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235章你流血了?
  我们必须悲哀的承认,很多时候都要戴着面具去过活,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对待不同的人,我们要用不同的方式和表情。
  虽然跟茹小mei(女眉)还不是很熟,见过几次面,发生过一次* xing *关系,照理*| lai |*说还谈不上很熟悉。在现今这个年代,* xing *关系就如同快餐便当,到了吃过即扔的di 步,我们的观念在不断的变化,心计也就越*| lai |*越深。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抱着防备的心理kan待周围的一切。早已经没有了童年时代的快乐和童真,但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大多数时候被吃掉的是我们自己。
  所以茹小mei(女眉)这样说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她的话只不过告诉我一个消息,二股东确实是万恶的根源。一个人有多坏,就kan他结交的人有多恨他,一个人有多衰,就kan他周围的朋友怎么对待他。
  二股东的恶早已不是我一言两语就可以描述清楚,他犯得事情估计一箩筐都装不↓,所以茹小mei(女眉)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不惊讶。但kan到茹小mei(女眉)怨恨的神态以及她冰冷的语气,我禁不住开始怀疑二股东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非分的举动。
  我脑海里此时浮现二股东强迫White(颜色bai )云跟他去开宾馆的情形,* na *双猪扒手放在White(颜色bai )云肩头的画面。只是茹小mei(女眉)怎么说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用的着这样低三↓四的去讨好二股东么。
  我此刻的表情chu *卖了我的想法,因我脸上的wei suo表情茹小mei(女眉)kan的不耐,她突然chong *过*| lai |*给了我一拳。这女人,kan起*| lai |*jiao (女乔)弱,没有想到打起人*| lai |*一点都不今口 han 糊。
  *着被茹小mei(女眉)打的有点疼的xiong 膛,我无辜的望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样kan着我gan 什么?敢说你刚才没有胡思乱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我有打错你么?”茹小mei(女眉)kan着我狠狠的说。
  俗话说得好,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我可不能往刀口上撞,这丫的,发起huo **| lai |*估计能把我身上有mao *的di 方烧光,还是少惹为妙。于是我故意叹了一口气,“其实我都是为你鸣抱不平,你说你这样一个flower (hua )样少女,为何也遭遇到这么多悲惨的事情呢。”
  其实我只是随口说说,鬼知道她遇到了什么悲惨的遭遇,不过kan她整(曰)ri 里打扮的flower (hua )枝招展而且chu *手阔绰的,我可以点都不觉得她有啥悲惨的。没有想到我的话一说完,茹小mei(女眉)突然怔怔的kan了我半响,然后扑倒在我怀里哭起*| lai |*。
  ruan (车欠)玉温香抱满怀,而且她* rou *ruan (车欠)芳香的body(* shen | ti *)还在我身上扭*| lai |*扭去,说不激动是假的。任何男人只要不是柳↓惠或者同* xing *恋,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身不由己的有所反应吧。
  我的body(* shen | ti *)也起了一丝的反映,大概是刚才没有被喂饱,* na *话儿也ting *立起*| lai |*。我竭力遏止住这种不应该有的chong *动,人家小姑娘这个时候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我如果还趁huo *打劫真就不是个人了。
  “你,你就不知道安慰我几句……”说这话,玉拳又朝我招呼过*| lai |*,我的肩膀和xiong 膛都成了她泄愤的沙包了。
  “呃,小姐,我还真没学过怎么安慰一个哭泣的美女呢,你kan你连哭的时候都这么千jiao (女乔)百mei(女眉),漂亮迷人,怎么就是跟别的女人与众不同呢?”我chu *声说道。
  这应该是最好的安慰了吧,这可是倾尽我一肚子墨shui *了,再难得,我也不会了。茹小mei(女眉)突然笑了,然后破涕为笑的锤了我一↓,“讨厌,你这人怎么这么油腔滑调”。
  我真是冤啊,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总之我的xiong 膛今天是要去跟她报销医药费了。所以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脸上也流漏chu *委屈又难过的表情,把茹小mei(女眉)逗得笑chu *了声。
  “你这人,还蛮有味道的,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你这么有趣啊,”她歪着个头kan着我,把我kan的麻麻的。这个女人眼睛里的神情明显的告诉我一个深刻的事实,她估计是kan上我了,这次是真的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被n个女人给惦记上,但我心里惦记n个女人都没关系,只要她们不要惦记我就行。如果让杨氏三女知道我在外面的这些荒唐事,指不定还怎么整我呢。
  “我可是一点味道都没有,不信啊?你咬咬。”我kan茹小mei(女眉)带着怀疑的神色kan向我,索* xing *把胳膊shen chu *去放在她嘴边,让她尝一↓。
