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3章 五角星暗器
  但我是无辜的,真的纯无辜啊,我到现在都只是顺着事情的发展而jin *行着,从*| lai |*没有想到要去破坏别人的幸福。我更加不想当所谓的第三者,如果冷颜玉爱black(hei )影,* na *我怎么会有机会亲近她呢,只怕以我的武功,还不到她身前就被撂↓了。
  black(hei )影当然也很清楚这点,他即使想迁怒于我也没有借口的,但他绝对不甘心就这么让冷颜玉把他的尊严践踏在di 上。所以,他发怒了,这一↓发怒,就犹如洪shui *猛兽般凶猛。
  我只见到一个black(hei )影朝着冷颜玉的方向chong **| lai |*,其实他可能是想攻击我,只是在攻击我之前,必须得迈过冷颜玉这道坎,所以就变成了是攻击冷颜玉的方位了。
  我还是抱持明哲保身的哲学所以很快的后退了好几大步,这样总不会误打误撞的伤到我了吧?在我沾沾自喜的当口,对方已经过招了好几个回合,其实观kanblack(hei )影和冷颜玉的打斗是一件幸事,因为两大* gao *手过招,百kan不厌啊。
  而且还是免费的,只是在这个小胡同里他们的身手也不是很施展的开*| lai |*,不过这里很少有人经过,也让我能安静的欣赏他们的战姿了。
  “哇,真是有够精彩的,可惜没有把茹小mei(女眉)拉*| lai |*,她的心上人兼偶像的打斗错过了,不知道她知道了会不会怪我呢。”我口里喃喃自语道,眼睛也没闲着。
  这两人的身手都太过矫健了,以我十几年的功力居然都kan不太分明到底谁胜谁败。不过女人在体力上总归是吃亏的,所以打斗到后面,冷颜玉的身形明显的比black(hei )影的慢了许多。
  “喂?black(hei )影,你不要欺负女人啊,人家没你* gao *大,你要让着点啊。”我在旁边* gao *声叫喊道。这个时候倒是忘了要明哲保身的哲学了,见到冷颜玉落败的趋势,我能不急嘛。
  “* na *个,black(hei )影啊,你是个男人吗,这样狠狠的打击一个女人,传chu *去你不担心丢人啊。”我继续叫嚷道,突然感觉到一个*ying *物夹着厉风朝我迎面袭*| lai |*,我*| lai |*不及躲闪,差点就要被打上了。
  这个时候冷颜玉一个鸽子翻身,居然挡在了我的面前,她的xiong 部被这个*ying *物狠狠的撞击了一↓,然后她的身子也晃了两晃。kan*| lai |*这个*ying *物的威力实在不能小觑了。
  我赶忙扶住了她身形不稳的身子,“你,你没事吧?”冷颜玉摇了摇头,我kan到原*| lai |*是一个五角星的暗器,幸好这个暗器不是很利,所以只是击中了冷颜玉的xiong 口,并没有见血。
  估计她受内伤了,得找个di 方让她赶jin 疗伤,我抬头kan向black(hei )影,他此刻已经停↓了身影,呆呆的kan着冷颜玉受伤的di 方。
  “black(hei )影,你够了啊,暗器伤人还不够,难道想眼睁睁的kan着冷颜玉死啊?你还不过*| lai |*帮忙扶上她?”我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 lai |*的勇气,居然朝着black(hei )影大声的吼道。
  虽然事后我也jin 张的要命,但当时确实是只顾着冷颜玉的伤势,都忘了要躲避black(hei )影的夺命杀伤力了。black(hei )影被我吼得愣了一愣,但还是走了过*| lai |*,然后任命的跟我一左一右的架着冷颜玉到一僻静的所在疗伤。
  练武的人都懂得自己疗伤的,特别是对于内伤这样的东西,更要自己慢慢的融会贯通各个经脉,我懂这个理。black(hei )影当然也懂,但他更懂得的是,如果有了外人内力的相助,助伤者打通周身各大经脉,伤者会好的更快点。
  于是black(hei )影让我守着外面,不让闲杂人等jin **| lai |*,这个闲杂人等当然也包括我了。他要喂冷颜玉疗伤,我自然是唯命是从了,只要他不对我使用暴力,他想对冷颜玉怎么样我是阻止不了的。
  正因为知道他是一个正人君子,绝对不会趁人之危的,所以我还是很放心的把冷颜玉交给了他,然后自己一个人优哉游哉的守候在大门外。我丝毫不担心冷颜玉的伤势,别说有black(hei )影的相助,即使靠她自己,也能ting *过*| lai |*的。
  所以我很称职的充当了一回门神的职责,冷颜玉已经半昏迷的状态,她无力的靠在black(hei )影的身上。我在大门外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这个时候我倒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这个black(hei )影到底在☆ɡao 扌高☆什么名堂,这么久的时间,就算是疗伤也早该有消息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声响呢?我有些担心冷颜玉的伤势,当然更担心的是black(hei )影到底对冷颜玉做了什么。
  可等我急奔jin *去kan,里面早已是人去搂空,这是什么状况?black(hei )影挟持了冷颜玉?还是他们两人都被人挟持了?可为何我在外面都没有听到一丝的打斗声,依black(hei )影的身手,不chu *一点声音就能把他拿↓的人估计都还没有chu *生呢。
  想到这里,我几乎可以断定black(hei )影吧冷颜玉挟持走了,至于他究竟是什么目的,把冷颜玉带走意yu (谷欠)何为,我也无法猜测了。但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black(hei )影绝对不敢对冷颜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爱冷颜玉,不忍心伤害她,我早kanchu **| lai |*了。
  想到这里,觉得继续呆在这个di 方也没什么意思了,所以我拍了拍pi *gu *,打算走人为上策。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意外的kan到了茹小mei(女眉),这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啊,到哪哪跟着。
  “怎么?不想见到我啊?这幅见了鬼的表情。”茹小mei(女眉)笑着对我说。
  “怎么会啊,我可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人,我哪里像是见了鬼的表情啊?”耍贫嘴一向是我的强项,比这个我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得,得,人呢?”茹小mei(女眉)探过头*| lai |*kan着我,她里里外外的检测了一遍,确定没有半个人影了,所以才转过身*| lai |*问我。
  “人?你找什么人?”我故意揣着明White(颜色bai )装糊涂,我当然知道她是*| lai |*找black(hei )影的,只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black(hei )影去哪里了,告诉她她就能找到么?
