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2章 这天赋,该做杀手
  今天的太阳真是明mei(女眉)啊,天气真好,我径自走后,估计二股东气得不轻,不过管它呢,这些都不是自己关心的,还是早点回家找张床做春秋大梦吧。
  想到这两天就要启程去南珠了,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着,不过确实也没有理由再在这里逗留了。男人都应该以事业为重,我当然也不能例外的,只是不知道到了南珠后会面对怎样的艰难险阻。
  往回家的路上行着,正要到转角处,不经意撞上了一个人,本*| lai |*以我的身手也是可以避免开的。但一*| lai |*对方chu *现的太过快速,二*| lai |*自己正在想心事,也就没有多kan多想。
  面前的女人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感觉,只是在她的眼睛里好像多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还好吧?”我主动开口询问冷颜玉的近况。
  “还好,死不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幽默啊,你可以有很多种回答啊,一般女人听到我这么问,还不得立马贴上*| lai |*然后笑不迭的说,“我很好,你好么?”
  虽然这样的对White(颜色bai )太过俗气和简单了,但她太直White(颜色bai )的回答我也难以消化,不过kan在她是* na *种外冷内hot(英文:hot,中文:re )的* xing *格,我就随她去了。当然她的* xing *格一般人是很难*清的,我跟她的关系不一样,自然是知道的。
  “* na *个,你找我*| lai |*是有什么事么?”没话就找话吧,这个是我的做人原则,我有些厚脸皮的问。
  冷颜玉斜睨了我一眼,“怎么,你不想我*| lai |*找你?”这一眼的杀伤力够大了,我被惊的有些颤栗不已。女人啊,所以说不要太漂亮了,而且是又漂亮又有杀伤力的女人更加要不得。
  “想啊,怎么不想,(曰)ri 盼夜盼,连星星都快给我盼↓*| lai |*了,今天可总算是见到了你了。”我装作很惊喜的样子。
  “是么?* na *我的手机你有么?”冷颜玉突然问道。
  手机?冷颜玉的手机?我从认识她开始,记忆里就没有kan过她有手机。包括* na *天她昏迷不醒跟我发生关系的时候,即使tuo *得赤条条的,我也没有kan到她身上有类似现代通讯工具的东西。
  “这个,* na *个,你有手机么?”踌躇半响,还是忍不住把实话跟她说了。
  “(拟声词)pu chi (口赤)”没有想到她也会笑,而且她的笑声一点都不比美女的差,不仅声音动听悦耳,笑声更是有穿透力。按理我是该痴迷不已才对,可是突然由她嘴里发chu *的笑声却让我有点mao *骨悚然。
  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究竟在哪里。她太美了么?还是她本*| lai |*不笑,突然这么一笑,我有些不习惯而已。
  不过我没有时间继续去探讨这些疑问了,因为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突然感觉袋里shen jin *了一只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然后手机被她迅速的拿走了。准确di 说是抢走了,因为我都*| lai |*不及反应过*| lai |*手机就没了。
  这一招真是漂亮,估计跟神偷有的一拼,所以我禁不住想如果冷颜玉不做杀手了,该去做贼,一定也能gan chu *一番大事业的。这些想法很快就扼杀在她的动作中,因为她抢过手机后,居然在我手机上输入了一连窜的数字。
  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 na *是一个手机号码,只是这个手机号码为何要输入我的手机呢?到底为何?
  “哪,我的手机号码是这个,现在存入jin *去了,以后不要说没有我的电话了。”冷颜玉说完后把手机还给我。我当然是立刻就shen chu *手去接住了,只是在接过手机的时候,我们的肌肤还是不小心的碰触上了。
  “你……”我想说什么,但什么都*| lai |*不及说了,因为我的**被一个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物体堵住了。然后是一阵芬芳的气息扑面而*| lai |*,这算是被强吻么?the first time(di yi ci )我被一个女人给吻了,而且是在我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直到一个* rou *ruan (车欠)的物体探入我的口中与我的唇舌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回过神*| lai |*,不过马上就气息紊乱的yu (谷欠)再jin *一步了。男人的**是会很快就苏醒过*| lai |*的,平(曰)ri 里kan不见,只因它是潜伏在人心里的深处,一旦被引发,就犹如huo *山爆发。
  我直接搂住了冷颜玉的身子,然后狠狠的压在了墙上,整好这是一个转角,不易被人发现,而且过往行人少之又少。我不禁称赞冷颜玉找了个好di 方跟我相见,更方便我jin *行↓一步了。
  冷颜玉没有jin *行丝毫的fan kang ,她默许了我的这种粗暴的行为,虽然不知道她今天是发什么疯,居然这么的主动和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但美女的相约我是从*| lai |*都不会拒绝的,前提是这个美女没毒。
  冷颜玉当然不会是有毒的美女,否则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跟她亲密就死在她的石榴裙↓了,我能存活至今还有她shen chu *援助之手的功劳。有的时候美女不仅是用*| lai |*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床的,而且在关键时刻也能派上用场。
  我抬起了她一条修长的**,然后让她盘旋在我的腰间,我的腰部连带***的东西直接挤jin *去了她的**。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虽然隔着厚厚的障碍物但我们彼此都有了很深的感触。
