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1章 * gao *手境界
  “嗯?”小漫依偎在我怀里呢喃了一声,有些慵懒无力的靠着我的身子,这一声呢喃仿佛是一剂催情剂,我的整个心弦都被这一声呢喃给勾起*| lai |*了。
  “我想亲亲你……”我俯过脸去,贴着小漫的的鼻子,然后在她耳边低低的说。
  “嗯……”这不等于是默许了我的行为嘛,其实我每次跟众女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前哪里用的着事先知会一声,还不是直接扑倒,直捣黄龙啊。
  只是碍于之前杨倩的事情,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现在kan女人的眼光都不一样了。老感觉没有一个女人是好惹的,一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洗都洗不掉。
  “啊……”小漫发chu *尖锐的喊声,我的**直接堵住了她接↓*| lai |*的喊叫,我比较喜欢女人的喊声吞没在我的肚里。
  等我有钱了,我就带我最讨厌的人去最好的神经病院。偶尔听朋友说起过这么一句话,其实这个是对讨厌的人最好的惩罚,可要说我现在有什么讨厌的人,* na *就是眼前的男人了。
  只不过是逛个街都能碰上奥迪,碰上奥迪就算了,而且还遇到往(曰)ri 的旧仇家。虽然我现在赔不起奥迪的钱,但估计这个旧仇家也没有想过让我赔吧。
  二股东于欢这么突兀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一刹* na *的恍惚,以为是在梦里,或者只是眼flower (hua )了。因为我现在的世界跟他似乎好像一定没有太大的交集了,我甚至都没有想过他会再次的chu *现在我面前。
  可当他真的chu *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些站不住了,这种感觉就好像千万只蚂蚁在腐蚀我的内心一样,前仇旧恨都一涌而*| lai |*,让我chuan xi不已。
  想到过去的种种,龙华集团的诬蔑事件,他强*我退位;辉煌实业伙同杨总监*迫我辞职不说,还诬赖我的清White(颜色bai )。至于他buy(中文:gou mai)通* na *些black(hei )道杀手*| lai |*刺杀我,几乎让杨微她们命丧黄泉,这往(曰)ri 的种种要真算将起*| lai |*,他十个头都不够我砍的。
  可为什么我一次次的放过了他的罪过,没有以牙还牙呢?当然不是我怕他,斗不过他是一回事,可让他受点损失或者挫败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我并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相反我吃ruan (车欠)不吃*ying *,对我好的人,我铭记于心,对我不好的人,我绝对会睚眦必报。但我并没有对二股东做chu *什么突兀的事件*| lai |*,原因在哪?
  他是杨倩的父亲,kan在杨倩的面上,我一再的容忍了他种种不堪的行径,起因只不过我不想自己身边的女人知道是我害了她的父亲,她会难过。
  所以这个时候我kan着立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男人,笑的一脸的无害,kan似平和的面容↓绝对包今口 han 着一副歹毒的心肠。我估计这个时候自己的眼睛肯定在pen( 口贲)huo *,但我的脸上绝对也挂着平和的笑容。
  难道* gao *手的最* gao *境界就是这样:喜怒不形于色还不是最* gao *层次的,而是目露凶光但面带笑容,笑里藏刀的效果。我和二股东都是* gao *手了,在我们互相握手然后二股东居然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拥抱了我一↓后,我明White(颜色bai ),其实二股东比我更* gao *手。
  领导的位置不是人人都能坐的,二股东能领导龙华集团这么长时间而且业绩颇有蒸蒸(曰)ri 上的势头,他的本事还是有目共睹的。只是他的为人实在不能让人苟同,人品差,能力再好,也没人会欣赏的。
  跟二股东虚情假意的问候了一阵,“老di 啊,最近在哪里发财啊?怎么都没见你chu **| lai |*喝茶?”
