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6章 头等大事
  毕竟小漫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头了,还替我生了儿子奇骏,我不能再辜负了她的心意。我这么一说,小漫果然笑了,kan着我说,“真是没有想到你还是个捉贼英雄啊。”
  “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多着呢,我很多优点你都还没有发现,这可是你的损失哦。”我故意笑着说。
  眼角瞥到了谭晓丽惨White(颜色bai )的面容,这个女人我是越发的不了解她了,按理说在酒店里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发生啊。虽然她帮我垫付了一个晚上的住宿费,我可以还给她啊,至于这么较真么。
  事事跟我作对不说,还故意让小漫误解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到底居心何在?但此刻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只有不让她们二人再继续碰面了,才能避免再发生这样尴尬的事情。
  正好这个时候叶子jiao (女乔)跟老谭向我们提chu *告辞了,我和小漫连忙把他们送chu *了病房。临别之际,老谭还千叮嘱我们要去kan她们,特别是带上奇骏。
  送走了二人,我和小漫转身朝病房走去,“奇骏什么时候可以chu *院,医生有说么?”我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问,其实这个时候我是恨不得奇骏现在就chu *院,刚才kan奇骏的状态也是好了很多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午可以chu *院了,你今天还有事情要办理么?”小漫转过头kan着我。
  “没有了,就是有天大的事情我也不会离开这里的,接奇骏chu *院可是头号大事啊。”我揽住了小漫的肩头,笑着说。
  “恩,* na *我们回去吧,”小漫深信不疑的笑了。
  我当然是不会给机会让谭晓丽跟小漫单独相处的,所以一整个中午我都没有离开病房半步,甚至是上厕所都是速战速决。好在奇骏很乖巧,他拉着我跟雅雅一起玩,我们把叶子jiao (女乔)带过*| lai |*的玩具都玩了个遍。
  奇骏直呼过瘾,这回叶子jiao (女乔)在他小小心灵中的印象估计是直线上升了,都赶上直升飞机了。我笑着问奇骏,“是不是很喜欢jiao (女乔)jiao (女乔)阿姨带*| lai |*的玩具啊?”
  “* na *当然,jiao (女乔)jiao (女乔)阿姨是最好的阿姨了,哪像倩倩阿姨每次*| lai |*都没给我带礼物,我都不喜欢她了。”奇骏嘟起了小嘴说。
  “你啊,就是礼物能收buy(中文:gou mai)你,如果爸爸*| lai |*也不带礼物呢,是不是也说不喜欢爸爸了?”我刮了↓奇骏的小鼻尖,然后笑着说。
  奇骏握住了我的手,然后撒jiao (女乔)的左右摇晃着说,“才不会呢,爸爸只有一个,阿姨有很多,怎么可能不喜欢爸爸呢,雅雅,你说是不是。”
  “这个,好像不对哦,我就只有一个姑姑,奇骏,为什么你有* na *么多阿姨呢?”雅雅迷惑的想了一会,然后搔着头说。
  奇骏也迷惑的想了一会,然后kan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雅雅的提问。我有些尴尬,的确杨微和杨倩都是奇骏的阿姨,刚刚的叶子jiao (女乔)也是阿姨,也难怪奇骏觉得迷惑了。
  可这样的**关系我怎么跟奇骏解释呢,小孩子家家的,即使解释了他们也不明White(颜色bai )是什么关系啊,我苦恼的开动脑筋死劲想着。
  “(拟声词)pu chi (口赤)”突然旁边传*| lai |*了一阵笑声,这个时候小漫chu *去给奇骏办理chu *院的手续了,当然不会是小漫发chu **| lai |*的。我没好气的kan向谭晓丽的方向,只见这个女人此时已经笑得眉眼都kan不见了。
  “姑姑?”雅雅回头kan向谭晓丽,有些奇怪的问。
  “没事,只是刚刚姑姑想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雅雅,你知道么,古代的帝王有很多妃子,然后皇帝的儿子就有了很多个妈妈,就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谭晓丽真可恶透顶了,她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
  这个可恨的女人,是暗指我是古代的帝王有很多女人么?我的si 禾厶生活她凭什么gan 涉,而且她有何权利*| lai |*指责。我心里的气也涌了上*| lai |*,但是此刻却发作不得。
  “姑姑,我不明White(颜色bai ),你到底再说什么呢?”雅雅有些天真的kan和谭晓丽。
  此刻她仿佛才彻底的醒悟过*| lai |*自己刚说了什么话,赶忙站直身子,然后捋了捋头发,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没什么,姑姑刚刚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对了,吴嬷嬷跟我说你经常发脾气不吃饭,是不是?”
  谭晓丽这么一转移话题,雅雅果然不关心刚才的帝王和妃子的事情,而是开始苦恼自己怎么应付眼前这一关。果然小孩子是很好欺骗的,难怪许多大人都喜欢拿一些莫须有的事情*| lai |*哄骗小孩子了。
  可我的奇骏却还不放弃刚才的提问,他有些迷惑的kan着我,“爸爸,为何我还有这么多的阿姨,可雅雅只有一个姑姑呢?”
