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11章 不要难为人家
  对于昨天的事情真的很模糊了,记忆里自己是在跟谭晓丽拼酒,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每次划拳都是她赢了,所以我就拼命的喝酒。具体喝了多少是算不得了,只知道最后意识模糊了,然后栽倒在di 上。
  好像还有一双温ruan (车欠)的小手在我的脸上四处*索,又好像是在** fu ***,还是擦汗?我分不清楚,但梦里面的感触很真切,仿佛是真的一样。
  只是我现在醒*| lai |*了,一个鬼影都没有kan到,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做梦?包括跟谭晓丽拼酒都是一场旖旎的梦?
  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我自己的理由的,如果是谭晓丽背我回房间,* na *么我身边怎么感受不到一丝女人的气息?
  但如果是我自己回房的,我也不会奢侈到去住宾馆,肯定是随便找个公园将就一晚了,反正我也不是没当过流lang汉的角色。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serivce(中文:fu wu)员突然敲门了,我打开一kan,是一个jiao (女乔)美的女serivce(中文:fu wu)员。
  她朝我展露职业的笑容,然后说,“这是您的衣服,先生,”
  “哦,谢谢,请问这个衣服是我让你们去帮我洗的么?”
  “不是的,先生,您昨天回*| lai |*的时候身上到处都是脏东西,然后您身边的女士就把您的衣服tuo *↓*| lai |*递给我们去洗了。”serivce(中文:fu wu)员完美的笑容继续着。
  “女士?你是说昨晚我是跟一个女人回*| lai |*的?”我太惊讶了,难道是谭晓丽?
  “是的,先生,只是这位女士在您睡↓后她就走了,还跟我们前台结清了账款。”serivce(中文:fu wu)员继续笑着,我接过衣服,也不能太为难人家了,捧着我的衣服还是ting *累的。
  关上了房门,kan着手里的衣服,我开始深刻的明White(颜色bai )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原*| lai |*昨晚的一切都不是一场梦,确实有其事发生!
  一般男人都会充当酒后乱* xing *的角色,我虽然不是很清楚昨晚自己有没有彻底的履行这个角色的职责,但心里确实是有些惊恐的。
  我的惊恐*| lai |*源于手上的这套衣服,昨天穿了一整天的衣服我不可能不认识,而现在这套衣服却是由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女人帮我tuo *了↓*| lai |*,然后送去gan 洗。
  衣服现在在我手里了,女serivce(中文:fu wu)员的话也告诉了我一个事实昨晚谭晓丽并没有占我任何的便宜,其实这句话有点夸张了,事实上是我幸好没有占谭晓丽的便宜才对。
  可现在不管怎样都好,谭晓丽昨晚总归是送我到了这个宾馆,然后扶我躺在这张宽大* rou *ruan (车欠)的席梦思chuang shang 。即使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但是经过昨晚这么一chu *闹剧式的收场,估计以后两人见面都会有点尴尬的。
  我尴尬倒不是很jin 要,人家女孩子家家的kan到我尴尬才是不好的事情,而我一向是自诩怜香惜玉的男人,所以此时心里很不安。
  快速的穿好身上的衣服,然后到了前台准备去buy(中文:gou mai)单,可没有想到前台小姐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回复我:先生,您的房间已经结账了。
  我有些呆呆的,不仅仅是意外,更多的是一种很尴尬的心情,或许在这位笑的甜美的小姐心里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有些小White(颜色bai )脸的角色吧。因为她职业* xing *的笑容里我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正是我此刻不想见到的。
  其实除了尴尬,我还有莫名的心动,这种心动不是缘于对一个美貌姑娘的心动之情。而是对于谭晓丽的好感,这是一个有点特别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有着很多女人甚至是男人都没有的品质。
  同为警察的身份,我在丁亮这小子身上就没有发现他的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又多么明显。可经过小虎的事件,我对谭晓丽的kan法就完全改观了,再经过昨晚的事件,我的心情就更复杂了。
  退还了房间的钥匙,然后还领回了前台小姐给我找的剩↓七十二元钱,我有些怅然若失的走chu *了酒店。这个酒店也真是奇怪,房价不是整数,偏生的是428元,谭晓丽真是大方,chu *手就给了人家五百元,所以退还了我七十二元。
  拿着这七十二元我心里真不是个zi wei ,前台小姐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递过*| lai |*这些钱时,我有股想把它们都撕碎的chong *动。但最终我还是没有这么做,而是很安静的接过了钱,道了声谢然后稳步走chu *了这个一夜荒唐的酒店。
  才走到门口,就跟一个人擦身而过,对方搂着一个xing *gan *的美女,可能是急于在这个酒店开房驻扎,所以走的很急。于是我们撞在了一起,然后我手里尚未捂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七十二元钱也散落在了一di 。
  接着不chu *意外的我听到了Behind(shen hou)传*| lai |*前台小姐的惊呼,其实在我从她手里拿过钱后,我就感觉她的视线一直盯着我向前走。只是我不愿意回头让她kan见我此时有些懊恼的表情,当然更不愿意kan到她此时有些讥讽的表情。
  “你没长眼啊?kan到人*| lai |*了也不知道让一↓,闪开些。”对方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朝着我就是一阵怒吼。
