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4章 ↓狠手
  如果注定了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na *么上天为何还要让她们认识;如果注定了两个人一生都是一场悲剧,为何还要爱彼此爱的这么深刻。
  我无法回答老谭的话,他的问题也是我和多数人的疑惑。如果世界上任何的一个问题都有答案就好了,如果人和人之间没有* na *么多的恩怨纠缠世界大和平就好了。
  “你后*| lai |*跟女孩子在一起了么?”其实我知道自己问的有多么的多余,女孩子几乎是(bie)足了一口气等着他的到*| lai |*,他*| lai |*到了,自然这股气就没了,结局不用问都知道是怎样的。
  老谭从袋里掏chu *雪茄,递给我一支,我摇了摇头,这个古巴的雪茄我是xi 口及不惯的,十块钱一包的Red(* hong *)双喜比较适合我的口味。他见状便独自点燃了一支雪茄,然后狠狠的xi 口及了一口,吐chu *一股浓重的烟雾。
  老谭使劲的xi 口及了几口开开始说话,“她去世了,在我怀里走的,走的时候很安详,但我绝对忘不了她身上的道道伤痕,* na *令人发指的行径,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能对自己的老婆↓如此重的狠手。”
  “* na *,* na *你后*| lai |*对* na *个男人做什么了么?”我有些担心的问,依据老谭的个* xing *,这个男人惹到了他心爱的女人,并且还因此葬送了* xing *命,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男人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也因此送命了,我想也有这个可能* xing *。老谭听了我的问话,有一阵的失神,“她不让我去找他,还说这都是自己的命,希望↓辈子能再相遇相爱,让我好好活着。”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孩子,她不让老谭去找自己的丈夫算账,当然不是因为深爱他想要维护他。我想在女孩子的心里,估计对自己丈夫的恨肯定比天* gao *吧,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就跟老谭在一起了,也不用落得香消玉殒的悲惨结局。
  她无非是不想老谭因为她的事情而落↓麻烦,毕竟杀人打人* na *都是犯法的事情,如果被人告上法庭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更何况当时的老谭一无权二无势的,要想让* na *个可恨的男人受点惩罚也是不易的事情。
  “你最后听了女孩子的话没有去找* na *个男人么?”我继续问道。
  老谭又狠狠的xi 口及了一口烟,然后悠悠的说,“我是没有去找他,不过他因为酗酒过多,死于酒精中毒也不是我的事了,”老谭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把男人的死因概括了。
  我当然不相信女孩子的丈夫是死于单纯的酒精中毒的,任何一个酗酒成* xing *的人要死于酒精中毒也不是偶然的。老谭终究是给自己的女人chu *了一口气了,相信她在泉↓有知也会安详的闭上了眼睛了。
  “我本yu (谷欠)随她一起去,可是她还有年迈的双亲在世,她家里就她一个独苗。为了承担起照顾她双亲的责任,所以我苟延残喘的活了二十多年。”老谭叹息以了一声。
  “她们现在都还健在么?你不恨她们拆散了你跟女孩子的感情?”我有些意外的问,没有想到后*| lai |*老谭居然还照顾气了女孩子的双亲,这是一个多么大度的男人啊。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女孩子临去前交代给我一定要照顾好她的双亲,还说她们也是为了她好,认为跟着我这个穷光蛋会受苦,所以才找了一家不错的人家。”
  “我之所以会答应照顾她的父母,一*| lai |*是因为自己从小都是孤儿,二*| lai |*也是因为舍不↓她,她交代的事情我一定要办完。直到去年她们双双去世了,我以为自己的任务终了,本yu (谷欠)寻一处安静的所在结束这孤独的一生……”
  “什么?你想死?”我惊呼一声,打断了老谭的叙说。
  “没死成,这不碰上了jiao (女乔)jiao (女乔),她突然chu *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一刹* na *的恍惚,感觉就是已逝的她回*| lai |*了,是*| lai |*寻我*| lai |*了。可过后我才幡然醒悟,即使兰她还活着,也已经有我这般年纪了。”
  “跟jiao (女乔)jiao (女乔)交往了一段(曰)ri 子,才发现她只是容貌跟兰有些相似,两个人的* xing *子有天壤之别。兰的是温婉尔雅,而jiao (女乔)jiao (女乔)确是huo *爆的脾* xing *,而且对待很多事情的kan法都比较前卫。”
  这个我当然知道,毕竟是在国外呆了* na *么长一段(曰)ri 子的人,而且还是在* na *种环境↓成长起*| lai |*的,能不前卫么?我只是奇怪他究竟知不知道叶子jiao (女乔)的过往史,即使这样他还愿意一如既往的爱护着她么?
