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章 帮你一把
  可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 na *么顺利,我是被顺利提名上去了,也因为前不久的市场考察推销环保餐具我完成的非常yuan *满,这也成为我一个有力的竞争条件,加之我之前也是做市场销售的,对这一块经验* na *是没的说了。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一直迟迟没有通过最后的决定,却也没公布中选人的名单。我决定主动chu *击,拨通了于董事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语气也没有以前的笑意了。
  “于大哥,很抱歉打扰你了,你忙么?”
  “哦,秦老di 啊,你是*| lai |*问我关于竞选的事吧?”姜还是老的辣,我都还没开口问他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是的啊,kan这么些天了,所以问问究竟你们上层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确实有些jin 张了,要不也不会冒然找上他。
  “是这样啊,你部门总监杨倩是不是跟你有过节?最后决定不了啊,她* na *一关过不去,说你jin *公司工作时间不长,不足以担任此岗位,或者你去跟她(gou)通(gou)通?”于大哥有点询问的意思。
  我猜想他也是没办法了,找杨倩?估计也没戏吧,她一向都讨厌我的,怎么可能允许我有提升的机会呢。我暗自叹气。
  “现在都没人能决定这个事,只能暂且搁置,等杨总经理回*| lai |*再说了。”于大哥也叹了口气。
  “杨总经理?我又不认识她,她回*| lai |*对我有帮助么?”早听闻杨董事长在修养病,公司大小事务都交由他女儿杨大小姐在处理,这个大小姐行事作风从*| lai |*不按牌理chu *牌,公司里几乎没几个人能见到她。她回*| lai |*能改变什么么?
  “秦老di ,你先不要着急啊,我会帮你一把的,放心啊。”
  跟于董事挂断电话后,我思考了大约五分钟,最终还是决定去敲杨倩办公室的门。
  “请jin *。”清脆有力的女声透过木门传chu **| lai |*,我突然感觉有点jin 张,但已经是迫在眉睫了,不得不发。
  jin *去后,坐定,杨倩突然开口了:“是因为竞选的事情*| lai |*找吧?”对面的女人依然* na *么美丽夺目,一脸的镇定自若,我真想撕↓她的这层面皮,kankan底↓伪装的真实。
  “是的,杨总监,我坦White(颜色bai )说,对这个工作岗位非常期待,根据我个人的条件和专业实践经验,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胜任的,您能给我个机会么?”为了美好的将*| lai |*和生活,我决定豁chu *去一回。
  “我承认是不怎么喜欢你这个人,知道为什么?”杨倩kan着自己洁White(颜色bai )修长的手指。“酒吧的事情我其实早已经忘记了,但你不应该和她有牵扯不清,所有跟她有关系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她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根本没有kan着我说话,说到最后,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了。这一刻的她,有点多愁善感和忧郁的神色。
  “你一定很奇怪我这么说吧?只能算你倒霉,在警察局她为什么要救你?”杨倩突然抬起头*| lai |*chong *我说。
  “救我?谁,是杨微?她说的是杨微?”难道她跟杨微认识?两人还有仇。
  “呵,她还让你直呼她的名字,不错,你们关系kan*| lai |*是不一般了,* na *我就没对付错人,你chu *去吧,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杨倩变得很愤怒的语气说道。
  “你总得让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吧,我认识她有错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当面说清楚,何必牵扯上旁人呢?”我觉得特别沮丧,真不知道杨微是我的福星还是祸星。
  “这么跟你说吧,我跟她有很深的仇恨,如果你想活命,就尽量离她远点。我话说到这,你相信与否,悉听尊便,你可以走了。”杨倩的神情非常严肃,语气冰冷,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我*了*鼻子,整个人还在迷惑中,但kan杨倩的表情表示不想再谈。我退chu *了她的办公室。
  我想自己这一生大概是完了,在龙华集团是没什么光明前景了,谁能跟总监斗法呢?即便于大哥有心为我,恐怕也有心无力吧。我开始觉得人生是灰暗的,太灰暗了。
  就在我沉浸在失落的情绪中度过了几天难眠的(曰)ri 子,跟亲亲小漫###也心不在焉的时候,突然公司人事通知我,我竞选上综合部市场主任了,靠,这个晴天霹雳还真把我给震倒了。
  原*| lai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峰回路转,柳暗flower (hua )明又一村的说法,并且真真切切发生在我身上。
  同事们都过*| lai |*恭喜我升迁,之前讽刺我的,给我脸色的,或者* na *些从没注意过我的,都围在我身边,一齐向我道喜,我却* gao *兴不起*| lai |*。突然就感觉一↓* gao *兴不起*| lai |*,连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心中一直有个谜团没有(jie kai),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杨倩都不得不放弃对我的攻击举了White(颜色bai )旗,难道真的如于董事所说,是因为总经理回*| lai |*了,我才反败为胜。可我跟素未谋面的总经理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她为什么要帮我?我竞选上这个综合部市场主任,到底是好还是坏?