  冷颜玉开始气息不匀,我的鼻息也浓重的pen( 口贲)洒在她的鼻尖,“不要,这里有人会*| lai |*的,羞……”
  她这个时候倒知道怕羞了,kan*| lai |*女人终归是女人,做不到像男人* na *么的开放。我满以为她已经准备好了,所以还想着怎么享用这到嘴的美餐呢。kan着她jin 闭的双目,她的hands(* shuang * shou *)jin 抓着我的衣服,明显的很jin 张。
  我当然不会强迫一个对我有好感而我又对她有好感的女人,所以放开了冷颜玉后,我深呼xi 口及了几口气,努力把心头的***平息了↓去。
  “你,你……”冷颜玉揪住了领口的衣服,今口 han 羞带语,嘴里喃喃着,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没事了,刚才是我鲁莽了,对不起。”像一个yu (谷欠)行非礼的女人道歉,我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破天荒的今天发生了很多the first time(di yi ci )。
  “不用,我,我不怪你,你,你想我么?”冷颜玉很jin 张的口吻问道。
  我突然想笑了,没有想到她* na *么在意我啊,每次在人前她可不会露chu *这幅面容。当然了,我心里也是非常的受用这句话的威力的,不过脸上还得扮chu *平静如波的样子。
  “肯定想你啊,怎么了?”怎么能没有感觉呢,特别是现在,刚平息↓去的***又突di 冒chu **| lai |*了。
  “* na *,* na *我们去……”冷颜玉的Red(* hong *)唇里突然冒chu *了这句话。
  开房?我惊呆了,是自己耳朵有问题听错了么?还是她真的说了这句话?在我发呆之际,冷颜玉稍微整理了↓自己的衣物,然后满脸今口 han 情的kan了我一眼,突然就转身往前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她kan了我一眼然后走了,我是不是该跟上去呢?如果她刚才所说的话是真的,* na *么此刻她是想?天,一想到跟她开房,然后两人在酒店里宽大的席梦思上滚*| lai |*滚去的情景,我的***就直冒了chu **| lai |*。
  受不了这种难耐的煎熬了,真是要命的考验啊,去还是不去呢?其实我这么纠结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任谁收到这样的邀请都会动心的,而且对象还是如此美艳神秘的女人。
  试问,有哪一个男人在美女发chu *这种**luo 的邀请时还无动于衷的,如果有我就是真的佩服他了。当然我自己首先就不是这其中的一个,所以想了想后,还是果断的跟在了冷颜玉的Behind(shen hou)向前走去。
  酒店开房这种事情对于我*| lai |*说一点都不陌生,一般*| lai |*说我要带一个女孩子去开放了,就证明我们的关系是确实走到了这一步。
  可今天,跟在冷颜玉的Behind(shen hou),我的心情却是非常的复杂。虽然期待接↓*| lai |*会jin *行的画面,但是还是感觉有点怪怪的,至于怪在哪里,却也说不上*| lai |*。
  当然我这种感觉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因为在我们走chu *去没多远的路上,一个人chu *现在视野里。这是一个如冰一般森冷得男人,如果不是因为早就认识他,一般的人会以为这是一具木乃伊。
  因为这个男人此刻正一眨不眨的kan着冷颜玉,他的眼眶里满是酸楚的痛苦,两手jin 握在body(* shen | ti *)两侧,指尖都泛White(颜色bai )了。至于我,他是根本没拿正眼*| lai |*瞧上一↓,所以此刻我有了一种被轻视的感觉。
  不过在这样的男人眼里,即使是被轻视了,我也心甘情愿,怨不得任何人。只因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他是black(hei )影。
  为什么black(hei )影会chu *现在这里,而且是在我们决定要去酒店开房的路上,这个问题我已经*| lai |*不及思索了。因为此刻的black(hei )影kan起*| lai |*是* na *么的痛苦,好像随时都会倒在di 上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么?”black(hei )影chu *声了,他的声音冰冷彻骨,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幸好他要质问的对象不是我,冷颜玉够冷,应该承受得住。
  “你要问为什么?我早已说过,我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我,你应该去找更好的女人。”冷颜玉的话够狠,够绝,通常我只有在拒绝自己压根都不喜欢的女人,而且对方还不是个美女的前提↓才会用到这招。
  “是么?我不适合你,* na *他呢”真是怕什么*| lai |*什么,black(hei )影的手突然抬起*| lai |*指向我的方向,不对,是笔直的指着我的鼻子质问。“他就适合你么?你觉得他一定能给你幸福么?”
  幸福?还是* xing *福?如果不是你丫的chu *现,我们当然* xing *福了,我心里有些不乐意的想着。不过大难当前,还是明哲保身,所以我悄悄的移动步子,偏离了他手指直指的方位,这样比较安全点吧。
  “black(hei )影,你不要这样,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不要牵连别人jin **| lai |*,有什么事情我们当面解决吧,你不觉得这样拖着彼此都痛苦么?”冷颜玉露chu *罕见的耐心轻轻的对black(hei )影说。
  black(hei )影苦笑了一↓,这一↓笑真是比哭还难kan上千倍啊,我差点没把隔夜吃的夜宵吐chu **| lai |*。其实black(hei )影的痛楚明眼人都kanchu **| lai |*了,他对冷颜玉付chu *的感情太深了,所以导致自己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只是冷颜玉并不领受,反而一味的打击他的这种爱慕之心,但站在冷颜玉的立场,如果面对一个不喜欢的人的纠缠,换做是我,也会不耐烦,也恨不得能抽刀断shui *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