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1章 打破沉默
  众人都惊讶的kan着这一幕,当然对这些个情况已经了然于心了,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公交车上是最为常见的。只是不常见的是今天chu *了一个见义勇为的捉贼英雄,指的就是我了。
  我把钱包递给White(颜色bai )云,好一段时间不见了,原本以为都快忘记了她的时候,居然又冒chu **| lai |*了。此刻她也kan到是我在帮她捉贼,连忙chong *我感激的点头致谢。
  小偷此刻人赃并获自然么有什么话说,我拨通了丁亮的电话,让他随便派个人过*| lai |*把小偷带走。只是在我把这些事情都讲述清楚后,这小子居然chong *我贼贼的一笑,“敢情你见义勇为的对象都是大美女啊,这个美女长得如何啊,比* na *个叶子jiao (女乔)……”
  这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他* na *边仿佛是响起了一个女声,然后就听到丁亮的的声音,“老婆,我不敢了,不就随口* na *么一提嘛,你不要当真了,老婆……”电话挂断了,我kan着嘟嘟冒音的电话忍不住摇了摇头。
  男人结了婚后就都成了老婆奴了,虽然别的男人我是不知道,但丁亮这个一世英雄算是栽倒在王敏的手里了。且不说每次chu **| lai |*要向老婆大人请示汇报,单打个电话都要受到老婆的监视,要是我,早离婚了。
  不过说归说,如果小漫真的对我这样,我也无怨无悔,谁让我喜欢这个女人呢,所以男人啊,有的时候是自作孽不可活。婚姻就犹如坟墓,有的时候一脚踏jin *去了,就永远都chu *不*| lai |*了。
  这厢丁亮挂断电话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衣过*| lai |*接收人了。这个###衣我kan着有点陌生,不过他跟我说是丁副局长让他*| lai |*接人的,我就深信不疑了,然后放心的把小偷交给了他。
  这小偷倒是蛮横的,整个被抓的过程就说了* na *么一句对White(颜色bai ),其它时间久当我不存在似的自己闭目养神着。我把他交给了便衣后,他临走前居然chong *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得意洋洋的跟在便宜后面走了。
  我隐约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chu **| lai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所以只能随他去了。在小偷和便衣都离开后,White(颜色bai )云有些腼腆的kan了我一眼,然后低着头再次道了声谢谢。
  其实我跟她的关系并不像现在所kan到的* na *么生疏,早之前她还是我助理的时候我们浓情蜜意的不知道White(颜色bai )天black(hei )夜。再之后虽然是偷情,但我们都还相处颇为愉快的,只是许久不见了,所以感觉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而已。
  “最近还好吧,好久没见你了。”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White(颜色bai )云点了点头,抬起头kan着我说,“我还好,你呢?工作如何了?”自从辉煌实业离职后,我就一直没再找工,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好去处,南珠是我未*| lai |*的工作重心。
  White(颜色bai )云是不知道我这些的,她kan我大White(颜色bai )天的还坐着公交车四处乱逛,以为我还没有找到工作,故有些担心。她的语气也有点担忧的问了我* shang * mian ** na *些话,kan着她真诚的脸,我有些感动。
  这个女人在我的生命中也扮演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她的温* rou *似shui *,多情善良给我留↓了很深的印象。只是我们两的身份注定了我们不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一起,即使有情也只能偷情。
  “我还好,你不用担心,稍后我就去别的公司上班了。你现在的工作如何?你老公对你好么?”上次听她说老公跟她闹的不愉快,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和好了没有,还有本*| lai |*想介绍她去辉煌实业继续当我助理的,这戏也散了。
  “离婚了,儿子归他和现任老婆** fu **养,我现在失业中,没找到合适的工作。”White(颜色bai )云倒是好不忸怩,一口气跟我说了全部的情况。
  这个可怜的女人,我有些为她感到惋惜,她老公绝对是被灰尘蒙蔽了眼睛,居然连这么一块美玉都么有发现,拥有过也不知道珍惜。不过这样的男人在现实社会中的确不少见,而很多好女人因此而遭了罪。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失意中的White(颜色bai )云,只好默默的陪她沉默一会。突然我心生一计,“既然你在这边已经没有了家,不如随我去别的di 方开始新的生活吧。”
  听到我这么一说,她立马抬起了头,然后kan了我一眼,又Red(* hong *)着脸低↓头去。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自己话里的语病了,这样说不是摆明了向人家姑娘求婚么,可我实在不是* na *个意思,我是想说让White(颜色bai )云随我一起去南珠工作,再做我的助理也可以的。
  毕竟她泡的薄荷味道的咖啡我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忘记,从刚开喝的不习惯到现在的有些想念,这就是一个感情酝酿的过程。所以说我跟White(颜色bai )云还设有比较深厚的感情的,kan到她受苦,我心里也不好受。
  “你误会了,我是说我准备去南珠工作,你可以跟我一起去,kankan是否有合适你的职位。”我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了,毕竟南珠* na *边的公司我也不是很清楚,对于人员调配方面谁知道冯董事长有没有安培好合适的人选呢。
