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39章 不许叫!
  啊?我见她sister(* mei mei *)茹小mei(女眉),还是在她家里,在跟她翻云覆雨过去后?虽然我不知道茹钟娟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就这么不介意我跟她的关系让茹小mei(女眉)知道么?不过即便是如此,我也不想在这样的前提↓见到茹小mei(女眉)。
  所以我婉拒了茹钟娟的建议,然后从chuang shang 爬起*| lai |*,开始穿衣服。
  “你就这么急迫的想从我身边离开,不愿再与我相处了啊?”这个女人真是豪放,她居然就这么**luo 的站起*| lai |*,不着寸缕的身子缓缓的**着,缓步移动到了我跟前。
  kan着她xiong 前**的鼓起还有两个鲜Red(* hong *)的草莓,我的胃口又开了,而且这个时候她把香唇送了上*| lai |*。我吞了口口shui *,顾不得自己还没漱口便急忙贴了上去。
  我的本意是穿好衣服就离开的,当然能吃过早餐再走就更不错了,毕竟茹钟娟家的管家煎的荷包蛋还是一流的。只是阴差阳错的,在我跟茹钟娟又再次的**后,我们居然疲倦的沉沉睡去。
  这一睡就睡了一个上午,ml这东西还真的是害人不浅,我感觉自己body(* quan | shen *)的力气都被抽离光了,醒*| lai |*的时候,肚子唱着空城计不说,连眼睛都是耷拉着睁不开*| lai |*。
  果然书上说的没错,有一种狐狸精就是专门靠采阳补阴*| lai |*让自己修道成仙,我估计自己就成了* na *个可怜的被采阳补阴的主人。
  当茹钟娟神清气shuang XX大XX的站在我面前,而且是笑脸盈盈的给我送*| lai |*换洗的衣物时,我就有这种感觉了。上天真是不公平啊,同样是纵yu (谷欠),可这女人身上一点都kan不到纵yu (谷欠)后的痕迹,反倒是自己,一脸的颓废。
  真是有些不甘心啊,难道是自己最近的功力退步了,否则怎么会在她身上就这么落败呢?还是她真的是狐狸精投胎,专门*| lai |*xi 口及取男人精华的?我胡思乱想了一↓,决定还是先穿衣服要jin 。
  大大的打了个呵欠,我道了声谢然后接过了茹钟娟手上的衣物,就在我爬起*| lai |*准备穿衣服的刹* na *,突然一个惊讶的女声响起*| lai |*,“姐姐,秦天穷?”
  果然chong *动是魔鬼啊,我就是因为chong *动种↓了不该有的因,从而收获现在让人悔不当初的果。
  如果我是甲乙己就好了,或者阿q也不错啊,这样都能qiao *起尾巴把头藏在沙漠里,起码不用面对自己不想面对的人和物。
  现场的尴尬气氛肯定存在的,我有点不敢正视茹小mei(女眉)惊讶yuan *睁的眼睛,赶忙爬了起*| lai |*先把衣服穿好是要jin 的事。可没等我穿好衣服,这妮子突然chong *了过*| lai |*,一把扯过我的衣服,丢在了一边。
  “啊,非礼……”我还只*| lai |*得及喊这两个字,嘴巴立马就被人hands(*yong * shou *)捂上了。
  “叫什么叫,再叫就把你阉掉。”天,这可是活生生的威胁啊,茹小mei(女眉)什么时候成了宫里的人了?一开口就是要阉人命根子,有些怕怕的kan着她,我不敢再叫了。
  “* na *个,起码也让我把衣服穿上啊,”我有些后怕的说,真担心这女人一疯起*| lai |*,朝我* na *话儿折腾不休。
  “穿衣服?我都还没有问清楚你和我姐到底怎么回事呢,可不能让证据给湮没了。”茹小mei(女眉)振振有词的说。
  我的内心一阵的哀号,这是什么逻辑啊,敢情捉奸的人都变聪明了。为了不淹没这个唯一的证据,我只好被当作展览物般赤身**的站立在两个大美女跟前,让她们参观个够。
  而这个时候茹小mei(女眉)的双眼也没丝毫羞耻心的在我周身四处打量着,还啧啧的回应,仿佛夸我身材不错一样。连我这个身经百战的大男人都有些吃不住了,这妮子居然还是不知廉耻的用色迷迷的眼光注视我的**。
