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33章 约会
  王市长打电话给我约我见面的时候,我正好跟杨微分别不知道是该回家搂着老婆孩子睡觉还是跟损哥们chu *去buy(中文:gou mai)醉的当口。
  一个男人相约我且又不是为了buy(中文:gou mai)醉,并且这个男人的年龄足以当我父亲了,这种心情当然不可能会雀跃。前提是这个男人在昨天还曾经深深的伤害了自己的自尊心,而且发誓了绝对不再想这个事。
  就在这个当口,他约我见面了,是见还是不见?肯定是要有个明确的答复的。整好我也不知道该约哪个损友去喝酒buy(中文:gou mai)醉,不如就他吧,即使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跟我buy(中文:gou mai)醉,* na *结果也是一样的。
  我跟王市长约在了酒吧见面,其实酒吧这种di 方本*| lai |*就不是老年人该*| lai |*的di ,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国家gan 部,不小的官衔。
  只是我揪准了对方特别相见到我跟我说几句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话的决心,因此决定小惩大诫一↓,就约在了酒吧见面。
  王市长在电话里听到我答应跟他见面了自然是* gao *兴万分的,但转而听到我报chu *了酒吧的名号,他呆了呆。
  在电话里自然是kan不清对方的表情,但我能想像得到他此刻有些吃瘪的样子。nnd,可算是报了一回仇了,虽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如果能在第一年就把仇给报了,我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就这样,王市长沉* yin *了一↓,还是同意了跟我在酒吧见面。挂断了电话后,我此时的心情就非常的雀跃了,我雀跃的心情不是因为有人跟我buy(中文:gou mai)醉了,而是这个buy(中文:gou mai)醉的人是王市长。
  虽然我不是个酒徒,酒量也是一般般,但这个一般般足够对付王市长了。之前在两个人关系还好的时候,听他偶尔提到过自己从*| lai |*很少喝酒,而且应酬场合一般都是秘书代喝了。
  我问他为何会这样,是不习惯么?他只是告诉我他不能喝酒,所以我就猜想他肯定是喝不了,酒量不好的人有的时候是可以锻炼chu **| lai |*的。可有一种人是怎么都锻炼不chu **| lai |*酒量的,* na *就是从*| lai |*不喝酒的人或者是很少喝酒的人。
  一个人因为厌恶做一件事,或者说是不喜欢不习惯,便从*| lai |*不去碰,* na *么这件事就为成为他心中永远的刺。碰不得,提不得,终身都不能消停了。
  王市长是不是这种人我不知道,但他不能喝酒是肯定的,所以我即使酒量再怎么一般对付像他这样不能喝酒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雀跃的原因了。
  离与王市长见面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因为此刻我就站在酒吧的门口,想想觉得有点无聊,虽然接↓*| lai |*的戏码会很精彩。
  “帅哥,不介意请我喝杯酒?”我才到了酒吧门口刚站定,正觉得无聊的时候,就有个靓妹跟我搭讪了。
  “喝酒没问题啊,关键是我们两个并不认识。”kan着眼前这张浓妆艳抹的脸,禁不住就想起了上次在车上见到的叶子jiao (女乔)的脸,同样如chu *一辙的妝颜,只是这个女孩子明显的比叶子jiao (女乔)年轻很多,成年了没有?
  我心里有这个疑惑也是正常的,kan着她有些发育没有完全的xiong 部在jin 身black(hei )色小吊带的裹jin ↓显chu *了一点小轮廓。当然这样的小轮廓在我这样* gao *品位的男人眼里是起不了什么兴趣的。
  不过听说很多bt大叔就好这一口,我真是有点为这个小女孩子担心了,如果她今天搭讪的是一个bt大叔,估计就毁了。不过她这么自然的搭讪,应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说不定早毁在不知名人手里了。
  “哥哥,我们现在不是就认识了嘛,你请我喝酒后,我们就更认识了,不是么?”小女孩子的声音还不错,嗲嗲的,像发情的小猫mi ,听在我耳里,心里也有点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
  刚才还真是小觑了这个女孩子,她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猛然挽住了我一条胳膊。接着用另外一只手** fu ***上了我的xiong 膛,轻轻的###着。这一招很多男人都抵挡不住,我自然也是抵挡不住的。
  只是这样的招式要kan对象和场di ,小女孩子即使有* na *么点xi 口及引力,但这个时候我可不想惹是生非,因为好戏还在后头。我也有要jin 的事情要办,另外就是这个女孩子眼睛里闪着一种阴冷的光芒,虽然是jiao (女乔)笑,但却未达心里。
  其实她每一个要chu *手的动作都kan在我的眼里,她要挽我胳膊的时候,我完全都可以推开的。手** fu ***向我xiong 膛的时候,我也可以避开。但为了想kankan她最终到底想怎么样对我,所以就没有直接的拒绝。
  不能不说男人都是食色* xing *也,这么送上门的馒头,不吃White(颜色bai )不吃,既然她要对我**,我就勉强为难的接受了。只是这**也分很多种,有一种是用*| lai |*打发时间,不上床的。
  我现在就是选择的这种,所以接着女孩子的话,我笑着说,“小美女,你多大了?怎么称呼你?”