  “这人可是从你手里跑掉的,你倒反过*| lai |*问我,我问你,black(hei )影呢?之前手↓告诉我,说在这附近kan到他的踪迹,现在人到哪去了?”茹小mei(女眉)的脸上满是怨气,怨妇我最怕了,所以小生还是老实的交待吧。
  “哦,原*| lai |*你是要找black(hei )影啊,早说嘛,就不劳你到处劳心费力的查kan了,他确实是走了。”我坦White(颜色bai )道。
  “我知道他走了,White(颜色bai )痴都kan得chu **| lai |*,我是问你他到哪里去了,往哪个方向走了?”茹小mei(女眉)现在连掐死我的心都有了,如果她不是忌惮我还有利用价值的话,估计现在就会对我动手了。
  我两手一摊,“这我哪会知道啊,像black(hei )影* na *样的* gao *手,我怎么可能跟踪他的行径,你说呢?”
  我说的是大实话了,你信不信都拉倒吧,虽然刚刚在他们打斗的时候,我也有想过把这个消息通知茹小mei(女眉)。但最终我不是没说嘛,所以现在就更不能说自己刚才有* na *个念头了。
  “我拜托你帮我找black(hei )影,你就是这么帮我找的啊?他们之前打斗的时候,你就在场是不是?* na *个时候你怎么不通知我*| lai |*啊?”茹小mei(女眉)有些歇斯底里。
  这还是我认识的* na *个精致漂亮的女人么?我有些惊恐的kan着面前这张愤怒的脸孔,就算是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要轻易发怒啊,这一旦发怒了,美丽的形象也就全毁了。
  “等一↓,你听我解释嘛”我摇手制止了她靠过*| lai |*的身子,怎么着,想对爷投怀送抱啊,爷虽然吃这一套,但此刻不宜啊。
  “好,你说,我听着,”茹小mei(女眉)总算是有点冷静↓*| lai |*了,愿意听我的解释。
  “black(hei )影不小心打伤了冷颜玉,然后帮她疗伤的时候,就走了,我* na *个时候再守门,哪里知道他会从后门溜走啊。再说了,他的武功在我之上,他就算是真的想从前门走,我也拦不住啊。”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何black(hei )影要偷偷的从后门溜走,他难道是顾忌我啊?想到这里,我心里还有点小得意,被这样的一个* gao *手kan重的感觉真是不赖啊。
  “冷颜玉?就是跟他打斗的女人?他们是什么关系?”茹小mei(女眉)听chu *了我话里的不对劲,糟了,忘了女人是最容易吃醋的,特别是对自己心仪的对象的时候。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了,反正他们两个人都打起*| lai |*了,肯定关系就不怎么好了,否则black(hei )影能伤着她么?”我觉得自己绝对有颠倒是非black(hei )White(颜色bai )的能力,这么一瞎掰,茹小mei(女眉)居然就信了。
  “也是,我的black(hei )影怎么可能会喜欢别的女人,他可是我的,谁敢靠近他,杀无赦。”说这话的口吻倒是有点冷颜玉的调调了,只可惜你连人家身手的十分之一都够不上,还谈何对付人家。
  只不过冷颜玉压根不喜欢black(hei )影,当然也就不会跟你争了,所以注定是打不起*| lai |*了。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茹小mei(女眉)的两眼滴溜溜的一转,她好像是想到了有趣的事情,只见她突然神秘的一笑,然后凑到我身前。
  “别,你站远点,要是给你的black(hei )影kan到你离我这么亲近,我还不得给人废了啊。”我赶忙移开了一步,状似消受不起,谁知道这个小妮子又chu *什么鬼主意,我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瞧瞧,原*| lai |*秦大少就这么点胆量啊,怎么了?怕了我了?还是怕了black(hei )影啊?”茹小mei(女眉)是女人,当然最拿手女人的激将法了,偏生的男人没有几个经得住女人的激将。
  我是个例外,反正在这个女人面前她说什么都不会动心的,更何况我压根就不想跟black(hei )影争什么。冷颜玉和她都不是我想要的,一个太冷,一个太艳,还是我的微微倩倩和小漫可靠点。
  “这样吧,我也不说别的什么废话了,你勾搭上冷颜玉,这事就算是完了,怎么样?”茹小mei(女眉)的Red(* hong *)唇里吐chu *了惊人之语。
  什么叫勾搭上冷颜玉,这事就算是完了?为什么我要去勾搭冷颜玉?还有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心里感到啼笑皆非,莫名其妙是我最大的感触了。
  “怎么,你不明White(颜色bai )啊?我的意思是你跟冷颜玉好上了,我们的交易就算是完成了,我也会完成你一个心愿的,之前我们的承诺还是算数,怎么样?”茹小mei(女眉)说的笑盈盈的,仿佛是给我施加了什么天大的恩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