  “你或许会觉得奇怪,我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了,居然会对一个才二八年龄的女孩子动心?可缘分就是这么奇怪,在我打算了结自己的生命的* na *刻,上天又把希望送到了我面前,于是我又开始有了活↓去的动力。”
  “她过去怎样我不会过问,毕竟* na *都是过去了,谁人没有过往,只要现在和将*| lai |*她是属于我的,我就满足了。而且自己还能活几年都还不知道,所以我不能耽搁了jiao (女乔)jiao (女乔),若不是她一意执行的要呆在我身边,我早把她送chu *国去了。”
  “她不肯离开你?”我有些诧异的问道,难道在叶子jiao (女乔)的心里也是深爱着老谭的?虽然我刚才在车上是感觉到了两个人很深的磁场,但要说叶子jiao (女乔)是真心喜欢老谭的,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我几次劝说她离开我,可她就是不听,还是呆在我身边不肯离开。虽然我知道她是真心对我的,但我实在不忍心耽误了她,所以我没打算跟她要孩子,这也是我们交往了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怀孕的真实原因。”老谭突然向我吐露了这个事情。
  “* na *,* na *叶子jiao (女乔)知道你不想要孩子么?”我奇怪的问道,同时也有些小小的感动。按理这个年龄的男人是最想跟自己心爱的人要个孩子了,毕竟年纪大了,就会感觉有个孩子的好。
  “她,她永远都不知道,我,我已经去医院坐了结扎手术了。”老谭的话确实是把我大大的震惊了一把。
  我没有想到这个临近五十岁的男人心里居然埋藏着这么深的一个秘密,可为何他要轻易的向我讲述呢。
  “秦老di ,这个事情我只跟你一人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kan到你觉得跟你特别的投缘。或许你还不知道,你有点像年轻时候的我,做事情比较有chong *劲,很有担当,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只是这个事情还请你一定在jiao (女乔)jiao (女乔)面前替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她知道了担心……”我还没*| lai |*得急反映,其实在我内心里是最怕替人保守秘密的,因为我自己这张嘴,就什么事情都守不牢的。
  我宁愿自己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和kan到,就不用现在这么纠结的接受叶子jiao (女乔)的盘询了。好死不死的,她偏生在这个jin 要关头回*| lai |*了,而且更要命的是她听到了最后的一段话。
  “什么秘密啊?快说,谭要你保守什么秘密啊?”叶子jiao (女乔)不去问肇事主,反倒是抓着我这个配角盘问个不停。
  我实在烦了,就当我要忍不住倾泻而chu *时,老谭做了一个很戏剧* xing *的动作,而且这个动作他在不久前的酒店里也做过。
  老谭又晕倒了,而且这个晕倒很有技巧的是倒在了我的怀里,我两手抱着老谭fei *硕的身子,自然是无暇再回答叶子jiao (女乔)的问题了。
  在老谭戏剧* xing *的晕倒的* na *一刹* na *,我清楚的kan到了他眼睛里闪着调皮的光芒,仿佛在说:感谢我吧,kan我替你解围了。
  我在心里暗自啐了一口,nnd,这回成了替罪gao yang 了。叶子jiao (女乔)见到老谭晕倒当然无暇在问我任何问题了,只见她快速的从手提包里拿chu *一个之前kan到的* na *个pen( 口贲)剂,然后朝着老谭的鼻子***放了一↓。
  很快老谭就悠悠转醒了,这老小子真会演戏,他醒过*| lai |*第一个动作就是抱着叶子jiao (女乔)惊喜的说,“jiao (女乔)jiao (女乔),我可kan见你了,本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kan到你我就放心了。”
  叶子jiao (女乔)自然是又哄又** fu ***的安慰了他一番,他倒是好,演戏晕倒还有美女*| lai |*安慰。徒留我杵在当di chui 口欠着冷风,羡煞眼而已。
  没有想到jin *商场一个多小时,叶子jiao (女乔)倒是给奇骏buy(中文:gou mai)了几样好玩的玩具,不过kan* na *玩具的包装袋我就猜到了一定很昂贵。这女人还给小漫带了礼物,只不过是去医院kan望病人,用的着给每个人带礼物么。
  我有些好笑的kan着她的大包小包,然后我们又重新上了车,发动了车子朝着医院走去。到了医院,别人没见着,倒是在病房门口kan到了谭晓丽,她正在跟照顾雅雅的老妈妈说话。
  想起在酒店里的事情,我觉得脸上有些微赧,也不想在这个时候kan到她,于是打算跟老谭和叶子jiao (女乔)在旁边等一↓,等她们走开了再jin *去。
  “怎么了?不是这里么?奇骏不是在这个病房啊?”这一刻我真是恨死了叶子jiao (女乔)的大嗓门,这女人不光身材好,连嗓子也是该死的好的chu *奇。
  她这一说话果然就把病房门口的两人注意力xi 口及引过*| lai |*了,只见谭晓丽一抬眼就kan到了躲闪不及的我。我见已经身形败露了,索* xing *就大大方方的领着二人向前走去。
  “这么巧?”我故意先开口跟谭晓丽打招呼,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这方面肯定没有我有经验,危难时刻我必须体现一把我的英勇救美的精神。
  谭晓丽居然chong *我淡淡的一笑,淡定自若的说,“还真是巧啊,没有想到这么快就kan到你了。”她此言一chu *,我身边的二位包打听立马在她脸上犀利的扫了几眼,然后又chong *我挤眉弄眼了一翻。
  我无奈的翻翻White(颜色bai )眼,这女人是担心唯恐没人知道我和她不久前才在酒店里见过面,所以要重申一↓是么。真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我越是要维护↓她的面子吧,她倒是愿意撕破脸*| lai |*跟我相见。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谭晓丽的问话时,病房的门恰巧在这个时候开了,是小漫chu **| lai |*了。她kan到我自然是一喜,打我离开了医院已经有几天了,见不到我自然是担心的。
  我还没*| lai |*得急反应过*| lai |*,她一↓就扑倒在了我怀里,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自然是揽在了她的肩头。可就这样的一个很平常的动作,我记得很多夫妻都是这么做的啊,但么有想到激怒到了谭晓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