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20章 gan kan着眼馋
  我和杨微kan的心中一动,我用眼神* tiao dou *她,示意我们是不是也*| lai |*一场***啊?杨微嗲怪的kan了我一眼,然后柳腰一扭,直接jin *到病房里去了。
  真是无趣啊,只剩↓我一个人gan kan着眼前的恋人hot(英文:hot,中文:re )吻,却什么都不能做。
  有的时候情侣之间也是害怕误会的存在,只要彼此解释清楚了,就雨过天晴了。可万一这个误会一直不解释清楚,横在彼此之间,就会越滚越大,最终就成了一道越不过去的坎儿了。
  老谭跟叶子jiao (女乔)是幸福的一对,他们直接越过了这道坎儿,可有更多的情侣是越不过去的了,只因他们不能相互体谅对方和坦诚相待。
  经过这件事,也不知道杨倩现在心情如何,她chu *事后,我也没有当面跟她聊过。跟叶子jiao (女乔)和老谭说了声,我jin *去了杨倩的病房。
  “你*| lai |*gan 什么?合起伙*| lai |*欺负我是不是?”杨倩见到我jin **| lai |*居然立马拿背对着我,然后有些怒气的说道。
  我*了*头,近*| lai |*发现自己老是做这个动作,“没有啊,天可做证,我哪里有半分的* na *样想法就天打雷劈……”这些话当然没有说chu *口了,因为有一双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捂住了我的嘴巴。
  “你这人,说话就说话,发什么誓啊,谁要听你发誓!”杨倩有些jiao (女乔)嗲的kan着我说。
  “* na *不发誓,咱们找点正经事做做吧?”我贼笑着kan着她。
  “做什么?”丫的倒是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只是* na *眼睛里的笑意逗得我心里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
  “唔……你,”杨倩的Red(* hong *)唇被堵住了,因为我没有在说话,直接用行动证明了我到底想gan 什么。
  “讨厌,你这人就是这样没正经。”一番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后,杨倩依偎在我怀里小声的说。这个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当然不可能是天翻di 覆的* na *种,只是小小的chan (缠)mian(纟帛)了一番。
  我心里的***当然是没有散去了,只是在病房里,而且小漫她们还在外面候着,我可没胆gan 什么chu *格的事情。
  kan着杨倩假装不* gao *兴的小脸,我有些暗笑道,“怎么,不* gao *兴了啊?只不过是亲了一↓,就这样,* na *以后怎么侍奉君前啊?”
  虽然是打趣,但我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心里的**可是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就kan杨倩能不能意会了。
  “不跟你说了,我要休息,你chu *去吧。”得,居然↓逐客令了,kan*| lai |*不走也不行了。不过我可不甘心就这么chu *去了,多没面子啊,呆会杨微jin **| lai |*还以为是我惹的她不* gao *兴,不有损我的个人mei (鬼末)力嘛。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于是对杨倩说,“要不要听我说一句话,绝对只有一句!”因为杨倩此时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只能对着她的背影说话了,不过她的肩膀**了两↓,算是回答了我的提问。
  “你这人长的怎么说呢,相素比较低,kan到你的长相都可以锻炼我胆量。当你一个人kong xu 寂寞时,铅笔也许是你最好的玩物。你可以用小刀割它,削它,砍它同时可以fa xie 自己,* gao *声吼着:我杀笔,我杀笔,我杀笔了。”
  我的话音才落,只见杨倩突然转过身*| lai |*指着我,把我吓了一大跳,但只见她突然弯↓腰去。然后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回dang 在病房内,丫的,吓死我了,原爱是笑的直不起腰*| lai |*了。
  早知道女人好这口,可没有想到杨倩更是女人中的女人,知道这一招对她有效,我就早该拿chu **| lai |*使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后遗症,想想还是赶jin 先撤了,于是我匆忙丢↓一句,“你先休息吧,我过会再*| lai |*kan你。”
  我撤chu *了病房,发现老谭和叶子jiao (女乔)已经不在了,“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门外都听到杨倩的笑声了。”
  “哦,没什么,就是说了个笑话而已,对了,老谭和叶子jiao (女乔)走了么?”这两个人肯定是kan这边☆ɡao 扌高☆定了,迫不及待的回去恩爱去了。
  “是走了,老谭接了个电话说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就先和子jiao (女乔)回去了。”杨微笑着说,“要不,这边我先照kan着,你回去告诉小漫一声,省的她担心不↓。”
  我听了也在理,想想头先chu **| lai |*的匆忙,饭都没有吃就chu **| lai |*了,指不定这二女也饿了。于是我跟杨微说了一声,跑到外面快餐店给打包了两个饭盒回*| lai |*。
  然后就直奔家里去了,小漫还在客厅等着我们,奇骏早睡↓了。一kan到我回*| lai |*,她奇怪的往我Behind(shen hou)kan了kan,“倩倩跟微微呢?她们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 lai |*啊?”
  “发生了点事情,不过现在都过去了,”我把整件事的*| lai |*龙去脉都跟小漫交待了一遍。她听的吃惊的嘴巴都张大了,这个事情别说是她,就算是我听说了也会觉得ting *不可思议的。
  “你说老谭跟叶子jiao (女乔)在一起的事情倩倩答应了?她没有再反对?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小漫似乎不大相信杨倩* na *么多年的心结这么容易就被打开了,有些吃惊的说。
  我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老谭的mei (鬼末)力居然这么大,就算是我chu *马也不一定就能这么快的☆ɡao 扌高☆定杨倩啊。”
  “确实有点奇怪,依照倩倩的脾气,应该是揪着这个事情朝叶子jiao (女乔)撒huo *才对啊,可这次居然无声无息的就硝烟殆尽了,真是庆幸啊。”小漫点了点头说。
  “管他呢,只要杨倩不再闹了,我就心安了。”正说着我手机响了,一kan居然是茹小mei(女眉)的电话。
  这女人也有一阵没有联系了,她让我帮忙找black(hei )影的事情我可没有帮上什么忙,这回她找我不是为了这事吧。我有些不想接电话,可kan着小漫望着我,如果这个时候我不接电话,就证明我心里有鬼,指不定她怎么kan我呢。
  为了不让身边的女人有疑心,我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接通了电话。“喂?”
