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章 比着压价
  我轻轻走过去,杨倩俯在办公桌上睡得正熟,嘴角还挂着微微的笑意,kan*| lai |*肯定是好梦了,我正奇怪女孩子睡觉怎么跟男人不一样,不流口shui *也不打呼噜,这个时候杨倩动了一↓,我赶忙以百米chong *刺的speed(*su du*)回到办公桌前坐↓,上司睡觉被↓属撞见也是比较尴尬的事情吧,我还是得为人家女孩子考虑。
  杨倩*| lai |*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还在激烈的砰砰跳个不停,呼xi 口及都没调匀,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kan见了她睡觉的样子,她经过我身边时突然顿了一↓,然后瞄了瞄我桌上的资料,说了句:“吃饭吧,吃完饭继续做事。”然后推开门chu *去了。
  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不枉我替你考虑这么多。我大大的呼xi 口及了一把空气,空气里还残留着杨倩走后的淡淡余香,害我打了个pen( 口贲)嚏。就是这个pen( 口贲)嚏让我突然想起,↓午要和小漫一起接她di di chu *院。
  快到时间了,这个时候我是顾不上吃饭的事了,肚子也很配合的不再发chu *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前思后想,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想不chu *什么有力的理由可以向杨倩说的。
  就在这个时候,杨倩回*| lai |*了,丫的,吃个饭怎么这么快,不是说女人化妆和就餐是要flower (hua )费最长时间的么?我理由都还没想好,呆呆的kan着杨倩走尽,绞尽脑汁的拼命在脑海里搜索可以用的词句。
  “怎么了?”杨倩大概kanchu *了我的不对劲,主动问道。
  “是这样的,杨总监,我家里chu *了点事,必须马上回家一趟,我争取一办完就尽快回*| lai |*,就请三个小时假,您kan可以么?”我几乎是苦苦的哀求了,相信这个时候我的眼神绝对是楚楚动人,就希望能用这个眼神打动丫的。
  “二个小时后回*| lai |*继续做事。”丫的真会压价,我chu *三,她就压到二,早知道chu *六了,今天↓午都不用*| lai |*上班了,我在心里暗暗骂道。不过说归说,我还是连忙道谢,然后收拾了↓,马不停蹄的往外跑。
  赶到医院的时候,小漫已经办好chu *院手续跟小lang一起坐在病房等我了,我顾不上擦汗的功夫,赶忙嘘寒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了一阵,彻底的发扬未*| lai |*姐夫的身份,把这个未*| lai |*舅子照顾好了。虽然我心里还从*| lai |*都没有把张小漫当老婆kan待过。
  三人加上一乘行李打的士车*| lai |*到chu *租屋前,把东西搬上楼后,我连走路的劲都没了,两个* tui *ruan (车欠)的直打颤,小漫kanchu *了我的异样,连忙扶我到一边休息,然后问我是不是没吃饭,我赶jin 点了点头,小漫听到突然就笑了,然后跑到厨房去给我***。
  丫的,我饿成这样,她还笑得这么灿烂,都说女人是善变的,果然没错。不一会,一碗香pen( 口贲)pen( 口贲)的面条端了chu **| lai |*,* shang * mian *还放了两个荷包蛋,我眼睛都亮了,拿过筷子就开吃起*| lai |*。小漫坐在我身旁,温* rou *的kan着我吃,还不停的给我递shui *和纸巾。小langbody(* shen | ti *)还虚弱,先回房去休息了。
  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把碗一丢,然后跟小漫说我只请了二个小时假,要去上班了。小漫听了又笑了,然后突然亲了亲我,嘱咐我晚上早点回*| lai |*吃饭。我还是不解她为何笑,但没心情纠结这个了,赶忙往公司赶去。
  离二个小时差二分钟我推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坐到了总监助理的座位上,* na *一刻我真有一种特别庄严的感觉,从没为自己这么自豪过。我太守信用了,在杨倩面前好像有种君子一言既chu *,驷马难追的感觉。
  杨倩并没有kan我一眼,这个从我在座位上坐↓前偷瞄了她一眼得到的结果。我也很有骨气的不再偷瞄她,坐↓*| lai |*开始上午未完的工作。
  期间有几批人jin **| lai |*找杨倩签字和请示一些工作事项,我有时候也注意听了会,渐渐我发现杨倩是一个很果断的女人,在对↓属↓达指令时很快速决断,毫不拖泥带shui *,这点比较像个男人的作风。
  而且她说话很有条理,逻辑* xing *很强,也难怪大家都说她难以接近,面对一个很理* xing *且逻辑思维很严密的上司,估计做↓属的都会有压迫感。然后我又很奇怪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跟满肚fei *肠的笑面虎王经理勾搭在一起?
