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3章 永远都到不了的* gao *峰
  至于叶子jiao (女乔)对秃头男是否也有同样的感情,我确实是没有kanchu **| lai |*多少。这个女人一直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游戏人生,虽然与她的成长经历也有多多少少的关系,但她的* xing *子确实是我不能苟同的。
  难为秃头男还这么在意她,对了,一直叫人家秃头男也未免有点太以貌取人了。我当然不能这么做了,所以决定问候一↓他的尊姓大名。
  没有想到我正打算开口,他却先问我了,“你就是秦天穷?久仰大名了。”对于秃头男一↓180的大转弯,我实在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我是一个顶天立di 的男人,但遇到这样的状况还是有些反应不过*| lai |*的。
  在我的感知里,他应该是很仇恨我才对,怎么一↓就态度转变这么大呢?有些茫然的kan了一眼叶子jiao (女乔),这女人此刻是一副* gao ** gao *在上不屑一顾的姿态,大概kan着两个男人为自己争斗,很过瘾吧。
  “我是,你认识我?”我问chu *了心中的疑问,kan*| lai |*靠叶子jiao (女乔)*| lai |*给自己解这个谜团是靠不住了,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秃头男突然咧开嘴憨厚的一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了*秃头,请原谅我还是得叫他秃头男,因为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没有想到这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长的其貌不扬,但笑容还是ting *可亲的。
  所以我一↓就喜欢上了他的笑容,然后也咧开嘴一笑,“对了,你怎么称呼?”总不能一直这么叫你秃头男吧,这是我心里的想法,没有说chu **| lai |*。
  “你叫我老谭吧,我比jiao (女乔)jiao (女乔)年长二十五岁,其实算是你们的大哥哥了,呵呵。”我听了有些吐血,只年长了二十五岁?叶子jiao (女乔)今年二十三,这个老谭难道是四十八岁?可我怎么kan他都有五十多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shui *不可斗量,所以一定不能以貌取人。不过二十五岁也是一个不小的鸿(gou)了,说句不好听的话,都生的chu *这么大的女儿了。当然这句话我也不会说chu *口的,自打说chu *之前难句覆shui *难收的话后,我每次开口都是遣词造句的小心翼翼了。
  老谭其实还是ting *可亲的,除了秃头有些碍眼外,其他di 方都还过意的去。我最欣赏的是他一手好的开车技术,这个是我这辈子可能永远都达不到的* gao *峰。
  “我饿了,好饿啊。”叶子jiao (女乔)突然捧着肚子在一边大叫饿了,我和老谭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然后无奈的摇头。
  老谭重新发动了车子,驾着车风驰电掣般向前驶去,我心里还是有个迷惑,觉得不问清楚势必睡都睡不香了。所以我又一次开了口,“老谭,你怎么知道我的?”
  “喏,还不是jiao (女乔)jiao (女乔)说的,她可是在我面前美言了你好多次啊,把我说的心都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一直想kankan到底是何方神圣让我家jiao (女乔)jiao (女乔)如此的仰慕。现在见到了,果然是少年英雄啊。”老谭开着车笑哈哈的说。
  我有些飘飘然了,虽然一直不知道叶子jiao (女乔)心里居然是如此* gao *kan我的,但此刻经一个比自己大了将近二十岁的男人说了chu **| lai |*,还是感到蛮骄傲的。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成功人士呢,被比自己钱多的男人夸奖是一件多美的事情啊。
  心里的乐滋滋叶子jiao (女乔)是kan在了眼里,她突然(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声笑了chu **| lai |*,“抽疯啊?”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虽然她是在人家老谭面前替我美言了,但也无济于事啊,毕竟老谭又不是我什么人。
  其实我最想的是能在杨氏三女面前大显一回威风,自打上次的事件后,三女对我一直都有些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我估*着得有一场暴风雨*| lai |*才能让我的di 位重新树立起*| lai |*。
  这也只是我内心里有些狂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想法罢了,当然我可没有真想遭遇一场什么暴风雨的洗礼。我这棵大树尚且经受不起再次的风雨了,更别提杨氏三女* na *三棵tender(nen)芽了。
  “哪里哪里,老谭还真是风趣啊,真是谬赞了……”我也打着哈哈说道。
  天知道我们两个的彼此夸赞和谦虚kan在叶子jiao (女乔)眼里会是什么样,只见丫的笑的腰都弯了↓去。我面色微腆,因为叶子jiao (女乔)是坐在老谭身边的的位置,也就是前座,我当然就坐在后排了,独居一排的座位,别提多……寂寞了。
  特别是在叶子jiao (女乔)笑着笑着又俯倒在了老谭的大* tui *上,然后老谭自动自发的用一只手驾驶着车辆,以他的技术即使不hands(*yong * shou *)估计都能把我安全的送到目的di 的。这另外一只手当然就享受的放在了叶子jiao (女乔)的脖颈处**。
  都说女人的肌肤是丝缎,特别是甜美的女人* na *chui 口欠弹可破的肌肤** fu ***起*| lai |*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我估*着老谭也有这样深刻的感受,kan他此刻嘴角上勾,满脸享受的笑意就知道了。
  唯独自己一人大刺刺的坐在二排的座位上,想感受一↓这种深刻的感受都不能,只能期盼这个车子能再开快点,回家好好的感受一↓。
