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6章 今晚就睡这里了
  天啊,一杯手磨的咖啡喝↓去,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太苦了。虽然是从苦(曰)ri 子里熬过*| lai |*的,但现在有大米吃了谁还愿意吃* na *糙康馍馍啊。同样的道理,我对苦咖啡是敬谢不敏的,但又不好意思让她帮忙加nai (*&女乃*&)糖,刚才夸过说好喝的。
  不过从我jin 皱的眉头,廖小琴在对面还是kanchu *了些端倪,只见她抿嘴一笑,然后变戏法似的,她的手里突然多chu **| lai |*一颗nai (*&女乃*&)糖。我赶jin 接过去,然后撕开包装纸,狠狠的放到了口里重重的xi 口及允了一↓。
  这一↓声音太大了,简直有点类似间hot(英文:hot,中文:re )吻时砸吧砸吧**发chu *的声音。我有些尴尬的坐立不安,廖小琴估计也是,所以一阵沉默又在我们之间蔓延开*| lai |*。
  沉默总是跟我有缘的,特别是在跟美女独处的时候,其实如果对象不是廖小琴,换做是别的单身美女,没有任何责任的。我真的会立马扑到了,然后fa xie 一番。
  但对于廖小琴我就是↓不了手,不是因为她对自己老公的一往情深,也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恩,这就是一种感觉。因为有了这种感觉,所以我↓不了手去做伤害她的事情。
  因为这个事情一旦做了,就不能回头了,可能会留↓彼此都遗憾终身的回忆。“你……”“你……”我们同时开了口,还真是有默契啊,只是这个默契*| lai |*的真不是个时候。
  “咖啡喝完了,今天有点困,不如我先去洗澡了。”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借口,早点洗刷完然后睡觉吧,什么都不去想了,就一晚,过了这一晚,就什么都不会有了。
  “哦,好,你去洗吧,mao *巾有新的,睡衣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廖小琴不愧是居家型的,居然什么都给我备好放在了浴室。
  “恩,对了,我今晚睡在哪里?”我chu *声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其实我睡沙发也无所谓,不过,她不会让我跟她睡一起吧。毕竟陪夜是需要两个人在一个空间的,这样才比较的不害怕,不是么。
  我想歪的时候,人家廖小琴可没有想歪,她突然(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你睡小军的房间吧,我去整理一↓,这孩子喜欢乱扔东西的。”
  我不知道她为何要笑chu *声*| lai |*,我问的这个话很好笑么,不过人家既然笑都笑了,就随她吧。我*了*头,然后jin *了浴室,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喜欢在洗澡的时候唱歌,这样更能宣泄我洗澡时* gao *亢的情绪。
  就在我唱歌的时候,廖小琴已经快速的整理好了小军的房间,然后坐到了客厅等着我chu **| lai |*。她当然是听到了我在浴室里的歌声,毕竟这里的隔音设备没有* na *么的好。
  “洗好了?*| lai |*这里有chui 口欠风机,把头发chui 口欠gan 吧。”我从浴室chu **| lai |*,就kan到廖小琴坐在沙发上笑个不停。
  “哦,谢谢,”我接过了chui 口欠风机,然后对着自己的头发就是一通猛chui 口欠。其实我是不习惯用chui 口欠风机的,即使洗澡洗头了,也只是让它自然风gan 。不过廖小琴既然把chui 口欠风机递过*| lai |*了,我当然只能接受了。
  “瞧你,连chui 口欠风机都不知道怎么用,这样chui 口欠头发会损伤头发的。”廖小琴嗲怪的kan了我一眼。不过我听了她的话,还是无动于衷,损伤点头发算什么,反正我的才几寸长,没什么关系。
  “你坐↓,我*| lai |*弄。”廖小琴可能实在是kan不↓去我这么折腾自己的头发了,索* xing *让我坐↓*| lai |*,然后为我chui 口欠gan 头发。
  只有在理发店享受过让理发师给我chui 口欠头发的待遇,不过* na *可是付费的,这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让一个美女免费给我serivce(中文:fu wu)。廖小琴的手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从我发间穿*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过去的时候,我的头皮起了一阵(su)酉禾***yang (羊羊羊)的感觉,ting *……舒服的。
  她的女人味在这个时候就完全的体现chu **| lai |*了,为男人chui 口欠头发,磨咖啡,收拾床铺。这一切的事情都是一个老婆为自己老公做的事,但她却很自然的为我做了,我心里的波澜就更是惊骇了。
  本*| lai |*在浴室我已经死劲的抓了自己的头发的,没有想到经过廖小琴这么的** fu ***,我感觉头皮有点yang (羊羊羊)了。好像她每次经过我头皮的时候,就是没有抓到我的yang (羊羊羊)处。
  终于我忍不住了,gan 脆抓住了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然后放在了我最yang (羊羊羊)的di 方,口里还不住的说,“这里,就是这里,yang (羊羊羊)死我了。”
  “是这里么?”廖小琴居然丝毫的不介意,她的手稍微死劲在我的yang (羊羊羊)处抓了几↓,啊,真是通体的舒畅啊。这种感觉真的是想如厕的时候找到了茅坑的感觉。
  我的眉目都舒展开*| lai |*,眼睛也半睁半闭,廖小琴见我这样,索* xing *让我伏在她的* tui *上,然后继续帮我** fu **弄着头发。这种感觉很是奇怪,仿佛回到了童年时窝在妈妈怀里的感觉,妈MD大手很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在我身上**,很舒服。
  “想睡了么?”廖小琴的声音响起*| lai |*,很清脆的声音。
  “啊?”我猛di 惊醒了,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从廖小琴身上居然想到了自己的童年,还有我的妈妈,对她几乎是没有一点印象了的,可今天居然就想到了她。
  “想睡就去睡吧,我洗洗也去睡了。”廖小琴kan着我笑道,“你洗澡的时候喜欢唱歌啊?不过声音真是很难听。”她还调皮的朝我吐了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在她张开的Red(* hong *)唇边一闪而逝,我只kan得见一点儿影子,不过也就够了,这个女人真是you huo 人不偿命啊。这么简单的动作,我居然又动心了,kan*| lai |*今晚注定是个难熬的时刻了,还是努力睡觉要jin 。
  我跟廖小琴道了声晚安,便朝小军的房间里走去,我睡觉是没有锁门的习惯的,所以在她家里也不会锁门。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呢,难道还怕廖小琴半夜*到我房间里*| lai |****我啊,虽然我是很想没错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睡不着了,电脑里的照片在我脑海里一张张的过着,让我开始***难耐。是现在走chu *去然后推开浴室的门,直接跟廖小琴说,我想跟你**,还是继续这样躺着遐想?
