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09章 可耻的耻辱
  “我没有手机,到时候我打你电话了,你什么时候过去南珠呢,我可是准备带着师哥师姐给你接风洗尘的。”王小虎很* gao *兴的说。
  这个可爱的孩子,还真是够义气啊,刚刚还怀疑我是不是骗他,此时倒是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待我了,迫不及待的想以尽di 主之谊啊。
  “这样吧,最多一周,你一周后给我电话,到时候我肯定在南珠了。这个钱你先拿着,当时秦哥给你提前预支的工资了。不要在这里多逗留了,听话。”我把钱再次递到王小虎手里。
  这次他没有再推tuo *,一把接过去,然后放到了衣服兜里。“今天可真是我的幸运(曰)ri ,先是认了姐姐,现在又有秦哥照顾我,我真走运了。呵呵。”
  我也笑着*了*他的头,还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
  “秦哥,* na *我先走了,一周后见了。”我点了点头,朝他挥了挥手。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眼前,直到kan不见了,我才转过身*| lai |*。想到奇骏还在医院里躺着,便想先去kankan奇骏。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细细的说话声,我凝神细听,发现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的声音。哦,我想起*| lai |*了,跟奇骏同病房还有另外一个小女孩,这个声音就是照顾她的中年妇女发chu **| lai |*的。
  想到这件事,我的眼前浮现了* na *个中年妇女有点厌烦的表情,其实她明明是不耐烦小女孩的这个事情的,可为什么却隐忍着还是*| lai |*照顾她呢。她们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如果说是亲人,* na *就不应该有* na *种表情才是啊。
  我没*| lai |*得及细想,只见又有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lai |*,“阿姨,这个是给你的一万块钱,当时雅雅在生病这段期间你照顾她的辛苦费和医药费了。哥这段时间很忙,也没时间*| lai |*kan雅雅,她就一切都拜托你了。”
  这个声音不是谭晓丽的么?清脆果断的声音,此时虽然是故意压低了说话,但我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她怎么到奇骏的病房*| lai |*了,她给中年妇女钱,这又是什么意思?她们难道是亲人?
  我其实不是个爱三八的人,但因为眼前的这一连窜事情,我倒是忍不住的偷听起*| lai |*,也希望能弄个明White(颜色bai )了。
  “谭小姐,你别这样说,虽然我老婆子没有什么能力,可一直受雅雅妈MD照顾这么多年,我会对雅雅好的,你放心吧。”
  哦原*| lai |*中年妇女是小女孩妈妈认识的人,然后受托*| lai |*照顾她,难怪会有点不耐的表情了。只是小女孩跟谭晓丽又是怎么样的关系呢,她为什么要帮小女孩给一万块钱给中年妇女,莫非是小女孩的亲人?
  “嗯,我知道的,雅雅自从一岁离开我家开始,都是你在照顾,我们当然放心。现在她还不能回我家,哥的心结一直没有打开,这样吧,我再去劝说kankan,等时候到了,一定接你们回*| lai |*,好么?”
  “谭小姐,先生他?”中年妇女有些担心的问,但始终没有说chu *口,故一句话只是说了半句。
  “他很好,只是工作有点忙,其实他也是关心雅雅的,只是她妈妈走的太突然了,给多点时间让他适应吧,唉,只是苦了这孩子了。”谭晓丽叹息了一声。
  “嗯,我也知道的,雅雅* xing *格很孤僻,在学校里也不跟人*| lai |*往,回到家就一个人关着房门在房间里,也很少跟我说话,我担心她会闷坏了自己。”中年妇女接着说。
  “这样吧,徐妈,你这几天照顾雅雅也累了,你先回家去给她准备点换洗的衣物,然后自己也休息↓,等天亮了再过*| lai |*吧。”谭晓丽很体贴人的说。
  “* na *怎么好意思呢?你大老远的赶*| lai |*,也应该累了,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kan着就好了。”徐妈有些受宠若惊的说。
  “不了,还是你回去吧,以后照顾雅雅的(曰)ri 子还多着呢,不要跟我争了,就让我尽一尽做姑姑的心意吧。”谭晓丽有些凄凉的说。
  “嗯,* na *好吧,我先回去,天亮了*| lai |*替你。”徐妈见谭晓丽这么说,也没再坚持了。
  我听到这里,估计她们是要chu **| lai |*了,赶jin 闪到一边去。果然不久,就kan到谭晓丽送徐妈chu *门,两人在门口还话别了一会,然后谭晓丽准备关门jin *去。
  我赶忙从暗处闪了chu **| lai |*,由于动作太快,谭晓丽本能的惊呼一↓。我赶jin 捂住了她的小嘴,手心触及的di 方* rou *ruan (车欠)舒服,禁不住一阵春心dang 漾。
  “呜呜……”谭晓丽被我捂住了嘴,两眼kan着我,发chu *奇怪的声音。我知道她是认chu *我*| lai |*了,想跟我说话,她肯定是奇怪我怎么会chu *现在这里吧。
  哎,今夜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多事之夜了,我无奈的放↓了捂住她小嘴的手。突然她一个大劈手朝我砍过*| lai |*,kan不chu **| lai |*她也是个练家子。
  我有些兴趣盎然了,kan*| lai |*今夜还不是全然的无聊嘛,有个美女陪着自己过过招也是不错的。想到这里,我闪身一避,她大概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也会武功,所以有些意外。
  我的意外绝对不亚与她,谁能想到现在jiao (女乔)滴滴的美人儿都学会武功了呢。在我身边的就有王敏,余婷,冷颜玉,现在还多了一个谭晓丽。
  谭晓丽果真是一个巾帼娘子,绝对比樊梨flower (hua )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一个chu *击不成功后,后退一步,我起初还以为她是打算退让给我了,可没有想到她后退只是为了更有力的chu *击。
  也是我小kan了她,当一个劈堂* tui *扫到的时候,我居然*| lai |*不接避开,然后摔了一个狠狠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吃屎。说实话,我还从*| lai |*没有这么狼狈过,这是生命中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当然也是最后一次了。
  男人一生中最大的耻辱莫过于自己的老婆Red(* hong *)杏chu *墙,给自己绿帽子戴。但我认为还有一个更可耻的事情,至少对于目前的我*| lai |*说,是比较可耻的耻辱。
  在我的脸蛋快要跟di 板亲密接触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手在jin 急关头拉住了我,然后一借力,居然把我*ying *生生的从跟di 板接吻的命运改变了。
  我的心情五味纷杂,为什么这么说呢,救我的人赫然是谭晓丽。她已然换了一副面孔,笑盈盈的kan着我。虽然我已经深刻领悟到她绝妙神功的厉害,但也用不着这幅藐视我的眼神kan着我吧。
  她的笑脸迎人在我*| lai |*是莫大的讽刺,的确,当一个男人被一个他从*| lai |*没放在眼里的女人击倒,然后这个女人还好死不死的救了他,这个男人当如何反映?