  就在我独自忍受着这股寂寞难耐的感觉时,老谭突然开口说话了,“秦老di ,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一惊,才猛然想起*| lai |*当初是要跟老谭谈谈叶子jiao (女乔)的事情,所以才一行三人上了老谭的车。现在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kan叶子jiao (女乔)跟老谭这样,就算是盲人也深知她们只见是互相喜欢的。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郎情妾意的我就不凑这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了,再说了,我可不是一个不懂风情的主。于是我眉mao *挑了挑,“送我到市第三医院吧。”
  “医院?你受伤了?”叶子jiao (女乔)总算是抬起了俯身在老谭大* tui *上的上半身,然后转过脸*| lai |*kan向我。老谭有些不悦这么美的手感消失了,有些小怨的瞟了我一眼,大约是在责怪我好死不死的提什么医院,让叶子jiao (女乔)为我担心吧。
  我苦笑了一笑,然后说,“奇骏受伤了,jin *了医院,小漫在照顾他,我必须过去kankan。”
  “哦,不严重吧?要不我跟你一起过去kankan?”叶子jiao (女乔)的脸上也满是担心,她其实一个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只是因为和杨倩之间的误会,让她蹉跎了不少美好的岁月时光。
  “是啊,反正我们是要送你过去医院的,要不我们一起去kankan这个小奇骏。”老谭也探过头*| lai |*跟我说,他kan*| lai |*对我家的情况也非常了解了,居然连奇骏都知道了。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奇骏这小(jia huo )喜欢hot(英文:hot,中文:re )闹,kan到这么多的叔叔阿姨去kan他,一定很* gao *兴的。车子停在了路途中间,叶子jiao (女乔)kan到有个商场,说是要↓去buy(中文:gou mai)点东西送给奇骏。
  我也没有多加阻拦了,毕竟这是人家一片心意,小孩子多数是喜欢小礼物的,更加享受得到礼物的惊喜心情。我和老谭在车上等着她,毕竟女人逛商场男人多半是不愿意陪同的,即使这个男人多么爱她也是如此。
  女人天生就拥有无穷尽的购物yu (谷欠),不管这个女人是否有钱,骨子里的这种天生的**是改变不了的。有钱的女人就购昂贵的奢侈品,没钱的当然只能购低档的实用品。
  叶子jiao (女乔)绝对属于有钱的女人,且不说她以前的风光无限赚了多少金,光现在这个款爷开的奥迪就知道他身价不菲了。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身边站的这一位老谭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这个社会有钱的人大把,不一定个个都喜欢chu *名的。
  也有很多有钱的人喜欢把自己隐藏在平凡的装饰↓,让人觉得你可能没有钱。然后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中亮chu *自己的王牌,原*| lai |*他还是很有钱的,这就是某些有钱人的嗜好。
  老谭不会是这种人,kan他开的名牌跑车就知道,他应该是一个不会去故意隐藏自己真实身份的男人。而且越是接近他,就越感觉他有股霸气和担当,其实他的外形是会给人一种错觉:他是一个fei *肠辘辘昏庸无能的挥霍败家子。
  这可能是商人的面具,尤其是对于在竞争场上用到的有力武器,老谭确实算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商人。
  我在观察他的当口,他已经↓了车,站在我身边,我们kan着叶子jiao (女乔)远去的背影,都若有所思。老谭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我知道他也在观察我,或者说是探测我,只是不知道的是他究竟对我有什么目的了。
  我们在放弃,涂White(颜色bai )了记忆,以为就可以伪装无邪的美丽。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一两件甚至是更多不光彩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一般人是不愿意让人家kan到或知晓的。也有些人因为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在半途中就放弃了,以为不再继续了,就不会有人知道。
  对于感情也是一样,我们憧憬过梦幻般甜美的爱情,矢志不渝,终身侍君的誓言。可半途中我们放弃了,以为放弃就是忘记,就不会再伤心,但其实不然,放弃了的是曾经的感情和誓言,忘不掉的是心痛,每每午夜梦回的心痛。
  老谭跟我讲述了一段他刻苦铭心的恋情,“年轻时我们放弃,以为* na *只是一段感情,后*| lai |*才知道,* na *其实是一生。”这是老谭说给我的话,一个男人最深切的痛莫过于此了吧,放弃了一生相当于就放弃了整个生命以及活↓去的勇气。
  老谭说他年轻的时候有谈过一个女朋友,他* na *个时候家里很穷,女方家里有些不同意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但女孩子确实是一心一意爱着他的,非君不嫁。于是两人计划着要si 禾厶奔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们的di 方去生活。
  可就在一切都计划好了的时候,女孩子的妈妈因为生了一场重病卧床不起,她爸爸也因为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而一病不起。由此可见女孩子的爸爸妈妈也是互相爱着彼此的,可是我不明White(颜色bai )的是为何她们却要*ying *生生的拆散自己的女儿。
  然后最后的结局当然是女孩子在自己父母的安排↓嫁给了他们满意的人选,只是婚后女孩子并不幸福。她的老公不仅凶残野蛮,而且酗酒成* xing *,一喝醉酒就乱打自己老婆chu *气。
  最严重的一次还把这个女孩子打到严重的内伤,然后jin *了医院。当他得知这个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女孩子已经是油尽灯枯的时候。两人执手相kan泪眼,泣语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