  我拍了拍脑袋,自己真是榆木疙瘩了,杨倩和杨微不是小漫的sister(* mei mei *)么,妈MDsister(* mei mei *)不就是阿姨么?我刚才只顾想自己跟三女之间的亲密关系了,所以忽略了她们之间也是有很深的血缘关系的。
  “她们是妈MDsister(* mei mei *),你不叫阿姨叫什么呢?”我拍了拍奇骏的头,笑着说。
  奇骏也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chong *雅雅笑开了眼,“雅雅,你听到了么?因为你爸爸只有一个sister(* mei mei *),所以你只有一个姑姑,我妈妈有很多sister(* mei mei *),所以我有很多阿姨,就这么简单。”
  “奇骏,你真聪明,这么快就明White(颜色bai )了,”雅雅chong *奇骏shen chu *了大拇指,这个小女孩子也不简单,知道刚才谭晓丽的问题不好回答,索* xing *也跟她扮起了糊涂,借以转移话题。
  kan着两个孩子的童言稚语,我们都无奈的对视一眼,然后彼此笑了。
  一个女人的包包,装载着一个女人的品味,* xing *情,身价。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了,但我却十分的认同这句话的真谛。其实我很少翻kan女人的包包,但这次也是迫于无奈了。
  趁着小漫去给奇骏办chu *院手续没有回*| lai |*,而谭晓丽又chu *去给雅雅拿吃的,然后两个孩子玩累了躺在病chuang shang 休息的时候。所以说整个病房此刻唯一清醒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所以我起了一个大胆的主意,想尽快的查处谭晓丽的真实身份,她一直以*| lai |*对我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明的态度,我老感觉有些不对劲。她不会是敌方派*| lai |*的卧底吧,目的是对我痛↓杀手?还是她本身就是杀手。
  可能是之前被二股东派*| lai |*的一帮帮的杀手吓怕了,有了杯弓snake(she 虫它)影的心态,我现在kan一些对我有些意见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了。所以才起了要一探谭晓丽的包包的想法。
  其实我这种行为相当于盗窃她人财产了,虽然我没有想要盗窃什么,只不过是查kan↓她是什么人而已。这个想法一旦冒上了心头就怎么都制止不了,我有些激动的慢慢靠近了谭晓丽的包包。
  这个明黄色的真皮包包此刻就昂首ting *xiong 的ting *立在我面前,宛如一个窈窕淑女般令人垂涎三尺。我忍不住了,两手飞快的拉开了拉链,真皮包就是不一样,连拉链也特别的容易拉开,很顺手,果然是好品质。
  包包打开后,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了,一个black(hei )色的钱包,black(hei )色的手机,还有一个笔记本,本子壳子上夹着一支笔。我赶忙拿起了小笔记本,然后快速的打开查kan起*| lai |*。
  这个应该是属于记事本之类的东西,所以只要里面记载了谭晓丽的一些si 禾厶人事情,就不能知道她是什么身份的人了。只是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记载任何的si 禾厶事,反倒是一些(曰)ri 期和犯罪案件,有事发di 点,时间,人物。
  我翻kan了差不多半本,都是密密麻麻的记载了这些东西,从这些文字里我什么信息都kan不到。谭晓丽记载这些犯罪案件gan 什么?之前在列车上她很顺溜的背chu **| lai |*一连窜王小虎的犯案事件,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小本子的记载。
  这么说她也是非常重视这个本子了,连里面的资料都烂记于xiong 了,我发呆了一会,把笔记本放回了她的包包。正准备拉上拉链,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退回原di 。
  突然我kan到包包夹层里有一个*ying **ying *的四方的东西嗑痛了了我的手背,连忙打开夹层一kan:南珠市公安局,谭晓丽?天,不会吧,谭晓丽居然是一名警察,是警察也就算了,现如今女人当警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南珠市?
  没有想到谭晓丽居然是南珠市过*| lai |*的,难怪她对王小虎的情况了如指掌了,小虎跟我说他也是从南珠过*| lai |*的,*| lai |*这里才不到二个月。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为何在列车上她能倒背如流的把小虎的基本情况都说chu **| lai |*了。
  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她此次过*| lai |*应该是专门开kan望雅雅的,只是误打误撞的捉住了王小虎,然后又遇上了我。当然我此刻是绝对不会怀疑她对我图谋不轨或者yu (谷欠)加害与我了。
  我对警察可是相当敬仰的,特别是这样一位如flower (hua )似玉的女警,除了余婷之外,她是第二个我认识的女警了。余婷早被我办了,只是不知道她……
  我正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便手脚麻利的赶忙把谭晓丽的警察证件放jin *了夹层里,然后拉上了拉链,轻轻一跃就坐到了奇骏的病床边。
  果然是谭晓丽回*| lai |*了,她手里端着二碗hot(英文:hot,中文:re )腾腾的米粥,笑着走了jin **| lai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米粥卖,孩子们刚痊愈不适合吃太油腻的东西,小米粥是最适合不过了。”说着她递给我一碗小米粥,示意我给奇骏吃↓。
  这个时候两个孩子也不约而同的醒过*| lai |*了,大约是闻到了小米粥的香味吧,两个小馋虫。也正好解了我心里的尴尬,毕竟偷kan女人的宝宝是最不道德的。
  只是我没有想到谭晓丽的包包里的东西这么的简单,通常女人不是喜欢放一些名贵的**或者杂志在包包里么?可谭晓丽包里除了钱包手机钥匙就是* na *个笔记本了,哪里能kan到一个**的踪迹?
  我有些疑惑的kan着她White(颜色bai )皙细tender(nen)的侧脸,这么美丽的容颜是靠什么*| lai |*保养的?不会是仙女↓凡吧?我胡思乱想着。
  “想什么呢?奇骏可等着你喂他喝粥哦。”谭晓丽突然朝我抿嘴一笑,然后指着奇骏跟我说。
  汗,狂汗,我居然因为想这个女人的事情而入了迷,差点把喂奇骏喝粥的事情都忘的一gan 二净了。赶忙拿起了汤勺,然后递到了期盼很久的奇骏嘴边,“乖儿子,喝完我们就chu *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