  快到↓班的时候,杨倩突然提前走了,她没跟我这个总监助理交待去哪里,直接就chu *去了。我郁闷了好一阵,总监去哪里不是都应该跟助理交待的么?助理也好跟催上司的动态啊。kan*| lai |*我这个助理在这里真的是可有可无,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过对于她的离开我是* gao *兴的,工作没有做完也影响不了我* gao *兴的心情,我突然笑了,也说不清原因。直到↓班,杨倩都没有回*| lai |*,我不管这些,想起小漫在我chu *门前的温声细语让我早点回去吃饭的话,我赶忙收拾了一↓,打卡↓班去也。
  在公交车上的时候,陌生女人又*| lai |*短信了,每次都是这个时候这个di 点,她好像算准了我这个时候一定无聊一样。
  “很烦,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陌生女人今天心情应该不好。
  “烦什么呢?说*| lai |*听听。”我很擅长安慰人的。
  “一个新*| lai |*的同事得罪了我,我在想要不要整整他。”
  “他怎么得罪你了?”我不觉为* na *个未谋面的某某感到悲哀,男人一旦被女人盯上,* na *肯定是跑不了,就像我自己。
  “他……非礼了我。”许久,发过*| lai |*这么几个字。丫的,这男同事也忒大胆了点,Rabbit(tu zi)还不吃窝边草呢,居然对自己的女同事↓手,真是社会败类,人渣。
  “一定不能放过他,狠狠的往死里整,你没有事吧?”我手指如飞的把信息发过去。太激动了。靠。
  “我没事,行,我听你的。”
  我正想回信息安慰她几句,手机响了,我还以为是她终于忍不住打过*| lai |*了,谁知一kan是一个陌生的*| lai |*电,我接起。
  “秦天穷?”很清脆悦耳的声音,听着真舒服啊。等等,好像是杨倩的声音,这个声音今天折磨了自己一天了,这会通过电话传过*| lai |*,怎么会好听呢。
  “我是,你是?”我还需要确定↓。
  “你↓班了?工作完成了么?”杨倩说话还真是言简意赅,不多带一个标点符号。
  “* na *个,数据太多了,一时整理不完,我打算明天继续做……”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现在回去,必须在明天上班前把2010年前的数据整理chu **| lai |*,我一上班就需要。”杨倩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
  “现在?现在都↓班了,我都快到家了,你让我现在回去……”我的话又再一次被打断。
  “你马上回去办公室,必须完成2010年前的数据摘录。”说完,不等我回话,她居然挂线了。我仍自握着电话会不过神。我把杨倩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真Ta Ma不想做了,有这样一个没人* xing *的女上司真是我的悲哀,小漫还等我回去吃饭呢,头痛,不知道怎么跟小漫说。
  我*ying *起头皮打通了家里的电话,跟小漫细说了这些情况,小漫听了没生气,反而安慰我一定要记得吃晚饭,吃过饭再去加班,不要累坏了身子,做完就回家她会等我之类。
  我真感动啊,相对杨倩,小漫就是天使,是拯救我于shui *huo *的天使,我握着电话死命的亲了小漫好几口,* na *声音大的连前面的司机师傅都转过头*| lai |*,我不好意思的赶忙在小漫银铃般的笑声中挂断了电话。
  空无一人的办公楼里,偌大的一间办公室,就剩↓我一个人在奋笔疾书,我黄牛般劳作的身影打在窗户上,还真是一幅艺术作品般养眼,自我陶醉了一翻,赶忙核对,争取能在凌晨前回家搂着小漫温ruan (车欠)的身子睡觉。
  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还是杨倩把我叫醒的,我睡眼惺忪的望着面前站立的佳人,有一刹* na *间的迷茫,这是真的么?正在对我巧笑倩兮的女人,我慢慢shen chu *手去想触*↓,就在这个时候:“秦天穷,你怎么睡在办公室?”
  “我睡着了?我怎么会睡着了?”记忆中我对完最后一个数据,准备回家,然后一站起*| lai |*,* tui *没站稳,腾的又坐↓去了,最后就没再站起*| lai |*。汗滴滴,太累了,居然就这样睡着了。小漫肯定等得着急了,为了快点完成工作,我把手机都调了静音,估计电话都被打爆了。这个时候我可不敢去拿手机*| lai |*kan,面前站着一个女煞呢。
  “快去洗漱↓,待会带上你整理的数据,去会议室开会。”杨倩说完这些话踩着* gao *跟鞋走了。
  我赶jin 掏chu *手机一kan,天,居然二十几个未接*| lai |*电,点开一kan,都是家里的电话,肯定是小漫打的,我太大意了,让小漫为我担心了一整个晚上,我赶忙按了回拨键拨过去,才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了。我喂了一↓,小漫带点哭泣的声音从电话* na *端传*| lai |*。
  “你去哪了?我打你电话也不接,担心死我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啊。”张小漫哭着说。
  “小漫,我工作时把手机调静音了,对不起,后*| lai |*不小心睡着了,害你担心了,对不起啊。”我感到很愧疚,特别是听到小漫的哭声,心里对杨倩的怨气更深了。
  “我担心了一整晚,都没有合过眼,就想着你*| lai |*电话我怕没接到,秦,你以后去哪里都要给电话我,我打电话你一定要接,不然我都不理你了。”张小漫是真的爱自己,从*| lai |*没见过她这样焦急的语气说话。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想到她在* na *边kan不见,赶忙又应了声。
  挂了电话后,我*| lai |*到洗手间,开始把自己从头到脚整理一遍。就在这个时候余静和几个同事jin **| lai |*了,他一kan到我,就立刻贴了过*| lai |*,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待会开会可要小心点,说不定是批判大会,每次开会杨倩都要削一批人的。
  我很感谢余静的提醒,不过我已经都这样了,估计走也是迟早的事,所以也就不* na *么在乎了。
  会议室坐了不↓二十*| lai |*人,很多同事我都没见到过,其实我*| lai |*公司也才五天,不过感觉好像过了五个月* na *么久,时间过得太慢了。我见到杨倩,赶忙把手头的资料重新审视↓,然后感觉无误了才递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