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7章 让他多陪我一天吧
  “爸爸,你刚kan着谭阿姨发呆,是不是被美女迷住了?”奇骏喝完口边的粥,突然皱眉说。
  我差点把眼珠子惊呆了↓*| lai |*,这个小孩子,是谁告诉他这些话的,居然连被美女迷住了这样的话都说chu *口了。“小孩子不懂就不要乱说话,”我没好气的说。
  这厢谭晓丽也慌了神,只见雅雅呼了一声,“姑姑,你烫到雅雅了,好烫啊,”
  “啊,对不起,雅雅,姑姑刚刚没留神,烫到哪里?*| lai |*,姑姑chui 口欠chui 口欠……”没有想到奇骏的话这么的又威力,一↓震倒了一片人。
  “是小lang舅舅说的,男人如果kan一个女人超过三秒钟,就表明他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也就是被这个女人迷住了,不是么?”奇骏有些好奇的kan着我说。
  这个该死的张小lang,早知道就不让他跟奇骏玩了,kan他给小孩子灌输了什么思想,回去一定好好收拾他。只是此刻奇骏还等着我给他回复呢,我该怎么说才不会在小孩子心里留↓不好的印象呢,我又开始苦恼了。
  “奇骏,让谭阿姨*| lai |*告诉你。其实有的时候,大人思考的时候是会盯住某一个di 方发呆的。刚刚爸爸并不是在kan谭阿姨,而是在想问题,所以你就误以为他是在kan我了,明White(颜色bai )了么?”谭晓丽这次没有跟我对着gan 了,反而帮了我个忙。
  “是这样啊?* na *我知道了,以后奇骏思考问题的时候就盯着雅雅,这样一*| lai |*可以kankan雅雅,二*| lai |*还能思考问题,真是* na *个二全什么美……”奇骏有些恍然大悟的说。
  “两全其美,我们班老师才教我们的。”雅雅大声的告诉奇骏,有些自豪的说。
  小孩子就是喜欢卖弄自己的才学,雅雅也不例外,她这么一说,奇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躲到我怀里,只顾吃着粥,不再说话了。我跟谭晓丽对视了一眼,然后忍不住又笑了。
  “说什么呢?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奇骏,我们可以chu *院了。”小漫这个时候推开病房的门jin **| lai |*了。
  谭晓丽见小漫jin **| lai |*,脸色明显的沉了↓*| lai |*,我心里有些疑惑为何她对小漫的态度这样。“小漫阿姨,奇骏↓午就要走了么?”雅雅停止了喝粥的动作,有些难过的抬起头问道。
  “是的,奇骏的body(* shen | ti *)已经差不多好了,医生说可以chu *院了。雅雅是想念奇骏,不舍他走么?”小漫带着笑意的问道。
  雅雅点了点头,然后难过的说,“奇骏走了,就没人陪我玩了,阿姨,你可以让奇骏多陪我一天么?”
  “是啊,妈妈,我不想chu *院了,我要陪雅雅,她一个人太寂寞了。”奇骏也抓着小漫的手恳求的说。
  “呵呵,傻孩子,chu *院手续已经办完了,这个病房待会会住jin **| lai |*别的小孩子,他们可也需要病床*| lai |*休养body(* shen | ti *)的哦。奇骏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了别的小朋友的利益哦,明White(颜色bai )了么?”小漫耐心的开导奇骏说道。
  奇骏有些明White(颜色bai )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笑着对雅雅说,“雅雅,没事的,妈妈说了,有别的小朋友过*| lai |*陪你的,不会寂寞的,你chu *院后记得找我*| lai |*玩啊,我家里的电话已经告诉你了,到时候联系哦。”
  奇骏真是一个小大人了,他居然会安慰比自己还大的姐姐了,果然是男孩子比较有担当,我的儿子也长大了。我心里还是ting ** gao *兴奇骏的这个转变的,男孩子嘛,要早学会独立才是最好的成长方式。
  雅雅也难过的点了点头,她比奇骏大了几岁,当然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我们跟谭晓丽她们告别,然后打包了奇骏的洗漱用具,chu *了院。奇骏把所有的玩具都留↓*| lai |*给了雅雅,这个小女孩子很* gao *兴的收↓了。
  我们一行三人chu *院打了的士车朝家的方向驶去,我本以为这会是我和谭晓丽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不久的将*| lai |*,我们两家之间会有更深的说不清的纠葛。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 na *么的奇怪,越是不去想,就越是浮现在心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
  我跟谭晓丽当然谈不上新欢和旧爱的关系,但心里已经驻扎jin *了这么一个俏丽的人影,确是不争的事实。
  回到家的感觉真是好啊,难怪* na *么多lang子回头金不换,究其原因就是回家的感觉太好了。
  饭桌上小漫无意提及了今天叶子jiao (女乔)和老谭去医院kan望奇骏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原本是一件* gao *兴的事情,杨倩听完后反应却非常的大。
  “你说的是不是谭世琴?”她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凶狠的kan着小漫,恨不得把她吃↓肚里去,只要一个答得不对的话。
  不仅我有这种感觉,估计小漫本人也感觉到了,她有些慌了神,然后问道,“倩倩,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你回答我是不是?是不是谭世琴?”杨倩继续追问。
  我连忙挡在了小漫的前头回答道,“叶子jiao (女乔)和老谭是我先认识的,人也是我带过去的,有什么事你问我吧,不要为难小漫了。”我此言一chu *,杨倩果然把苗头对准了我,“* na *你说,是不是谭世琴?”
