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5章 结了婚的男人别夜不归宿
  物业还是ting *hot(英文:hot,中文:re )心的,大概是kan着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自然说话的语气也轻* rou *了几分,转而kan向我,他有些奇怪,我们都是一个小区的,他自然是见过我,我也见过这个小伙几次,人还不错,ting *实在的。
  “秦先生,你*| lai |*这里有事?”物业小伙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呼我。
  “哦,没事了,我陪同廖小姐过*| lai |*拿钥匙的,刚巧碰上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加上后面* na *句话,好像有点yu (谷欠)盖弥彰的感觉,不过做了就是做了,反正也没有做chu *格的事情,管它呢。
  “是的,我们在路上碰到了,就一起过*| lai |*,聊了聊,谢谢你了,小王,我们走了。”廖小琴很客气的接过了钥匙,然后chong *小伙笑了笑。
  “不客气,好走。”物业小伙在我和廖小琴之间*| lai |*回扫视了几眼,然后突然了然的笑了。
  这个人真是有点讨厌了,之前还夸他实在呢,这就本相毕露了,还真是有点八卦啊。
  “你不要在意啊,小王是hot(英文:hot,中文:re )心了点,对了,你需要回家跟小漫她们打个招呼么?今晚可是要跟我一起壮胆的啊。”廖小琴突然笑着对我说。
  我*了*头,是啊,今晚都要宿在她家了,还真是有点奇怪啊,两个人单独相处在一起也不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想想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喂,小漫么,我今晚不回去了,有事情在外面,你先睡啊。”
  杨微还在医院里照顾杨倩,所以我没有依个去说了,小漫自然是应允了,反正对我的行踪,众女是从*| lai |*很少过问的。这也是我喜欢她们的一个原因,给伴侣充分的自由,毕竟都成人了,做事情肯定是有分寸的,盯得太牢反而会物极必反。
  “小漫答应了啊?你真是幸福,一般结婚了的男人很少在外面夜不归宿的,否则自己老婆不吃醋才怪。”廖小琴又笑着说。
  “是么,* na *我还真是幸运啊,不过这种幸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起的,呵呵。”我这么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不过也只有我能说chu *这种话,毕竟杨氏三女的勇猛劲,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消受的。
  廖小琴了然的一笑,然后跟我并排往她家的方向走去。很奇怪的感觉,跟这个美丽的少妇在一起走着的时候,我心里居然起了不少的涟漪,又不是没有跟女人在一起单独呆过,但这次的感觉就是特别的不一样。
  该怎么说呢,好像有一种偷情的乐趣,像是做了平(曰)ri 里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特别的刺激。难怪都说是路边的野flower (hua )要比家flower (hua )香,说的大概就是这个理了。
  我无暇再去仔细的分析自己的内心世界了,因为此刻我们已经到了廖小琴的家门口,这次她掏chu *刚从物业处拿的钥匙很快的就把大门打开了。
  “请jin *,随便坐啊,喝什么饮料?”廖小琴打开门后,作了个请的姿势,然后体贴的弯腰给我掏chu *了一双拖鞋让我换上。一刹* na *间,我仿佛感觉自己回了家,她就是我的老婆,为我端茶倒shui *,侍候周到。
  “随便吧,White(颜色bai )开shui *也行,”我四处打量了一↓,很整齐嘛,可没有* na *种遭受贼人偷袭过的痕迹。kan*| lai |*是昨晚贼人走后,廖小琴仔细打扫了一番的结果。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廖小琴是个比较顾家的女人,从她对家的布置就kan得chu **| lai |*,温馨而不奢侈,豪华但简约。虽然她有很* gao *的身价,但却韬光养晦,用的吃的也不比别人好多少,这样的女人是适合居家的。
  “这可不行,*| lai |*了我家里,怎么能只让你喝White(颜色bai )开shui *呢,要不我亲手磨咖啡给你喝?”廖小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兴奋的跟我说。
  咖啡?还是手磨的?虽然我对咖啡不是很感冒,但也知道手磨的咖啡有多珍贵。现在的人因为工作的忙碌,时间的jin 凑,几乎都不会自己手磨咖啡了,现成的速食咖啡多好,撕开包装就能泡着喝。
  想了想,毕竟还是有点好奇手磨的咖啡是怎么样的,所以就点了点头。
  “好,你等我一会,先去玩会电脑上网吧,密码是111”廖小琴朝我妩mei(女眉)的一笑,然后道厨房去忙碌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浑身上↓都散发chu *一种女人的mei (鬼末)力,单单是一笑就已经蕴今口 han 了无限的风情,没有一个男人能招架的住。我仔细品味了一翻刚才她笑容的mei (鬼末)力,然后才移步往书房而去。
  说是书房,其实一本书都没有,我记得她这个屋子是有一个书房的,不过* na *里可只有书,没有电脑。想想自己也不是* na *块ken *书的料,就*| lai |*到了电脑前坐↓,开了机后,我静坐着等候屏幕打开。
  这个时候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张很xing *gan *的个人照,曾几何时,在这个房子里,我差点就跟廖小琴**了。如果* na *个时候不是小军的chu *现,估计我就真的把廖小琴给办了。
  天不从人愿,但今晚呢,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又会发生点什么样的事情?电脑屏幕很快就打开了,这个电脑的反应speed(*su du*)不错,不像我家的* na *头老牛,光是开机就要二三分钟,不过kan在它为我奉献了三年多的份上,我暂时还不打算丢掉它。
  这次的电脑桌面居然是一副风景画,虽然是风景画,但我从画里却仿佛kan到了一个妩mei(女眉)笑容的女人。她半露着香肩,大* tui *处的风情ruo * yin * ruo * xian ,这不是当(曰)ri 里kan到的电脑桌面么?
