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5章 怎么不jin *去?
  只见耳边一个有点微愠的声音响起*| lai |*,“哟,这是上演的哪一chu *啊,在医院里两位也稍微节制点吧,毕竟有这么多人kan着呢。”
  我当然听chu **| lai |*了是谭晓丽的声音,只是不知道她又哪根神经不对劲了,在这个时候发作起*| lai |*。我的脸皮很厚,受得住这样的话,可小漫就不一样了,她双颊立刻飞上了**2 pian**Red(* hong *)云,然后羞答答的低着头。
  kan着小漫的这幅有点委屈的神情,我心里突然就有了一股莫名的气,为自己的女人讨回个公道是天经di 义的事情。这个谭晓丽现在当着我面这么说,摆明了就是不给我面子,在我面前欺负我的女人。
  虽然跟谭晓丽有过一夜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但为了替小漫挽回颜面我决定豁chu *去了。如果这次我不ting *身而chu *的话,估计在小漫的心里也会瞧不起我的,虽然她这个时候嘴上没说,但我感觉她心里就是希望我替她说话的。
  这个跟女人争吵的经验我是没有,但提女人chu *头的机会我倒是时常碰到,只是多半是在面对男人的时候。这一回是对着跟自己有点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但又谈不上多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女人说话,别提多纠结了。
  “这个,呃,我好像听到病房里有小孩的哭叫声……”我此言一chu *,只见两个身影分别从我眼前一晃而过。这就是移形换影啊?我真是大长见识了,本以为只有在black(hei )影和冷颜玉身上才见识的到。
  今儿个在谭晓丽和小漫的身上也确实是惊艳了一把,二女从我眼前晃过的speed(*su du*)绝对称得上是移形幻影的最* gao *境界。我心里窃喜不已,kan着呆立在我身边的叶子jiao (女乔)和老谭,笑了笑,然后说,“怎么,还不jin *去啊?”
  说完我率先领头也jin *了病房,对于这样的jin 急状况我是最得心应手*| lai |*处理的了。虽然谭晓丽向我和小漫发招了,而小漫也中招了,但我可不会* na *么傻,直直的往*口上撞去。一个不小心,谭晓丽要是说chu **| lai |*昨晚跟我在酒店的事,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我说病房里有小孩子的哭声这一招是最有效的,因为二女关心的小孩子都在房间内,不论是哪个发chu **| lai |*的声音,二女都绝对会忧心如*的去探望。其实我哪里有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倒是听到了一阵谈笑声。
  我猜想奇骏肯定是交到了新朋友了,所以才会笑的这么开心。果然,推开病房的门,只见谭晓丽和小漫都呆在病床前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奇骏的病chuang shang 现在不止他一人了,还多了一个小美女。
  没有想到奇骏已经融会贯通了我的泡妞技巧,居然连比他年龄大的小姐姐都染指了。我说这个词语绝对的是用词不当,奇骏才这么点大,知道什么是染指啊,真是的,呸呸。
  “奇骏,kan谁*| lai |*kan你了,还有好多好玩的玩具哦。”我连忙打破了这个僵局,再这么呆↓去,估计黄flower (hua )菜都凉了。
  “爸爸!”奇骏转头kan到是我,连忙扑到我怀里*| lai |*,又是惹得谭晓丽一阵探视的眼神。这奇骏跟小漫可真是相像,都喜欢往我怀里扑。可这又碍谭晓丽什么事了,老是这个表情kan着我。
  我可不认为她是在吃奇骏的醋,毕竟自己的mei (鬼末)力还没大到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一个女人对自己倾心的di 步。所以说女人是奇怪的动物,我也不想跟谭晓丽这样精明gan 练的女人做过多的纠缠,结怨更是不应该,所以就没打算搭理她。
  “*| lai |*,奇骏,这个是你jiao (女乔)jiao (女乔)阿姨,旁边的是……谭叔叔”我在介绍老谭的时候纠结了一把,其实老谭的年纪当奇骏的爷爷也差不多了,特别是他的长相很显老,年纪倒也不是很合适。
  奇骏很乖巧,他chong *叶子jiao (女乔)甜甜di 叫了一声阿姨,因为叶子jiao (女乔)的手上有他最喜欢的玩具,当然这些玩具现在全部都到了奇骏的手上了。但当他kan着老谭的时候,却犹豫了半响,最后kan了我一眼,然后低低的叫了一声,谭叔叔。
  老谭很开心,他激动异常的应了一声,然后不住的**奇骏的头,一个劲的夸赞奇骏乖巧可人。我当然明White(颜色bai )老谭的心理,内心里也禁不住的辛酸,其实他是一个多么喜欢小孩子的人啊,只是为了叶子jiao (女乔),却甘愿让自己绝后。
  有一种爱情不是爱的有多么的惊天动di ,而是kan为对方付chu *了多少,老谭跟叶子jiao (女乔)的老少恋绝对是真正的称得上爱情的感情。至少在我身边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肯为对方付chu *一切的感情。
  或者小漫为了我也会这么做,但我呢?为了小漫会舍得舍弃其他二女么?或者说我肯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么?这个答案我连自己都无法知道,所以当然是回答不chu **| lai |*。
  “谭,你这么喜欢孩子,等明年我也给你生一个好么?”叶子jiao (女乔)kan着老谭** fu ***奇骏的头颅,然后爱jiao (女乔)的偎依到老谭的身边,深情款款的说。
  “呃……”老谭苦笑一声,然后收回了** fu ***奇骏头颅的手,拥jin 住了叶子jiao (女乔)。
  “都坐吧,站着gan 啥,*| lai |*,都过*| lai |*坐。”小漫也回过神*| lai |*,她刚jin *病房是kan到奇骏跟雅雅这么快就打成一片给惊呆了。
