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31章 心情不好的时候
  “我们走了,以后常联系!”梅娜走之前对我抛了一个深情的mei(女眉)眼,我总感觉这眼神里有什么东西是我kan不懂的。她说的常联系是什么意思?是说常见面?还是通电话呢?
  此时我的心里还是有点乱的,奇骏跟成儿自是难分难舍,不过小孩子的约定是很单纯的,只要知道以后能见面一起玩耍,就很开心了。
  “爸爸,我饿了,我们回家吧。”奇骏扑到我怀里,很累的说道。
  “嗯回家吧,妈妈肯定做好饭菜等着我们呢。”我抱起了儿子,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吃碗饭的时候,杨微*| lai |*电话说倩倩在医院里闹情绪不肯配合医生治疗她的病,我有些惊讶。她又发什么疯呢,不是已经都☆ɡao 扌高☆定了嘛,* na *天在医院里kan她还好好的,又受到什么刺激了?
  我仔细问了杨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说不知道,kan*| lai |*只有我自己亲自跑一趟医院了。
  我让小漫带着儿子玩一会,然后记得锁jin 门带孩子先睡,自打廖小琴家chu *现贼之后,我就感觉这个时期有点不太平了,还是小心点为妙。
  小漫体贴的帮我准备了换洗衣物,我洗了个澡才chu *门,到了医院,果然见杨倩气鼓鼓的坐在病chuang shang ,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杨微在旁边gan 等着。
  “秦,你劝劝倩倩吧,这样↓去病怎么能好的了。”杨微见到我*| lai |*仿佛是见到了救星般。
  “知道了,你吃饭了么?”我问杨微,kan杨倩这样,估计她也没心思吃饭了。
  “还没有,我先chu *去吃点东西,你劝劝她吧。”杨微kan了杨倩一眼,然后叹了口气。
  我坐到了杨倩的病chuang shang ,然后执起了她的手,“闹啥脾气呢?是气我没*| lai |*kan你么?”我猜想是如此,要不杨微这么huo *急huo *燎的把我叫*| lai |*是为了什么呢。
  杨倩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不说话,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baby(bao bei )?倩倩?怎么了?你再不说话,我就要跳楼了!”我这么说当然是撒谎了,谁会傻到为了哄女孩子开心就真跳楼啊。爱情价是* gao *没错,可生命在我心里才是第一的。
  “你去跳啊,跳了我再跟你说话。”杨倩这女人就是狠,从刚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了,没有想到现在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狠。
  “我跳了还怎么跟你说话啊,你对着我的尸首自言自语啊,人家不把你送精神病院去才怪。再说我也舍不得你一个人守活寡啊,*| lai |*,baby(bao bei ),亲亲。”我嬉皮笑脸的把自己的**送上去。
  “讨厌,就你会撇,不要烦我了,现在心里很烦”杨倩突然朝我推了一把,我这↓是真的从她chuang shang 滚↓去了。
  这一滚不打jin ,因为我是牵着她的手的,我滚↓去的同时自然是拉着她一块滚了。幸好这个时候她没有在做治疗,要不然我们两个就都惨了。
  有个俗人曾经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超市,晃晃可乐,掰掰德芙,&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方便面。
  但我个人觉得这个心情不好要分男女分别对待,像男人心情一般不好的时候,喝酒是最好的选择,打打群架也不错。像女孩子,扎安全套对她*| lai |*说是没有xi 口及引力的,只有爱** fu **,亲吻,***可能才真正的起到舒缓心情的作用。
  一般*| lai |*说男人是天,女人就是di 了,这天是在* shang * mian *的,di 自然就在天的***了。我跟杨倩滚↓床的时候,偏生的反了方向,女上男↓。
  这男上女↓的姿势大家想必是耳熟能详了,不过没有几个男人不希望女上男↓的。只是这女人的耐力往往都比过男人,一般不用多久就撑不↓去了。
  杨倩跟我纠缠在一起,她跨坐在我腰上,我一直在想,为何偏生的这么巧,两人一起摔了床,要成就这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姿势。如果这个时候病房里突然闯jin **| lai |*一个外人kan到我们这样,估计要掩脸逃窜了。
  杨倩就这么正儿八经的坐在我的腰上,两个大眼jin jin 的盯着我,眼里的* rou *情仿佛能溢chu *shui **| lai |*。
  我是个很经不起考验的男人,虽然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在杨倩有点不耐的准备换个姿势其实也就是稍微从我腰间移动了* na *么一小↓的时候,我的意志力彻底的溃败了。
  hands(* shuang * shou *)连忙捉住了她准备从我腰间移动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一左一右的固定住,然后突然坐起身*| lai |*,用另一手搂住了她的头朝我压过*| lai |*。
  “唔……讨厌”她的声音当然是吞没在我的hou long间了,我的女人可不是用*| lai |*废话的,及时行乐为上策。我的**jin jin 的压迫着杨倩的Red(* hong *)唇,辗转反侧,意味深长的流连忘返。
  女人的Red(* hong *)唇是毒药,说的就是这个理,我估计是被这毒药给深深的迷住了,舍不得放开手。坐起身的时候,我的上半身是直立着,杨倩的上半身则完全依附在我身上。
  她美好玲珑的曲线完全曝露在我的眼前,并且xiong 前的两个* gao *耸也在我的xiong 膛上磨蹭着。在亲吻杨倩的同时,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早已攀附* gao *峰,忙碌个不停。
  “停一↓,秦……”杨倩有些气息不匀的跟我说,她使劲的推开了我的手,然后成功的让她的Red(* hong *)唇从我的压迫↓逃tuo *。
  “恩?”我有些迷糊的kan着她,这个女人是怎么了,在最关键的时候泼了我冷shui *,真是***难熄啊。
  “等一↓,”杨倩整理了一↓自己的稍微凌乱的发髻,女人就是这样,即使在这个时候也* na *么的爱惜自己的容颜。“我有个事跟你说一↓。”
  “哦,什么事情这么要jin ,非得在我们,恩,这个时候说?”我有些怨愤的瞪了她一眼,虽然自己是不喜欢用强的没错,可杨倩如果说不chu *个所以然*| lai |*,我就不惜用强的*| lai |*完成自己的心愿了。
  杨倩低↓头想了一会,然后仿佛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你知道二股东一向对我还不错,我也以为他只是chu *于爱惜公司人才的立场,所以即使有些怀疑他的居心,但他一直以*| lai |*也没对我做什么,所以就没有在意。”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她的话,然后杨倩继续说↓去,“可就在今天上午,突然接到了二股东的电话,他说要我答应他一个条件,然后还允诺给我公司的一半资产,如若不然,就让我立刻辞职走人。”
  我心里一惊,二股东准备向杨倩↓手了么?他向我威*利诱不成功,难道就准备对杨倩实施抱负了?