  要么就是从此诚服在女人的石榴裙↓,再也没有一点自尊了,要么就是奋起fan kang ,据理力争,最后也只落个灰头灰脸的di 步。
  我不愿做这样的男人,所以我脑筋转的飞快,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你是警察吧?”
  我之所以这么问也是有我的原因,如果谭晓丽不是警察,* na *为何对王小虎的犯案资料这么熟记于心。如果她不是警察,* na *为何又会这些搏击术?即使她是对武术有研究或者爱好吧,我觉得可能* xing *也不大。
  综合以上两点原因,我就认定了谭晓丽就是一个警察,可能是便衣之类的。这样想着,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毕竟输给一个警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虽然是一个女警,但人家毕竟是受过正规的专业培训,我这点小三mao *在她眼里当然不算什么了。
  所以说我有点乐天派,这也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则之一。“你断定我是警察?* na *我就是了。”这个女人真是* gao *明,先*| lai |*一个反问,然后再自问自答。
  果然是审讯惯了犯人,拿* na *一套*| lai |*对付我了,我也是蹲过监狱的人,岂会不知道警局* na *一套。更何况听丁亮说也说多了,警察逮捕犯人最老套的一句经典台词相信大家都会背了,“你被捕了,你可以说话,但你说的一切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如果你是警察,* na *为何不抓小偷?还要放了小偷,这可不是警察的作风哦。”我故意讥笑她刚才帮了王小虎然后放了他的事情。
  “原*| lai |*男人就是这么肤浅的,以前还以为自己是偏见呢,现在kan*| lai |*阁↓也只不过如此而已了。”她居然撇了撇嘴,然后不屑的说。
  虽然我kan到她眼睛里有笑意,而且她明显的就是在激我,可偏偏我还是上当了,心甘情愿的上当了。
  “你什么意思?男人怎么就肤浅了,你说男人肤浅?我kan你也* gao *深不到哪里去。”我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她叫唤。
  其实我本不愿这样的,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刚才给她打击了的影响,所以gan 脆不顾颜面的跟她吵将起*| lai |*了。
  “是嘛,如果不是肤浅刚怎么说* na *样的话。我放了王小虎又如何?把他抓jin *监狱又如何?最终的结局不都是一样么,不都是为了他能改邪归正?既然人家都醒悟了,为何不能放他一马呢?”
  女人的句句话都像是针刺般敲击着我的心,正所谓人无完人,孰能无过?
  我又何尝不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其实在我这一生中,犯过的错又何其多呢,只是不能一一列举罢了。
  围绕在我身边的女人从*| lai |*没有消失过,小漫,杨倩,微微,还有儿子奇骏,她们现在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了。我即使跟别的女人有什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清的关系,可他们都是kan在眼里,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们的包容成就了我今天的幸福生活,所以我知足了。对于谭晓丽的责问我么有丝毫的反驳,反而笑着点了点头。
  她kan到我如此反映,倒是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我也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便借口jin *去kan奇骏,然后避过她,jin *了病房。
  刚才的一番打闹并没有惊醒沉睡中的小漫和儿子,奇骏已经熟睡了,发chu *均匀的呼xi 口及声。我低头吻了吻他的面颊,这个小子,一定是White(颜色bai )天把小漫折腾坏了,此刻他倒是睡的很熟。
  我tuo *↓外套*| lai |*,轻轻的搭在小漫的肩头,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我转过身,突然发现谭晓丽站在Behind(shen hou)。
  “你……”我本yu (谷欠)问她为何站在我Behind(shen hou)不chu *声,她朝我嘘了一声,然后示意我跟她chu *去病房外面说话。
  我们在病房外的长凳上坐↓*| lai |*,也罢,反正在车上已经打了一会盹了,现在一点都不困,有个美女陪着聊会天也是好的。我现在对谭晓丽的疑问还是有很多,正好借此机会问个清楚。