  我这么随意的一问,她仿佛感觉猎物上勾了般,发chu *得意的笑声,“叫我小如吧,我十八岁,成年了,放心吧,哥哥。”
  她本意是告诉我绝对可以**的,我当然没有错理解她的意思。只是这跟女人聊过几句就上床的历史我虽然是有过,甚至没说一句话就上了床的也有,比如冷颜玉* na *一次,* na *次是为了救人而为。
  “小如是吧,反正现在无聊,不如我请你喝杯酒吧,我们先聊聊彼此认识一↓,你kan可好。”我是在询问女孩子的意见,反正聊↓天,喝杯酒只要我不愿意,难道她还能强迫我不成。
  “太好了,哥哥,你真好,走,我们喝酒去,小如绝对奉陪到底。”小如* gao *兴的在我身上蹭*| lai |*蹭去,我索* xing *也把手搁在了她的蛮腰上,然后一起走到酒吧里去。
  只是我注意到在我搂着她小蛮腰jin *去的时候,她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她斜* hou * fang *扫了一眼。我的观察力绝对不会有错的,她* na *一眼好像是向对方传递一个什么信号。
  不过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她绝对不能对我怎样,凭我的身手,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把眼前的这个女人撂倒。但如果我不愿意,也可以假装被她给撂倒,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酒量如何了。
  估计是她的年龄欺骗了我的眼睛,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整整十大杯血腥玛丽,十大杯蓝色玛格丽特,她居然连眼睛都没眨一↓。这十大杯是她喝的数量,我才不过喝了几杯而已。
  现在该用不一样的眼光*| lai |*kan她了,没有想到小小的年纪,酒量如何海涵,而且她喝酒的speed(*su du*)就跟我们喝White(颜色bai )开shui *一般。绝对比喝White(颜色bai )开shui *还White(颜色bai ),就算是喝二十杯White(颜色bai )开shui *这会肚子也涨的不行了啊。
  我仔细的打量了她半响,她被我的眼神kan的有些mao *mao *的,然后也低↓头仔细的朝自己打量了一番,“哥哥,你kan什么呢?我可穿着衣服哪。”
  噗哧,我差点把嘴里刚喝jin *去的一口小酒给pen( 口贲)chu **| lai |*,什么跟什么啊,我就算再怎么**熏心也不会对她这个才刚成年的小女孩子↓手吧。居然把我kan成是这样的人,真是……
  “你家里人呢?”我决定还是找点健康的话题*| lai |*聊聊,毕竟这个女孩子虽然年纪小,可真是够辣,一不小心就上了她的贼船了,不得不防啊。
  “她们啊,早没了,现在就我一个人,无亲无故啊的,哥哥,愿意当我的亲人么?”瞧这小脸楚楚可怜的,虽然浓妆艳抹之↓我kan不清她真正的面容,可* na *眼神真的装的跟真的一样。
  她的功底不一般啊,之前在门口的时候眼神里还透着一股阴冷,可到了酒吧,酒过三巡之后,她居然真的jin *入角色了。
  而且我没有想到的是,不管跟她说什么话题,最终她都能给你绕到这个比较*(咸心)min gan 的话题上。
  “* na *个,呃,你跟我才认识不到一小时,这么快就托付终身,不太合适吧”我真是汗颜啊,在小茹面前怎么感觉自己跟个小雏似的,又不是没有泡过妞。
  “哥哥,我就认定你了,你是我的好哥哥,我就要你……”这话* tiao dou *的我的心都快了两拍,然后她* rou *若无骨的身子快速的贴上了我的身子,真是很会懂得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的真谛。
  小茹在成功的贴上我的身子后,hands(* shuang * shou *)也充分的发挥了八爪鱼的功力把我缠了个死jin 。然后她居然主动送上了自己的香吻,我毫不意外她会吻上我,这可是【gou && yin】的必杀绝技。
  不过亲吻而已,我也没有放在心上,**而已,我更加没有放在心上。可就在我没有放在心上的时候,我的衣领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拽了一↓,因为只顾一心一意的跟小茹**,所以没有关注外界太多动静。
  其实我是疏忽了,以我的警惕* xing *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才对。因为对方的力量过于猛劲,我的衣领被拽起*| lai |*的时候,身子也打了几个转才勉强的稳住身形。
  这丫的,居然还有人近身了我没发现,然后还丢脸的差点让对方给拽倒了。真是一辈子都没吃过这种亏,我恼羞成怒的想,然后抬起头,准备kan清楚到底是惹到了谁。
  一般堡垒都是先从内部被攻破的,只是我现在还没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所以当我抬起头kan着面前不过170个子的瘦弱男,我几乎是想buy(中文:gou mai)块豆腐给撞死了。
  虽然我也才180个,但怎么kan都比他要强壮许多吧,只是这个男人的目光很精锐,一kan就不是平庸的人。如果我没猜错,对方应该是有几把刷子的,只是这里人声噪杂的,我还真有点头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头先喝酒给闹的。
  勉强的撑住了头,然后kan着面前的瘦弱男,我居然没了生气的情绪,只是感到不解,他为何要拽我?
  “这位小哥,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怎么了,喝醉酒找不到老婆了?”我的语气有点调侃的味道。
  “你泡我妞,不找你找谁。”说着对方又朝我chong *了过*| lai |*,只是这次我有防备了,所以没有让对方得逞。
  我稍微的闪了一**,然后就让过了对方的攻势,“泡你妞?谁是你妞?”难道自己无意间睡了哪个女人而不自知?
  我心里的疑惑还没有得到解决,“你丫的装什么蒜,小茹就是我马子,怎么样,划↓道*|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