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8章 他不会有事的
  “怎么了?倩倩现在往我家*| lai |*么?我也好久没kan到她了,正好想把jiao (女乔)jiao (女乔)介绍她们认识呢?”老谭有些奇怪的说道。
  还介绍她们认识?* na *不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才怪,只怕到时候即使是杨倩敬重如父的老谭也平息不了这场战争的爆发。毕竟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最可怕di ,波及的可不会只有领土的掠夺了。
  “你家di 址在哪啊?我们也正赶过*| lai |*了。记住千万别让杨倩jin *家门,一定要等我们到*| lai |*。”我问清了老谭家的di 址,然后告诉了杨微,我们的车子向老谭家加速的飞驰而去。
  今晚老谭家的别墅估计是要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一番了,我猜想杨倩此刻估计早就在去老谭家的路上了。她可没* na *么笨,跑去叶子jiao (女乔)的窝找人,只是不知道我和杨微的小车能不能追的上杨倩的名牌跑车。
  这个时候就是体现车子的* xing *能和驾车人的技术,要是杨微有老谭的驾车技术,估计十个杨倩都给我们追上了。我们追了大半天都还是没有kan到杨倩的半个身影。
  这丫的小车,太菜了,杨微的驾车技术也不是盖的,毕竟是驾驶过名牌跑车的,当然不赖。但是,还是kan不到杨倩的* na *辆名牌跑车的车影,我们都有些着急了。
  “秦,你说倩倩不会已经到老谭的家里了吧?你说老谭到时候会怎么处理这种关系啊?”杨微有些担心的kan着我,当然也没忘继续踩着油门chong *刺了,估计这一路也闯了不少Red(* hong *)灯了。
  虽然我不懂驾驶,但kan杨微这架势也是顾不上闯不闯Red(* hong *)灯,罚不罚钱了,她是真的担心杨倩的安危呢。
  我正yu (谷欠)说点什么*| lai |*安慰↓杨倩,突然kan到前方围了一大圈的人,然后该死的我居然kan见了杨倩的跑车,正静静的停在了前方。
  “是倩倩的车?她怎么了?”杨微也kan见了杨倩的车,她jin 张的把车开过去,想kan个究竟。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现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kan着围观的人群唏嘘的表情,我猜想一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不会是杨倩驾驶车子太过急速,chu *事了吧?等杨微一把车子停↓,我就急忙的打开车门,然后chong *了过去。之间杨倩的头靠在方向盘上,她的名牌跑车已经启动了安全气垫的功能把杨倩包裹在了中间。
  这个车子一定是撞上眼前的电线杆了,车头都凹陷了一大块,只是不知道杨倩是否有事。我赶忙排开了人群,然后挤了jin *去,打开杨倩跑车的车门,然后把杨倩抱了chu **| lai |*。
  “倩倩,你怎么了?倩倩……”此刻杨微已经停好车,也排开了人群钻了jin **| lai |*,喊着杨倩的名字。
  我拍了拍杨倩的脸,她惨White(颜色bai )的面容没有丝毫的血色,也没有任何反应。这种情况只能采取一种措施,我赶忙把杨倩抱着离开了她的车子,然后回到了杨微的车上,然后示意她赶jin 发动车子开往最近的医院。
  不管杨倩之前有多么的chong *动,可她也为自己的chong *动付chu *了代价,她是因为担心老谭的安危才做chu *这么chong *动的行为的。我们的心里此刻只希望杨倩能没事,否则都不能安心。
  把杨倩送jin *了手术室,我的手都还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杨微急的眼泪都chu **| lai |*了,“这可怎么办,倩倩不会有什么事情吧?秦,我好害怕她chu *事。”
  我搂住了杨微的肩膀,把头抵在了她的头顶,“别担心,倩倩不会有事的,有安全气垫保护着她,最多就是昏迷不醒而已,很快就会醒*| lai |*的,我们要相信她。”虽然此刻的心里我也没多大把握,可我只能这么安慰杨微。
  “真的么?你不会骗我?倩倩会没事?”杨微啜泣着喃喃自语。她此刻无非就是想求个保证而已,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希望杨倩会没事。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起*| lai |*了,“喂,秦老di ,我没有kan到倩倩,你们在哪里了?”
  呆了一↓,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把杨倩的事情跟他说↓,“我们在医院,倩倩chu *车祸了,现在手术室急救。”
  “啊?怎么回事,你们在哪个医院,我们马上赶过*| lai |*。”老谭在电话里huo *急huo *燎的问清了我们的医院位置,然后挂断了电话。
  不过十*| lai |*分钟,他和叶子jiao (女乔)就赶过*| lai |*了,其实只要倩倩再小心点开,很快就到老谭家了。如果* na *样,我们此刻就是坐在老谭家的大客厅里喝着茶聊着天了,何苦这么担心的坐立不安呢。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所有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注定杨倩要遭受这么一个劫,我只是希望杨倩能安然的度过这个劫才好。
  “怎么样了?倩倩chu **| lai |*了么?”老谭急着奔过*| lai |*,叶子jiao (女乔)被他远远的抛在了Behind(shen hou)。我kan得chu **| lai |*这个老小子是真的关心杨倩的安危,只是他若知道叶子jiao (女乔)跟杨倩的恩怨,还会如此的关心么?
