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9章 洋墨shui *喝多了
  “是啊,我就最喜欢狮子王,还是他好kan些……”
  两个小孩子在互相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交谈着,我这个做爸爸的反而只能站在远处静静的kan着他们* gao *兴的样子。以前每次*| lai |*动物园kan狮子,奇骏都会扯着我说个不停,现在有了同伴了,自然就转移了目标。
  小孩子都是需要玩伴的,我有些内疚自己不能给奇骏一个di di 或者sister(* mei mei *),毕竟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生养更多的孩子。不过现在有了成儿的陪伴,奇骏就开心多了,kan到孩子们开心,我的心里自然就开心了。
  只是这种开心并没有维持很长的时间,因为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接起*| lai |*,“喂?”
  “秦天穷,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你把成儿拐带走了?”有点熟悉的声音,陈素莹?我想了一↓才记起*| lai |*是她,而且提到了成儿的名字,应该就是她了。
  她果然还是关心成儿的,不过为何她就这么肯定成儿在我这里呢?我应该帮她照顾小孩子么,等↓,她刚才的语气可不是说我照顾成儿啊,我拐带成儿?心里顿时有了一股huo *。
  “这位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确实没有拐带你的成儿,请你把话说清楚点。”我也毫不客气的说道,反正她没有报chu *自己的姓名,我就装作不知道了。
  “小姐?kan*| lai |*你真是贵人事忙啊,我是陈素莹,这↓你清楚了吧,成儿不是在你* na *里么?”还是咄咄*人的口吻,这女人chu *国一年多,怎么连* xing *格都变了,难道是洋墨shui *喝多了,撑的?
  “陈素莹我当然知道了,不过她可不是你这样的,人家说话比你温* rou *多了。”我故意调侃起*| lai |*。
  “你,你,你快说成儿在哪里,我现在过*| lai |*。”陈素莹显然没有幽默细胞,她说话太直接了,不过从她说话的语气,知道她肯定气的不轻。
  * na *不是开玩笑的,对于女人我可不只有一套,没有几套傍身* na *是不能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的。对陈素莹这样的,就得用*ying *招,攻她的ruan (车欠)肋,这不就成了么。
  “你怎么就能证明成儿在我这里,还有啊,为什么他不见了你就一定认定是我拐带了他,你哪只眼睛kan见了?我可以告你诽谤的。”我得理不饶人的说。
  其实也不是想跟她做对,只是她说话的样子太让人气人了。虽然隔着电话我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但她的语气一再的告诉我,她现在对我非常的怨恨,这种怨恨估计让她连杀了我的心都有了吧。
  反正已经是小人了,不在乎在多做一回得罪她,反正这次一定让她知道丢了儿子的后果有多严重。省的她以后一不开心就拿我的儿子*| lai |*chu *气,成儿可不是* na *么好欺负的,现在有我zhao着他,绝对不能让他受丁点的委屈了。
  “如果不是你带走了他,他能去哪里,在这里他一个人都不认识的。你快把他交给我,听到了么?”陈素莹开始失去理智般的大叫。
  “哦,* na *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是否真心关心过自己的儿子,如果你对他好,他还会离开你身边去找别的人么?试问,有哪个孩子不向着自己亲妈MD,只能说你做的太过huo *了,你的孩子才会离开你,我说的有错么?”
  沉默,再次的沉默,半响,“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我不疼成儿?你有什么权利*| lai |*指责我,你是他什么人?”陈素莹的话语也很犀利,不亏是做经理chu *身的。
  “权利?我现在是他爸爸,你说我有没有这个权利,还有啊,你一天不认错,我就不会让你见到成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放↓了狠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没有想到不到三秒钟,电话又响起*| lai |*,然后是陈素莹惊慌的语气,“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成儿的爸爸?谁告诉你的,你想做什么?”
  我忽略了陈素莹话里的惊慌语气,以及说话的意思,本以为她只是因为找不到儿子所以气的失去了一贯的冷静了。但我错了,不过这种错误的思想直到最后我才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的。
  “我就是成儿的爸爸,怎么了?你不服气是么?现在知道错了么?”我决定还是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成儿是她的儿子,最终还是要回到她的怀抱的,所以我不能太过决断了。
  “你在哪里,我现在过*| lai |*找你。”陈素莹拒绝谈认错的事情,而是迫切的想接成儿回家。
  我想了想,然后说,“这样吧,你必须给我一个答复,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了,我是绝对不会把成儿交给你的。”
  “你说吧!”陈素莹有些无奈的说。
  “你为什么当着孩子的面说他是一个累赘,你知道这句话多么伤害孩子的心么?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了,说话能不能不要* na *么的刻薄,也顾虑↓孩子的感受行不行?”
