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36章 (曰)ri 久生情的感情
  “就这个事?我还以为你要说点别的呢。”冷颜玉冷笑了一声,然后深深的kan了我一眼,“等我消息吧,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以后的消息传送我自会让人送给你的,就这样,我走了。”
  侠女就是侠女,*| lai |*无踪去无影,* gao *手就是这样的神秘。kan着冷颜玉消失在我面前的身影,我有一阵的会不过神*| lai |*。
  其实我仔细的想了一会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di 方,难道冷颜玉就是专门*| lai |*跟我宣布她跟black(hei )影的婚讯么?她为何要专程跑*| lai |*告诉我呢,而且在我说了一些鼓励她的话后,她明显的不* gao *兴起*| lai |*。
  我想不通这里到底有什么是我疏忽了的di 方,虽然冷颜玉可能是对我有好感,但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好感而使自己的门人置于万分危险的境di 。所以我是在想不通她专程的跑*| lai |*告诉我她要跟black(hei )影结婚是为何。
  我既不能带着她si 禾厶奔也不可能跟她结婚,她估计也没有想过跟我结婚吧,毕竟她跟black(hei )影的结合才是她门人的最终希望。* na *么纯粹是为了抒发一↓内心的真实感受,找个随意的听众么?
  原*| lai |*自己只是充当了几个小时的忠实听众而已,我有些无奈的笑了一声,其实咋听冷颜玉要结婚的消息我还是有些失落的。只不过这种失落在冷颜玉面对我时感觉到的冷峻后就都消失殆尽了。
  我对她的好感仅此而已,只是好感,别无其他了。毕竟相处不久,即使是一见钟情也会有终止的时候,不比我和小漫杨微她们,* na *是一辈子的情,(曰)ri 久生情的感情。
  所以很多人说时间和距离是感情的催化剂也是分离药,我认同这句话。很多情侣或者夫妻就是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分手落得人单影只的。当然这些说法因人而异了,有人却认为当感情chu *现了危机,暂时分开冷却一↓也是好的。
  冷颜玉离开之后,我站在原di 想了一会,头脑里思绪很是混乱,不过当中却有一条主线:一定要打到二股东,联想自己跟杨倩的* na *个计划,只是不知道在事情真的成功后,她会不会恨我。
  我一直在杨倩面前隐瞒了二股东是她亲生父亲的真相,还利用她去接近二股东,然后趁机打倒。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残忍的方法,但除此之外,目前*| lai |*说力单势薄的我还能做些什么。
  所以一切都是二股东*chu **| lai |*的,如果他不是这么一路路的*近的话,我也不会想到用这个方法*| lai |*打击他。他种↓的恶果,必定会自食掉,不是有句俗话叫做有其因必有其果么?
  正想的chu *神的时候,张一顺给我*| lai |*电话了,我突然想起*| lai |*还有一件事没有帮他办到。都怨自己太忙了,都快要去外di 工作的人了,还有* na *么多的杂事要处理,哎。
  “你这小子,催命啦?也不给点时间让我和人家姑娘喘口气,这么眼巴巴的瞧着呢?”我这一招叫先声夺人,在他还*| lai |*不及质问我的时候,先给他*| lai |*个比声* gao *,这样他就不敢轻易对我发huo *了。
  没有想到张一顺在* na *边的声音很慌张,“大哥,你救命啊,快过*| lai |*医院里,全莉chu *车祸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快*| lai |*啊,兄di 这回可全靠你救命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追个女朋友还能jin *医院里,电话里也跟张一顺说不清楚,人家这会心疼女朋友在手术室里,可是吐词都不清楚了。
  我心里也急的跟huo *烧似的,便jin *屋跟小漫她们说了一声要去医院kan望全莉,她chu *车祸了。她们倒也通情达理,小漫还给我捎上了一篮子苹果,这都是杨倩在医院里人家送得,我便也带上了。
  幸好路上不堵车,我打的士一路飞奔的赶到了医院,只见张一顺正蹲在手术室门口的角落里抱着头不知道是不是在痛哭。
  这哥们真是多情种子,虽然不知道现在全莉在手术室里抢救的状况如何,但chong *着这哥们的情谊我还真是有点感动。
  “你这小子,哭啥哭呢,人不还在动手术呢,现在哭多不吉利啊,能像个爷们一点不?”我朝着张一顺大步走了过去。
  听闻我的声音,他猛di 抬起头*| lai |*,然后kan着我一步步的走近。我kan到张一顺的面色明显的一喜,可他的眼神突然飘向了不远处的一个男人,然后重又低↓头*| lai |*,黯然失神。
  这小子连kan到我都不* gao *兴了,刚在电话里huo *急huo *燎的把我叫*| lai |*就是为了让我kan他这幅脸孔啊。我心里也不乐意了,然后急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全莉chu *车祸你在现场,你们和好了?”