  “讨厌,人家不是说的这个,你故意的”茹小mei(女眉)笑着骂我,然后kan到我固执的眼神,她突然两眼滴溜溜的一转,我预感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两排贝齿还真的jin jin 的咬着我的一块胳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然后一阵刺痛从我胳膊处传*| lai |*。
  这女人还真咬,是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吧,我直觉的想挥手打掉她的纠缠,可突然又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啜泣,“一会,就一会,让我咬一↓,我要fa xie ……”茹小mei(女眉)又开始哭了,她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nai (*&女乃*&)nai (*&女乃*&)的,你要fa xie gan 嘛咬我的手臂啊,你自己没长两个啊,我没好气的翻了一↓White(颜色bai )眼。虽然不是特别的痛,但我估计已经溢chu *鲜血了,肯定是破皮了,幸好刚才没有shen 过脸去给她咬,破相就更不好了。
  “你真好,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茹小mei(女眉)在fa xie 够了后,终于是放开了我的胳膊。我赶jin 抽回*| lai |*kan了一眼,MD,居然真的chu *血了,這一吓咬的还真重啊,是*| lai |*真的了。
  “我给你止血吧,口shui *可以止血的,我妈妈说的。”茹小mei(女眉)又欺身过*| lai |*,我有点害怕她的靠近,直觉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不相信我啊,你kan你都流血了,多可怜啊,*| lai |*吧,让我帮你止血,绝对就不流了。”她可怜兮兮的表情kan向我。拜托,我会流血也是拜你所赐好不好,还这样kan着我,好像被欺负的是她一样。
  可手臂上的血还在往外汩汩的冒,我这个不怕血的男人也禁不住开始有点发颤了。想到或许她真的有好的法子,便shen chu *手去kan她怎么弄。令我惊讶的是,她突然替↓头*| lai |*,shen chu *了小香舌,轻轻的在我的伤口处一↓↓的* tian * 舌忝 *舐着。
  我突然忍不住想呕吐的感觉,kan着自己的鲜血在她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上粘着,然后被她一口吞jin *了肚里。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经历过没有,就跟亲眼kan着一个食***在慢慢的吞噬一个活生生的物体一样的恶心。
  可茹小mei(女眉)却把这个动作做的很精致唯美,她仿佛在欣赏一个美丽的物件* na *么的细心专注。我想抽回手臂,她牢牢的两手拽住了不让我动弹,然后继续* tian * 舌忝 *舐着。
  我索* xing *背过头去不再kan她,闭上了眼睛,开始体会到有一种(su)酉禾(su)酉禾麻麻的感觉传遍body(* quan | shen *),很舒服。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好像**就如潮shui *般袭*| lai |*,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body(* shen | ti *),有些发抖。
  茹小mei(女眉)可能没有感觉到我内心的***澎湃,她还是专注的一↓↓的* tian * 舌忝 *舐着我的伤口。突然我转过头去,就kan到她低xiong 吊带睡衣里什么都没有穿,我这个角度可以一览无余她的美丽壮观波涛汹涌。
  而她的小粉舌还一↓↓的在我的伤口处打转,我禁不住kan的有些心yang (羊羊羊)难耐。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扯住了她的身子往我这边一带,然后重重的堵住了她的香唇。
  她的嘴里还带着一丝的血腥味,这个在我刚才kan着有些恶心的味道,此刻却异常刺激的充斥着我的心田。它仿佛是一丝调剂品,让我的味觉更*(咸心)min gan ,我拼命的在茹小mei(女眉)的嘴里* tiao dou *着。
  她耐不住,开始慢慢的###,我的手穿过她薄薄的睡衣,然后直接攀上了* gao *峰,开始** fu ***rou弄。
  女人的body(* shen | ti *)是shui *做的,很快就融化在我的body(* shen | xia *),任我予取予求。***过后,她躺在我怀里,满足的chuan xi着,“你真木奉(bang),是我见过最木奉(bang)的!”
  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听到这句话当然是有反应的,毕竟哪个男人在事后不想听到这样的夸赞呢。所以我又忍不住的攫住她卖力的表演了一回,爆发后我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昏睡过去。
  记不得多久,醒*| lai |*的时候,茹小mei(女眉)已经在吃晚餐了,我kan到桌子上还有另外一份完好无缺的放着,知道* na *是为我留的。正好这个时候我肚子也咕咕叫起*| lai |*,运动了一↓午,可是滴shui *未jin *呢,便走过去,毫不客气的开始吃起*| lai |*。
  “睡醒了?辛苦你了,只是这里没材料,要不然炖个汤好好慰劳一↓你。”我听着这话,怎么老感觉好像自己是被保养的小White(颜色bai )脸,然后每(曰)ri 乞讨着主人的赏赐呢。
  “几点了?我要回家了。”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她哈哈一笑,然后腆过脸*| lai |*,“还回去作甚,在我这里住↓*| lai |*算了,这里什么都有呢。”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还有未办的事情,不过家里还是必须要打个招呼的,也不知道奇骏在医院怎么样了。* na *小子闹将起*| lai |*可是很难哄住的,想到这里,我打算吃完饭后赶jin 打个电话给小漫问问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