  或者他跟叶子jiao (女乔)还会如这般的恩爱么?kan着叶子jiao (女乔)有些黯然的神情,我有些心酸的闭了闭眼睛。“倩倩jin *了手术室,还在急救,我们先在外面等↓吧。”
  老谭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在我身边坐↓*| lai |*,他突然意识到叶子jiao (女乔)没有跟上*| lai |*,又连忙站起*| lai |*。“jiao (女乔)jiao (女乔),快过*| lai |*,刚一急,就忘记你没跟过*| lai |*了,*| lai |*,坐这里。”
  叶子jiao (女乔)很听话的坐在了老谭的身边,这个可怜的女人此刻也明White(颜色bai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她自己也无法跟老谭开口说清楚吧。我决定帮帮眼前的这个女人,必须在杨倩chu *手术室之前跟老谭交个底,否则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大事。
  “老谭,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我站起*| lai |*对老谭说。杨微知道我要跟老谭说什么,也没有阻止,她走到叶子jiao (女乔)的身边,很体贴的挽住了她的胳膊。
  “好,我们到* na *边去谈。”老谭大概也是明White(颜色bai )了这场事故的不寻常,也知道我是有话跟他说的,便示意我跟他倒一边去说。
  “你是要说倩倩的事情吧?我大约也猜到了这大概是跟jiao (女乔)jiao (女乔)有点关系吧,否则你之前在电话里就不会要jiao (女乔)jiao (女乔)不要跟倩倩碰面了,对么?”老谭先开了口。
  我正愁不知道如何启口的时候,老谭居然先问我了,于是我把杨倩和叶子jiao (女乔)的前尘旧事都一字不漏的说给老谭听。我满以为他听了会有过激的反应的,谁知道他却低着头不语,也kan不见他什么表情。
  莫非他早就知道叶子jiao (女乔)跟杨倩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我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其实在我kan到jiao (女乔)jiao (女乔)跟兰儿相似的容颜后,就派人去调查了jiao (女乔)jiao (女乔)的身世,包括她跟倩倩之间的恩怨我都是明了的。”
  “* na *为何,你不跟她们两个说清楚?”我明White(颜色bai )了为何他跟叶子jiao (女乔)交往一年有余居然杨倩一次都没有碰到她们在一起的原因,原*| lai |*一直以*| lai |*都是老谭在有意的隔开她们两的见面机会。
  “起初我不确定jiao (女乔)jiao (女乔)是否是真的对我有情,还是只贪图我的钱,我不愿意这么说chu **| lai |*让倩倩担忧。”老谭掏chu *了雪茄兀自点上,我发现只要他又烦心事的时候都习惯抽雪茄*| lai |*诉说心中的心事。
  “* na *后*| lai |*呢?你证实了叶子jiao (女乔)是爱你的,可你……”
  “后*| lai |*我是证实了,可我也担心倩倩接受不了,这样反而会破坏我跟jiao (女乔)jiao (女乔)之间的感情,所以我又怕告诉倩倩这个事实,你明White(颜色bai )么?”老谭吐chu *一口烟雾,有些矛盾的说道。
  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就因为两个女人都是自己在乎的,所以才会患得患失什么都不敢做,也才酿造了今天的这个悲剧。有的时候,人就是越在乎自己得到的,所以害怕一旦失去自己会承受不了,所以才会越加小心翼翼的,因而忽略了快乐的感受。
  老谭是一个老道的商人了,成功的商人,居然也会有普通人的情感,这我毫不奇怪。只是他爱叶子jiao (女乔)爱到为了不让她怀孕因而拖累她自己而宁愿去做结扎手术的程度,但却因不忍心伤害倩倩而始终不告诉她们事情的真相,我还是有些不理解。
  他对倩倩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难道真是所谓单纯的友情么?
  “你跟倩倩……”我有些疑问,却不知道该如何问,这是个尴尬的话题,对于我和老谭都是。
  “我明White(颜色bai )你要问什么,倩倩认识我的时候才十二岁,* na *时她还是个孩子,不开心了就坐在路边哭个不停,我经过kan见了,就buy(中文:gou mai)了个雪糕哄她,之后她每次不开心都会*| lai |*找我诉说。”
  “久而久之,我们之间就有了一种恰似父女的感情,很奇怪吧,不是血缘的父女关系,可我真切的感觉到了。这就是缘分吧,我跟杨倩认识,不是因为爱情,但kan到了同龄的jiao (女乔)jiao (女乔),却深切的感受到了爱情的到*| lai |*。”
  “但请不要用异样的眼神*| lai |*kan待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是真的把倩倩当作了自己的女儿*| lai |*对待,所以也不忍心她受丝毫的委屈。而倩倩对我也是如此,所以一知道jiao (女乔)jiao (女乔)跟我的关系,就接受不了,所以才,都是我对不起她啊。”
  老谭忧郁的脸孔在浓重的烟雾后面ruo * yin * ruo * xian ,我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只希望醒过*| lai |*一切都能恢复到从前。
  “倩倩这次没事便好,否则我跟jiao (女乔)jiao (女乔)一辈子都不能心安,秦老di ,要多些你及时把倩倩送到医院,幸好有你,我忘不了你的恩情的。”老谭突然重重的握住了我的手。
  “不要这样,倩倩跟我,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也是不一般的,她对我很重要,救她是我自愿的,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了。”我没有松开老谭握住我的手,而是更诚恳的说。
  两个大男人彼此交握着hands(* shuang * shou *),都从对方的眼里kanchu *了对同一个女人的关怀,这种关怀的感情把彼此jin jin 的联系在了一起。我觉得虽然跟老谭才认识不到一天,但两人的友情却更加稳固了。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南珠的(曰)ri 子里,如果不是有了老谭的得力帮助,我根本不能安然无恙的跟杨氏三女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所以什么事情都是上天注定了的,都是安排好了的,这不是唯神论,而是有一定科学根据的。
  “倩倩chu **| lai |*了,秦,快过*| lai |*。”杨微的声音在* na *边呼唤我,杨倩醒了?我和老谭对视一眼,然后赶忙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