  这女人眼睛大了也不是好事,kan着眼前的两个牛眼我禁不住暗叹道,温* rou *的时候,大大的眼睛如shui *般* rou *情,的确是美丽非凡。可如今杨倩是处在愤怒的边缘,于是这大眼睛很卖力的宣泄了她心中的愤怒,让我也感觉有点后怕了。
  “你快回答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不是?”杨倩见我不回答她的问题,突然站起身*| lai |*,怒视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这女人的臭脾气还是没有改变,反而越见长jin *,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都惯坏了她。不过我对于她口里的谭世琴却感到很陌生,谭世琴?难道她说的是老谭?
  “我不知道老谭是不是你口中的男人,但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么?”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杨倩听闻浑身一震,然后厉声道,“秃顶,微微发福,年龄在四十七左右,是不是他?”
  这不正是描述了老谭的相貌嘛,连年龄都不差分毫,我禁不住点了点头。“叶子jiao (女乔),你这个###,我跟你势不两立!”杨倩突然抬起头怒吼了一声,然后抛↓了碗筷,chong *chu *门去。
  “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微此时才缓过神*| lai |*,然后kan着杨倩远去的背影急chong *chong *的问我。
  “我也不知道啊,只知道她口中的谭世琴就是老谭,也就是今天跟叶子jiao (女乔)去医院一起探望奇骏的男人,其他我就不知道了。”我两手一摊,真不知道这女人的脾气怎么*| lai |*的这么快,难道老谭跟她有什么冤仇不成?
  “你说叶子jiao (女乔)跟谭世琴一起?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杨微突然急急的问。“是啊,我kan两人ting *恩爱的。”我耸了耸肩膀,说。
  “是啊,我也觉得老谭对叶子jiao (女乔)ting *好的,两人还ting *恩爱的。”小漫*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话jin **| lai |*说。
  “不好了,要chu *事了,秦,我们赶jin 追着倩倩chu *去,估计这会她已经找叶子jiao (女乔)去了,你知道她住在哪里么?赶快追去,不然会chu *事情的,具体我在车上跟你说。”杨微一把拉起了我,然后急chong *chong *的往外chong *去。
  “喂,你们这还吃不吃饭了?”我跟杨微的Behind(shen hou)传*| lai |*小漫的交换,不过此刻我被杨微拉着急chong *chu *去,也顾不上吃饭不吃饭的事情了,“等我们回*| lai |*再说,你和奇骏吃完先睡啊。”
  我本身是不会开车的,当然这个开车的任务就交给了杨微了,她在廖小琴的学校里教书有了点积蓄,也是为了上↓班方便,便buy(中文:gou mai)了辆便宜的小车。这回算是派上用场了,其实一直以*| lai |*只坐过杨微开的车一次,* na *还是在她是杨董事长女儿身份的时候。
  “你慢点开,不要太急了,会chu *事的。微微?”我kan着杨微急忙的发动了车子,然后脚踩油门到了底。
  “我能不急么,倩倩这是要去找人拼命啊,以她的* xing *子,不chu *事才怪,我们必须赶在她之前找到叶子jiao (女乔),让她先躲一躲再说。”杨微kan着前方说。
  我搔了搔头,还是一头雾shui *,“这老谭跟倩倩什么关系啊?为什么倩倩一个劲的说谭世琴这个名字,又跟叶子jiao (女乔)什么关系呢?”
  “你是不知道,谭世琴是倩倩的老朋友了,爸还在的时候,对倩倩不是很关心。这个时候谭世琴对倩倩shen chu *了关怀的hands(* shuang * shou *),每次倩倩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会跑去跟他说,所以说,倩倩是把他当自己爸爸一样的对待。”
  听了杨微的话,我禁不住更加惊讶了,“谭世琴跟倩倩早就认识?而且还有这么深的关系么?”
  “是的,倩倩虽然叫谭世琴大哥,但其实真把他当爸爸了,所以,你知道的,她跟叶子jiao (女乔)的关系本*| lai |*就一直不合,现在听到叶子jiao (女乔)跟谭世琴是男女朋友关系,她可能误以为叶子jiao (女乔)想害谭世琴了。”杨微转过头kan了我一眼,飞快的说。
  原*| lai |*是这样,可kan叶子jiao (女乔)对老谭的感情不像是作假啊,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如果是这样,* na *我们就必须赶jin 过去截住杨倩或者是让叶子jiao (女乔)先避开一↓了。
  叶子jiao (女乔)的住处我并不陌生,还在* na *里过夜了一次,但我猜想她此刻应该是在老谭* na *里。可是老谭的家确是我们都不知道的,于是我突然想到了老谭留给我的名片,便赶忙掏chu **| lai |*。
  然后依据* shang * mian *的电话拨了过去,很快就被接起了,“喂,我是谭世琴。”
  “老谭?我是秦天穷,叶子jiao (女乔)在你身边么?”我急急的说。
  “在啊,怎么了?不会是奇骏想我了吧,让我听听奇骏的声音。”老谭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kan*| lai |*他是完全不知道杨倩跟叶子jiao (女乔)之间的恩怨。
  我也奇怪了,他们交往快一年了,怎么就没有一次碰到过杨倩跟叶子jiao (女乔)见面的场景呢。这也算是阴差阳错了,我心里唏嘘道。
  “是这样的,倩倩现在到处在找jiao (女乔)jiao (女乔),你可千万别让倩倩jin *你家*| lai |*,或者你赶jin 给倩倩打个电话,说你chu *差了不在家里,反正不要让倩倩知道jiao (女乔)jiao (女乔)在你家里就是了。”我觉得这个事情一言两语的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