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章 老子不gan 了
  她破例的抬起头kan了我一眼,我说不清这个眼神里有什么信息,感觉很复杂,我没时间*| lai |*理会这个,因为马上杨倩就开始开场White(颜色bai ),然后就是讲述这个星期的工作重点,期间她还不断点人回答问题,大多都是跟各人负责工作有关的,没有故意刁难,回答对的她会适度给予鼓励,回答不上*| lai |*的她也没有刻意批评,只是要求以后不要这样或* na *样。
  整个办公室都回dang 着她清脆而明亮的声音,我觉得很好听,除开她这个人的* xing *格不说,她得办事能力,处事作风除开对我之外,都是值得我学习的,我相信她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也是她自己勤奋努力奋斗*| lai |*的,chu *身不能选择,生*| lai |*就有,但能力却是要后天培养的,*| lai |*不得半点投机取巧。
  正当我用赞赏的目光kan着杨倩时,她点到了我的名。
  “秦天穷jin *公司五天了,之前派给他去推销一次* xing *消毒餐具,这个任务不算艰难,他也顺利完成了,为公司在吴集的市场开拓作chu *了贡献,很好。”她带头鼓起掌*| lai |*,这是夸我么?头一次听她夸我,我都有点飘飘然了,没想到她会夸我。
  我正陶醉着,她话锋一转道:“不过,做人时刻都要戒躁戒傲,才*| lai |*公司五天,上司分派的任务不仅不按时完成,还擅自离开办公室,并且同事*| lai |*上班了还在公司办公室睡觉,这样不顾形象的作风有损我们公司形象,希望各位同事引以为戒,不要再发生此类事件。”她说完后,会议室二十多位同事四十多只眼睛齐刷刷的朝我kan过*| lai |*。
  我听了,怔在* na *里,做不得声。杨倩颠倒black(hei )White(颜色bai )的能力我算是领教了,她对别的同事能秉公处事,为什么就要这么针对我呢?我加班是为什么?我在办公室睡着了又是为什么?要不是她交给我根本不可以在正常上班时间完成得了的工作,我能做chu *这样像她所说有损公司形象的事情么?我到底哪里得罪她了,要这样整我,酒吧* na *次,她也派人打我了,派chu *所里还派人想奸我,她还不解气么?非要当着这么多同事面前这样给我难堪,Ta Ma的,老子不gan 了,不gan 了行吧。
  我pa 口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狠狠的啘了杨倩一眼,什么都没说,推开座位,走了chu *去。
  同事们估计被我的行为吓住了,都没有人叫住我,杨倩也没有chu *声。我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chu *了会议室,回到办公桌前坐↓,我深深的呼xi 口及了口气,然后重重的吐chu **| lai |*,总算是舒畅点了,我想自己这回不走都不成了,我收拾起自己少的可怜的行李,然后回眸kan了一↓自己曾经工作过五天的di 方,慢慢开始往外走。
  奇怪的是,公司没有一个人拦我,也不问我gan 什么去,我就这么走chu *了办公大楼,走chu *了这个折磨了我五天的di 方。
  如果说心里面没有一点点怨愤和委屈* na *是在骗自己,我一直以*| lai |*玩世不恭的外表***其实隐藏着一颗易碎的心。只是如果不轻易去碰触,就不会发现。
  五天就像做了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梦碎了,一切回到原点,明天还要继续去人才市场为生计而奋斗,不管怎样都不会后悔在会议室的行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就应该这样。只是……不知回去如何跟小漫说这个事。
  我正烦恼这个事,谁知道更大的烦恼还在后头。一辆拉风的法拉第突然停在我前面,低头想事情的我丝毫没察觉,差点就撞了上去。幸好还算身手敏捷的我,在最后关头刹住了脚步。
  我一抬头,一张漂亮精致的脸呈现在我眼前,一头俐落的短发很服帖密实的捋在耳后,是杨微,此刻她完美的唇角正不经意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沐浴在阳光↓,整个人kan去都仿若仙女般晶莹剔透。我不禁kan的有些入迷。
  “怎么了?辞职?”杨微慢慢走↓车*| lai |*,半倚在Red(* hong *)色法拉第车门上,仿佛已经预知了所有事情般。
  “辞职了,不gan 了,不受* na *个杨倩她MD气了。”我chong *口而chu *。
  “哦,* na *以后有何打算?”杨微一脸平静,kan着面前这张光洁的脸,我不禁chong *动想向前狠狠& nie (一种手法)一把,kankan她平静的外表背后是不是也如我般有颗波澜壮阔的心。
  我最终没这样做,都说chong *动是魔鬼,就在刚刚,我已经被魔鬼摆弄一次了,我不再chong *动了,也没回答她,而是抬头kan了kan天空,然后低头kan了kandi 上,接着开始沉默。
  大概是我的这个成熟的熟男形象打动了杨微,她得表情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如果不是我一直用眼角的微微余光偷偷的打量她,一般*| lai |*说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继续回去上班,我保证明天什么都不会发生。”杨微意味深长的kan了我一眼,“不要拒绝,别忘了你还欠我三十万,你没有拒绝我的权利。”
  从没这么吃瘪过,这个女人擅长使用攻心计,先是给了人机会,接着还*| lai |*个jin 箍咒,让你不得不为了这个机会全心全意的去卖命。我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利,这年头谁不是为了几个臭钱在搏命,更何况她是我三十万的债主。
  狠狠啐了一口,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欠女人钱了。这当口,我突然想起一事:“你在公司是什么职位?怎么可以保证我明天不会有事?”最近是加班加的反应有点迟钝,这个关键问题都忘了问了。从一开始面试我,就一直想问她。
  “这个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今天就这样,我约了朋友,先走了,记得明天准时上班。”杨微钻jin *了法拉利,像风一样疾速开远了……
  我按了按额头,感觉微微眩晕,刚刚就像一场梦,算了,既*| lai |*之则安之,谁让我秦天穷天生有女人缘呢,哈哈。
  “今天工作顺利么?心情好些了吧?”陌生女人的短信准时发过*| lai |*了。
  “差点离职了,不过明天还是美好的一天,哈哈。”世间万物是没有统一的一个衡量标准的。
  “哦?怎么回事啊?你上司刁难你啊?”
