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38章 质问我的权利
  “* na *个,我还真没忘记你,不如↓班了我们去喝杯茶吧?”我只是这么随意的一个提议,没有想到茹钟娟突然两眼发亮的kan着我,“你等我一↓,我就快要交班了,最多五分钟啊。”
  她边说着边飞快的奔跑着朝立马走去,我还没有*| lai |*得及回过神*| lai |*的时候,真的五分钟都不到,她穿着一条青翠色的裙子亭亭玉立的站在我面前朝着我满脸的微笑。
  然后chu *乎我意料之外的,她把手shen jin *了我的臂弯,然后依偎在我身边,“我们去哪里喝茶?”
  其实我并不想喝茶,对茶丝毫不了解的我,怎么可能会没事卖钱遭罪受呢。刚才也是* na *么不经意的提议了一↓,她就当真了。
  见我不语,她也有些惊讶,然后突然了然的笑了,“都忘了你不是很喜欢喝茶了,要不我们去吃夜宵啊?”
  这个时候的确适合吃夜宵的,不说还好,一提起我这肚子就真的咕咕的叫了。还真是应景了,肚子的咕咕叫声让茹钟娟掩嘴笑了。
  太不争气了,我在心里狠狠的批评了肚子一通,只不过这肚子也是自己的,是由自己大脑控制的,说到底不争气的是自己啊。
  “走吧,正好也饿了,”反正肚子也叫了,我只好陪茹钟娟去吃夜宵了。
  估计这茹钟娟是医院的院flower (hua )之类的人物,还ting *吃香的,我们一路行*| lai |*,很多人都对我们行了注目礼。女人是嫉妒和羡慕的眼光,自然是kan她身边站立的我英俊神武了,男人则多是仇视目光,估计也是chong *我*| lai |*的。
  “丫的,没有想到你在医院里还ting *吃香啊,你kan这一路行*| lai |*我都吃了不少钉子了。”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什么钉子?你吃啥钉子了?”她有些不解的问我道。
  我只好暗暗一笑,“没什么,我开个玩笑而已,对了,你sister(* mei mei *)最近还好吧。”我之所以提起茹小mei(女眉)的目的不是为了关心她,而是她交代给我的任务没有完成,我担心她秋后找我算账啊。
  一般*| lai |*说我是不会随便的去招惹女人的,女人和小人难养活,谁吃饱了没事做才会无聊到惹他们。但茹小mei(女眉)的事是自动黏上*| lai |*的,我洗都洗不掉。
  black(hei )影跟冷颜玉结婚的消息估计不久她就会知道了,她的眼探可还没有撤掉呢,到时候我要怎么应付她的质问呢。虽然这个任务本身就有难度,我答应了没有做到,她确实有质问我的权利。
  茹钟娟听到我问起了她sister(* mei mei *),有些诧异,但同时也有点担心,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担忧,“小mei(女眉)最近很不好,不吃不喝的,也不知道有啥心事,她给过你电话么?”
  真是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担心的就是这些,kan*| lai |*还是不能避过这一劫啊。茹小mei(女眉)是* na *么疯狂di 追随着black(hei )影的足迹,听到他结婚的消息肯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凡事有因必有果,解铃可能还须系铃人,所以我必须马上找到black(hei )影才好。但是他确实是*| lai |*无踪去无影的,我要去哪里找他呢。
  心里的忧愁估计是显露在了脸上,茹钟娟对我说,“先不要担心小mei(女眉)了,她也不小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倒是你,kan着好像瘦了许多。”
  这个女人的话真是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到了我心里了,真是一个好女人啊,不关心我钱有多少,房子有么有,而只关心我的body(* shen | ti *)。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想把茹钟娟拥入怀里的chong *动,只是chong *动是魔鬼,我不能这么做。
  世上之事果真是无奇不有,我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跟茹钟娟吃了一次夜宵,居然也上了一次床。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在我为茹小mei(女眉)和black(hei )影之间的纠葛而烦心时,不经意间就与茹钟娟多喝了几杯。其实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虽然在酒吧* na *次晕倒了,不过也是被人↓了药才倒↓的。
  除此之外我的酒量真的是非常不错的,但这次我居然没有喝倒茹钟娟反,反倒是自己倒↓了。在我倒↓的* na *一刻,就kan到了对面美女的笑容,之后的事情就都不记得了。
  更让我纠结的是,居然连怎么跟茹钟娟上的床也忘的一gan 二净,甚至,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跟她上过床**过。这些话,当然是不能当面问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她害羞带嗔的表情让我无从问起。
  因为我醒*| lai |*的时候正好在chuang shang ,而且是女人的闺房,到处是有点熟悉的粉Red(* hong *)色。我当然熟悉了,前不久才*| lai |*过这里一次,也是在这里醒*| lai |*,也是因为醉酒。
  我一个人在chuang shang 也就算了,偏偏一个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玉臂正横躺在我的xiong 前,而我在悄悄的往被子里瞧了一眼后,深刻的明White(颜色bai )了一个道理:此刻我的身子是身无寸缕,而我Behind(shen hou)的女人正亲密的贴着我的body(* shen | ti *)。
  更揪心的是,Behind(shen hou)的女人也是身无寸缕,而且肤质极好,贴在我后背的仿佛是一卷上乘的丝绢。而且更奇怪的是,我们两人的姿势非常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女人的**还斜跨在我的两* tui *之间,而且她的大* tui *根部还不小心的顶住了我的……
  想到此处,我的**不可遏制的网上直窜,人的**就是如此,一旦被唤醒,就仿佛禽兽猛兽般的凶猛无比。所以难怪社会上* na *么多的###犯科的罪犯层chu *不穷的如雨后春笋般冒chu **| lai |*,都是**惹的祸。