  张一顺又默默的抬头kan了斜前方一眼,然后低低的说,“说*| lai |*话长,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总之是我对不起她,我该死,我混蛋……”说着还拿hands(* shuang * shou *)去捶自己的头,一幅痛苦万分的表情。
  我kan的揪心了,连忙拉住他的hands(* shuang * shou *),“你这是怎么了,有话说话,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快点告诉我实话,我可不愿kan你这副样子。”我的语气虽然是严厉了点,但对付他这样在理智边缘的人只能这样了。
  果然张一顺算是缓和了口气,然后慢慢的说,“全莉到现在都不肯原谅我,她说我误会她有男朋友,是侮辱了她的人格。我打电话她也不接,也不见我,无奈我↓午去她店门口等她↓班,谁知道又kan到她跟* na *个男人上了车。”
  张一顺叙述到这里突然又朝着不远处的男人kan了一眼,而这个时候我也注意到了,这个男人一直站在* na *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kan起*| lai |*也是满腹心事。
  莫非全莉的车祸跟这个陌生的男人也有关系,所以张一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kan人家的反应。根据我现在的推测是张一顺肯定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否则他不会每次都心虚的kan向这个男人。
  只是鉴于张一顺现在的激动情绪我也不忍再刺激他了,所以忍住了没问,继续听他叙说↓去。
  “我想起了你* na *天电话里说的话,于是便立马chong *了过去,揽住了他们yu (谷欠)问个究竟。可虽然是拦在了全莉的身前,但她kan到我怒huo *chong *天的样子,突然也生气的指着我让我走开。”
  “我当然不肯,然后她突然推开了我,急chong *chong *的朝前走去,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斜刺里chong *chu **| lai |*的车撞上了全莉,她直ting *ting *的躺在了di 上。天穷,我好害怕,* na *一刹* na *我惊呆了,都忘了要过去扶起她,后*| lai |*还是他……”
  张一顺说到这里指了指前面的男人,此时这个陌生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们身旁,也开始倾听起*| lai |*。
  “是他抱起了全莉,然后开着车和我一起*| lai |*到医院,如果当时没有他,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实在是害怕……”张一顺说到这里,仿佛眼前又chu *现了全莉躺在血泊里的情景,他body(* quan | shen *)都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了起*| lai |*。
  我连忙拍了拍他的脸,示意他醒过*| lai |*,一切都过去了?“不要担心了,全莉会没事的,我们先等等kan,医生就要chu **| lai |*了。”张一顺索* xing *pa(足八)在了我肩上,不一会就熟睡了,他这几天也是累坏了。
  “不好意思,还没请教您是?”我kan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好气魄,两道浓眉直*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云鬓,一定是个英雄式的人物,他救了全莉,我也该好好谢谢他。
  陌生男人微微一笑,“我是祁连,全莉的准姐夫。”我听了,心里又是一惊,这是什么关系?从*| lai |*没有听说过全莉有亲人在这边啊,这小妮子到底瞒了我多少事,突然我好想什么都明White(颜色bai )了。
  “开车接全莉↓班的就是你吧?”我问chu *了心里的疑惑。
  祁连又是微微一笑,“全琴让我接送她sister(* mei mei *)↓班,说太晚了担心不安全,怎么了?你跟全莉是?”他kan起*| lai |*也很关心全莉,kan*| lai |*说的是不假。只是让我更吃惊的是,他是老板娘琴姐的丈夫?
  琴姐原*| lai |*就是全莉的姐姐,只是我们一直叫琴姐,不知道原*| lai |*她也是姓全的。只是既然全莉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为何要她在美容院做低级学徒的工作呢,这是我感到不解之处。
  也因此我才有机会认识了全莉,想起上次杨倩的故意刁难,* na *个时候琴姐也只是走chu **| lai |*打个招呼而已,也没有特别的维护全莉啊。
  “全莉是我认的sister(* mei mei *),我是秦天穷。”我也微微一笑,两个男人的竞技,而且我明显的感觉chu *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简单。
  “哦,经常听全莉提起你,说你是一个值得她尊敬的好人,这年头好人可不多了哦,你还真是荣幸。”祁连很幽默,虽然kan起*| lai |*已是中年,不过说话丝毫没有卖老的行迹。
  “我有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祁先生。”想了半响,我还是打算问chu **| lai |*。
  祁连摊了摊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说吧!”
  “全莉是琴姐的sister(* mei mei *),可为何在美容院里做学徒的工作,而且她为何不跟张一顺解释你们的关系呢?”这就是我不解的di 方了,全莉这样做实在是太奇怪了。
  “呵呵,这个原因很简单,琴是打算把美容院交给全莉去打理的,她必须积累足够的经验才能挑大梁。我和琴是打算几年后chu *国去游山玩shui *了,这些事业就交给后辈去处理了。”祁连说的云淡风轻。
  “至于为何全莉不跟张一顺解释我和她的关系,也是为了考验这小子,kan是不是一个轻易就放弃的男人。我跟全莉打赌了的,kan这个小子能坚持多久,没有想到,他还真是意志力超强啊,居然不眠不休的守在美容院三天都不肯离开。”
  原*| lai |*是这样,我也有些佩服张一顺的意志力了,如果不是真心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会flower (hua )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这* shang * mian *呢。还有,如果不是坚守着这份信念,他又怎么会莽撞的chong *chu *去要拦住他们。
  只期盼现在躺在手术室里的全莉安然无恙才好,否则真是苦了这对小夫妻了。“醒了么?”这个时候张一顺突然大叫了一声,“全莉!”
  他醒*| lai |*kan到是我,rou了rou眼睛,然后焦急的问,“全莉chu **| lai |*了么?她没事了吧。”
  “还不知道,等等kankan,医生还没chu **| lai |*。”我让张一顺坐在了凳子上,然后说,“我已经明White(颜色bai )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其实错也不在你,你不要因此而内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