  “你这死人,死哪里去了?我打了你几个电话都不接,故意躲我呢?”电话里茹小mei(女眉)的声音真是连珠带pao的轰*| lai |*,幸好我心里承受能力佳,这要换个有心脏病的,指不定现在就被她给轰休克了。
  “没有啊,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这不是忙着事情么。你之前打我电话我都没听见,没顾得上kan手机啊。”我说的可是大实话,谁身边chu *了这样大的事情,都没有心情去理* na *劳什子手机啊。
  “得,你就给我编吧,傻子才相信你。不管了,我只问你一个事,你今儿个给我个准信。”茹小mei(女眉)好像是放了狠话了,我知道她准提black(hei )影的事情。
  其实我这心里还ting *吃味的,她只不过见过black(hei )影一面,至于这么死缠烂打的揪着不放么?我这么大个活人站在她面前都不知道珍惜一↓,还一心想着别的男人,真是该打。
  不过心里想归想,但行动上可丝毫不敢马虎,谁知道这姑nai (*&女乃*&)nai (*&女乃*&)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跑到我家里*| lai |*闹,* na *我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谁让我风流债太多了呢,哎,一切都怨自己不小心了。
  “说吧,我听着,能办到的一定办,办不到的肝脑涂di 也给你办到。”我是死心了,kan*| lai |*不把black(hei )影揪chu **| lai |*茹小mei(女眉)也不会放过我的。
  “这还像句人话,我告诉你,之前拜托你的事情你没忘吧?要尽快帮我找到black(hei )影,我可等不及想kan到他了。你不知道我这心里每天都跟蚂蚁钻似的,你再不帮我找到,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啊?你不会这么认真吧?你这speed(*su du*)赶得上长江七号了,怎么也要给我个过渡期和适应期啊,这叫我怎么办啊?你要真这么急,就自己找吧。”我kan茹小mei(女眉)这架势还真是招架不住啊。
  “我自己要是能找到,还找你gan 什么啊?虽然我是钱多了点,但flower (hua )钱找的人都不管用啊,去找black(hei )影的人不是缺了胳膊断了* tui *,就是眼睛不好使了。你说这样↓去还有人会愿意帮我去找他么?”茹小mei(女眉)在* na *边叫苦不迭的。
  这black(hei )影真是好样的,居然能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的跟随者,真是为* na *些断* tui *缺胳膊的人叫屈啊。不过,如果换作是我去找他,他也会这么对我么?这个时候我还真是没把握了。
  真厚刚才不该信誓旦旦的把事情揽↓*| lai |*,这↓后悔也没用了,哎。幸好茹小mei(女眉)在电话* na *头kan不见我的表情,可小漫在我旁边却kan的一清二楚,她明White(颜色bai )我遇到麻烦了,所以有些担心的kan着我。
  我示意小漫不用担心,然后继续跟茹小mei(女眉)说,“要不这样,你先等我消息吧,我尽量给你找他。不过你也知道他这个人*| lai |*无踪去无影的,要找到也不是易事啊。”
  “我知道,要不能找你帮忙嘛,这不是kan着你有能力嘛。对了,如果你帮我找到了black(hei )影,我一定帮你达成一个心愿,你或许会感激我一辈子呢,嘻嘻。”茹小mei(女眉)在* na *头半开玩笑的说道。
  其实这个时候我实在是没心情理会她是不是开玩笑了,black(hei )影跟她的事情一天不解决,估计我得被她缠着一辈子。只要想到茹小mei(女眉)jiao (女乔)mei(女眉)可人的样子,我的心里就好像有些蠢蠢yu (谷欠)动了。
  茹小mei(女眉)这个女人太多鬼主意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她算计了去,所以对她这样的人要小心应付着。想到black(hei )影以后跟她纠缠不清的(曰)ri 子,我忽然觉得很解气,* na *个呆木头,是必须要有茹小mei(女眉)这样的人才带动的起*| lai |*。
  “好了,我尽力吧,* na *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我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旁边小漫还眼巴巴的kan着我讲电话,我还真担心茹小mei(女眉)说chu *什么不入耳的话*| lai |*被小漫听了去。
  “行,行,知道你jiao (女乔)妻在抱,舍不得辜负这良辰美景,就饶过你了,可记得我的事啊……”听不得茹小mei(女眉)再罗里吧嗦,我索* xing *挂断了电话。
  “怎么?打*| lai |*的?”挂断电话后我冥想了一↓,就这当口,小漫突然靠过*| lai |*,在我脸前吐气如兰的说。
  “你做我啊?”我笑着开玩笑道。
  “去你的,没正经!”小漫佯装笑着在我脸上戳了一↓。“哎呀,谋杀亲夫了,救命啊!”我也配合着喊叫起*| lai |*。
  “谋杀,就谋杀你,就谋杀你怎么样!”小漫朝我扑过*| lai |*,很快我们便滚作了一团。
  “小漫……”我** fu ***这她的脸,发现经过岁月的雕塑,她chu *落的更加楚楚动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屋里的光线起了作用,我发现在小漫的脸上好像kan到了一层动人的光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