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7章 要懂规矩
  “不用说了,这事就说定了,我↓午就带奇骏过*| lai |*认人啊,你可不要耍赖。”我笑着挂断了电话。心情也一↓就好多了,没有想到在去南珠之前还能碰到这样的喜事,能不* gao *兴么。
  上午我把这个事跟小漫一说,她也直说好,只有奇骏歪着个头很奇怪的kan着我们,“爸妈,媳妇是什么?”
  媳妇?我们说媳妇了么?汗滴滴,不该在小孩子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啊,不过↓午反正是要带奇骏去kan人的,索* xing *就趁此机会跟他解释一↓了。
  “奇骏,媳妇就是老婆的意思,你知道什么是老婆么?”我耐心的跟奇骏说。
  “老婆我知道,就是一起睡觉的人,好像爸爸跟妈妈,妈妈是爸爸的老婆,对不对?”奇骏很兴奋的跟我说。
  汗颜,没有想到儿子的思想这么的成熟,连老婆是用*| lai |*睡觉都知道了,只不过,他单纯的思想里应该想不到睡觉是怎么睡的吧。我gan 咳了几声,小漫见我这样,忍不住笑开了眼。
  “* na *个,奇骏,你差不多理解意思了,现在爸爸问你,你想不想找个女朋友将*| lai |*一起读书玩耍啊?”循循诱导是我最拿手的了,对于奇骏这样的聪明孩童就要用这招。
  “好啊,肯定好了,只是我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哦。”奇骏先是欢呼了起*| lai |*,然后又低着头玩弄自己的手指。
  “↓午爸爸带你去找好么?”嘿嘿,kan*| lai |*这个媳妇是十拿九稳了。
  “恩,妈妈也去么?”奇骏转而kan向自己妈妈,小漫忙点了点头,奇骏这才* gao *兴的答应了,还直嚷着一定要穿上自己最帅气的衣服,还有奥特曼也要带上。
  我无语的kan着小漫跟奇骏在房间里折腾了一个中午,等到我们chu *发的时候,正好是↓午二点多钟了。
  王敏是顺产的,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回家了,她大概是呆不惯医院里的环境里,毕竟是千金小姐,难免jiao (女乔)惯些。
  “快jin **| lai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晚才过*| lai |*,我还以为你一定迫不及待的领着小奇骏过*| lai |*kan老婆呢,”丁亮一打开门就笑呵呵的跟我说。
  做了爸爸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喜悦。我很遗憾自己再小漫生↓奇骏的时候不在她身边,所以也无法目睹奇骏小时候的样子,这个是我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了。幸好现在儿子还是比较的亲我,否则就是万死不辞了。
  “*| lai |*,kankan我们的小美女,这个是阿姨给的Red(* hong *)包,祝愿你快快长大哦。”小漫走过去从王敏手里抱起了小baby(bao bei ),然后笑着说。
  “小漫姐,秦哥,你们*| lai |*就好了,还带什么东西,太客气了。”王敏头上包裹着月子里要戴德头巾,坐在被窝里朝我们招呼道。
  这个时候王市长也jin **| lai |*了,“王伯伯好,”我们连忙喊了王市长一声,他可是长辈,我们要懂规矩。
  “呵呵,都*| lai |*了,奇骏,到爷爷这里*| lai |*,kan到小sister(* mei mei *)了么?”王市长一把揽过奇骏在怀里,慈祥的笑着。
  “没有kan到,妈妈抱的太* gao *了,我kan不到,爷爷,不如你也把我抱起*| lai |*,我就能kan到我的小女朋友了。”奇骏实话实说道。
  “小女朋友?这个是什么意思?”后面一句话明显是对我们说的,王市长的脸上好像有点不* gao *兴的样子。
  这个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我们* gao *攀了他的孙女,哎,人家毕竟是市长,再怎么疼奇骏也是抵不过自己孙女的。kan*| lai |*是我们的想法太草率了,我也有些失落的想。
  “是这样的,爸,我们打算让奇骏kankan佳佳,如果他kan上了眼,就让佳佳做他的老婆。呵呵,指不定这两个孩子还真是有缘分呢。”丁亮在一旁赶忙解释道,他大概是kanchu *了我们之间的异样,所以打yuan *场。
  “不准,我不同意,听到了么吗?”王市长突然大声呵斥道。这一声不仅让丁亮惊呆了,连我们都惊住了。这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听王市长这么大声的说话,而且他脸上明显的又发怒的征兆。
  “爸,我们也只是有这个打算,半开玩笑的,你不要这么决断啊,说不定两个孩子真有缘分呢。”王敏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王市长铁青着脸一声不吭,想了半响,突然抬起头对我说,“天穷,你是我一直kan好的,不要做chu *让我失望的事情*| lai |*,今天这个事到此为止,我说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我还*| lai |*不急反应,不过就是小孩子闹家家的游戏,怎么王市长这么大反应呢?难道真是嫌奇骏配不上佳佳么?再说了孩子都还小,将*| lai |*长大了指不定怎么样呢,这个时候就发huo *,是不是太早了点?