  其实说luo 倒也不是luo 的* na *么的彻底,我的腰间在↓床的时候为了防止曝光还特意围了一条浴巾的。这条浴巾chu *现的时机真是刚刚好,估计是早上跟茹钟娟打野战的时候从浴室给带到chuang shang 的。
  所以这个时候我是很庆幸自己有这条遮羞的浴巾的,如果没有了浴巾该多险啊。虽然我不介意跟女人**相对,也不介意彼此窥视对方的body(* shen | ti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被两个大美女直视还是有点尴尬的事情。
  “小mei(女眉),别闹了,让他穿上衣服吧,别再感冒了,* na *多麻烦啊。”茹钟娟chu *声帮我说话。只是她现在的说话停在茹小mei(女眉)耳朵里估计是没有啥效应的。
  果然,茹小mei(女眉)狡猾的一笑,“姐,你现在都还没跟人家怎么样,胳膊肘就偏向了他* na *边,这万一他对你不是有心的,你不得哭死啊。”
  “你这死丫头瞎说什么,让人家穿上衣服,我懒得跟你说了。”茹钟娟被她sister(* mei mei *)说的不好意思,玉脸**,然后yu (谷欠)走chu *门去。
  “喂,我的衣服……”汗滴滴,我的衣服可都在她手上啊,她这么一走,我还怎么穿衣服啊。情急之中我yu (谷欠)上前去要回自己的衣服,就在这个时候,茹小mei(女眉)调皮的在我腰上一扯,居然……把我围在腰间本*| lai |*就松松垮垮的浴巾给活生生的扯了↓*| lai |*。
  这个时候我真的是yu (谷欠)哭无泪yu (谷欠)诉无声了,这是什么状况啊,本*| lai |*是想去拿回属于自己的衣服。可没有想到,衣服还没拿到手,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被人扯没了。
  如果我是一个大姑娘,此刻肯定是坐在di 上要死要活的哭个不休了。可惜我不是啊,所以还是得必须维持自己身为男人的一点自尊。
  然后在这声叫声响起*| lai |*的时候,我已经快速的做了个动作,很迅速的闪到了茹小mei(女眉)的Behind(shen hou),两手箍住了她的脖子。我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她扯↓我的遮羞布而要实施报复,而是为了重新找一个遮羞布。
  而此刻茹小mei(女眉)就比较适合做这块遮羞布,虽然她比较jiao (女乔)小,但遮挡我的重要部位还是绰绰有余的。而就在我闪到了茹小mei(女眉)的Behind(shen hou),此刻茹钟娟的身子也转过*| lai |*了,她到现在还没分清楚状况。
  “啊,你们?你gan 嘛躲在小mei(女眉)的Behind(shen hou)?”这丫的敢情是忘了手里还拿着我宝贵的衣服呢,一脸茫然的问道。
  在她迷茫的kan向我们的时候,我赶jin 朝她死劲的招手,“这边,把我的衣服给我。”
  她kan了↓手里的衣服,然后再kankan狼狈的我,忍不住笑了,然后朝我走了过*| lai |*,“羞什么,又不是没kan过。”说着把衣服递给我,我这个时候反倒是不好意思去拿了。
  “怎么,还想让我姐姐给你穿上不成,快放了我啊,勒死我了,”茹小mei(女眉)泼辣的说,这妮子真是口没遮拦的,说的她姐姐的脸又Red(* hong *)了。
  我赶jin 接过了衣服,然后快速的穿了上去,当然两个手也必须放开了茹小mei(女眉)。这丫的是故意的,我敢肯定,在我才放开她的脖子的时候,她就快速的闪到她姐姐* na *边去了。
  幸好我够聪明,是用一只手接过衣服,另外一只手继续勒住她的脖子,然后在拿到衣服的时候我才放开了手。这个时候她虽然是闪开了,我也可以拿手里的衣服继续遮羞。
  我这样的身材还真是惹人垂涎啊,要不这个丫头怎么费尽心思的就想kan我不穿衣服的样子呢,真是没办法。我胡思乱想之际也穿好了衣服,这个时候两姐妹kan我衣服穿好了,居然齐齐转过身朝客厅走去。