  而此刻Behind(shen hou)的女人估计是熟睡着,没有丝毫感觉到自己正在【gou && yin】人犯罪,她的**还有意无意的擦过我的**,让我的心猛di 跳动了好几↓。
  “嗯……”动作引人犯罪也就算了,居然还连声誘都用上了,而且这一声呢喃及其温* rou *chan (缠)mian(纟帛),我的整个心弦都被拨动开*| lai |*。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我这才猛di 惊醒,此刻的自己应该是在茹钟娟的闺房里。
  一般*| lai |*说早上刚醒*| lai |*的时候body(* shen | ti *)的各个器官都会反映比较迟钝,所以我到现在才警觉这个事实,并不是我的错。再加上刚醒*| lai |*的时候就有个美女贴身偎依着,是个男人都会心猿意马不能自拔的。
  我的反映比一般的正常成年男子的反映还是迅速了* na *么一点,因此还是稍微自得了* na *么一↓的。
  “怎么不多睡一↓?”我的思绪正在四处飞散的同时,背后的女人居然醒了。这个时候装睡已经不适合了,毕竟我的眼睛是yuan *睁着的,她一定是kan到了我的眼神四处乱瞟了。
  “* na *个,你能不能先松开我一↓,我快喘不过气*| lai |*了。”虽然ruan (车欠)玉温香的被抱满怀是很美好的zi wei ,但她似乎勒得太jin 了点,* na *个玉臂在我的xiong 前处移动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我脖子处。
  虽然玉臂很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细滑,但勒住我脖子的power(*li dao*)还是不小的,这样的错觉让我几乎觉得她是想先奸后杀,杀人灭口。思及此处,我忍不住活生生的打了个寒颤,然后猛di 把她的手掰开了。
  我转过身*| lai |*面对她,显然是没有预料到我转身的speed(*su du*)如此之快,所以她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微微shen chu **| lai |*,打算###一↓我耳垂的动作就全都落入了我的眼里。
  这可真是一副会令男人pen( 口贲)鼻血为之疯狂的画面,茹钟娟的粉舌正微微的shen chu *了Red(* hong *)唇,停留在Red(* hong *)唇边上,她的眼神迷离,小嘴微张。更要命的是,两个硕大**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随着她手臂的shen 展,已经完全tuo *离了衣服的束缚。
  此刻在我眼前的就是这么一副活生生的春宫图,即让我****身,又qing bu zi jin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拜倒在她石榴裙↓的,昨晚发生的一切我都还没有弄清楚,此刻也实在是必须控制住自己的**。
  茹钟娟的粉舌居然在Red(* hong *)唇边上* tian * 舌忝 *了一圈,mei(女眉)眼如丝的kan着我,仿佛在责怪我怎么不扑上去把她给吞噬了。我的心又是一跳,这可是在chuang shang ,两个几乎赤身**的正常人比邻而居,这样的引诱实在太Ta Ma的动人了。
  我终于忍不住的扑了过去,把茹钟娟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细滑的身子狠狠的压在了body(* shen | ti *)↓,然后一把扯掉了她碍眼的小内ku 。接↓*| lai |*的动作当然是直趋而入了,她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接,不过幸好她已经有心里准备。
  刚开始的不适应之后,很快就体验到了鱼shui *之欢的乐趣。不知道奋战了几个回合,最终是两人都精疲力竭的躺在了大chuang shang 只有chuan xi的份儿了。
  “你真木奉(bang),我刚才感觉太奇妙了!”茹钟娟一副烈女的外表↓没有想到藏着这么一颗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心,她的lang yu让我的心有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起*| lai |*。
  我欺身过去,在她Red(* hong *)唇上行狠狠###一把,“哦,有多木奉(bang)?比你的男朋友还要强?”
  “讨厌,”茹钟娟状似生气的锤了我一↓,“人家哪里有男朋友啊,不就你一个嘛。”
  我的心咯噔往↓沉去,不会吧,她给我的是处子之身?可我明明记得* na *次醉酒后第二天醒*| lai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再说了,一个刚###的cn会有* na *么的床戏啊?
  我是打死了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的,不过她的语气真诚,而且目光也很坦诚,让我就不想再继续的讨论这个话题了。
  “昨晚是你送我回*| lai |*的么?我怎么喝醉了?”我问起了心中一直迷惑不解的问题。
  “是啊,你喝醉了,不过你酒量实在差劲,才几杯就倒↓去了,昨晚要不是我在,你就睡天桥吧,呵呵”这个女人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这一晚上辛勤劳动现在还腰酸背痛呢。
  现在色女果真是比贞女多几倍还不止啊,kankan茹钟娟就知道了,没有想到一次不经意的拔牙经历让我认识了这个绝世美女,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她的chuang shang 功夫确实了得,而且flower (hua )样百chu *,让我这个泡女* gao *手都甘拜↓风。
  估计将*| lai |*能驾驭得了这个女人的一定也是男人中的极品,我当然是了,只是我不能在她身上话费太多的时间,毕竟还有很jin 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我酒量一向很好的,可能是因为对面是个美女吧,酒不醉人人自醉,听说过这句话么?”我大大的调侃了她一↓,她倒是有些面色不自然,避开了这个话题。
  “对了,我sister(* mei mei *)↓午会过*| lai |*吃饭,你不如等↓午见过她再走吧。”茹钟娟突然跟我说起了这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