  这个时候谭晓丽走向前一步,然后拉回了雅雅的手,把她抱到了自己的病chuang shang ,“你的病才好一点,就到处乱动,担心呆会医生叔叔给你扎针哦。”谭晓丽摆明了是吓唬小孩子。
  奇骏见到雅雅被拉走,有些不* gao *兴的kan着谭晓丽,然后嘟着小嘴说,“雅雅,不要怕,扎针就扎针,又不是没被扎过,kan我这里,”奇骏指着自己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胳膊上一个明显的针痕说,“一点都不痛。”
  “真的不痛?我最怕扎针了,每次都不敢睁开眼睛,奇骏,你真是勇敢。”雅雅抬起头kan着奇骏笑着说。
  “真的,我不骗你,医生叔叔*| lai |*扎针的时候,你不要闭眼睛,要kan着他扎↓去,然后想想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的味道,就什么痛都没有了,你可以试试我这个方法哦。”奇骏满心欢喜的跟小女朋友分享自己的妙方。
  雅雅kan着奇骏再一次笑了,然后点了点头,“奇骏,↓次扎针的时候,我就试试kankan,谢谢你了。”
  “不客气,我们可是好朋友呢。”说完奇骏还挑衅似的朝着谭晓丽kan了一眼,他现在是打心里不喜欢这个阿姨了,毕竟她刚刚可是抢走了自己的小女朋友呢。
  小孩子的感情*| lai |*的就是这么的快,才认识的人就可以做很好的朋友,是* na *么的单纯善良可爱的感情。如果大人之间也能多一些这样的单纯该有多好,我心里感叹道。
  望着奇骏跟雅雅的童言稚语,我们都忍不住笑起*| lai |*,连谭晓丽也无奈的笑开了眼。
  “天穷,这位是?”小漫kan到立在一旁的老谭,她开口询问了。
  “哦,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子jiao (女乔)的男朋友,老谭,”我把老谭介绍给了小漫认识,然后又说,“老谭,这位是我老婆杨小漫,奇骏的妈妈。”
  我的话说完,注意到谭晓丽又朝我抛*| lai |*犀利的一眼,不过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见怪不怪的索* xing *忽略不计了。“真是幸会了,早听jiao (女乔)jiao (女乔)提到过你,小漫,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呵呵,可以,我们都是朋友了,以后还常联系啊。”kan得chu *小漫对老谭印象不错,其实老谭kan久了还是ting *亲切的。都说女人是因为可爱才美丽,我感觉男人也差不多。
  老谭刚开始在我眼里可是一脸的fei *肠碌碌的奸商*样,这么kan久了,然后加之发现了他身上有些我没有的优点,这么瞧着,倒觉得他可爱不少了。
  “呵呵,多走动,jiao (女乔)jiao (女乔)一个人有时候ting *闷的,以后你可要常到我家*| lai |*玩啊,记得带上奇骏。”老谭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奇骏,他是真的喜欢小孩子。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一个老人。
  王市长,他可是一直把奇骏当作手心里的宝*| lai |*kan待的,每次奇骏过去,都是嘘寒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照kan着。虽然奇骏确实长得讨人喜欢,而且* xing *格也很可爱,但王市长的态度还是让我感到不解。
  老谭对奇骏的喜爱我倒是认同的,一个终身都不能生育的男人对于身边的小孩子当然会格外的多了一份关照,我丝毫不觉得奇怪。只是小漫kan到老谭对奇骏如此的爱护,忍不住有些奇怪了。
  我拍了拍小漫的手背,示意她不要在意,然后笑着对老谭说,“*| lai |*(曰)ri 方长,总会有时间的。”
  “听jiao (女乔)jiao (女乔)说你要到南珠去做事,* na *里我也有产业,也经常去* na *边chu *差,到时候我们可以常见面了,说不定还有工作上的接触呢。”老谭突然笑着跟我说。
  “哦,真的?你在南珠也有事业,* na *里我可是不熟悉的啊,到时候还请老谭多多关照呢。”我也笑着说,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毕竟自己初到陌生的di 方,肯定一切都不熟悉的,有了老谭的关照就好多了。
  “* na *是一定的,你放心去吧,有事情尽管给我电话,这个是我的名片。”说着老谭递过*| lai |*一张名片给我。
  信诚电子?虽然这个公司我是没听说过,但光kan老谭这样的派头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小公司。我感激的接过了名片,然后连忙道谢。
  这个时候谭晓丽突然chu *声了,“你要去南珠工作?”
  我去南珠工作很奇怪么?怎么这个女人又往我这里蹭*| lai |*了,对于她,我始终有一种无法面对的感觉。有点怕她又好像不是,有点好感又好像谈不上喜欢,很奇怪的感觉。
  所以我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什么时候过去?”谭晓丽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
  我这回无法再点头或者摇头了,小漫还在旁边kan着呢,她估计也是感觉到了我跟谭晓丽之间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清的感觉,所以有些警惕的站直了body(* shen | ti *)。女人的第六感都是非常敏锐的,如果小漫怀疑了我跟谭晓丽的关系,* na *我可就惨了。
  “呵呵,你不要因为我抓住了车上的贼人就感激我,我过去* na *边不用你送行的,小漫会帮我准备好一切的,谢谢你的好意了。”我赶jin 先撇清跟她之间的关系,绝对不能让小漫起了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