  我是很不苟同此刻王市长的莫名其妙发脾气的心情,不过他老人家都开口了,我也不能不遵从。我kan着奇骏委屈的表情,然后从王市长怀里把奇骏抱了过*| lai |*,心里感到一阵痛,然后跟小漫一起匆匆的告辞chu **| lai |*。
  我忘不了的是,当我跟王市长说,“不好意思,打扰了,王市长,以后我们不会这么鲁莽了。”说chu *这句话*| lai |*的时候,我的心也是痛得,* na *么慈祥和蔼的一个老人,终究还是有门第之分。
  只是我没有kan到的是,王市长的脸上也满是痛苦的表情,我的话好像击中了他心里的某个要害。甚至我们走后,他晕倒在了自己家里,丁亮和王敏自然是手忙脚乱的照顾一番了。
  这些都是丁亮后*| lai |*打电话告诉我的,还说我当时说话过激了点,王市长毕竟年事已* gao *,我不应该这么刺激老人家的。其实我说完* na *句话后就开始后悔了,可正如覆shui *难收,破镜难yuan *,说chu *去的话又如何能收的回*| lai |*。
  奇骏chu **| lai |*后一个劲的问我,“爸爸,王爷爷刚刚是不是生气奇骏了?他不喜欢我了么?还是我什么di 方惹他生气了呢?”
  “不,奇骏做得很好,是爸爸犯了个错误,奇骏放心,以后这样的错误爸爸不会再犯了,奇骏受委屈了,爸爸请你吃个冰激凌当补偿好么?”我有些担心儿子的情绪。
  儿子是属于早熟的一类儿童,所以任何负面的情绪都会间接的影响到孩子的健康成长。我是不想刚才的不好一面停留在儿子的记忆里,所以想用美食*| lai |*xi 口及引开他的注意力。
  “太好了,爸爸,你真的让我吃冰激凌,可妈妈说过一天只有一个吃,我上午已经吃过一个了,妈妈,我可以再吃个么?”奇骏转过头去可怜兮兮的kan着小漫。
  我笑着点了点头,小漫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她其实也心疼奇骏刚才受到的委屈。就算大人之间有怎样的纠纷,始终不应该fa xie 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哦,太好了,我有冰激凌吃了,爸爸,不如我们buy(中文:gou mai)三个,然后你和妈妈跟我一起吃吧?”奇骏难得的孝顺了一回,还知道美食共享。
  不过我猜想这个机灵鬼是担心我只buy(中文:gou mai)给他吃,怕我们待会抢他的吃,张小lang这个小子就经常gan 这样欺负小孩子的事情,☆ɡao 扌高☆得奇骏都成惊弓之bird(niao )了。
  虽然在王市长家闹了点不愉快,可孩子的记忆是短暂的,好的不好的都忘得很快。所以当美食到了,奇骏早已忘记刚才说的王爷爷对他生气了的* na *些话了,只顾兀自忙碌不停的* tian * 舌忝 *着冰激凌。
  “好吃么?”我kan着儿子不停的* tian * 舌忝 *着的动作,忍不住问道。
  “好吃,爸爸,你要吃么?刚才我就说要你多buy(中文:gou mai)一个的,你不听。你如果要吃,就吃妈MD,不要抢奇骏的哦,奇骏一个人吃不够吃的。”
  听了儿子的话,我有些哭笑不得,谁说我要抢他的冰激凌*| lai |*吃了?真是人小鬼大,就这么点小心思,让人一kan就透了。正在我们嬉闹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我Behind(shen hou)穿了过*| lai |*,“叔叔,真是你?”
  这个声音明显的今口 han 着惊喜的语气,我猛di 转过身,只见一个三岁多的小孩满脸笑容的站在我的前方kan着我。好熟悉的脸孔,在哪里见过呢?哦,对了,这个小孩不是陈素莹的儿子么?
  只是他怎么又一个人chu *现在这里,难道是陈素莹又###他了?想起这个孩子的遭遇,我有些酸楚的情绪涌上心头。“过*| lai |*,孩子!叔叔请你吃冰激凌。”我朝着前方的孩子招了招手。
  “恩”小男孩蹦蹦跳跳的朝我跑过*| lai |*,然后在我跟前站住,接着他很好奇的kan着奇骏说,“这个是哥哥么?叔叔的孩子?”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小漫走过*| lai |*,然后对奇骏说,“奇骏,这个是爸爸新认识的朋友,也是di di 哦,奇骏要爱护di di 哦。”小漫在一旁很感兴趣的问道,“这个孩子真可爱,是谁家的啊?”
  “还记得以前龙华集团的陈素莹么?”其实我已经不记得陈素莹走之前是在小漫继任董事长之后还是之前了。
  小漫点了点头,“听说过她,这个男孩子是她的?她不是chu *国了么?”
  “嗯,可能又回*| lai |*了吧,国外也不是* na *么好呆的。”其实我早知道陈素莹回国的消息。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小漫的好,女人嘛,难免有小心眼,如果我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消息了解的这么清楚的话,我还有好(曰)ri 子过么。
  陈素莹和梅娜跟我的一切都已经成过去了,虽然有过一段短暂的美好回忆,但毕竟各有家室了。虽然陈素莹现在家室可能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幸福,但路是自己选的,能怨其他人么?
  我不知道的是,陈素莹还真是怨上了我,并且还为此jin *行了一系列的计划,只是这些都是在暗中jin *行的,我们都一无所知。
  “爸爸,他叫什么名字啊?”奇骏突然指着眼前突然冒chu **| lai |*的***说。虽然认小女朋友没有成功,不过突然多chu **| lai |*个***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奇骏的神情好像很* gao *兴的样子。
  “哦,这个爸爸也不知道呢,不如我们问问***吧。”我转而kan向小男孩,然后轻轻的** fu ***了他的头,说,“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
  “叔叔,你忘记成儿了么?我告诉过叔叔我的名字的。”小男孩抬起了头伤心的kan着我,两眼泫然yu (谷欠)滴的样子。我心一慌,kan自己这记* xing *,好像小男孩曾经告诉过我是叫陈成,当时我还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