lai |*,太急了,会咽着,就只剩↓咳嗽了,到时候终究是什么美味佳肴都没有尝到。
  所以我不能太急,有了前车之鉴,我要慢慢的品尝这美味的东西。倒是White(颜色bai )云仿佛是有心事,她扒拉碗里的饭粒的speed(*su du*)很是快速,然后不过一会,碗就见底了,然后她丢↓了碗,朝我说了一句,“你慢慢吃,我有点事。”
  她说完就jin *到了里间的房间里,然后关上了门,对于她所做的一切我当然是非常惊讶的。有什么事情让她连饭都顾不上好好的吃,而要关起门*| lai |*做的呢。
  我当然不会认为房间里有一个男人,她是急着回房关着门*| lai |***。不过她这样的举动还是让我有点吃惊,所以我也匆忙的扒拉几口饭,这个时候即使被咽着也顾不上了,好奇害死猫,这句话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好不容易几口把饭扒拉↓肚里,我已经有些哽咽到了,顺手拿过桌上的一杯White(颜色bai )shui *就囫囵和着饭粒吞了↓去。这可是我吃过的最狼狈的一次美味了,不但没有丝毫品味chu *美味的味道,就连菜都么有仔细kan清楚就↓肚了。
  然后轻手轻脚的*| lai |*到了White(颜色bai )云刚jin *去的房门外,我其实也不想做这偷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事情。而且还是听房类似的事,但是一时好奇心上*| lai |*了,确实是怎么也阻拦不住的。
  可惜站在门边半天的功夫了,里面也没有什么动静啊,难道是因为见到我有点激动所以躲jin *房间里哭去了。还是太累了,所以先睡了?这真是前无古人后无*| lai |*者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遇到这种情况啊。
  想了一会,我决定还是附耳在门上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这里顺便说一↓,我的听力是一等一的好。虽然比不上顺风耳* na *么厉害,但我练就的本领还是用的着的,至少这样把耳朵贴上门板房内的人要么不chu *声,只要chu *声我就一定能听清楚的。
  “奇奇,乖,要听爸爸和新妈MD话,妈妈……过一段时间再*| lai |*kan你。”好像是White(颜色bai )云有些哽咽的声音。
  她在跟儿子说话,她儿子什么时候在房间里了?我有种mao *骨悚然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比你原本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动过房间里的东西,可当你一转身的功夫,房间里的所有摆设就都tuo *离了原*| lai |*有的秩序。
  只要想到这种事情,我的心情就不能愉快起*| lai |*,毕竟虽然这个世界是有点迷信但还不至于真的有鬼,可有的时候* na *种情绪*| lai |*了,就觉得真的有鬼魂存在一样。
  “baby(bao bei ),你乖哦,妈妈答应*| lai |*kan你就一定会*| lai |*kan你的,*| lai |*,笑一个,让妈妈kankan。”White(颜色bai )云的声音又响起*| lai |*了。
  不会是得了精神分裂症了吧,我这种怪异的感觉更甚了,难道是思念儿子过度,所以导致了疯言疯语?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毕竟这个女人刚才还跟我坐在一起吃饭,我们还相谈甚欢。
  甚至于,我在她jin *这个房间之前,还想过能跟她稍微的发生点说不chu *口的关系,只是有* na *么稍微的想过。可是现在这种心情完全都没有了,留↓的只有对她的恐惧心了。
  “齐齐,是不是有些怨妈妈了,等你长大了就明White(颜色bai )了妈MD苦衷,你跟着爸爸生活上能过的更好些,不是妈妈不要你,妈妈答应你啊,一定回去kan你的。”这回她的声音仿佛大了一些。
  “就这样,你要好好学习,明天我们再视频,晚安,baby(bao bei )。”然后又是一阵沉寂,接着就响起了White(颜色bai )云有些压抑的哭声。
  我站在门边有些觉得突兀了,这个时候的心情真是复杂百味,原*| lai |*White(颜色bai )云是跟自己的儿子在视频,难怪她刚* na *么急切的奔到房间里去。估计这个时候她固定的每天都要跟儿子通视频聊天吧。
  试问有哪个做母亲的舍得不要自己的孩子,让孩子离开自己身边,这是割心之痛啊。White(颜色bai )云也是没有办法了,儿子跟着自己是要颠沛流离的,毕竟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在社会上讨生活是艰难的。
  我这个时候心里也有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帮White(颜色bai )云重新站立起*| lai |*,然后光明正大的夺回她自己的儿子。只是这些想法也只是暂时的,听着她在房间里发chu **| lai |*的压抑的哭声,我有些纠结自己要不要jin *去安慰她一↓。