  我突然急yu (谷欠)kan到杨倩的表情,kankan她此时是不是气的huo *冒三丈,青筋直冒,可毕竟人心都是脆弱的,我的心更脆弱,我没把握再承受一次杨倩的怒huo *,所以没敢再去敲* na *扇门。
  同事说晚上给我庆祝,我本想委婉di 拒绝,本*| lai |*就不确定的事,没必要大肆张扬,但于董事突然*| lai |*电话,说晚上一起过*| lai |*给我庆祝↓,还将带*| lai |*一个神秘人物,我有点惊讶,不解这个公司我还认识别的什么人。但于大哥既然说要*| lai |*,我没理由拒绝,便答应了大伙的请求。
  在这当儿,杨倩让助理过*| lai |*通知我去她办公室拿个文件,让我拿去楼上总经理办公室交给她。我正奇怪怎么让我去她办公室拿文件,我早已不是助理了,但未免惹huo *她,想想也是顺人之便,就jin *去了。
  杨倩办公室我很熟悉,很快就找到她要的文件,我瞄了一眼封面,龙华集团* gao *度机密几个大字把我眼都晃flower (hua )了,便没敢多kan,马上奔楼上去。敲门听到让我jin *去的声音我觉得有点熟悉,谁知道jin *去后kan到的人更是让我差点惊得差点泪奔。
  “杨微?”我大惊chu *声道。还是一头俐落的短发,穿着职业装,更增添了动人的成###* xing *mei (鬼末)力。
  “是我,秦天穷,恭喜你升任综合市场部主任一职,希望你继续努力。”杨微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我还没缓过神*| lai |*,她得这翻勉励之词我自然也没听jin *去。
  杨倩不甘寂寞的*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嘴,“哎呦,原*| lai |*你们两人认识啊,还是旧相识啊,杨总经理,他都直呼你名了,kan*| lai |*这关系不浅啊,难怪……”说完,还意犹未尽的怪笑了两声。
  这当儿,我终于清醒过*| lai |*,快速的整理了↓思路,原*| lai |*杨微就是龙华集团的总经理,kan杨倩说话的意思,自己这次升迁多半是杨微帮的忙,难怪杨倩都没辙。
  只是杨微为何要帮自己呢?还是为了三十万的债务?我暗自笑自己小家子气,龙华集团的总经理会在乎这点钱?
  “秦天穷,你把文件放↓,先chu *去吧,我和杨总监还有要事商量。”杨微并不正面与杨倩起chong *突,kankan,这就是总经理的气度,哪是我们平民小辈能比拟的,我朝杨微恭敬的点了点头,接着斜视了杨倩一样,kan到她变得铁青的脸,然后抬头ting *xiong 的走chu *去。
  知道是杨微帮助了自己后,我心情澎湃了十多分钟,想起晚上的庆祝,肯定杨微也回*| lai |*,说不定于董事说的神秘人物就是她了,我突然莫名其妙的* gao *兴起*| lai |*,比听到自己升迁还要* gao *兴。
  一整个↓午都没见到杨倩总杨微办公室chu **| lai |*,估计是要事还没商量完。我赶jin 忙完手头的工作,准备晚上happy一↓。我犹豫过要不要打电话告诉张小漫自己升迁的事情,如果说了,晚上的庆祝会她肯定也想*| lai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想让张小漫chu *现在同事面前。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男人心在某种程度上说,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庆祝会是在公司内部餐厅举行的,形式有点像自助餐,只是多了很多音乐和舞蹈,可以唱歌跳舞,啤酒美女,这些美女当然指的的是公司的女同事啦,可不要想歪。
  没想到平时严肃认真的同事们放开的时候都很high,领带歪着,衬衫从西装ku 里扯chu **| lai |*,半吊着,踩着凌乱的舞步,这些个平(曰)ri 道貌岸然的(jia huo ),一个个都化身为狼人了。
  我死盯着门口,希望kan到于董事和神秘人物chu *现,更希望……所以一口啤酒都没敢尝,上班时是什么形象还是什么形象,端坐着。
  正当我冥想着拉着一个熟悉的美女入怀,轻拥舞步时,突然门口一阵吵闹声,我转过头,怎么警察大哥也*| lai |*窜门了?
  只见二个警察帅哥一左一右朝我走过*| lai |*,这架势莫不是*| lai |*讨债的,呃,最近好像只有杨微一个债主,难道是以前的风流债?哪个少妇的老公吧我告了?记忆中我也只精神方面chu *过轨……
  正胡思乱想当儿,警察帅哥已经在我面前站定,“你是秦天穷么?”
  得到我的肯定后,“请跟我们走一趟。”这两警察帅哥说话还真利索,丝毫不拖泥带shui *的。
  我能说不么?虽然我是冤枉的,虽然我倒现在都还☆ɡao 扌高☆不清发生了什么状况,但警察的威严是不容丝毫损害的,我要么配合,要么被捕。我选择前者,在公司所有同事的窃窃si 禾厶语和怀疑的目光中我坦然的被铐着踏chu *了公司的大门。
  这回没有一个叫杨微的女人路过顺便救了我,于是我被修理的很惨,* na *个程度相信大家都不会想知道,我就不lang费口shui *了。
  上次jin *警察局,算是我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但至少没蹲过监狱,这次可是连本带利都给讨回*| lai |*了,不仅jin *了监狱,而且还是整个警察局最恐怖的一个牢房。
  都说jin *了监狱后,不是坏人都会跟坏人靠边。我算是见识到了。不是说监狱不可以xi 口及烟和赌博么,才一jin *去,就被人塞了根烟在手里,我想拒绝,对面的老大盯着我恨不得把我吞↓肚的表情使我没敢这么做。
  象征* xing *的吞云吐雾了几秒钟,然后被人拉着去赌钱,我是赌神啊,兴致一被挑拨,就斗志昂然了,赌了十把都是我赢,我都不好意思再赢的时候,一个拳头揍了过*| lai |*,接着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我一顿狂揍,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