  nnd,早不走晚不走,偏在我衣服穿好了的时候走,摆明了想占我便宜嘛,我有些不甘心的说。到了客厅,满满一桌子的饭菜,kan*| lai |*茹钟娟家的管家还真是尽职尽责,特意为我煲了一些大补元气的汤药。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茹钟娟吩咐人做的,但有这份心意还是让我微微的感动,总算是不辜负了我的辛勤付chu *了。昨晚到现在,可是滴米没jin *,光顾着喂饱她姑nai (*&女乃*&)nai (*&女乃*&)了。
  茹钟娟当然不知道我此刻有些邪恶的想法,她还一个劲的劝我多喝点补汤,说是对body(* shen | ti *)很好。茹小mei(女眉)还故意的打岔,“这个补汤我能不能喝啊,对我body(* shen | ti *)也会很好么,姐?”
  她说话的时候,我们都没有理她,让她自说自话好了,反正这个妮子就是一刻都闲不住嘴巴。她见大家都没有理她,便也无趣的停了↓*| lai |*,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一拍桌子。
  这一声惊雷把我们两个正在埋头喝汤的人都吓了一大跳,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她光说话还好,这不说话拍桌子的架势着实吓人,都说女人是shui *做的,这丫的就不怕这**的木头啊?
  “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拿桌子chu *啥气啊,谁惹到你了,也用不着甩这么一↓啊,我的心都被你吓得跳chu **| lai |*了。”kan不chu **| lai |*两姐妹还真的是一个娘肚子里钻chu **| lai |*的,这说话的架势还真有点像。
  被茹钟娟这么一打断,茹小mei(女眉)本*| lai |*准备要对我说的话一↓给忘记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头,苦思冥想,终于想起*| lai |*了,又重重的拍了一↓桌子。
  由于这个时候我们都是望着她的,有了心理准备,即使这一↓她拍的比前面一次还要重,甚至桌子上的汤碗都洒了几滴chu **| lai |*,但我们都毫无吓到的迹象。反倒是她自己的小手由于太大力拍桌子疼的跳了起*| lai |*。
  “哎呀,这桌子太*ying *了,姐,你明天让吴妈给换个ruan (车欠)点的桌子*| lai |*,要人命啊。”茹小mei(女眉)跳着脚甩着小手有点像个耍杂技的人。
  我感到有些好笑,当然脸上也是挂着笑的,“你笑什么,还笑,kan你还笑。”只不过偷偷笑了一↓也犯法了么,瞧这丫头对我拳打脚踢的,真是作孽啊。
  “你怪人家gan 啥,嫌这桌子*ying *啊,是不是要换个ruan (车欠)点的像棉flower (hua )一样的,让你拍个过瘾啊?”茹钟娟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然后大声道,“再闹,回家自己吃去。”
  “姐……”听到茹钟娟发飙了,茹小mei(女眉)也不敢再嚣张了,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终于安静了,我松了口气,然后开始安心的喝我的汤。还真是一物克一物啊,没有想到茹小mei(女眉)的克星就是她姐姐,我心里暗喜,以后有救了。
  在我还*| lai |*不及松口气的时候,茹小mei(女眉)突然又站起*| lai |*,我的心一惊,她此刻可是两眼炯炯有神的kan着我啊。这丫的不会又想chu *什么畸形怪招吧,我可是有些力不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