  没有想到这张照片在我记忆深处生了根发了芽,居然在事过境千后,我还是记得这么的清楚。都说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大概是因为当时没有得到廖小琴,所以才对她的***照片记忆这么清晰吧。
  我随意点开了电脑的磁盘,这个是我的习惯,一般开机后我会点开e盘查kan东西。没有想到,点开了一个名为yes的文件夹后,我kan到的是一副让我几乎pen( 口贲)鼻血的画面。
  这个文件夹放着的都是廖小琴的***照片。
  虽然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拍照人的娴熟手艺,但她这样把自己的body(* shen | ti *)曝露在这个拍照人的眼光↓,就不感到害羞么?我心里有些不是zi wei ,这么美好的画面被一个拍照师给kan了,怎么都是有点遗憾的。
  只是在我的心里没有想到廖小琴是这么开放的一个女人,有些女人就是表面上kan起*| lai |*很保守,其实骨子里是非常开放的。廖小琴就是这样的女人,我算是领教了。
  kan着这些惹huo *的画面,我**** na *话儿也不听使唤的ting *立起*| lai |*,这股***该怎么压↓去啊,我苦苦的支撑着。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廖小琴突然在客厅叫我过去喝咖啡,估计我连###的chong *动都有了。
  想想,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这些惹huo *的照片,而且照片的女主人公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一般人会怎么反应呢?是立马推倒,还是暗暗垂涎三尺?我是行动派的男人,自然不会是属于暗暗垂涎的* na *种,但要立马推倒,还是有难度的。
  廖小琴现在的态度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像是要【gou && yin】我又不是的* na *种,她一个单身女人邀请一个正常的盛年男人到家里陪同过夜,这不是一种【gou && yin】是什么呢?
  可要说【gou && yin】,自打jin *门*| lai |*,她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难道给我泡一杯手磨的咖啡就是【gou && yin】么?所以我还是只能按兵不动,kankan廖小琴到底究竟意yu (谷欠)何为再说。
  “怎么样?味道如何?”kan着我喝了一口她手磨的咖啡,她突然有些激动的jin 张kan着我。
  我点了点头,“好苦,不过还真是手磨的咖啡,就是跟包装的不一样。”这是实话,我虽然没有喝过手磨的咖啡,但喝过包装的啊,现在一喝手磨的,就感觉还事这个比较的苦,既然苦,就说明它很纯正了,所以我就夸奖了她的手艺。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平(曰)ri 里我喝的咖啡不是加了nai (*&女乃*&)糖就是White(颜色bai )糖的,这个是纯正的咖啡,什么都没有加,自然就比较苦了。廖小琴听了我的话,突然呆了半响,然后凄然的笑了。
  “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不好,哪里让你不* gao *兴了?”我还是比较在意眼前女人的情绪的,如果她情绪不好了,这一晚上我可该怎么过啊。
  “没有,你说的很好,只是我突然想起了齐,他生前是最喜欢喝我手磨的咖啡,每天都要我磨给他喝。这些咖啡豆和用具我一直保留着,并且定期的保养,就是想有一天会有* na *么一个人还是会喜欢喝我手磨的咖啡。”
  廖小琴的语气有些落寞,但她的话语里隐隐的透漏着一股气息,仿佛我就是她口中的* na *个等了n年的人。我心里一惊,现在的情况是不是tuo *离了自己本*| lai |*预期的* na *样了,好像有点危险的气息在靠近。
  “这样啊,如果你愿意,我以后可以偶尔过*| lai |*喝你磨的咖啡,你kan可好。”我这么说无非是为了安慰眼前的伤心人而已。第一我不喜欢喝咖啡,第二,过两天我就到南珠了,估计是没时间没机会喝她的咖啡了。
  “真的?你会时常*| lai |*么?”廖小琴的双眼一亮,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她突然坐起*| lai |*,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jin jin 的抱住我。
  我本*| lai |*是想点头以示自己的郑重其事的,但她这么扑了过*| lai |*,我就不好点头了,因为即使点头了她也kan不见。不过她这么扑了过*| lai |*,还是大chu *乎我的意料,现在该作何反应呢?
  本*| lai |*是好不容易把心中的***压了↓去,谁知道这个女人却生生的扑了过*| lai |*,摆明了就是要【gou && yin】我一般。而且她**的xiong 部随着她的呼xi 口及声一耸一耸的,我开始心猿意马了。
  “* na *个,这个咖啡冷了,我们还是先喝咖啡吧。”好死不死的,这个声音是我发chu *的么?几时美女在怀我也能坐怀不乱做个正人君子了?我心里很郁闷,在说完这句话后。
  廖小琴听了我的话,突然推开我,然后双颊都飞上了两朵Red(* hong *)晕,她kan了我一眼,有些嗲怪。我好像明White(颜色bai )了什么,刚才本*| lai |*是无声胜有声的境界,说不定这样↓去就能发生点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了。
  都怪自己的嘴巴,这张嘴老是坏了自己的好事,该打。不过后悔也晚了,话既然说chu *了口,就没有吞回去的道理,所以廖小琴很听话的移到了她的座位上,然后两个人对坐着开始默不作声的喝苦苦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