  思前想后,我还是没有勇气付诸行动,只好继续躺在chuang shang 冥想了。可耳边的shui *声还是潺潺的流着,让我的头都开始zhang (**月长**)痛起*| lai |*。
  于是我开始数绵羊,据说这个是最有效的方法了,至少对于睡眠*| lai |*说是天敌。效果还真是不错,在我数到一千只绵羊的时候,我真的睡着了。
  ku 边沿。
  然后该死的,她居然直接探索jin *了我的内ku 里,* na *里* na *话儿还因为刚才在梦里得不到满足而昂首ting *立着。她一*索就更*ying *了,我倒xi 口及了一口冷气,天,她居然握住了我的baby(bao bei ),然后上↓###起*| lai |*。
  这是一种什么状况,我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追究了,只能尽情的享受这突然而至的ruan (车欠)玉温香。
  当我们两人都在情绪* gao *涨的氛围中清醒过*| lai |*的时候,彼此对视一眼,居然都了然于xiong 的笑了。我笑是因为自己终究是做了一直以*| lai |*想做的事情,但廖小琴为何笑我就不明White(颜色bai )了。
  只知道这一晚我们要了很多次,廖小琴的**特别的旺盛,估计是寂寞了这些年的缘故。我的**被她感染,也特别的旺盛,估计是一晚上都渴求不满的缘故。
  这一晚在我们的记忆里都不会忘记,至少在廖小琴的心里应该是如此吧,我记得她熟睡过去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
  这一晚除了***,果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歹徒的一次偷袭成全了我跟廖小琴之间的好事。还是要责怪他这一晚没有到*| lai |*,* na *么我今后就没有了再在这里过夜的借口了。
  不管怎样,都过去了,跟廖小琴的是是非非,茹小mei(女眉)的恩恩怨怨,或者冷颜玉和black(hei )影。接↓*| lai |*我要开展自己的工作,心无旁骛的实现自己的抱负了。
  爱情之于我从*| lai |*都是很习以为常的东西,我不觉得有何不妥之处。反倒是工作,我近两年的荒废光阴不能不说有点汗颜,不过没有遇到让自己一展抱负的机会也是一个原因。
  所以在廖小琴家里chu **| lai |*后,我就决定要把这些事情统统都抛诸脑后,努力认真的工作。廖小琴当然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她临别前还朝我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有空*| lai |*坐坐!”
  这个是她临别前的话,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这话里的意思,只是我只能心领她的好意了。偷情或许刺激,路边的野flower (hua )或许真的很香,但这都是暂时的,一个男人必须要有责任感和担当,我已经有了孩子老婆,就应该扛起照顾家的责任。
  廖小琴是不会明White(颜色bai )我这些想法的,我当然不会跟她说明了,只是每个人的思想境界不一样,导致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还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我的路注定要由我自己*| lai |*走,别人是替代不了的。
  这个时候居然接到了一个喜讯,丁亮跟王敏喜得一千金。电话是丁亮给我打的,电话里他的声音带着无限的喜悦。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他的感受,要做爸爸的人了就是不一样。
  替丁亮* gao *兴的同时,我也禁不住开始唏嘘起*| lai |*,时间过得真快啊,还记得跟丁亮他们一起打闹嬉戏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但事实上,却是很长的一段光阴都过去了。
  “你这小子,听说就要走了,是不是过*| lai |*kankan你的gan 女儿啊?”丁亮在电话里掩饰不住的喜悦。
  “gan 女儿?我可不想要个gan 女儿,如果可以,倒是想替我家奇骏找个媳妇儿,哈哈。”跟丁亮认个亲家是我突然冒chu **| lai |*的想法,说不定这两个娃儿将*| lai |*还真是有缘分呢。
  这个缘分是一个孽缘,只是我现在没有意识到而已。丁亮在电话* na *头也* gao *兴的直称好,平White(颜色bai )捡了个女婿,他当然说好了,再说我家奇骏这么聪明漂亮,可是继承了我全部的优点呢,我暗笑,美得他了。
  “我带奇骏过*| lai |*吧,要是kan对眼了,我们就认亲家怎么样?”我* gao *呼道。
  “这我不是很吃亏嘛,我baby(bao bei )女儿还不会认人呢,奇骏认定了我女儿,可我女儿也不一定认定奇骏啊。”丁亮这小子还在拿乔,我的英明神武的儿子给了他,会亏待他女儿么,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