  “一个变态的老女人,估计内分泌失调吧,老是针对我,做什么事都kan我不顺眼,公si 禾厶不分。”我索* xing *把杨倩臭骂一顿,反正她也不知道。解解心头气。
  “我这里也有个讨厌的男↓属,老是跟我对着gan ,今天还当着我面发脾气,现在心情很糟。”还真有点同病相怜啊。
  “别想多了,如果真的* na *么讨厌,就像办法让他自己走人,眼不见心不烦。”我真佩服自己这么能安慰人,苦了* na *个讨厌的男↓属了。
  “我是这么想的,嘻嘻……”陌生女人还真有点小孩子气。
  我的心情也变好了,都说人时需要互相(gou)通和交流的,说的真没错。我突然灵机一动:“我们见个面吧,认识也有段时间了,说不定我们是现实中认识的人呢!”
  “不要,”对方马上打过*| lai |*二字,没把我郁闷死。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啊,想当年可是少妇杀手啊。
  “为什么?”
  “不为什么?时机没到,再说,这样聊天没有任何的压力,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可以畅所yu (谷欠)言,不是ting *好么?”
  “* na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等你想见了我们再见面。”
  “恩,谢谢你!”
  结束与陌生女人的信息,我急着回家去见我可爱迷人的小漫,正chong *到门口,突然一个清秀的脸蛋探chu *门*| lai |*:“是秦哥哥,姐,秦哥哥回*| lai |*了!”清脆的呼喊声响遍整个屋子。
  天,我怎么忘了这茬,昨天↓午把张小lang接回*| lai |*后,就一直忙着加班赶数据的事情,都忘记了我的小屋子现在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男人。这以后……想到以后都不能穿条短ku 甚或不穿ku 子*| lai |*回炫耀我的骄傲给亲亲小漫kan了,就觉得是最大的杯具。
  我努力微笑着走jin *屋子,小漫kan到我马上黏上*| lai |*,* rou *弱无骨的身子jin 贴我,惹得我身子一阵(zao 。re ),**也绷得jin jin 的,汗滴滴,要不是碍于张小lang,真想立马推倒张小漫就上。
  “秦哥哥,姐姐说你可本事了,我也要向你学习,我现在准备自考大学哦。”张小lang咬着油淋淋的鸡* tui *,满足的允着手指。
  小娃娃,就这样,还想考大学啊,真是可爱的(jia huo )。我rou了rou他得头发,张小漫一旁kan着满足的笑着。
  “好,好,等你吃完这个鸡* tui *,跟秦哥哥比赛谁先吃完这碗饭,你赢了,就相信你。”我笑着逗他。目的也是希望他快点吃晚饭,我好gan 正事啊。
  “真的,不骗人?”张小lang纯真的眼神认真的注视我,望的我有点心虚。我点了点头。他果然大口的扒饭。
  好不容易挨过吃晚饭,张小漫精心为我准备的晚餐吃在嘴里有点食不知味,都说食色* xing *也,kan*| lai |*我就是最杰chu *的一个。倒是* na *个什么鞭汤我吃↓后,马上就起了反应,可苦于没处fa xie ,只能死撑。
  张小lang真不懂味,这死小子真不应该接他回*| lai |*住。我闷闷的想,kan着身旁jin jin 挨在一起的两个人头,不时传chu **| lai |*的笑声,不就是玩飞行棋嘛,也能乐成这样。
  张小漫此时穿着一件丝绸的敞口休闲衣,颜色有点透,她笑得时候,低头转动棋子的时候,xiong 口隐隐若现的风光真是要命的mei (鬼末)惑人,我觉得自己再不采取行动,继续gan 坐↓去,保不准以后一定会不举。
  我刷的站起*| lai |*,把正兴致bo (孛力)bo (孛力)的两人吓了一跳,顾不得这些了,我拉住张小漫就往房里chong *,边chong *还边回头招呼张小lang早点休息,才chu *院,要多休息,当然眼角也扫到被我拉着的张小漫一脸的mei(女眉)笑,所以我更加快了脚步。
  几乎是用踢的把门给打开然后关上,小漫接着体贴的给门反锁了,我们都知道接↓*| lai |*会发生什么,所以都投入的异常的激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激烈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吻,拥抱满足不了我们的**。
  “早,秦天穷?”余静在我jin *电梯后jin 跟着jin **| lai |*,并且很惊讶的kan着我。
  我扫视了↓body(* quan | shen *),没有任何不妥啊,难道今天chu *门时小漫在我脸上狠狠叭了一口,留↓了痕印?
  事情是这样的,早上起*| lai |*吃早餐时,张小lang就昨晚* na *个隐秘的问题很天真的发问了,于是我正打算不厌其烦耐心的教导他时,张小漫突然shen 过头*| lai |*狠狠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羞Red(* hong *)着脸对小lang说:“小lang,姐姐跟哥哥相爱,所以发chu *的声音,像刚刚这样的,明White(颜色bai )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