  “到底是什么条件,让你这么为难?”我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杨倩抬头kan了我一眼,“二股东让我立刻和你分手,搬离你家,还说我今后都不能跟你见面。”
  nnd,居然威胁到我女人头上*| lai |*了,我心里又是气又是震惊的。自打知晓杨倩是他的女儿后,我就明White(颜色bai )了,即使虎毒不食子,二股东这么坏的人应该不至于对自己的女儿怎么样的。
  所以之前的一连窜打击抱负我的事情,我就从*| lai |*没担心过杨倩的安危,不过事实上也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我和杨微小漫她们都受到了多多少少的伤害,但杨倩却安然无恙。
  二股东现在突然的*迫杨倩,一*| lai |*是kan杨倩跟我的感情(曰)ri 渐稳定,他肯定着急。再加上他今天对我威*利诱不成,也是怀恨在心的。我心里有些凌乱,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杨倩二股东跟她的真正关系。
  如果告诉了她,伤心和愤怒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她一定会恨二股东,并且肯定会以有这么一个爸爸而感到羞耻。但如果不告诉她,她一切都蒙在鼓里,二股东对她做什么事情,也不能提前提防。
  我心里矛盾极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要奔赴死亡的前线难以决策般。我的心情混乱着,杨倩kan我不chu *声了,她把手在我眼前晃了几晃,然后说,“秦,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有什么想法?”
  “哦,没什么,你是怎么答复二股东的?”既然二股东专门打电话跟她说这个事,表明了二股东的决心。我知道杨倩如果当场不能答应↓*| lai |*,必然让二股东觉得难堪,也势必会采取行动。
  “我当然没答应了,不过他真是很奇怪啊,一再的坚持只要我跟你分手就能得到公司一半的财产,还说二年后这个董事长也让给我当,你说奇怪不?”杨倩有些迷惑的kan着我说。
  我当然知道她心里的困惑,换做是我,如果不提前知道她们的关系,肯定也是会很不解的。“二股东还跟你说了什么?只有这些么?”我心里在飞快的打着算盘。
  “是的,他只说了这些,还说……”杨倩突然kan了我一眼,然后小声的说,“还说跟你在一起一定没有前途,你是个……”说到这里,她突然不说了。
  不过即使她不说,我也知道她想说什么,二股东肯定跟她说了,“他说我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一辈子没chu *息是么?”
  “啊,你听到了?”杨倩真可爱,她睁着惊讶的大眼直瞪瞪的kan着我,仿佛觉得她当时讲电话的时候我就站在她身边一样。
  我摇了摇头,“你们说什么我是没有听见,不过他之前*| lai |*找过我,说要介绍我去做个生意,我直接拒绝了。倩倩,二股东不是一个善类,我们必须小心提防着他。不过他对你还是ting *好的,应该不会危害到你,这点你放心。”
  “可我就是不解他为何对我这么好的原因,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告诉我?”女人的感觉就是灵敏,她从我的话里行间已经猜chu *了一点端倪,既然她这么问了,我也不能敷衍了事的应付过去了。
  我想了想,然后说,“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再说了你对他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可能他也是想kan在杨董事长生前的关系* shang * mian *想照顾你吧,就不要多想说了,反正以后能提防的di 方尽量小心点就好了。”
  “* na *你的意思是?我继续留在他公司做事,答应他的要求?”杨倩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的kan着我。
  我点了点头,“这也未尝不可,其实我想到了一个好的方法,绝对是可行的,我们可以试试kan。”
  然后我附耳在杨倩耳边,“既然二股东提chu *了这样的要求,我们就以假乱真,先装作闹别扭,然后分手,当然不能一开始就分彻底了。我过几天不是要去南珠么,就以这个为借口,你要跟我分手,尽量闹大点,让你公司的同事都知道这个事,就足够以假弄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