  只是即使安慰了,她的情绪就一定能好转么,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不是* na *个系铃人,去了也无济于事。又在门边站了一会,然后就回到了客厅继续吃饭,虽然菜已经冷了,我也没心情继续吃了,不过装装样子还是必要的。
  果然,过了大概十分钟,估计White(颜色bai )云的情绪已经调整过*| lai |*了,有的时候哭泣是人最好fa xie 情绪的方法,只有痛哭过了,内心的郁闷和纠结才能得到释放和排泄,情绪也才会好起*| lai |*。
  “对不起,刚有点事离开了↓,你吃饱了么?我把饭菜再去hot(英文:hot,中文:re )一↓吧。”White(颜色bai )云走到餐桌边坐↓,然后kan着满满一桌子没有怎么动过的饭菜,有些歉意的跟我说。
  我摆了摆手,示意不要hot(英文:hot,中文:re )了,然后说,“你刚哭过?怎么了,心情不好么?”其实我是不想这么开场White(颜色bai )的,不过她现在的情绪虽然稳定了,但kan着还是有点郁郁寡欢的,我必须得帮她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否则,今晚还有什么kan头呢,毕竟我*| lai |*这里可不只是光为了一顿美味而*| lai |*的哦。White(颜色bai )云哪里能体会我的良苦用心,她见我问起,有些微赧的低↓了头,然后才掠了一↓脑后的头发说,“刚跟儿子视频了,他一切都还好,只是我有些想他。”
  “嗯,我也有过这种情绪,chu *去外面几天见不到儿子,心里也想。可一时的想我们要忍住,然后想办法把儿子接到身边长期陪伴才是王道,对不对?”我觉得自己在给White(颜色bai )云↓套了,让她往里面钻。
  其实这个套也不只是我给她↓的,估计她自己也想往这里面钻呢,否则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我设套成功呢。
  White(颜色bai )云微愕的抬起了头,不解我为何这么说,“我也想啊,可现在的状况法院是不会轻易把儿子判给我的。”
  我微微一笑,心里已经明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云的顾虑,“法院并没有说孩子必须随父亲啊,只是你现在的经济能力不允许而已,如果你自己的经济基础好了,孩子当然是跟你比较好。而且你老公现在有新家了,必然会添丁,到时候你儿子就更不好过了。”
  我这些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的,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但凡有些良知的后妈自不会对老公前任妻子上↓的孩子怎么样,但如果当自己的baby(bao bei )呱呱落di ,再怎么善良的女人也会分别对待。
  虽然电视剧后妈一度在湖南台hot(英文:hot,中文:re )播,但是* na *只是在演戏,为了附和大众的口味,所以导演就选了一些大众喜欢kan的题材。虽然有戏如人生之说,但后妈里的女主* gao *尚的情操在现实社会中确实是比较难找的。
  White(颜色bai )云的担心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了,所以就gan 脆直截了当的摊开*| lai |*跟她讲,“为了你的儿子,他将*| lai |*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成长环境,我们都必须去拼搏一↓。我拼搏也是为了我的孩子,你也是。”
  White(颜色bai )云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的话,她突然笑了,“能够碰到你是我的幸运,kan*| lai |*今天是个幸运(曰)ri ,不如,我们喝点酒吧?”
  难得美女有这个好兴致,我又怎么好拒绝呢,当然是点头答应了。“* na *我去把菜hot(英文:hot,中文:re )一↓,你等等我,马上就好。”White(颜色bai )云笑着乐呵呵的把菜端到厨房去hot(英文:hot,中文:re )了。
  kan着她前后判若两人的样子,我深感一个孩子对妈MD影响力有多么的重大,可怜天↓父母心,这句话说的一点点都不夸张。可能只有做了爸MD人才能体会这句话语里有多么深刻的感情吧。
  杨澜说,人的**中,先是生存,后是占有,爱与被爱属于更* gao *级的**。平(曰)ri 里为生存而挣扎,为**而竞争,而今天都在谈情说爱!
  我不能说她说的话有什么错处,人活着,如果连生存都困难了,还谈何感情,更不要说是爱情了。经常有为了面包而抛弃爱情的故事上演着,生存和占有是人最基本的**。
  这些个**几乎连刚生↓的小婴儿都知道要索取,她们从在娘胎里孕育成型的时候就已经慢慢的知道了这种**了。所以小婴儿↓di 的第一声啼哭就是告诉家人她饿了,需要吃东西了。
  我劝解White(颜色bai )云的正是这个意思,只有保证了她的生活质量,才有可能谈** fu **养孩子。法院不会把孩子判给一个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母亲的,更何况虽然这个社会是提倡男女平等的,但实际上我却没有kan到所谓的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