  喝茶,我喝个p茶,老子都是拜你所赐,现在倒是知道假惺惺的*| lai |*问候了。不过这些话我当然只能在心里暗暗的说了,即使我是真的非常的想在二股东脸上pen( 口贲)chu **| lai |*,但还不是时候。
  “发什么财啊,不就是混口饭吃嘛,而且还要靠您提携呢,有没有好的路子告诉我一↓啊?”我也假意敷衍道。
  “路子有的是,就kan兄di 肯不肯gan 了,怎么样,是否有兴趣啊?”他突然凑过脸*| lai |*神秘兮兮的跟我说。
  “啊,有这事?你说*| lai |*听听kankan。”我故作感兴趣的说,这个人渣能说chu *什么好事*| lai |*,只怕是伤天害理缺德的事情吧。
  “是这样的,我一个兄di 从云南给我带*| lai |*几包茶叶做样品,这个茶叶很了不得啊,我叫上几个做生意的朋友一起品尝了,绝对的正品普洱,喝在口里,* na *叫一个唇齿留香啊。”二股东仿佛还在品味茶叶一般深长的xi 口及了一口气。
  “哦?这个茶叶我可不在行哦,”我有些惊讶的说,他不会是打算介绍我跟他兄di 跑茶叶这条道吧。
  “不在行不要jin ,只要有渠道,有销路,就打开了市场了。听说你也是云南chu **| lai |*的,这个对你有优势啊,资金方面我倒是可以支助你的,你kan合适?”二股东一脸的诚意跟我说。
  我心里有些打鼓:这个二股东是什么意思?突然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这样的给钱让我做生意,他图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东山再起么?实在*不透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这个好是好,可是你借资金给我,你有什么好处呢?而且你不怕担风险么?万一赔了,我可没有钱还你啊。”我说的是实话,现在手头确实没什么资金,其实我根本没打算做这个劳什子茶叶,南珠还等着我去报道呢。
  二股东突然神秘的一笑,“我不图什么好处啊,在秦老di 这里,我们还讲什么利益呢,你放心,这个茶叶的门道我已经探听过了,而且渠道我都帮你打通好了,绝对亏不了。”
  啊?还真是贴心啊,这样的好事可真是打天上掉↓了一块馅饼似的,只是这个馅饼能不能ken *↓,还不一定。而且是否有毒,也不一定,我是没打算尝试的,所以就想一口回绝了他。
  “这个,我恐怕不能胜任了,第一我不想欠你人情,第二呢,我确实不感兴趣,所以先谢谢你了,要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我打算跟二股东告辞回家睡觉。
  这么好的天气不睡觉太lang费了,与其在不相gan 的人身上lang费我的精力,还不如回去好好***一↓我的jiao (女乔)妻们。只是二股东这个人还不是普通的顽强,他居然拉住了我yu (谷欠)走的臂膀。
  “秦老di ,你不要这么快↓决定嘛,我可是什么都为你想好了,别人可是八辈子都求不*| lai |*的好福气呢,你就这么拒绝我了?想都不再想一↓?”二股东对我循循引诱。
  我心里暗自唾弃他的这种行为,虽然实在是*不清他为何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但只要跟他沾上关系的任何人和物,只除了杨倩外,我都不想有任何的gan 系。
  但二股东执意要拉住我说个没完,我心里就有了气,如果换作是一个陌生人突然跑*| lai |*向我献殷勤,我或者会感动一把。但现在对象是他,一丝好感都不会有了。
  “二股东,实话说了吧,我实在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关系了,请你放过我吧。”我用另一个手拂去了他放在我胳膊上的手。
  “是么?你不想跟我有任何的关系,要我放过你,* na *你可曾想过放过倩倩,如flower (hua )似玉的一个女孩子没名没份的跟着你,你就忍心kan着她受苦?”二股东总算是说chu *了心里真正的想法。
  呵,原*| lai |*一切都是为了杨倩啊,早知道如此,我就不lang费自己* na *么多的口shui *了。
  “杨倩是一个成年人了,她有自己的处事方法,该怎么做相信不用我*| lai |*教她。再说了,你只不过是她父亲的世交,你也没有任何的权利gan 涉她的自由,包括她的生活,明White(颜色bai )么?”我说chu *了心中的话,觉得痛快了许多。
  “我是不想gan 涉你的生活和自由,也恨不得这一辈子都不要kan到你这个人,秦天穷,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么?明明是一无所有的活着,却还装的清* gao *,你心比天* gao *是吧,当你饿的只配睡大街的时候,kan你还清* gao *的起*| lai |*么?”
  kan吧,披着羊皮的狼露chu *他本*| lai |*的面目了,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对于二股东前后如此大的转变,甚至觉得有种戳破人假面具的过瘾感觉。
  没有过不去的事情,只有过不去的心,二股东之于我是这样,他始终放不↓心里的结。其实在他的心里,他是嫉妒我,我虽然没钱没势,可我有点小聪,而且他的女儿也对我死心塌di 。
  他无可奈何,所以才放chu *了* na *番狠话,我能理解他的心情,真的是非常的理解。可我也不能容忍他继续践踏我的尊严,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他这么说我,任谁都会受不了的。
  “请放心,我即使快要饿死了,也不会想到要去找你的,还有一点,我亲某人相信也不会落魄到* na *种田di ,你相信我会么?”我是不愿意与二股东正面chong *突的。
  俗话说的好,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现在不是我不敬他,而是他欺人太甚。二股东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如此的*ying *气吧,所以有些诧异,不过我说的都是实在话,从*| lai |*也没有想过要靠杨倩攀附二股东而存活。
  他之前对我做的种种我可以不计较,而且他见打压我不成功,而杨倩又还是死心塌di 的跟着我,所以才想拉拢我为他所用。现在见拉拢不成功,就想放狠话*| lai |*吓退我。
  “你这是执迷不悟,迟早要承受恶果的,你可想明White(颜色bai )了?”二股东的颜色很难kan,fei *胖的身躯被我气得有些发抖。
  我无所谓的一笑,“尽管放马过*| lai |*吧,kan到最后是谁自食恶果。还有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做太多缺德事,否则报应迟早会落在自己或者二女身上。”说完这句话,我转身掉头就走。
  对于不相gan 的人和物我从*| lai |*都不会做过多的停留,包括我自己女人的老爸。不过还真是为杨倩有这样的老爸而感到羞愧,不知道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恨自己从*| lai |*都不曾*| lai |*到这个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