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40章 没有意义的事情
  “你跟我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从实招*| lai |*!”这个时候才想起要问我这个事,还真是有点反应迟钝啊,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想。
  反正茹钟娟也是当事人,只要她不发话,我可以装作听不见,kan茹小mei(女眉)能拿我怎么滴,嘿嘿。果然,茹钟娟马上就接口了,“你能不能安分的吃好饭,就不能停一↓不说话么?”
  “姐,人家* na *也是关心你,你是不知道,这个小子……”茹小mei(女眉)突然tuo *口而chu *什么,然后又及时的停住了口。她想说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不会是想把我们之间的前尘旧事也抖落了chu **| lai |*吧。
  chong *动害死人啊,我这厢有点着急了,幸好这个丫头及时住了口,要知道我刚刚才跟她的姐姐上了床。如果这个时候她爆料说我也跟她**过,拿我还能安然无恙的走chu *这个屋子么。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不过kan茹钟娟老神在在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茹小mei(女眉)的话她听在了耳里,可丝毫反应都么有,还在喝着碗里的汤。
  我也定↓心*| lai |*,开始朝着碗里的汤jin *军,这个汤还真是不错啊,滋阴补阳,是一个好的补药,不能lang费了。可就是有人不让我喝的舒心,她见一招不成,便又开始了第二轮攻击。
  “秦天穷,你答应我的事情呢,怎么样了?”茹小mei(女眉)这说话的口气让我很想把她从餐厅里丢chu *去,难道我是她的小di 或者使唤佣人么,这样说话的口气让我根本不想答话。
  见我半天都不吭声,她急了,“我问你呢,black(hei )影到底在哪,他怎么还不*| lai |*见我啊。”说实在话,我要是black(hei )影,被这样的主缠上,也宁愿一辈子都不chu **| lai |*见人了,能躲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了。
  被茹小mei(女眉)*得急了,也是为了气气她,我索* xing *就tuo *口而chu *,“black(hei )影↓个月结婚了,你没戏了,放弃吧。”说完这句话,kan着对面美女惊骇的表情,我有些后悔了,指不定呆会得有什么惊涛骇lang的事情发生呢。
  其实这个时候走为上策,只是就这么灰溜溜的走掉,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损一个男人的尊严的。反正是black(hei )影要结婚,跟我是无半点关系吧,我用不着害怕,镇定,镇定。
  话是这么说没错了,可真的轮到自己头上*| lai |*了,kan到此刻茹小mei(女眉)咬牙切齿的表情,我还是有点担心的。禁不住吞咽了口口shui *,刚刚喝汤的美妙zi wei 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瞟了一眼茹钟娟的位置,这位女侠,还是老神在在的坐着一动不动。
  kan*| lai |*救助无门,还是要自己解决眼前的这个麻烦事。“其实你也不必伤心,如果真的喜欢他,还可以继续追随。如果只是玩玩,就没必要当真了,他结婚了,你再找更好的就是了。”
  我本是好意安慰她,谁知道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她突然就转过脸*| lai |*恶狠狠的kan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是不是你告诉black(hei )影让他假意结婚*| lai |*欺骗我的?是不是你在里面捣鬼?”
  我在里面捣鬼?天可怜见,我连black(hei )影的面都没有见到,只除了* na *次冷颜玉受伤的一次。而且我就算见到black(hei )影,他也不会听我的啊,我跟black(hei )影可是势不两立的对头啊,因为冷颜玉的关系,他现在估计都想杀了我的心都有。
  可是这些我怎么跟茹小mei(女眉)解释的清楚呢,再说我即使解释清楚了,她难道就会相信么。为了不要自取其辱,我还是决定三缄其口,kan她怎么反应吧。
  “你们都是坏人,都想骗我,都想骗我,我是* na *么好骗得么,black(hei )影,你给我等着瞧,我不把你* na *闹个天翻di 覆就不信茹。”茹小mei(女眉)很凶狠的说,我还从*| lai |*没有kan到过一个美女的脸上现chu *这种凶狠的表情。
  “小mei(女眉)?你该醒醒了,人家都已经快要结婚了,你再追着人家不放没有任何意义啊。即使你真的让对方受到了惩罚,你的心就开心了么?你会幸福么?”茹钟娟终于开口了,还真是句句珍珠,每句话都说到了她sister(* mei mei *)的要害。
  “这个男人都是这样的,喜新厌旧,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既然对方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又何必苦苦的纠缠,还不如宽大一点,当是给自己一个崭新的生活,放过对方,同时也放过自己,好么?”茹钟娟不去做导师太lang费人才了。
  茹小mei(女眉)突然抬起了头,“姐姐,你不明White(颜色bai )的,你不明White(颜色bai ),你什么都不懂……”说完这些,她突然飞快的从椅子上拿起了自己的小包,然后擦了把眼泪,夺门而chu *。
  这一连窜的动作实在*| lai |*的太快,我们都*| lai |*不及阻止,我yu (谷欠)追chu *去,其实也确实是想回家了,只是想不到更好di 理由*| lai |*跟茹钟娟说,她kan起*| lai |*不想我走一样。所以就相处了去追茹小mei(女眉)为名,其实自己溜回家为实。
  只是我的脚才刚到门边,突然茹钟娟就扑了上*| lai |*然后从后面用hands(* shuang * shou *)搂住我的腰,“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有了新人忘旧人?你走chu *了这个门,还会记得我么?”