  但我一早也跟冯董事长说的很清楚,到了* na *边一切的经营决策我必须自己拿主意,不能让人随便的gan 涉我的决策。当时冯董事长也是同意了的,所以如果我给自己找一个助理,这也不算是喂饭我们之间的协议吧。
  不过这些我打算先不跟White(颜色bai )云说,因为到了* na *里究竟会如何,我心里还是没底。不过White(颜色bai )云听到我这么说,抬起头*| lai |*,我kan到了两眼中的失望,有些失落吧,她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所以现在听到我纠正过*| lai |*了,就有些失落了。
  “恩,谢谢你的建议,我也打算离开这个伤心di ,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只是有些舍不得我的儿子。”White(颜色bai )云是比较顾家的人,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自然是放心不↓。
  “这样吧,我回这边探亲的时候就叫上你一起回*| lai |*。我们隔一段时间就回*| lai |*kan望自己的亲人,这样工作和生活两不误,你kan可好。”我就会是在引诱着White(颜色bai )云答应我的建议。
  其实带着White(颜色bai )云去对我*| lai |*说是弊大于利的,首先就不知道怎么跟张小lang解释,他现在对于杨氏其他二姐妹就耿耿于怀了。kan不得我跟他姐姐小漫以外的女人有好的关系,所以,如果让他kan到了White(颜色bai )云,自然又是不* gao *兴了。
  其次还有徐静,* na *个妖精般的女人,明为协助我工作的,但其实我知道她是冯董事长派*| lai |*监视我的举动的人。可正如书中所说,即使你明知道了结局,还是不得不走↓去,这就是你的命。
  我即使知道徐静是卧底和密探,还必须和颜悦色的跟她打好关系,因为到* na *里一切都要靠她*| lai |*协助我了。她是一个女人,美丽的女人,所以见到White(颜色bai )云这样风情万种美丽大方的女人chu *现在我面前,她自然就会有危机感了。
  虽然我*不清她对我的感情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但这个险还是冒不得的,所以思前想后的,我还是不能对White(颜色bai )云明说让她去做我的助理,而只是说给她介绍工作,让她跟我一起去南珠。
  单就我这样说,她已经很是感激我了,然后问我吃过饭没,说是请我吃饭以表谢意。其实我是有点想念她的手艺了,毕竟在之前偷情的(曰)ri 子里,我可是天天都能品尝到她的美味啊。
  但她说要请我吃饭,也没说去哪里吃,我总不能直截了当的说,“去你家里吃吧,我想念你做的饭菜了。”通常一个男人这么说,就代表了一个意思,他想勾搭这个女人上床,其实他想念的不只是她做的饭菜,还有她的body(* shen | ti *)。
  虽然我也是有* na *么点想念她的body(* shen | ti *),但绝对是远远的低于想念她的手艺的程度的。或许是心有灵犀吧,经过一个超市的时候,她突然口里念念有词,“好久没有↓厨做饭了,不如就buy(中文:gou mai)点菜我回去做给你吃吧。”
  我是求之不得啊,连忙答应了↓*| lai |*。只是刚刚才吃过一碗大补汤,现在又吃美女煮的佳肴,不知道会不会撑爆了肚子。但此时容不得我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在White(颜色bai )云的带领↓,逛了一个个摊位,然后buy(中文:gou mai)齐了所有的做菜材料。
  结完帐后,kan着满满两大包东西,我有些惊讶难道这就是我们呆会要解决的佳肴?只是这也太多了吧,难道她是打算喂猪还是邀请了别的朋友过*| lai |*一起吃,不会是她老公吧。
  我有些揪心的想着,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chu *了口,“这些个材料都是我们呆会要↓肚的?也太多了点吧。”
  White(颜色bai )云微微一笑,“你别kan现在多,等做chu *一桌子菜*| lai |*,全部都用的到,少一样都不行。”听她这么说,我也只好随遇而安了,White(颜色bai )云把我领到了她原*| lai |*的家,还算她老公有点良心,没有把她赶得无家可归,这个家留给她作补偿了。
  White(颜色bai )云的这个家我是太熟悉了,所以jin *了家门后,我自动自发的开始帮White(颜色bai )云提到了厨房。kan着她系着围裙,开始围着灶台忙碌起*| lai |*,我有些感到甜蜜的感觉。
  可能我是一个比较典型传统的男人,就喜欢kan自己的女人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而忙碌穿梭在灶台间的样子。这个时候的女人很有mei (鬼末)力,一种说不chu **| lai |*的美。
  White(颜色bai )云此时就给了我这种感觉,让我很想上前拥抱她一↓,只是拥抱什么都不做。不过我还是把这种感觉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深处,然后蹲了↓*| lai |*跟她一起择菜。
  “不用忙乎了,你去客厅kan电视吧,等饭好了我叫你。”White(颜色bai )云舍不得我弄脏了手,只催我去客厅kan电视。
  我又开始感动了,这样的情况只有小漫对我做过,每次回到家里,我都要到厨房kankan,然后小漫就会催我chu *去,说厨房里油烟多,要注意别呛着了。
  其实哪个美女不爱美,没有天生喜欢jin *chu *厨房的女人,毕竟厨房的油烟味可是很损伤女人的面部皮肤的。我就kan到很多女人不肯jin *厨房的原因,是担心自己的脸被油烟给熏black(hei )了。
  所以愿意jin *厨房给自己洗手做汤羹的女人不多了,如果是男人,就应该珍惜。我kan着White(颜色bai )云的一举一动,是* na *么的娴熟淡定,仿佛有一种指挥千军万马而毫不慌乱的气概。
  “*| lai |*尝尝我刚做好的酒酿小黄瓜。”White(颜色bai )云突然端着一盘绿油油的黄瓜块朝我走过*| lai |*。我刚想入神了,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整chu *一盘凉拌菜了,真是刮目相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