  “是谁告诉你的?成儿说的么?我说他是我的累赘?”陈素莹似乎不相信我说的话一样,她有些吃惊的说。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并且让成儿听见了,还有你心里是不是这样想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明White(颜色bai )个中缘由,这样,你先让我见见成儿,我要跟他说话。”陈素莹似乎拒绝再谈这个话题,她有些掩饰的说。
  解释就是掩饰,可她连解释都不屑,我心里是有点失望了,所以没打算再跟她谈↓去。想了想,我gan 脆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然后设为black(hei )名单,永远都接不到这个电话的*| lai |*电信息了。
  挂断了陈素莹的电话,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虽然陈素莹的话语的确是有些无情,但我刚才的语气也不是* na *么的好。
  其实对待女人我是舍不得动粗的,因为我身边的女人多半是美女,对于美女相信一般的男人都是会手↓留情的。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说的就是这个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让这把刀给砍了。
  男人多少是有点###的,当你发现他在你面前不仅闷,而且有点sao (马蚤)的时候,说明他把你当自己人了。我在女人面前向*| lai |*不是###的,有话就说是我的泡妞哲理。
  所以古往今*| lai |*多少能人异士可以做chu *一翻卓越的成就,原因不在于他们有多么###。太###的男人还真是会让人有点吃不消的,比如张一顺这小子。
  自打张一顺跟全莉在一起约会以*| lai |*,他就不断的打电话sao (马蚤)扰我,每天不是问我这个问题,就是说全莉不理他了。否者说,他不知道该跟全莉说些什么,让我帮他chu *个主意。
  天知道这追女孩子的人居然让人帮着chu *主意,这世道怎么了?男人追女人的时候,无非是甜言蜜语说个不停,可张一顺这小子估计是太###了,不仅不会说甜言蜜语,连基本的问候都不会。
  像有一次,他打电话过*| lai |*的时候,问我,他一跟全莉说话就脸Red(* hong *),这个mao *病怎么克服。
  我当时肠子都笑歪了,真是没有想到张一顺这么的可爱,虽然很多男生在面对心仪的女孩子时,会手足无措的。但是若说到一见到女孩子就脸Red(* hong *),我还真是只碰到他这一个活宝。
  “这样吧,你↓次见到全莉的时候,gan 脆两眼kan天,kan低,kan左右周围,就是不kan她,这样就不会脸Red(* hong *)了。”我记得自己是这么跟他说的,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如果跟女朋友约会,你不kan她,肯定就是不重视她了,* na *可够呛。
  没有想到张一顺这小子居然一字不漏的照做了,光做还不够,他居然执行的更彻底,不仅不kan人家女孩子,而且gan 脆一问三不答的。所以,张一顺跟全莉闹分手了,准确的说是还没追到就分手了。
  张一顺闹分手我的(曰)ri 子就不好过了,为什么呢?他隔三岔五的就*| lai |*跟我诉苦,诉说心中的郁闷。幸亏他不知道跟全莉的分手全都是我的* na *个玩笑造成的,否则早就把我砍了浸酒喝了。
  我当然是老好人一个了,便想着法子撮合她们两个,不仅把他们叫chu **| lai |*一起吃饭,kan电影,而且连###按摩都用上了。终于是玩的活络了点,然后两个人算是有点眉目了。
  在我想着陈素莹的电话的时候,张一顺的电话又*| lai |*了,kan了远处正玩的的开心的两个小朋友,我犹豫了一↓,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估计这小子肯定没好事,一般他*| lai |*电话我都是没有多大兴趣的。谁愿意整天的搭理* na *些情情**的事情呢,而且还不是自己的情爱故事。
  “大哥,你这次可得救救我,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张一顺说话慌张,语气凌乱,一kan就是受了大挫折的样子。
  “慢慢说,到底怎么了?你不告诉我,可帮不了你啊。”我没好气的叹了一口气,心里觉得就算天真的塌↓*| lai |*了,不也有* gao *个子顶着嘛。
  “还不是全莉,她有男朋友了,”张一顺气急败坏的说。
  “什么?你说清楚点,到底kan见什么了?她可告诉过我是没有男朋友的,我才介绍你们认识的”我有些奇怪,全莉怎么会骗我这个大哥呢。
  “昨天,我在她↓班的di 方等她,然后一辆小轿车把她载走了,我亲眼kan见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把她接走的,她们两人还很亲密的勾肩搭背,我不会kan错的。”张一顺越说越*真,kan了是亲眼所见了。
  “你既然kan到了,怎么不追上去问个清楚,你这个缩头乌龟,还是男人么?”我没好气的责问他。
  “你以为我不想去啊,可我两条* tui *哪里跑得过人家四个轮子,还是宝马的轮,我苦啊,真是命苦。”张一顺开始哀号起*| lai |*。
  我没空听他在这里废话了,因为两个小(jia huo )已经跟狮子王玩的尽兴,都走到我身边扯着我的ku * tui *说累了。
  我让张一顺先等等,等我跟全莉问过后,再回复他,他见我应承了他的事情,也* gao *兴的答应了。
  “爸爸,你跟谁通电话啊,是不是有事情要去忙了呢?”奇骏抬起头kan着我,很乖巧的说。
  kan着两个小孩子玩的兴* gao *采烈的,脸上都挂满了汗珠,我禁不住有些怜爱的帮他们各自抹了把汗。
  “是有点事,不过不是很急,你们饿了吧?”我这话是问两个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