  真是没有想到这么感* xing *的话居然是从她嘴里说chu **| lai |*,头先在chuang shang 的疯狂是我吃惊的,跟现在的婉约表情简直截然不同嘛。我还*| lai |*不及反应,她倒是更搂jin 了我一些。
  “这个,你先放开手,我要回家了,以后有机会再见面了。”我想告辞回家。
  “你要走了么?是回老婆孩子* na *里去,也对,孩子老婆还在家等着你呢,快回去吧。”她这自问自答的方式我也真是不习惯啊,她不会是舍不得我走吧,汗滴滴,这↓就闯大祸了。
  我本意也是跟茹钟娟玩玩,反正她又不是玩不起,其实刚开始也是她主动的不是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觉得自己酒量应该没* na *么差得,才喝几杯就倒↓了。
  虽然是迷惑着这件事情,不过自己醒*| lai |*也没亏什么,反而有了一个美女陪睡,也就不多想了。可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美女居然会对自己动心,这可是我未预料到的事情。
  “你一早就知道我有孩子老婆的,所以我们现在说这些都无意义,不是么?”我试着开导她,希望她能明White(颜色bai )我的心理想法。
  “恩,我知道的,当然了,我不会纠缠你的,只是真的有些舍不得你走。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么?”茹钟娟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自问自答。
  我本*| lai |*就不知道这种情况之↓应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索* xing *就不回答了。等着她自己透露谜底,果然她接着说,“男人最应该有的就是担当,你有担当,对家庭和老婆孩子,对朋友都是如此,所以,放心吧,我不会阻拦你回到老婆孩子身边的。”
  我算是有点放心了,她既然能思路清晰的说chu *以上的话*| lai |*,证明她此刻的理智还在,我也能安然的离去了。是女人都会为感情所迷惑,从而做chu *一些让自己都感到疯狂di 事情*| lai |*,最终这些行为都会有损人不利己的成效。
  能做我身边的女人,自然是不能有这些缺点的,否则还怎么算是我喜欢的人呢。茹钟娟总算是我有些喜欢的女人了,她说了* na *番话后,就放开了手让我离开,我当然是毫不停留的离开了。
  只是在走chu *了* na *栋楼之后,我老感觉后面阴风阵阵,凉飕飕的,难道是有人在背后咒骂我?不想了,还是赶jin 回家要jin ,从家里chu **| lai |*都一天一夜了,还指不定小漫她们怎么担心我呢。
  我这回没有选择打的士了,而是坐上了大巴,毕竟我也不是有钱的主,打的士这种奢侈的交通工具还是让有钱人*| lai |*做吧,我老实坐公交车比较靠谱。
  可难得的一次坐公交车,我居然kan到了一个扒手偷东西。你说这扒手好死不死的居然在我眼皮子底↓偷东西,真是世风(曰)ri ↓人心不古啊,这样的小偷居然也能光明正大的上了公交,难道中国的法律就这么不健全么?
  我在质疑中国的法律的同时,小偷已经从一个女人的宝宝里成功的夹chu *了一小钱包*| lai |*,kan着* na *钱包鼓鼓的样子,估计有不少money吧。其实这个时候我跟小偷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如果chong *过去,不仅不能人赃并获,还可能撞倒人。
  该怎么办呢,眼kan着小偷就要成功的把钱包装jin *自己的口袋了,这个时候我突然发chu *了一声大叫,“老婆,你怎么在这里?”我这一叫引*| lai |*了众人的观望,然后我的手直指着对面的* na *个被偷包的女人,其实我连人家样子都没kan清楚。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大婶了,虽然从侧面kan身材确实是不错,但身材跟脸蛋是不成正比的,希望她年纪不要太大才好。众人又齐刷刷的顺着我手指的方向kan过去,一齐kan着* na *个女人。
  而此刻站在女人身边偷了她钱包的小偷也不自然的yu (谷欠)挪动步伐向别的di 方走去,终究是做贼心虚啊,他的手放在兜里,估计这个时候女人的钱包还在他手里攥着呢。
  我有些计谋得逞的心喜,正准备靠近去抓住小偷,可就在这个时候,被偷了钱包的女人突然也大叫起*| lai |*,“我的钱包不见了,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难道?我还*| lai |*不及细想,在女人一阵抓小偷的惊呼中,车内的众人挤成一片,大家都争先恐后的翻kan自己的钱包和手机在不在,哪有空理会这个女人的叫唤。
  而就在这个时候,公交车到站了,车门大开着,“司机不要开车门,我的钱包不见了,小偷还在车上。”这个被偷钱包的女人倒也不笨,还知道靠司机的力量*| lai |*找回这个钱包。
  只是这个时候叫唤已经晚了,车门已经打开,而且小偷正准备第一个窜↓去。此刻我也挤到了女人的身边,然后顺手抓住了小偷的手臂,反手一扭,就把他的手拷到了背后。
  “你gan 嘛啊,怎么打人呢,大家kankan啊,这人跟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乱打人,”这小偷还真是惯偷*| lai |*的,学会了先声夺人这一招,kan*| lai |*还是个颇有谋略的主。
  我不动声色随便施展了一点手段,就把他兜里的钱包掏了chu **| lai |*,当然我的这一动作绝对是在众目睽睽之↓jin *行的。所以当钱包从小偷兜里掏chu **| lai |*的刹* na *,失主也就是* na *个女人大叫了一声,“我的钱包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