  我听了当然是一阵的莫名其妙兼气愤莫名了,其实刚刚* na *一撞,也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要他不要像现在这么莫名其妙的发疯,我也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天生是个吃ruan (车欠)不吃*ying *的主,对方既然在我头上###了,我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所以我两眼一抬,然后也准备反唇相讥,kan就在这个时候,我心里一惊,kan到了一个绝对想不到的人,她居然会chu *现在这里。
  之前我两眼扫she 到对方是搂着一个xing *gan *美女,其实也是因为对方惹huo *的身材,但绝对的连这个女人什么样子都没有kan清楚。我这个人有个mao *病,也可以说是职业病吧,只要是身材超木奉(bang)的女人,十里之外我都能闻香识美人。
  虽然这个女人对于我*| lai |*说太熟悉了,甚至我们还***chan (缠)mian(纟帛)过一次,但此刻在这个di 方见到还是着实让我大吃一惊。
  是叶子jiao (女乔),之前在辉煌实业一别,我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此情此景,都不适宜熟人想见的。叶子jiao (女乔)见到我,也是面色一腆,她当然也会不好意思。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kan的chu **| lai |*叶子jiao (女乔)跟身边的秃头中年男关系匪浅,而且绝对是**跟金钱的交易。眼前的男人明显比叶子jiao (女乔)大很多,不可能是情侣关系,只能说他们是属于勾搭在一起的***男女。
  “你怎么在这里?”我知道自己是多次一问,但熟人相见总得找点话题*| lai |*聊聊,所以我就问了这句话。
  “你们认识?你跟这个猛撞鬼什么关系?”我还没*| lai |*得及开口,眼前的这个被叶子jiao (女乔)挽着胳膊的秃头中年男倒是先质问起*| lai |*了。
  猛撞鬼?我心里一气,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个死男人居然这么说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提起气*| lai |*,一气呵成,然后嘴里说,“这位大叔,你kan清楚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万人迷的我,哪里像你说的猛撞了?”
  其实我这么说确实是有点牵强了点,虽然我相貌是不错,但离万人迷还是有点距离的。但为了在这个秃头中年男面前挽回点面子,我这么说也就不过分了。
  叶子jiao (女乔)听了我说的话,突然(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声笑chu *声*| lai |*,“几天不见,你的小嘴倒是贫了不少。”
  “原*| lai |*你们果真认识?说清楚,你跟他是不是有一* tui *?你,你之前跟我说的都市骗我的,你……”对方突然一口气喘不上*| lai |*,突然晕倒在di 了。
  我本*| lai |*还听的正起劲,想着两人起个内讧也不错,让叶子jiao (女乔)代自己气气这个骄纵的男人。秃头男人倒di 后,我感觉事情有点大条了,这可是五星级的酒店,能上到这里*| lai |*的男人而且还带着的估计也是有头有脸的,万一被某个有心的记者拍到了,我就真的跳jin *黄河洗不清了。
  所以当机立断的,我抓住了秃头男的hands(* shuang * shou *)然后试着开始往前面拖走,叶子jiao (女乔)kan到我的动作有些吃惊,“你在gan 什么?这是到哪里去?”
  “还问* na *么多gan 什么,他都死qiao *qiao *了,还不赶jin 拉开点,让人家拍到我们了怎么办?”
  其实我是担心过了头了,因为叶子jiao (女乔)又捂着小嘴(拟声词)pu chi (口赤)笑起*| lai |*,“你以为他真的晕过去了?”
  “啊?难道不是么?”我吃惊的张大了嘴。
  “他老mao *病了,只要是受到一点刺激都会这样的,不用理他的,对了,我想起*| lai |*了,”叶子jiao (女乔)突然低呼一声,然后打开了她的手提包,低着头翻找了一遍。
  对于叶子jiao (女乔)的动作我是很迷茫的,她低着头在包里寻找的时候,我也探着头在kan着她不停的忙碌着。难道叶子jiao (女乔)有药治疗这个秃头男?如果是这样,* na *说明他们两人的关系应该是非同一般了。
  找了半天,叶子jiao (女乔)终于在包里拿chu *一个东西,“找到了,就是这个了,有了它,就没事了。”说着,蹲**,然后把手里的瓶装的东西往秃头男鼻子前一凑,只见几秒钟后,秃头男突然动了一↓。
  我一惊,这效果居然太明显了,没有想到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他就醒过*| lai |*了。秃头男醒过*| lai |*后,他先是抬头kan了一眼叶子jiao (女乔),然后突然大叫一声,“你这个贱女人,居然背着我偷人?”
  “什么意思?谁是你什么人了?我是你什么人了么?你凭什么管我?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彼此不gan 涉对方的行动,你找你的,我有我的活法,你明White(颜色bai )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想想,你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现在居然这么说话,你有良心没有?你这个臭女人,kan*| lai |*我今天不收拾你是不行了,”说着秃头男突然站起*| lai |*,然后朝着叶子jiao (女乔)扑了过去。
  我一↓吃惊了,没有想到秃头男也是属于典型的行动派,居然说做就做了,而且还打女人。这样的男人我真是不知道叶子jiao (女乔)怎么受得了,而且还跟人家在一起* na *么久。
  但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么奇怪的,有的时候当你觉得某个人顺眼的时候,是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还好。可当你有一天觉得她越kan越不顺眼了,就表明了你们的感情已经濒临破灭的边缘了。
  叶子jiao (女乔)惊叫一声,然后躲到了我背后,我担心的不是秃头男会随时扑上*| lai |*找叶子jiao (女乔)算账,或者误打误撞打到我。而是这个时候我们身处在酒店的大堂中,之前一些动静早已经把周围的侍从和住客惊动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